• 第三十二章 你可愿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2965字

     白墨风的脸色也很难堪:“冷爷,身为堂堂七尺男儿,如果曦儿真的不愿意,你又何必强迫她?”

    强迫二字,他咬的尤其重。

    连曦儿受的苦,他也听凌霜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因此,也不由得便对于冷希轻视起来。

    天命孤星不是你的错,可你要生生强迫别人,硬上弓,那你不是禽兽,谁是?

    连同着冷风冷雨都一脸不赞同的看着他,似乎冷希是做了多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

    “哼!曦儿一直便是我的夫人,我要她,有何不对?”

    冷希挑眉,冷冽的反问。

    被这么多人同时围观着,他哪怕脸皮再厚,也挂不住。

    起身下床,又为床上的女人掩了下被子,感觉再没有什么可露的地方后,这才沉沉的,一步一步的踱了过来。

    “是,我是以前负了她,曾经伤害过她。可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我们的家务,白少爷如此不守礼仪的闯进我夫人房间,纵然来者是客,也是不太好的吧?”

    他沉沉的说着,眉眼间有着显而易见的怒。

    他刚刚叫她什么?曦儿?什么时候,他们之间会是这样的亲密了?

    “你滚!铸剑山庄不欢迎你!”

    凌霜恨恨的咬牙,瞪他一眼,奔向了床边,连曦儿一脸泪水的躺在被子里,浑身上下笼罩着一种霭霭的灰色。

    仿若心死绝望,又仿若被冷希的这次强迫,给害得失了心神。

    凌霜顿时大痛:“曦儿,曦儿!你不要害怕,你看着我,看着我,我是凌霜......”

    手忙脚乱的拍着她的脸,看她像一个破布娃娃一般的躺在那里,任人宰割,一下子心就恨了。

    “冷希!你他娘的王八蛋!你把曦儿害死了,你把她害死了!”

    看完了连曦儿,凌霜扑过来,冲着冷希又打又骂。

    冷希薄唇紧抿,眸色沉凝,不动也不闪,似乎在自责,又似乎在决定着什么。

    白墨风到底身为主人,这时候不得不过来拉开凌霜,抱一边哄着道:“乖!不要打了,再打,手该疼了。冷爷那皮又厚又硬,霜儿打他,不如打我。”

    冷雨打个哆嗦,为白墨风盖上一签:这个妖孽。不动声色间就把自家主子给骂了,还不能说别的。

    凌霜一直不停的爬在白墨风的怀里哭,白墨风实在受不了了,转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冷希:“对不起冷爷,你看.......这霜儿也生气了,我们的约定,不如暂时取消?”

    生意,是指他来这里求剑的事,暂时取消,却是打算要请他离庄了。

    冷风冷雨脸色一变,离庄,这怎么可能?

    齐齐看向自家主子,冷希面沉如水,似乎没有听明白白墨风话里的意思:“可以。约定暂时取消。不过要等曦儿身子好些,我们一起离开。”

    须臾之间,将原本要被逐出山庄的尴尬,化解得一干二净。

    冷风松开,悄悄看一眼身边的小翠,目露暖意,然后者却是看见他就恨得咬牙。

    冷雨看得有趣,这敢情冷风是沾了主子的光了,哎,谁让主子那么狠的对待夫人呢?这下捎带着连他们都被怨上了。

    “既如此,冷爷,请这边说话。”

    白墨风无奈的放了凌霜,先将冷希拉了走再说。

    他有种感觉,冷希如果要再不走的话,保不准他的亲亲好霜儿会给他下什么样的毒。

    冷希本不想离开,但如今做下这样的事,还偏偏让这么多人都看在了眼里,一时半会,倒也真的没脸呆在这里。

    只不过,这冷爷一向皮厚,就算没脸,也没人看得出来。

    跟了白墨风一起走,临走前又将冷风冷雨一起带走,并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小翠,一行几人,这才离去。

    “砰”的一声,凌霜用力的门板踹上,二次返身扑回床边。

    “曦儿,起来吧。那个臭男人,越来越不是个东西!”

    冷冷的坐在床上,想着要给他下个什么样的毒。

    “唉!幸亏你来得及时,否则.......”连曦儿从床上坐起,摇头看着那一地的衣服,向着目瞪口呆的小翠道,“小翠,帮我拿件衣服来。嗯,里外都要。”

    转头又与凌霜说道,“这次,你看着办吧,我头有点热,可能是受寒了。”

    兀自蹙眉摸着头,感觉有些晕晕的,凌霜接着就吩咐,“小翠,你拿衣服的时候再准备支暖水袋来........嗯?你快去,还愣着干什么?”

    一连声吩咐完了,小翠还在原地不动。凌霜一怔,忽然就笑了:“去吧,你家小姐没事了。刚刚,只是在演戏而已。”

    连曦儿也抿唇笑道:“没事的,小翠,刚刚与霜儿,只是演了一场戏。”

    “是喔是喔!”

    凌霜接着,“你家小姐还真是装得挺像。若不是她悄悄的捏着铁我的手,我会这么简单的就放过那混蛋?

    哼!

    敢这样对待她的曦儿,他死定了,真的死定了!

    “哎!小姐,你吓死我了!”

    小翠这才松一口气,一脸不满的瞪着自家小姐,有这么吓唬人的么?有么有么?

    连曦儿一乐:“小翠,这还要多谢你呢。要不是你,我肯定要被他欺负了。”说起这个,连曦儿的脸不自然的尴尬,小翠装作不见,乐滋滋的推门出去:“既然小姐没事,小翠这就帮小姐找衣服去。”

    她们的衣服,一直是小翠自己放着的。

    眼看着小翠一出门,凌霜就道:“曦儿,你打算怎么办?是要杀了他还是要留着他?你说,我一定做到。”

    冷冽的容艳冷凝的寒起,凌霜,原本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只不过这几年来,舒坦日子过多了,似乎有很多人都忘了。

    连曦儿想了想,摇摇头:“不必。不管怎么样,杀人总是不好的。”

    凌霜的本事,她还是相信的。

    听她这样说,凌霜有些不满了:“哼!就知道你下不了手。你此次被打落凡间,一身本事被收了个尽光,连走两步都带喘的,这样怎么能够好好的保护自己?我不放心!”

    皱着眉,总之是对于那个冷希恨死了。

    连曦儿好笑,说来说去,凌霜就是不肯放过冷希了。

    于是,无奈道:“霜儿,我每月十五,不都是一次的机会吗?在那个时候,在这个世间,你的曦儿,可是无所不能的呢。”

    抿了唇逗着她。两人对于之前差点被强暴一事,似乎谁也不放在心上,而是像聊天一般的,风淡云轻的谈论着一个男人的生与死。

    可怜冷希一向自以为是,却不知道,自己的小命,已经在这样可怕又冷淡的两人女人手底下,转了一个轮回了。

    白墨风不知道跟冷希说了些什么,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冷希一直不见人影,更不曾

    出现在连曦儿面前,甚至连吃饭都见不到,连带着冷风冷雨,都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对此异常,所有人都避口不语,唯一一个被蒙在鼓里的连曦儿,也因为她心里无这人,所以,也压根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

    他不烦她了,那样更好。正好帮着凌霜做件衣服。

    一眨眼时间,几天便过去了,凌霜的衣服都做好了,那个人还是不见人影。

    连曦儿仍旧不以为意,小翠却是有些担心了:“小姐,冷爷这么久不见,你不担心他吗?”

    坐到连曦儿的对面,仔细看着她的表情,发现自家小姐,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小翠,他走了,这样不好吗?”

    想到前几天,他对于她的强迫,她的心就觉得有些烦。

    小翠了解的一笑:“好啦好啦!他走了正好。他又不是小姐的姑爷,凭什么还老这么缠着小姐?”

    说完,又神秘兮兮的凑到连曦儿面前,“小姐,小翠听说,凌姑娘给冷爷下了很重的毒,这会面黄肌瘦,不成人形呢!”

    “什么?”

    连曦儿终于有了反应,皱眉道,“简直是胡闹!万一出了人命怎么办?”

    起身,向前走了两步,又问着小翠:“冷爷在哪里?带我去。”

    小翠无语:“小姐,刚刚就说啦,他已经走了。”

    “已经走了?”

    连曦儿狐疑的看向小翠:“他走了,你是如何知道他中了毒,不成人形了?”

    小翠脸一红,结结巴巴的道:“是.......是冷风说的啦,他每天.......都给我来信的。”低下头,扭捏的玩着衣角。连曦儿拍拍头,眸底有笑意一闪而过:“瞧我,倒忘了这回事了。”

    返回身坐下,拉着小翠,认真的道:“小翠,你与冷风,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我们,我们......”结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结果。

    连曦儿瞧着她已经红透的小脸蛋,抿唇笑道:“好了,我知道了。小翠,你与冷风各有情意,这些天我都看在眼中。这样吧,等我有机会,一定向冷爷将冷风侍卫讨过来,然后还你卖身契,放你自由,许你一个美满的亲事,你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