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白姑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2973字

     知道他在看她,连曦儿也不以为意,抬头看看天色,起身道:“马上中午了,我先走了。下午过来,我帮你向霜儿要解药。不过,有个条件。”

    她看着他,依然像朋友一般的淡然说着。仿佛刚刚的相谈甚欢,也仅仅的只是局限于朋友之间。

    “有什么条件,尽管说便是。”

    冷希看着她,心下一叹。

    曦儿,她的心里真的再没有他了吗?

    她难道真的以为,仅凭她的一纸留书,就能撇清他们的关系吗?他不同意的话,她就休想。

    “我要冷风。”

    不拐弯抹角,也不看他脸色,连曦儿直接说着,明明语气很低柔,可就是不容人拒绝。

    冷希好像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她这样的强势,不由多看了她一眼:“可以。”

    连曦儿一怔,“你真的答应么?”感觉,好像太痛快了,有什么阴谋似的。

    冷希笑笑,扬声向着门外道:“冷风!”

    “主子。”

    冷风闪身来,与冷希如出一辙的冰块脸上,有着隐约可见的淡淡红晕。

    连曦儿抬头,正与他的目光对上,冷风慌忙闪避,好像,连着耳朵根子都红了。

    他在门外,都听到了,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连曦儿,似乎有些说不出的赧然。

    “冷风,从今以后,你便跟了曦儿吧。”

    冷希淡淡的吩咐着,像在说今天的天气多么多么好一般,平淡的没有任何起伏。

    冷希也只有在面对连曦儿时,才会有一些笑意的。

    “主子......”

    冷风呆呆的刚刚张嘴,他似乎没想到主子这么容易便同意了。

    冷希打断了他:“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再是你的主子了。以后,你的主子是曦儿,无论去哪里,都要贴身保护她的安全,不允许有任何的闪失。至于你的月银,跟冷雨一样,还是从我这里领,明白了吗?”

    严肃的看着冷风,仔细的交待着他以后的负责范围,尽可能的为曦儿打算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关爱。

    可惜,连曦儿却只觉得束缚了。

    她看着冷风毕恭毕敬的一直听着,想要说些什么,终归是没打断。

    他一心为她,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而一直到冷风说完所有的一切,差不多半刻钟已经过去了。

    冷风听得满身冷汗,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家的主子也会有这样啰嗦的一天。

    连曦儿听得都快背记过来了,来回无非就是那么两个意思,他烦不烦?

    话说,这还是从前那个动不动就对着她恶言相向的男人吗?怎么感觉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行......了!就这些吧!”

    终于婆婆妈妈的交待完,冷希一脸热汗的咬咬手,挥手赶着两人赶紧离开。

    午时到了,他身上的蛊毒,好像发作了.......

    两人出得门来,院子里正吵得热闹。

    冷雨与小翠,一前一后将一个眉眼甚是娇艳的女子堵在了屋门口,似乎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

    不止那女子面有怒色,甚至连小翠与冷雨都是一脸的不耐烦。

    “怎么回事?”

    与冷风相视一眼,连曦儿出声问道。

    小翠回头,拉着连曦儿,气道:“还能怎么回事?这个女人非要硬闯冷爷的房间,我们不许,她就死赖着不走!”

    “你胡说!明明是你挡了本大小姐的路,还敢恶人先告状?”

    闻言,那女子顿时气得柳眉倒竖,双手插腰。

    她堂堂铸剑山庄的大小剑居然被两个狗奴才拦在了门外,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

    哼!

    等她一会见了冷希,一定要让他把这两个狗奴才拉下去打八十大板!

    白墨妍想着,刚刚盛极的怒火,就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

    冷雨上下看着她,一双长得很漂亮的丹凤双眼就眯了起来,毫不留情的挖苦道:“哟!你这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家,眼巴巴的跑来找男人,这大小姐当得,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

    啧啧啧!

    这同样是女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呢?看自家曦儿夫人,那是多么的端庄,高贵,哪像这野丫头了?

    白墨妍气极:“你胡说!我撕了你的嘴!”

    冲上去就与冷雨开打,连曦儿揉了揉眉头,轻喝一声:“住手!”

    冷风扭身上去,将两位拉开,又随即转回身与小翠站在了一起,两人的脸色顿时飘红。

    “这位姑娘,请问你是来找冷爷的吗?”

    连曦儿看向白墨妍,出声问道。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白墨妍大概就是与白墨风一母同胞的妹妹了。比白墨风小一岁,性子娇蛮,也任性的很,心肠倒是还不错的。

    “哼!既然知道是我,还问?”

    白墨妍斜着眼看她,一身水绿色的裙衫,衬着她白嫩晳透的肌肤,倒另有一种泼辣的风情。

    嗯,这位白大小姐的某个小性,还是跟凌霜有一定相似度的。

    呵!

    想着,出声将又要打闹在一起的两个人拉开,笑道:“原来是白姑娘,不过,冷爷现在身体状况真的不好,白姑娘确定要进去吗?”

    这样一说,冷雨立时退开,一脸不赞同的道:“夫人,主子现在正是午时毒发之时,这白姑娘要进去,那万一.......”

    后面的话不敢说。

    那万一两人之间要来个擦枪走火什么的,夫人这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找不痛快?

    冷风难得也劝道:“是的,夫人,白姑娘此时,真的不适宜进去。”

    “你怎么看呢?”

    连曦儿扫了一眼两个男人,问向了小翠。

    “小姐,小翠不知道。小姐怎么说就怎么是。”

    小翠乖巧的摇摇头,以小姐之命是从。连曦儿笑着望向冷风,“我希望,我的身边能有一个以我之命是从的侍卫。”

    冷风一怔:“夫人......”

    连曦儿摆摆手:“不需叫我夫人。我与冷爷,早已没有关系。”

    又向着一直盯着他们不停在打量的白墨妍说道:“白姑娘,想必你刚刚也已经听明白了,如果还要执意进去的话,曦儿也不拦着。只是,那后果,想必白姑娘需要负责的。”

    说到这个负责,连曦儿是脸不红气不喘的,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多么多么好一般,正常得让人打心底里的抓狂。

    “夫人!这绝对不行的!”冷雨实在忍不住了。这开什么玩笑?主子这会正在受着欲火焚身之苦,白墨妍这女人真要进去了,还不马上被吃干抹净?

    “为什么不行?你敢拦着本小姐试试?”

    白墨妍磨牙,一双桃花双眸死死瞪着冷雨。这个臭奴才,刚刚就是他拦着一直不让进!这会,又是他?

    冷雨是看着她就烦:“不行就不行,你哪来那么多事?没听到夫人说冷爷中毒了么?”

    这什么大小姐啊,跟个疯婆子似的。没看冷爷的正室夫人都在这儿么?这么厚脸皮的大喊大叫的,成什么体统?

    “哼!你不让我进去,我偏要进去!闪开!”

    白墨妍火大的上前,一把将他推开,冷雨脸一沉,就要上前,被连曦儿一同拦下。

    “怎么?你刚刚不是说已经跟冷爷没关系了么?这会为什么还要拦着?”白墨妍脚步一顿,不满看着连曦儿。

    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她哪一条能比得上她的?居然这么好命的成了冷希的女人,简直母鸡变凤凰!

    哼!

    真是越看越碍眼。

    “呵!我没想拦着姑娘,只是要告诉姑娘一个事实。冷爷他中了蛊毒,一日三醒,此时难免衣衫不整,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如果,姑娘还要进去吗?”

    连曦儿笑着,淡淡的道,完全不在意屋里的那位怎么想。

    总之,她就是一副全然别他人着想的模样。

    冷风冷雨纠结得面面相觑,冷风因为刚才受了训,不敢多言,冷雨却是抓耳挠腮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如果夫人真的打算将白墨妍这个女人放进去,他还真拦不下。

    “你是说,冷爷大概是中了类似于春毒一类的东西?”

    闻言,白墨妍倒是有些顾忌了。

    看她的脸色,倒也不像是在说谎,那她现在要真的进去,岂不是要面临一些很尴尬的场面?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连曦儿说道,想着凌霜配出的毒药里,总是会有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效应。说是春毒,只要能挺过这一时半刻的,忍忍也就过去了。可若说不是吧,那一日三醒,欲火焚身的煎熬又从哪里解释?

    归根结底,连曦儿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了,总之,白墨妍听得明白就好。

    “那这样的话,冷爷岂不是很痛苦?”白墨妍脸色一红,想到一个中了春毒的男人,如果没有与女人交欢,大概也会忍得很痛苦吧!

    连曦儿点点头,“应该是这样的。”凌霜的毒,哪个不痛苦了?

    白墨妍这会也不急着进去了,倒是有些懊恼的一直在原地走来走去的:“可是,那怎么办啊!总不能,我去给他解了?”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的是什么,脸蛋“轰”的一下就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