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酸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3010字

    连曦儿想了想,伸手接过,还是戴在了脸上:“还是给我吧。这张脸,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恶心,吓到别人也便不好了。当然,吓到一些花花草草的会更加不好。”

    说着,抬眼向着远处看了一眼,那抹水绿色的衣裙,在风中飘荡。

    冷希心里一恼,“冷雨!将那白大小姐给我送回铸剑山庄!她若不回,打晕了绑回去!”

    该死的!若不是她,曦儿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

    “是!”

    冷雨摩拳擦掌,得意的笑。

    小贱人啊小贱人,你不是喜欢我家主子么?这回,我让你好好的喜欢喜欢!

    大踏步的返身回去,不一会就听见白墨妍尖声的大叫:“冷雨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我给冷爷带了解药来!”

    冷雨凉凉的狞笑着:“免了!我家爷不稀罕你的解药,还是乖乖的从了我,跟着我走吧!”

    果然出手打晕她,翻身扛在肩头上,上了马,一溜烟的跑走。

    “相公,就这样送回去了?”

    连曦儿皱眉看着,总觉得这样对一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冷希哼了一声:“这样就算便宜她了!就凭她说过的话,我就能杀她好几回!”

    霸道的又伸手拉了她,这下,是说什么也不放开了。

    “曦儿,经过这次事件,你我必须要定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曦儿问。

    冷希深深的看她:“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许轻言说分手!更不许随便的就离开!”

    话落,将她紧紧的再次拥住,心里,有个地方却始终莫名的不得安宁。

    曦儿,这个约定,真的能束缚住你吗?

    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总有一天,还是要离开的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月中。又是一轮月圆夜,连曦儿的心情空前的愉悦。在这之前,他们是特的包了一间客栈,就为了等这一刻的。

    连曦儿本来的美,冷希是见过的,也正是因为见过的,所以,他才更心疼她的苦。

    意外的是,在这一天,本来要送白墨妍回铸剑山庄的冷雨,居然又将她带了回来。

    冷希脸色发沉,道:“雨侍卫!看来我现在的话不好使了是不是?”

    一身的冷寒骤而怒发,冷雨打了个寒战,急记叫道:“不是不是!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呜呜呜!

    “爷,你这可真是冤枉我了。这次是凌霜姑奶奶非不让我们进门的。还说你身的毒就算是冷玉解了也没用,非得要喝了她专门配的解药才行.......可是,这解药却是在白墨妍身上的,她死活不给。我没办法,只好就又把她带回来了。”

    叫苦不迭的说着这事的前因后果,冷雨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为啥冷风办个事就那么容易,他要办个事每次都这么难呢?

    委屈的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冷雨都几乎想着要不要土遁了再说?

    求救的眼神瞟向自家夫人,连曦儿拉了拉正欲再说的冷希,轻声道:“既然如此,那就一会请白姑娘把解拿来吧。”

    “曦儿!”冷希瞪着眼叫。

    连曦儿摇摇头,笑着:“相公,万一霜儿说的是真的呢?”

    其实,她也并不是不相信他的冷玉可以解世间百毒,不过,霜儿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万一说的是真的呢?

    要知道,霜儿的毒术,可是天下无解的,她还是比较担心的、

    冷希无奈:“好吧!白墨妍可以先留下,不过,你也不用伺候我了。她在这里一天,你就给我看好她一天!”

    转身,冷冷的吩咐着冷雨,也不管他一脸的哀号,径自拥了连曦儿回房。

    话说,今夜是月中,他必须要与曦儿好好的计算计算。至于冷雨要怎么看住了白墨妍这个问题,那是别人的事情了。

    “呜呜!爷,不带你样黑心的啊,那白大姑娘,是那么容易看住的吗?”

    冷雨在身后抓狂的叫着,想着,是不是索性要下个狠手,直接将那惹事的女人锁在床上呢?

    入夜,月色朦胧。连曦儿揭上了脸上的人皮面具,再次露出她一脸的丑颜,冷希过来,将面具接过去,细细的泡在温水里,那认真仔细的样子,令连曦儿看了心暖。

    “相公。若是当日曦儿不原谅,你当真会自己毁容吗?”她问,女人有时候总是纠结于类似于这样的问题。

    “当然。若你当时不原谅爷。爷会直接毁了这张脸。你的脸是什么样,爷的就毁成什么样!”

    冷希头也不抬的回着,手里的人皮面具却是一直小心翼翼的清洗着,生怕一个不注意给洗坏了。

    闻言,曦儿心中骤暖。她动了一下丑陋的脸,话里带着氤氲的情意:“相公,那会曦儿见你第一眼就吓退了两步,以为你是嫌弃的........”

    “所以,你就问也不问的想要离开爷了?”冷希斜眼不满的看着她,“你就是再丑,也是我的女人。爷不嫌弃谁敢说什么?只是当日,爷到底还是吓着些的,但更多的却是心疼。曦儿,你远远不知道爷当日看到你的脸时,有多么的震惊......”

    说着,他轻叹口气,索性将水里的人皮面具继续的泡着,自己则是随便的在身上擦干了手,然后走向她,搂入怀里。

    连曦儿乖乖的任他搂着,她也想知道,这男人到底当时是怎么想的。

    冷希想了想,说道:“你也知道,你这张脸,爷在你离书出走的前几个是见过的,对吧?”

    曦儿点点头,那一夜,是她与凌霜意外的重逢之日,却恰巧让他撞上了。

    冷希抬手敲了她一记,有些不满的道:“难得你还记得呢。在那日之前,爷是不是就已经对你好了呢?也就你吧,光记得爷的坏了。”

    说着,又搂紧了她,连曦儿想想,这倒是事实。那会,他好像还没见到过她的真颜。

    便听他又接着道:“后来,阴差阳错,因为凌霜的盗玉,所以,便撞见了你的真颜,当时爷是震惊的,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会有这样天仙般的一面。可马上,你就变丑了,变成了现在这样的。”

    话落,他低下头,亲昵的点点她的朝天鼻,话里话外淡淡的宠溺,一点也没有勉强的意思。

    连曦儿却不满的拍开他:“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在我揭下面具时,你还会吓到?”

    兜兜转转的又回来了。她可以不介意那白墨妍的反应,但是却很介意这男人的眼神。

    “你呀你呀。你突然揭开,我能不吓一跳吗?”冷希也不反驳,好笑的又点点她的鼻子,“你说我平日都看惯的人,突然换个长相,换成是你,你可以吗?”

    连曦儿想想,有些不好意思道:“嗯!这倒也是实情。要是相公突然有一天变丑了,我也会吓一跳的。”

    想着当日假若换成是她,去看他突然就变丑的脸,她没准比他还要惊吓得厉害呢。

    这么一想,倒是她钻了牛角尖,有点无理取闹了。

    “你呀,倒还不笨呢!就是有点呆!”

    冷希宠溺的再点她一记脑门,心里一块大石也终于落了地。

    总算是把这姑奶奶给哄好了。要不然,她那满心的纠结与自卑,也挺让他无处下手的。

    连曦儿终于去了心病,这会也开朗了些:“那我这么笨,又这么呆,你干嘛还要追我?”

    “哼!爷要不追你,你岂不要伤心着走了?”冷希拽拽的说着,感觉这时候,才终于从曦儿这里讨回了一点骄傲似的。

    连曦儿听着直乐,也不戳破他的小心思,抬头看看天色,快午夜了。忽然想到什么,偏头又道:“相公,那一晚在冷宛的湖水中,你当真没有认出曦儿么?”

    “当然没有了!”

    冷希非常坚决的否定的,开玩笑,他要敢说认出来,这女人巴不定又乱想什么了,不过,他也真的确实是没认出来。

    “那就好。要不然,我会以为相公是看上我的脸,所以后来才对我好的。”连曦儿抿着唇笑,在这个问题上,她执着的令人抓狂。

    果然,冷希抓狂的叫着:“冤枉啊!曦儿,你当时那么漂亮,我哪里会把你们联想在一起?我后来对你好,是真心的啦!”

    呜呜呜!

    这还有完没完?他不就,多看了她一眼,顺便......把她给摁湖水里要了么?这女人怎么就这么记仇了?

    连曦儿斜斜横他一眼:“真的么?我还以为,你当初想要把我休了,娶你湖边的那位美娇娘呢!”

    “曦儿.......”

    冷希受不了求饶,冷汗大把大把的往下流,这有她这样的么?自己吃自己的醋,还吃的这么酸?

    “哼!”

    某人一声冷哼,反正心里有点不舒服。

    一想到那一晚,她居然会被他给摁在湖里强要了,这心里就说不出的怪。

    这到底算什么嘛........

    “曦儿曦儿,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看你看,月上中天,时辰快到了。”

    满心后悔的转移着话题,冷希这会真是后悔死了,已经开始想念她前些日子对他的不理不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