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离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2976字

    连曦儿为凌霜做的,是一件白色绣着寒梅的衣袍。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这件衣服,出尘脱俗,水袖纤腰,以凌霜的气质,穿起来一定好看。

    连曦儿将这件衣服小心的折好,放在床上。又与小翠一起收拾了不多的行李,便出了门。

    北风吹,卷起冷寒阵阵。

    连曦儿打个哆嗦,小翠将手里的寒衣给她披上,担忧的道:“小姐,已经冬天了,真要离开吗?”

    小姐的身子一向怕寒,未出嫁以前,每到冬日,小姐的手脚就是冰凉的。后来又在冷宛被罚入了最寒的水牢里,出来又没了孩子,这之后,小姐的身子就越来越差了。

    “嗯,择日不如撞日,走吧。”

    这到底不是自己的家,再不走,凌霜大概不会说什么,可别人,就难保不会嚼舌根子了。

    小翠犹豫一下:“小姐,不如我们回家吧。”

    老这样飘着,也不是办法。

    “家?我有家吗?”

    连曦儿停下脚步,忽的一笑,“小翠,你记住,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们已经没有家了。”

    连府,不会再要她。而冷宛,却是她亲手抛弃了的。

    “小姐,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小翠想着,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连曦儿伸手拍拍她,叹口气:“小姐不哭,小姐只是.......”

    冷风默默的看着她们,连曦儿的话到底没有说话。

    最后,只摇摇头,越过他们往前走去。那样孤漠的背影,那样娇弱的身子,却偏偏走得那样的坚稳,毫不动摇。

    仿佛前方无论有什么,都不能阻拦她的去路。

    “走吧!我发誓,这一生都要跟随小姐的。”

    小翠抹了把眼泪,低低的说着,也不管冷风有没有听进去,她拔脚追着那个身影跑了过去。

    冷风不作他想,身形微动,也跟了上去。却是不由分说的拉了小翠的手,低道:“我跟着你。”

    小翠一愣,冷风婉尔:“我说,我跟着你。”

    小翠忽然脸红,霎那间心跳如麻。这个........厚脸皮的男人,他是在说,他要一直陪着她么?

    向着看看小姐,用力甩他的手,甩了几下没甩开,也便由着他去了。

    前方的连曦儿微微翘起了唇角,等她找到了合适的能安家的地方,就为他们成亲。

    “曦儿,你要去哪里?”

    冷希倚在院落门口,冬日的阳光斜斜的照下来,洒落在他的身上,透出一种骨子里的桀骜。

    她抬头,看着他一袭灰衣,面色灰败暗的正看着她,衣容有些散乱,像是刚刚起床的样子。但更让她注意的,却是他的一双眼睛。

    平日里冷酷冰寒,这会,却是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心伤。

    是为她吗?

    她轻轻的想,眸光轻闪:“白姑娘呢?你们.......不是正在解毒吗?”

    她下意识的问着,冷希猛的咬牙:“你就那么希望把爷推给别的女人么?”

    死死的握住了拳,忍着体内一波波袭来的虚弱,他真是恨不得想打醒她。

    说不爱就不爱了,她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连曦儿摇摇头:“冷爷这话说得不对。曦儿与冷爷再没有关系,白姑娘若是喜欢冷爷,曦儿没有理由不成人之美的。”

    嗯,她不做妒妇,何况,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冷希怒极:“好好好!好一个成人之美!连曦儿,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可以大度成你这般!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我娶别的女人进来么?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狠狠的盯着她,气急败坏的说着,一双寒如星辰般的眸子,崩发着她所看不懂的恨意,她仍旧不太明白,她怎么得罪他了。

    她皱眉,也恼了:“冷爷!曦儿已经说过多少次了,既然我们之间再无关系,冷爷又何必纠结着不放?”

    冷风一脸抽搐的瞪着连曦儿。

    心想这曦儿夫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迟钝,认死理,这样下去,爷可就遭大罪了!

    冷希气得眼前发黑,手扶着墙,用力的撑着身子:“曦儿,你真的就这么恨我吗?”

    一脸苦涩的看着她。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挽回她?怎么样才能?

    “没有爱,哪来的恨?冷爷,你太高看曦儿了。”

    话音刚落,冷希一口黑血喷出,身子软软的栽倒。

    连曦儿一惊,上去欲要扶住他,有人比她更快。

    “主子!”

    冷雨一声惊叫,与白墨风一前一后,急速窜至,伸手将冷希接在怀里。白墨风立即将凌霜的解药塞进他嘴里,运指急点,不出片刻,冷希灰败的脸色,已渐渐的转为了正常。

    “呼!还好,总算没出什么事。”

    冷雨松口气,抱着冷希的身子有些微微的发抖。

    他真不敢相信,如果冷宛没了冷希,那还叫冷宛吗?

    白墨风也松口气:“还好,霜儿总算没闯下大祸。”后背一阵冷汗,假如冷希真的命丧霜儿之手,怕是整个冷宛都不会放过他。

    而他,却是没有一点要还手的理由。

    唉!

    想着,不由得看向连曦儿,却又忍不住苦笑。

    他能怨她吗?不过是不爱一个人而已,干什么非要将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却是冷希,强求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连曦儿沉沉的看着冷雨,转向他怀里昏迷不醒的冷希,眸色微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冷雨抬起头,哀哀的看着她:“夫人,爷都这样了,你还不能原谅他么?”

    连曦儿叹一声,摇头道:“我早说过了,我不是你的夫人。他要怎样,都与我没关系。”

    言毕,越过他,抬脚出门,白墨风侧身让开,小翠与冷风走上前顿了一下,也都跟着出去了。

    冷雨忽然感觉全身的寒凉,他望着那抹绝情的背影,忍不住的高喊一声:“连曦儿!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爷他没有与白姑娘在一起!他宁死都不肯!”

    一声喊完,没拉回连曦儿的脚步,却是将自己的眼泪都喊了下来。

    “好了,各人有各人的路,她只是,不爱而已。别再强求了。”

    白墨风一路旁观着,心下也不好受,冷雨狠狠的吼着:“滚开!要不白墨妍,夫人也不会这么绝情.......她明明,她明明对爷还是有感觉的.......”

    眼角有着泪意滑下,他为爷心疼,却是恨了连曦儿。

    到底有怎样过不去的坎,非要这么无情的折磨着?

    白墨风脸色一沉:“白墨妍纵然再不对,也是我铸剑山庄的大小姐!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置喙!”

    怒袖一甩,转身而去,冰冷的逐客令正式的下达:“日落之前,还请冷雨侍卫带着你的主子离开吧!我铸剑山庄留不起你这样的贵客!”

    不管白墨妍是不是有错在先,他白墨风都不许一个外人来辱没她!

    他铸剑山庄的人,自有他铸剑山庄来管教。他一个小小的冷宛侍卫,凭什么敢这样对着他大呼小叫?

    走到中途,正碰上凌霜急急的赶来,他长长一叹,软下了语气:“霜儿,这么急做什么?”伸手拉住她,看着她一脸的汗渍,心里有些明白。

    凌霜反手拉住他:“快!带我去见冷希,时间一长,怕是他真就废了。”

    “什么废了?他不是已经吃了解药了吗?”白墨风一怔,继尔想到那可能会废的后果是什么。忽然又有点恼怒,他的霜儿怎么可以这么直白的说男人废了?

    要说,也只能说他!

    啊呸呸呸!他才不会废呢!他要一辈子都让霜儿幸福。

    凌霜却是没注意他这一瞬间的花花绕,一心拉了他去找冷希,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你见过蛊毒能用内力逼的么?那蛊毒经内力一逼,已经更为加剧,刚刚那点解药,已经不管用了。”

    “所以你才急急的配了新的解药来?”白墨风有点不满,她救他时,怎么就没见这么急了?

    凌霜瞪他一眼:“你有完没完?冷希那混蛋如果真的废了,曦儿还不怨我一辈子?”

    手下用力,甩开了他,反正他不带她去,她自己去好了。

    白墨风无奈,只得又跟上她,一起返身回去。刚走到近前,却是心都凉了。

    这喏大的院子里,刚刚还人影憧憧,争吵不休的,可是现在,人呢?连根鬼毛都没有了!

    白墨风的脸都黑了,这该死的,他们到底是去了哪里?

    凌霜手捏着新配的解药,小心肝拔凉拔凉的。

    她好像已经看到,曦儿与她反目成仇,断绝来往了。

    不过,又忽然兴奋起来。

    如果冷希这个王八蛋能追上曦儿,如果曦儿心里还有他的话,应该会用那个东西替他解毒吧?

    “小姐,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

    离了铸剑山庄,找了辆马车,冷风负责赶车,连曦儿两人坐在车里,小翠便犹豫的出声问着。

    她总觉得,小姐的心里其实还是有姑爷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冷雨喊出那声时,小姐的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