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一念沧桑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2884字

    可是,相公,曦儿,真的不会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反手回抱他,主动开启自己的唇,与他唇舌缠绵,极尽温柔。

    冷希一怔,继尔疯狂如潮,压着他的身体猛然僵硬。不顾一切的撕开了她的衣裳,将自己微颤的大手,用力的,贴向她的左胸,心房处。

    曦儿脸一红,却是忍不住一声浅吟,他一声粗重的低喘,猛的低头吻落她洁白如玉的高耸。曦儿瞬间羞赧的想躲开,却被他一个用力,将双手拉至头顶,再一次的将她所有的美好,全无保留的裸露在他的唇下........

    “啊!小姐你.......”

    忽然一声尖叫,油灯燃起,冷希一声低咒,飞快的拉起被子遮在身上。转头看,小翠正一脸呆呆的看着他们,手里还举着刚刚才点燃的油灯,懵懂未醒的眼里,有着扰人好事恨不得撞墙自杀的心虚,更有着苦尽甘来的幸福甜美......

    她,真为小姐高兴!

    “滚!”

    冷希黑着脸,冲着小翠气怒的一声低吼。

    “啊!姑爷......我我我......我滚我滚!”小翠被这一吼吓得猛然回神,手里举着的油灯,咣当一声再次打翻在地,霎那间,整个房里又是一片的黑暗。

    然后,便听着小翠慌乱的脚步,急速而又踉跄的跌跌碰碰的跑出门去。紧拉着,又是一阵低低的交谈声,似乎隔壁的冷风冷雨听到动静,也都过来了。

    霎时间,连曦儿一片红晕飞脸,若不是这暗夜看不清,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烧起来了。

    真丢人啊,这样的事情,居然让小翠给看到了。

    而且,听门外的谈话声,似乎冷风冷雨两个早在她第一声叫“小翠”的时候就来了。

    只不过,这俩人一直听着屋里的动静不对,没敢进来。就剩个小翠,傻乎乎的一直呆在屋里,半梦半醒间,就将灯给点着了,还将人家夫妻间的床上韵事给看了个彻彻底底.......

    呜!

    一瞬间,连曦儿羞得想哭。

    这没法活了......

    被子猛的被掀开,一双手臂不容拒绝的抱过来,“曦儿?你......你怎么样?有没有被闷着?”

    耳边,冷希急急的问,话里话外,无处不在的小翠翼翼。

    连曦儿心中一暖,又一疼:“相公,我没事的。”

    她低低喃喃的说着,主动伸手搂向他的腰,经过小翠这么一打岔,她却是再没那个心了。

    趁这机会,将问题说清楚好了。

    闻言,冷希长出一口气,双臂一紧,又将她紧紧的抱住,喃喃低语的道:“曦儿,曦儿.......真好,又能抱着你,又能听你叫我相公了。曦儿,你告诉我,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我了,好吗?曦儿,我求你了,你告诉我,告诉我.......”

    一声接一声的求着,冷希现在十分的不自信。

    连曦儿无奈,动了动身子,提示着自己的存在:“相公,我现在就在你的身边,我没有离开你,没有呢。”

    话落,也忍不住的泪流。

    瞧瞧,她这是造了多大的孽,将原本一个意气风发的大好男儿竟是给折腾成了这般。

    罪过啊,罪过。

    自责着,又软软的环住他,闷声闷气的答应着:“相公,曦儿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了。不管发生什么,曦儿都永远陪着相公,好不好?相公,相公.......”

    喃喃的,一声一声的叫着。想到他之前的差点就救不过来,她的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感激。

    老天,你到底,还是没有抛弃我的。

    回应她的,是冷希忽然急促的心跳,以及他越来越暖的怀抱,越来越粗重的喘息.......

    连曦儿再度脸红,冷希却是再次将没有尽兴的身子,压上了她。

    夜色漫长,幽幽情暖。

    这一刻,他无比的感谢上天。所以,他是必须要做些什么,来安慰一下他受伤失落的心灵的.......

    一梦千年,一念沧桑、

    淡淡的晨曦之光,终于浅浅的照到了这间房。

    一夜未眠的冷希幽幽醒转。先是怔怔的望了一眼头顶陌生的床幔,然后侧过头,看着他怀里仍在沉沉昏睡的娇弱女子,忍不住的,唇边一丝温柔缓缓的浮现,落下一吻。

    “曦儿,我的妻.......”

    想着昨夜的疯狂,想着她尽力的承受,他的心,无丝的满足。

    “凌霜,爷决定原谅你了。”

    温柔搂了怀里的女子,冷希慢慢的想着,星辰般的眸底是幽幽的暗光。

    曦儿。

    如果我的身死,能换来你的原谅,我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曦儿。

    只要你能够原谅我,再不离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让我用什么来换,都是值得的........

    轻轻的,在她额头又落下一吻,他宠溺一笑,满足的闭了眼。

    搂着她,就像是搂着全天下最珍贵的珍宝一般,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又岂是区区“满足”两个字可以来比拟的?但是,他却是想不到更好的话来形容了。他唯一的感觉,就是满足,除了满足,还是满足,满足.......

    “相公,天亮了。”

    被他一会一个吻打扰了醒,连曦儿也睡不着了,索性便睁了眼看着他。

    昨夜天黑没有看清,今日一早却是看得分明。

    眉目清冷,眼梢微扬,倒真是个天生贵相的人,不过也是个苦命的人。

    克父克母克妻克子,被人称为天命孤星的他,想必活得也一定很累吧?

    心疼的伸手,扶上他的脸,轻轻的道:“相公,你的毒,全解了吗?”

    她不确定那块冷玉到底有没有冷雨他们说得那么神奇,她必须要亲自了解才能安心。

    “嗯!已经全解了。”

    冷希点点头,将她的手抓下,却是放在自己的胸口,那里还有为了救他,冷雨划破的一个口子。连曦儿的手心刚好放在上面,感觉有着浅浅的凸起,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落,也一下一下的轻触着她的掌心。

    忽然,就笑了:“相公,你这条命,还要多谢谢霜儿呢。”

    “为什么?”

    冷希不解,他能够放过那臭丫头,不与她计划就是她天大的造化了,居然还要再谢她?谢她什么?谢她差点没毒死他么?

    想着,脸色就有点不太好,不过,他转念一想,他也的确是该谢谢她的,要不是这毒,曦儿的心要何时才能回来呢?

    连曦儿点点他的臭脸,好笑的道:“我的意思是指你的冷玉。这一饮一啄,莫非都是天定?若不是当初你将冷玉借给她,这次,又怎么能救了你?”

    说完,又将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当说到冷玉的时候,连曦儿的话语明显的低沉了一些。冷希一叹,将她搂紧,下巴搁在她的脑袋上,低低的道:“曦儿,这不是你的错。是我.......没给你幸福,是我伤害了你。”

    想到他那些日子的无情绝义,若他是曦儿的话,怕是他也会离开的。

    这些,全是他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嘘!不许这么说!”

    曦儿抬手点上了他的嘴,他轻轻启唇,将她的手指含进,她脸色一红,抽离。呢喃的道,“其实,是曦儿不够爱你。是曦儿......”

    话音未落,冷希生气的瞪着她,打断道:“我不许你这么说!你有什么错?从嫁给我开始,我就没有好好对你。以至到后来......这些全是我自作孽,与你何干?”

    用力的俯下唇,咬她一下,不许她再说出任何自责的话。

    嫁了他,就是他的妻,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妻子都没办法给她幸福,还要他做什么?

    “好!不说,我不说了。”

    连曦儿乖乖的偎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心头是前所未有的甜蜜,与安定。

    她有种感觉,从今以后,他们一直会很幸福,很幸福。然后,她还会给他生一个孩子,像他,或者像她.......

    如果他不满意,她还会再给他生一个,然后,再生一个,再生一个......

    每一个都承载着他们的爱,每一个,都是他们爱到极致的甜蜜结晶。每一个,都是他与她,生命的延续.......

    “想什么呢?”

    察觉到她的走神,冷希出声问着,直到现在,他还都有种不确实之感。曦儿,真的在他身边了,自此以后,不离不弃。

    连曦儿轻笑一声,飞扬了眉眼:“不告诉你。”

    调皮的冲他眨眨眼,难得的露出了小女儿的姿态。冷希看着她神采飞扬的眉眼,心头忽的就柔软了起来。

    “曦儿,我爱你。”

    “嗯?”

    连曦儿正想着孩子的事,心思压根不在这上面,忽然被冷希这么一说,她根本就没听进心里去。

    冷希顿时哭笑不得,有生以来,这第一次说爱,就被人给无视了。

    连曦儿不依,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漏听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