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驶入漠北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3020字

     “哼!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好的?那么丑,那么恶心,冷大哥到底看上了她什么?”

    跟在后一辆马车后的白墨妍一脸不屑的小声嘀咕着,冷雨狠狠瞪过一眼,危险的警告着她,白墨妍鼻子一哼,径直上了后面的马车。

    冷风起身,冷冷的盯着那马车的帘子,一股寒意渗出。小翠拉拉他:“算了,反正她一会早晚要坐的。”

    冷风寒意骤减,冷冷的对着冷雨道:“你解决!”

    冷雨一怔:“凭什么啊?凭什么你们谁都不管,就扔给我了?”

    冷风哼了一声,继续整理那过冬的衣物,小翠嘿嘿一乐:“谁让你把她带回来的?”

    “可是.......这是凌霜姑奶奶的意思啊!”冷雨捂着脸哀号,他怎么就这么可怜又倒霉呢?

    小翠鄙视的瞪他一眼,凌霜姑奶奶不能得罪,那姑爷跟小姐就能得罪了?真是个白痴!也不知道自己那会怎么就看上他了?

    收拾好了东西,小翠回身跳上了后面马车,自然是冷风赶车了。冷雨则悲催的继续负责照顾两位主子。

    对此,冷雨颇有怨言,冷风硬梆梆的一句话扔过来,彻底堵了他的嘴:“我女人在车里!”

    理所当然,你冷雨要有个女人也在车里,我也不会跟你抢。

    “呵!听他们斗嘴,真有趣儿!”

    前方马车里,连曦儿抿着嘴笑,冷希爱怜的用手指轻勾着她的俏鼻:“想听斗嘴还不好说?曦儿,帮我生几个宝宝吧!”

    言毕,直接俯上身子,连曦儿大囧。

    瞬间,车内春色旖旎,车外,冰天雪地.........

    马车隆隆,一路向北,转眼,要过年了。

    入了漠北的地界,身体的感觉马上就变得不一样了。

    一种扑面而来的沧桑与寒冽,隔着马车就能感觉出来。

    而眼下正值冬季,千里风光,万里雪飘。入眼的,几乎除了满眼的冰雪,便再没有别的景致了。

    连曦儿拉了拉身上的寒衣,有些恹恹的说道:“相公,这里这么荒凉,怎么住人?”

    冷希摇摇头:“曦儿,这里只是刚入漠北的边界,要走到人住的地方,还得有段时间。”

    伸手拉着她的小手,有些软软的凉。冷希心里想着,一会回到马车上要好好帮她暖暖。

    “哼!有什么好的。”

    不远处,白墨妍鼻子里哼着,她现在是对连曦儿越来越看不上眼了。

    没事扮个软弱,装装淑女,冷哥哥怎么会看得上她?

    “哼!你不觉得,说别人不好的人,自己能好到哪里去?”

    冷雨这些天是总跟她抢着说的,只要白墨妍说一,他马上就能说出二来。气得白墨妍不时的跳脚,却也不能拿他怎么办。

    “你.......”

    白墨妍还待再说,却被冷希一声冷喝顿住:“好了!还有完没完了?白姑娘,若是你觉得跟着我们不好,你大可以离去,这里,没人会拦着你!”

    言毕,拉着连曦儿的小手,转回马车。根本不理白墨妍那一张青白交加的脸宠。

    “哈哈!挨骂了吧?活该!”冷雨幸灾乐祸的叫笑着,冷不防白墨妍气急败坏的抓起一把雪打到了脸上,立时,凉凉的感觉顺着脖颈而下,一直冰到了骨子里去。

    冷雨一声怪叫,慌张张的抖着身上的雪,白墨妍则是乐得哈哈大笑。

    “呵呵!他们俩真是对冤家。”

    小翠在后面的马车上一直没下来,天这么冷,如果小姐不叫她,她宁愿窝在车上暖暖和和的。

    冷风回身上车,对着她露出冰山一笑:“不理他们。”

    短短四个字,不与他们一般见识。

    小翠缩回车里,忍不住的自己偷着乐。这个冷风,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不多时,白墨妍也爬了上来。她虽然是喜欢冷希的,但这个时候,她可不敢去触他的霉头。她还真怕他一时发疯,将她扔在这里不管了,那她岂不是要冻死饿死在这里?

    没了吵架斗嘴的人,冷雨也返回前面的马车里,赶起了车。

    只不过,现在越走越冷,这些马都冻得每天走不了多久了。或者,不用到漠北的那处极寒之地,他们这些人,就都得舍了马车,套着雪橇走了。

    进了马车,冷希不由分说的把连曦儿抱到了怀里:“曦儿,这些天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没有啊!”

    连曦儿懒洋洋的抬起眼,将身子软软的靠向了他:“就是这些日子总觉得有些惫懒,有些犯困。”说着,张嘴又打个哈欠。

    冷希一下,心下有些急了:“好!既然如此,你就先睡会。等我们到了前面的漠河镇,爷找大夫给你瞧瞧!总归也好放心了。”

    “嗯。”

    连曦儿点点头,在他的怀里找个暖和舒适的地方,缓缓的睡了过去。

    冷希将呼吸放缓,轻柔的拥着她,冷酷如冰的眸底,也只有在面对着她的时候,才会露出那样温柔如水的涟漪。

    冷雨稳稳的赶着车,车轱辘轧在寒凉的雪道上,发出吱吱的声音,马蹄也不停的在雪道上打着滑,连带着车厢都有些不太稳当。

    “雨,慢点不要紧,安全第一。”

    压低了声音,冷希轻轻的叫着,像是生怕吵醒了怀中的女子一般,

    “知道了,爷。”

    冷雨同样低低的应了声,赶车的速度果然慢了下来。

    冷希长长的出了口气,从车厢里翻出一张毛皮的毯子给她盖在了身上,连曦儿咕哝着翻了一个身,唇角一丝浅笑,轻轻的扬开。

    当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冷希一行人终于赶到了漠河镇。寻了一处尚在开门迎门的客栈,一行几人,便将马车赶进了客栈后院。车上的行李钱帛什么的,也都收拾了出来。

    “曦儿,我们去房里睡。”

    轻轻唤着尤在沉睡当中的连曦儿,冷希也趁机动了一下被她压麻的胳膊。抬起脸,迷迷糊糊的问:“相公,到哪里了?”

    “到漠河了。”

    冷希微微一笑,像个妻奴一般的答着。连曦儿脸色一红,道:“相公,受累了。”

    伸手帮他揉着胳膊,想到自己刚刚睡去那会,还是正午之后,这一转眼就睡了一下午,也把他给累了一下午了。

    “呵呵。只要曦儿休息得好,爷便是废了这条胳膊又有什么可累的?”

    冷希挑眉,傲然的说着。丝毫不以为自己的这番话有什么惊人之处。

    连曦儿白了他一眼,也不帮他揉了,弯腰下了马车,小翠一行人早就等在外面了。

    见她下来,小翠嘻嘻的迎上前笑道:“小姐,你可是甜甜的睡了一路,姑爷可就累了呢。”

    说着,又俏皮的朝着她眨眨眼睛。连曦儿笑骂着,点她一记脑瓜子:“你呀,就这些鬼心眼多。看你以后嫁了人,还敢这么皮不?”

    意有所指的瞟一眼冷风,后者上前一脚,冰冷中又透着淡淡暖意的道:“风誓以爷为榜样!”

    “咳!”

    随后下车的冷希,冷不防被闹了个大红脸,吹胡子瞪眼的朝他斜去一眼:“跟爷学?你行吗?”

    鄙夷的视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想不到冷风这小子平时看起来冷漠少言,这对着女人说起好话来,倒是一鸣惊人啊!

    “哈哈!就是就是!爷跟夫人,那可是小别胜新婚,你呢?你跟小翠是什么?”

    冷风挨了骂,不敢再吭声,倒是冷雨忍不住的大笑着,一扫这一路的窝憋之气。

    难得见冷风被爷骂,这可得好好的笑话笑话,总不至于倒霉的都是他吧?

    “哼!还有你,你招惹的麻烦,自己看顾好了!”

    冷希毫不偏颇的各打一棒子,冷雨的大笑声刚刚才起,就像被掐了脖子的老母鸡一般,嘎然而止了。

    连曦儿小翠低笑,白墨妍直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这什么意思?说来说去的,就是嫌她麻烦了?

    几人刚刚安顿好,晚饭才摆上桌,留在外面去请大夫的冷风就一脸古怪的走了进来,望着连曦儿几人,一向冰气十足的俊脸,却是带着一份隐隐的出离愤怒。

    冷希抬眼:“怎么回事?”

    叫他去请个大夫而已,他这是什么表情?

    冷风看看连曦儿,咬牙低道:“爷......外面,外面有个道士要见夫人!”

    “道士?”

    冷希皱眉,“你认识吗?”

    冷风摇头,冷希又道:“不认识就用见了。”顿了顿又说,“赏他一顿饭吃,另外,你再去请个大夫回来吧!”

    说完,又招呼着连曦儿吃饭,却见冷风还是一脸欲言又止的不肯走。

    冷希将筷子一放,冷哼道:“怎么?爷说的话不管用了,还是你的耳朵不好使了?”

    闻言,冷风顿时苦道:“爷,不是一顿饭的问题。风也曾说要给他饭吃,或者施点银两给他。可那道士说了,此行是专来求见夫人的,见不到夫人,他绝不对离开。而且......”

    话到这里,他吞吞吐吐的看了一眼连曦儿。冷希不耐烦了,“啪”的一声将桌子一拍,冷哼道:“冷风!我看你是在冷宛待的时间长了,想要换个主子了?什么时候说个话,也竟会这样的吞吐迟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