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不太妙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2942字

    纵然她再泼辣,也是如同冷雨所说,到底也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就这么当着别人的面,大刺刺的讨论这些,她还是觉得有些赧然的。

    “呵!白姑娘果然直爽得可爱。”

    连曦儿忍不住的笑起来,其它旁听的三个统统对天翻了一个大白眼。

    这两个女人......哪有青天白日里就当众这么讨论男人的?而且,讨论的还是那种羞人的事。

    可是,你看看她们,说得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的,尤其是夫人,更像是在喝白开水一般的自然........

    哎!

    这夫人的心里,到底有没有爷的存在?

    寒风吹过,卷落那仅余的几点暖意,已经是十二月初的天了,几人均不由得打个哆嗦,天气,真的很冷了。

    连曦儿一直在等着白墨妍的决定,同样,冷风冷雨跟小翠,也一直在等着。

    只不过他们不是小姐,也做不得小姐的主,尤其是冷雨,真恨不得一把抓起白墨妍直接扔出去算了。

    敢跟夫人抢主子,她这不是没事找抽的么?

    想着,又将视线落到连曦儿的身上,看她仍旧一副风轻云淡,与己无关的模样,心下又忽然的颓废。

    如果夫人的心里真的没爷,那爷,是不是也太惨了些?

    半晌,就在众人等得几乎快不耐烦时,一直天人交战的白墨妍,终于有了结果。

    她牙一咬,总算是考虑好了:“哼!负责就负责!姑娘我今儿个还真就豁出去了!不就是负责吗?冷爷,我要定了!”

    狠狠一跺脚,将拦路的连曦儿冷雨硬生生挤到一边,冷风脸色一变,连曦儿摇头制止,白墨妍的一双手已经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霎时间,一阵浅浅压抑的呻吟,如同魔音钻耳般的低低萦绕在众人的耳边,这一刹那,除了连曦儿,其它人脸色都变了。

    心里都在想着,这白大小姐,也实在太猛了。

    而门开了又关上,连曦儿早在白墨妍进门时,就已经抬步走向了院门口:“小翠。”

    她幽幽的唤着,心想,这白小姐倒是一副敢爱敢恨的模样,如此看来,那解药倒也不用去求了,有着白小姐的照顾,想必他很快就会好的。

    嗯,铸剑山庄的未来姑爷,这名头,很好听。

    但明明应该不关她的事了,可为什么,这心里忽然就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哀凉呢?

    连曦儿微微一怔,为自己这突然的想法,感觉万分的好笑。

    连曦儿,你已经与他没关系了,不是吗?

    想着,刻意忽略心头的那抹哀凉,当先出了院门,小翠一步三回头的紧紧跟着。

    冷雨眼望着连曦儿的背影,摸着鼻子道:“风,你说,夫人的心里,真的没有爷了吗?”

    “不知道!”

    冷风冷冷的回他一声,又抬眼看向那再次紧闭的房门,心里忽然的些烦乱。

    飞身跟着小翠离开,也不理冷雨的叫唤,他现在的职责就是,只管保护好曦主子的安全就可,其它的事情,以他的智商,他也想不明白的。

    “曦主子。”

    冷风追了上来,欲言又止。

    连曦儿停下脚步:“冷风,我与冷爷的约定作废......你,还是回去吧。”

    颇为不忍的看一眼小翠强作欢颜的笑脸,心中轻叹。她这是做的什么啊,刚给了人希望,就要不得不生生的打灭,这对小翠是何其的不公?

    “不!冷风既然被冷爷送给了曦主子,以后便是曦主子的人,冷风不回去。”

    冷风摇摇头,虽然失落,但坚定的说着。小翠的脸色马上变得惊喜,迫得连曦儿连拒绝的话,都不忍说了。

    她伸手按着眉心,很是踌躇的想了片刻,这才下定决心:“好!既然如此,你便跟着我吧。只不过,如果冷爷要是想要你回去的话,你只管应了就是。”

    “是!曦主子,冷风会尽心保护好曦主子的。”

    冷风挺身应道,与小翠四目相对的瞬间,有着柔柔的喜悦。

    小翠脸一红,将头低下。心道这男人,平时看起来拽得不行,居然也会有这样温柔的时候?

    倒是连曦儿颇是好玩的看着两人,忍不住的出言打趣着:“好啊,你们再这么看下去的话,小姐我已经在考虑着要不要当场让你们拜天地了?”

    “小姐!”小翠瞬间大囧,不依的叫着。冷风也脸红的低道:“曦主子取笑了。”

    “呵呵!”

    连曦儿大笑,对着冷风道:“以后跟小翠一样,叫我小姐吧,这曦主子听着.......很不习惯。”

    那个男人惯用的称呼,她不想要。

    刚一出院落,凌霜与白墨风一道而来。

    如仙的女子,如玉的男子,两人携手,深情款款,衬着这原本冬寒的院落,忽然就注入了一抹勃勃的生机。

    像是,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成为了一副风景。

    连曦儿赞叹的看着,深深的为凌霜感到开心。

    好一对金童玉女呢。

    “曦儿,听说你来这里了,我急急就赶过来了。怎么样?这次他有没有欺负你?”

    一眼看到连曦儿站在院门口等着她,凌霜就甩了白墨风跑了过来,后者无语的看着被甩落的手,无奈的摇头。

    “曦儿,这里风大,怎么会站这里?”

    他跟上来,关心的说着,与凌霜一前一后站在连曦儿身前。

    “嗯,我正要回去呢。可巧你们就来了。也正好,霜儿的衣服,我已经做好了,今日,就想离开了。”

    连曦儿笑着点头,向白墨风辞行。

    打扰了这么多天,她也多有不好意思的。

    “不行不行!你这才住了几天就要走?你还没陪我玩呢!”

    凌霜一听她要走,立时将头摇成了波浪鼓,白墨风也意外的道:“怎么会这么急?霜儿还想与你多待些时间呢。”

    心里却是想着,那个可怜的冷爷也不知道有没有进展。如此温柔剔透,善良娴静的女子他都没有办法留下么?

    “也不急,其实,早就想走了。”

    看他一眼,连曦儿笑着说完,便与凌霜拉起了手,无奈的嘱咐着:“你呀,说了不要作怪了,偏要下什么蛊毒。这样折磨了他许多日子,也该够了。一会等我走了,你便为他解了吧。自此之后,我与他再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再寻他的晦气了,好不好?”

    柔声细语的说着,听起来像是在求,实际上,却是不容反驳。

    凌霜深知她的心善,闻言,也只得道:“好!等你走了,我就帮他解了。”忽然又想到,“曦儿,你刚刚去了他的房里,他有没有发作?”

    “有啊!”

    连曦儿浅浅的笑着,想到白墨妍,那笑意里便又多了一些其它的味道。

    放开她,带着小翠与冷风飘然而去,那淡淡的背影里,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忧伤。

    凌霜看在眼里,心中忽然觉得不太妙,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太妙。

    求救似的抬头看着白墨风,白墨风揉揉她的头,顿觉无奈:“霜儿,你夫君不是神仙。”

    凌霜脸一苦:“完了完了,我好像......做错事了。”

    眼睛一直盯着连曦儿走远的背影,忽然道:“白墨妍在什么地方?”

    白墨风一怔,下意识道:“这会应该在........”

    话未说完,脸色大变。

    急忙飞身入内,冷雨一脸难堪的守在门边,见他们进来,也不说话,更没个好脸。

    “冷兄,这是.......”

    白墨风一话未完,紧闭的房门突然大开,一抹狼狈的绿影惊呼着翻滚出来,又夹杂着一抹压抑的低吼:“滚!”

    随后,冷希一脸沉黑的从房里出来,明显是仓促间的逼毒,导致的脸色发黑。

    “呀!你真想死啊!”

    凌霜吓了一跳,她的毒,也是谁就能随随便便逼出来的吗?

    “哼!凌姑娘,在下领教了!”

    冷希向着她冷冷一哼,看也不看冷雨,直接无视了白墨风,飞身向着连曦儿离去的方向急急追去。

    “喂!有你这样无礼的吗?”

    凌霜剁着脚喊,她巴巴的跑来给他送解药,他居然是这么个态度?

    冷雨走过来,对着凌霜一抱拳:“凌姑娘,白公子,这些日子多多打扰了。只是,今天的事情如果无事没罢,假若有什么意外,我冷宛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说完,对着地上一身狼狈的白墨妍冷哼一声,同样飞身追他家的主子去了。

    凌霜一怔,没来得及回味出什么,白墨风却是想到了。他脸色一变,急忙向着凌霜讨了解药,尾随着前面几人的脚步,疾射而去。

    “呀,糟了!”

    片刻,凌霜一声惊呼,也顾不上去理地上的白墨妍,飞身回了自己的主院,开始忙忙碌碌的捣鼓起她的药来。

    其实,她的原意,也只是为了小小的教训一下冷希而已,可谁又知道,他居然会蠢得自己去逼毒?

    这下子,怕是这毒,已经要深入他的骨血去了,原先的解药,似乎已经不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