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都是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3006字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这男人吧,有时候还就得犯贱些,是不是?他还真就愿意她这样天天的跟他算算旧帐,打打闹闹的过日子呢。

    “爷,夫人,我可以进去吗?”

    正美滋滋的乐呵着,门外冷雨叫门,冷希抽了抽嘴角,“滚!”

    这大好的时辰,岂是可是让那混小子进来搅乱的?

    冷雨嘻嘻的笑:“爷,你一定要让我进去喔。要不然,我就把白墨妍那疯女人放出来!”

    冷希立时咬牙,连曦儿大乐。

    冷雨得意的在门外叫着:“爷,我是说真的喔!那个疯女人现在可是被我锁在屋里,又绑紧了的。你要不让我进去看夫人跳舞,我马上就把她放出来。”

    “哈哈!”

    连曦儿终于忍不出的笑出声来,一边抱着腰,一边指着脸色发黑的冷希打趣着,“相公,你一定要让雨侍卫进来喔!要不然,那白大小姐可是心仪你很久了,他可真的会把人放进来呢!”

    想想白大小姐对于自家相公的着迷劲,连曦儿不恼反笑。也或者是她刚刚解开心结,对于冷希是无比信任的。因此,这会倒也有心反调笑着他了。

    冷希大恼,狠狠瞪她一眼,冲过去将门打开,然后将门外喜滋滋正要探脑进来的冷雨一脚踢出去,这才“咣”的一下又关了门,回身向着笑得乐不可支的连曦儿,咬牙威胁道:“曦儿!等一会,让你好好尝尝爷的厉害!”

    这个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小女人,等会过了午夜,他要让她好好的知道知道一下,自家相公的厉害!

    闻言,连曦儿顿时大囧,“嘎”的一声止了笑,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相公相公,到时间了。”

    赶紧拉着冷希抬头看着天上的朦胧淡月,冷希却不放过她,狠狠在她唇上重重一吻:“哼!休想转移话题!”

    闻言,连曦儿顿时大囧,“嘎”的一声止了笑,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相公相公,到时间了。”

    赶紧拉着冷希抬头看着天上的朦胧淡月,冷希却不放过她,狠狠在她唇上重重一吻:“哼!休想转移话题!”

    话虽如此,但仍是暂时放过了她。

    要想惩罚她,有的是时间,可现下这样的惊艳一瞬,却不是天天都有的。

    得了他的安静,曦儿也不再说话。对于这每月一次的惊艳时刻,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期待。

    没有哪一个女人天生不爱美。更别提她本身就美,却偏偏的要整日顶着一张丑颜,她的心里,比谁都苦。

    冷希拥紧了她,轻轻的一句:“曦儿,不怕,一切有我!”

    连曦儿顿觉心里暖暖的,像向阳葵盛开一般的快乐。

    “好!”

    她轻轻回了一个字,便与他双双相拥着站在窗前,看着头上的朦胧圆月,静待着新旧时刻交替的那一瞬间。

    而月色惊华,虽是朦胧月,却更透出了一种暖昧的迷离。

    不过片刻,云雾散开,露出了清凉如银盘一轮圆月。

    两人相视一笑,连曦儿心情极好的调侃道:“相公,一会仔细的看好了。你家娘子,是如何的美丽。”

    “呵呵!曦儿好不知羞。哪有这样夸自己的?不过,我家曦儿定然是比天仙还要美丽。”

    冷希先是打趣了她一番,话音一转,又骄傲的说着,仿佛那个美艳得天下无双的女子,是他一般。

    噗嗤!

    连曦儿忍不住的笑,便在这瞬间,脸上丑颜缓缓蠕动,变化,开始恢复她如仙的容颜。

    冷希退开了两步,屏息凝视的注视着,既是激动又是紧张,还有一种说不表道不明的苦涩之感。

    曦儿这昙花一现的容颜,何时是个头?

    不过片刻,当连曦儿丑颜尽褪,露出如仙真容时,冷希猛的上前,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嗓里有着哽咽的温度:“曦儿,相信我。我一定会求到漠北神花的,我定会治好你的脸!”

    连曦儿心中一动,如仙的容颜嫣然一笑:“相公,我的脸......是不可能治得好的。”

    上天的惩罚,又岂是这些凡力能所违的?

    闻言,冷希慌忙起身,这才记起,曦儿是不愿意别人来说她的脸的。急忙看着她惊华无双的绝世姿容,见她没有一点生气的征状,这才长长的松口气,拉着她到了屋中。

    “曦儿!来,难得今天这么好日子。我来抚琴,你来唱歌,好吗?”

    转身走向那早已摆好琴的矮榻之后,指尖轻掠,一曲清亮的琴意缓缓溢出。竟是那一日,倚红楼里的《水调歌头》。

    连曦儿诧异一笑,有些感动的看着他:“相公,你费心了。”

    那日她与红日两个,也不过是一时兴起,根本没有什么曲谱留下。想必,相公要得到这首曲子,是很费了一番功夫的。

    冷希扬唇轻笑,“也没费什么心。”只不过,只是欠了龙在天一个天大的人情而已。

    那个臭小子,却是趁机,得了他好大的便宜。

    想想就不爽!

    不过:“曦儿,以后不可以再对着别人唱这首曲子!”

    那样,他会吃醋的!

    “呵!好!相公说不许,就不许!”

    连曦儿一声浅笑,柔柔的看着他一脸醋意的俊颜,心中一阵温暖。

    转身,水袖抛出,正是红玉那一晚的《霓裳羽衣》。冷希眼睛一亮,也不再分心,指下《水调歌头》幽幽响起。连曦儿朱唇轻启,一句“明月几时有”,婉转低柔,如珠落玉盘,惹人沉醉。又以歌舞相伴,翩若惊鸿,整个房间也在这一瞬之间变得熠熠生辉,氤氲似仙境。

    门外,被一脚踹出房门的冷雨,连同同样眼巴巴守在房外的冷风小翠,都听得如痴如醉,恨不能进去一窥这绝世惊容。

    可惜,冷希是他们的主子爷,他不让进,你休想!

    门内,冷希柔柔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指下琴音流泻,身前佳人起舞,如诗如画,如梦如仙。忽然间,他竟有一种不真实之感。

    仿佛,在不久的将来,曦儿就像是要永远的离他而去一般。

    “铮!”

    心中一乱,指下琴音骤断,连曦儿舞步不稳,一个踉跄,飘然回身旋落在他的身前,柔声叫着:“相公?”

    冷希回神,怔怔的看着这近在咫尺的绝代红颜,心神慌乱。

    自从那个念头刚刚一冒出来,他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曦儿,你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忽然倾身上前,一把抱住她,如星般璀璨的墨玉眸子中,惧意深深。

    连曦儿皱眉:“相公,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

    一边要推开他,他却抱得更紧。

    用力的摇着头,他的声音一瞬间低沉暗哑:“曦儿!我一直不敢问,也不敢想,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从哪里来?我一直有种感觉,你好像.......不是这尘世间的人,你应该是.......”

    他想着,却连自己都无法接受那样的推论。

    连曦儿心中一跳,欲要安抚他的双手猛的停顿。

    “呵!相公,你多虑了。曦儿一活生生的人,难道还是从石头缝里蹦出的不成?”佯装镇定的打趣着,连曦儿隐在袖间的十指,微微颤抖着。

    相公,相公.......要怎么对你说,你的一切预感都是真的呢?有一天,曦儿怕是真的会要离开你的。

    “相公......”

    她柔柔的唤着,主动环过双手,将他抱在怀里,心里一片苦涩。

    总有这一天,这惩罚会结束的,到那时,她必定会走,而相公......要怎么办?

    心思转到白墨妍的身上,连曦儿淡淡抿唇.......

    她到底,要如何选择?

    翌日起程,雾气霭霭,有霜落下,薄薄的一层,空气中无不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寒凉。

    “爷,小姐,我们此去一路向北,御寒的衣服,火炭,一定要准备充足的。”

    冷雨一边打包着行李,一边不厌其烦的啰嗦着,连曦儿摇摇头:“冷雨,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做大管家的能耐呢。”

    “那当然了,以前出门的时候,哪次的行头不是我收拾的?”冷雨头也不抬的将一包包的火盆火炭扔进车里,又加着棉被衣服,还有一些吃的喝的.......反正,只要他能想到的,统统都扔了进去。

    如此一来,一辆马车是不够了,只得又加了辆。

    对此,冷希果真是从来不操心的,他淡淡的看一眼,只管伸手将曦儿拥进怀里,别冻着了就行。

    连曦儿有些无语,这爷,也果然是爷。

    “呵!小姐,姑爷,你们只管上马车等着,这外面冷,不要总站着。”

    小翠看着他俩笑盈盈的说着,自从连曦儿真正原谅了冷希之后,她这嘴上,便又叫回姑爷了。

    冷希赞许的看她一眼:“不错。回头爷封个大红包给你!”

    小翠脸一红,急忙施了一礼跑去跟冷风帮忙,连曦儿则娇嗔的瞪他一眼:“不许打趣我的丫头,脸皮薄!”

    说完,踩着脚蹬弯腰上了马车,冷希哈哈大笑,跟着上车。那笑声却是迎着寒风,顺着苍凉漠北古道,飞出了好远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