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小三追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3042字

    她抬眼看着他,眼神很淡漠,神情也很淡漠。说到自己的脸,就像是在说着无关要紧的事情一般。那样的置身事外,那样的漠不关心。

    冷希却忽然一颗心就抽了。

    他猛的用力,将她紧紧的抱住,皱着眉头不满的道:“胡说!你相公我怎么会嫌弃曦儿呢?”

    心里,却是将自己不停的骂着。

    他该死的,干什么要提起这个话题?

    连曦儿抿了唇,也不说话,只是慢慢的推开他,坐到马车的另一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忽然失了生机的布娃娃一般,那样的清冷,淡漠。

    仿佛刚刚不久前,与他打闹嘻笑一声声唤着他相公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冷希懊恼的骂了自己一声,向她伸出手:“曦儿,乖。是相公错了,相公......”

    “相公没有错。是曦儿错了。”

    她打断他,伸手将车帘挑起,目光怔怔的望着天际的浮云,浑身上下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气息。

    冷希看着她,莫名的觉得难过。

    她明明就在他的身边,可他总觉得她一刹那间,就离了他好远好远。而这一刹那的距离,便是在他说出那句话之后。

    “停车!”

    忽然一股心慌袭来,冷希冲着外面喊。冷雨立即停了车,冷风小翠从马上跳下来,这一路,二人是共乘一骑的,倒是郎情妾意,很是享受。

    “相公,为什么要停车?”连曦儿将车帘放下,转头看向他,眸底浅浅温意,如同小溪流水一般的潺潺而涌。

    冷希松了口气,伸臂将她抱来,喃喃的不停低语着:“曦儿,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昏了头了才会那样说.......曦儿,这个给你,算是我给你赔不是了,好吗?”

    伸手从身上将冷玉解下,递给她。曦儿抿唇,有着淡淡的惊愕:“相公,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翻来覆去的看,怎么都想不明白,冷希把这个给她,算是个什么意思?

    冷希笑笑:“这是我从小贴身带的冷玉,世人只知它天下无双,可解世间奇毒。可还有一个作用,它虽有冷玉之名,但它却是块难得的暖玉,你身子畏寒,日夜佩服它,可让你身子更暖一些。”

    说着,将她整个人都环抱在怀里,低低的道:“如此,曦儿,你可以原谅我了么?”

    嘴巴拱拱,喷着热气洒在她的脖颈里,痒痒的,柔柔的。曦儿吸口气,满心的冷漠忽的就散了开去。

    无奈的扬起唇角,道:“好,可以原谅了。”

    翻手将那块冷玉寒入怀中,顿时觉得浑身的暖。或者,也并不全是这块名叫冷玉,其实本身质地便是块暖玉的功劳。

    然后,她又抿着唇想,既然是块天生的暖玉,又为什么非要起个名字,叫冷玉呢?难道,相公因为姓了冷,所以他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要冠以“冷”这个姓么?

    呵!其实,她的相公,有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得到了她的原谅,冷希难得的没说话。只是将搂着她的手臂更紧了一些,却是不抱疼她。

    连曦儿有些意外,这人,转性了?

    正要转过身看看他,门外冷风沉着的声音低低的问道:“小姐,主子,可以启程了吗?”

    心中却是将冷雨给记下了。这小子,自己怕倒霉就算了,非得让他出声催促,可谁让自己猜拳输了呢?没办法!

    “可以了,继续走吧!”

    马车里,冷希的声音清冷而淡定,不似料想中的那般阴险火爆,冷风不觉得大松口气,冷雨则是一脸的鄙视!

    切!

    不公平,凭什么他去主子爷起床的时候,就得受那么大的怨气?这冷风一开口,屁事没有呢?

    “呵呵!”

    小翠在一边抿着唇轻笑。这个叫爷起床,跟去叫小姐赶路,是一回事吗?

    马车隆隆,一路向北。冷希跟连曦儿坐在车里,越来感觉越冷。更甭提在外面骑车赶车的小翠三人了。

    “相公,找个地方歇息几天,添点御寒的衣物吧!”

    依偎在冷希的怀里,连曦儿喃喃的说着,手捂着心口的暖玉,感觉浑身舒服得想要睡觉。

    冷希无奈的瞅着她:“曦儿,你是在这车上,又坐不住了吧?”

    这么些天来,她一路走一路看,心情也好像很不错,似乎是真的原谅他了。可是,他心里还是跟压了一块石头似的。

    曦儿这个女人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她的心很小,又很大。小的只能装一个人,大的,却又能容整个天地。假若有一天,他有一丁点外露的意思,是嫌弃了她那张脸。那么,她是绝对绝对的会永远离开他,再不回头的。

    她的脾气个性,看似软弱,其实很倔强。

    假若她的心里一旦真的没有了你,那么,就算你再次死在她的眼前,她也会毫不动容。

    所以,他必须要小心翼翼的看紧了她,半点不敢惹她生气。

    “嗯!我想下去走走。”

    连曦儿从他怀里坐起来,一脸的好笑。

    “相公,你是不是紧张我,有些紧张过头了?”

    歪着头问他,眼睛里是难得的俏皮之色,冷希心中一暖,大大的长出了口气,嗔怪的道:“谁说不是呢?哎!我这一世的英名啊,全都毁在你的手里了。”

    伸手点着她的额头,感觉着那种人皮面具的特殊凉意,心下隐约的颤动。

    他发誓,他一定会治好她的脸的,一定会!

    停了车,俩人手牵着手从马车里出来,小翠跟冷风相视一眼,不约而笑的轻笑着。

    看来这一路的相处,小姐跟主子爷之间,已经相当的融洽了。

    “呵!小翠,冷风,看来你们俩的好事要近了喔!”

    连曦儿眉眼弯弯的笑着,小翠一下子红了脸,赶紧低着头跑过去,拉着连曦儿的手,不依道:“小姐,你欺负我!”

    “哪有?”

    连曦儿笑着打趣着小翠,“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么?你们的好事,不近?”

    “小姐!”

    小翠急得跺脚,转眼看向冷风,后者却是红了一张寒冰脸,十分尴尬的低着头,踢着脚下的小石子。

    冷希不由得微微的笑:“好啊!这样看来,冷宛马上又有喜事了。”说着,眼睛瞟向一边面色有点羡慕的冷雨,眸中闪过一丝好笑。

    这个冷雨,那会人家小翠可是最先对他有意思的,可谁要他不稀罕呢?这不,人家冷风懂得抓机会,这可怜的冷雨就只好一脸的怨念了。

    连曦儿抿了抿唇,拉着冷希道:“相公,回头给冷雨侍卫也成个家,也算全了你这当主人的功德了。”

    “呵呵!曦儿的意思是说,我要是不帮着他寻个家什么的,我就不是好主人了?”冷希不满的反手握了她,笑盈盈的说着。

    旁边小翠冷风冷雨三人,立时看傻了眼。然后,又同时将头低下,偷偷的笑。

    遥想当年,那冷爷是什么人?一张冷脸冰冻三尺,那是寻常人可以靠近的吗?不过,再瞧瞧现在,只怕小姐一个冷眼过去,这冷爷就会吓得脸色发白吧?

    一物降一物,果然是天地间循环不变的规则。

    “没有了,你如果不爱管这事的话,那冷雨侍卫可就真的可怜了喔!”

    连曦儿知道他在说笑,也不以为意的附和着,登时苦了一边的某人。

    “哎哎哎!主子,小姐,不待你们这样欺负人的!”

    扁了一张嘴,冷雨怨念的叫,将眼睛看向一边笑意盈盈的小翠。立时,冷风的眼刀子就嗖嗖的飞了过来,冷雨撇撇嘴,无奈的将视线调开。

    哎!

    他那会是猪油蒙了心了么?小翠那么好的女孩子,真是便宜了那头死猪了!

    “呵!”

    连曦儿忍不住的笑,这对活宝。

    “曦儿,我们要不要向前慢慢走会?”牵了她的手,冷希温情问着。

    这一路下来,坐马车是够闷的,走路却是有点冷。不过,有曦儿陪着,哪怕走到天荒地老,他都愿意。

    “好啊!”

    曦儿大大方方的牵了他的手,眉眼弯弯的笑着向前走。冷风小翠对视一眼,也牵着手跟着走。只剩了可怜巴巴冷雨一人,孤苦伶仃的赶着马车,有气无力的跟在几人的身后,愤愤不平的将心里的怨念情绪,发挥到了极致。

    “哎!小翠,要不你跟我坐马车吧,马车里很舒服呢!”

    想了想,不甘心就这样被无视,冷雨不怕死的叫着。小翠脸一红,刚欲回头,就听耳边嗖的一声,冷风黑着脸头也不回的抓紧小翠继续往前走。冷雨一声尖叫,耳边就冒出了一截寒光闪闪的短刀。

    “吓!开个玩笔也不行嘛!”

    怕怕的拍着小胸脯,冷雨再次的怨念。

    这幸好他躲得快啊,要不然......后怕的摸着脑袋,就差一点,脖子上的东西就要搬家了。

    “不用理他们。”

    冷希皱了皱眉,听着身后的嘈杂。他在想着,或许这次带了曦儿回去,冷宛也真要换些人伺候了。

    “嗯!他们都很好。”

    连曦儿应着,她也没打算去介入他们的,只是,冷雨那个活宝,哪里只要有他,就会笑声不断吧?

    “驾!驾驾!”

    正想着,身后一骑飞尘,一声清爽的女儿叫,响亮至极的飘落在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