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道士狂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3025字

     冷风一惊,“嗵”的下跪道:“爷,实在是那道士口出狂言,风不知如何叙说!”

    冷希脸色一变,连曦儿轻拉了他:“相公,冷风一向做事干练,此次真有什么隐情?”

    旁边冷雨,早就在冷风进来时看起了热闹,离言,起身拍胸脯道:“夫人放心!冷风办事不力,夫人跟爷只管好好惩罚就是。外面的道士,交给冷雨便走!”

    说完,向着冷希连曦儿施了一礼,转身出了门。身后,小翠一双冒火的眼睛差点就要将他的背瞪出两个大窟窿来。

    白墨妍则是有点幸灾乐祸。

    这一路上,她没少挨冷风的冷脸,自然看他挨骂,心里是痛快的。

    “哼!狐狸精!”

    小翠低低的嘀咕了一句,早在她想着要抢小姐的姑爷时,她就对她看不顺眼了。

    白墨妍没有听见,或者听见了,也正好这会心情好,懒得跟她计较,倒是将一双饶有兴趣的眼神一直向着连曦儿的身上打转着。心想这才刚入漠河就有个奇怪道士来找她,这倒是奇了。

    连曦儿视若未见,小口小口的吃着饭,一边还说道:“风,地下凉,起来吧!”

    冷风低着头没敢动,冷希哼了一声:“你的主子现在是曦儿,她要你起来,你没见到?”

    “谢主子,谢爷!”

    冷风这才打个寒战,恭恭敬敬的起身,站在一边。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于冷希的畏惧,其实比冷雨还要多的。

    连曦儿无奈的叹一声,只觉得今天的饭菜怎么这么难入口?

    “风,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跟小翠一样,要吃饭的时候就吃,要休息的时候也休息。不必这么拘谨的。”

    说着,向着一边眼巴巴的小翠使个眼色,小翠便起身过来,将身子僵硬的冷风拉到一边吃饭去了。

    冷风帮着连曦儿夹了一筷子肉,有些宠溺的抱怨道:“你呀你呀,迟早把他们宠坏。”

    说着,向那边仍旧落了座,却不敢吃的冷风看去一眼,冷风这才乖乖的动了筷子。

    连曦儿白他一眼:“他们也是爹生娘养的,难道下人生来就是下人么?”

    一边说着,心里就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相公,冷风的身契可在你的手里?我打算给他们成了婚,就放他们自由的。”

    “呵!你倒是好心!恶人全让我当了。”

    冷希顿了筷子,低低的看着她笑,一直笑到她脸色发红,有些恼的咬牙瞪他,这才止了笑,伸手摸向她的脑袋:“呵!曦儿乖,不生气喔!相公从来没发现,爷的曦儿也会有这样伟大的想法呢!”

    连曦儿将脑袋一扭,撇嘴道:“你以为就你有?”

    冷希笑而不语,确实,他还真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他也是真的愿意当恶人的。只要曦儿高兴,他做什么都愿意。

    冷风与小翠虽然在低着头吃饭,但耳朵却是听着这边的动静。忽然听到小姐再一次说了,要把卖身契还给她,小翠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却硬是死憋着不哭出声。

    她就知道,她的小姐,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冷风也同样的动容,只不过他的控制力就明显比较小翠强了一些。虽然仍旧面色冰寒,但握着筷子的手,却是显而易见的轻晃着。

    白墨妍翻了个白眼,将视线从连曦儿身上调好,将碗筷一推:“哼!真扫兴,不就是个卖身契么?”

    心下却在想着,要不要等再次回到铸剑山庄的时候,也把卖身契还给她的贴身丫头呢?看起来,很有成就感的说。

    “爷,那道士,不肯走!还是坚持着非夫人不见!”

    说话间,冷雨一脸挫败垂头丧气的走进来,再也不敢抬头,更没脸去嘲笑冷风了。

    冷希抽着嘴,有些好奇的问道:“居然连你也搞不定?”抬眼向着冷风看了过去,如果这道士是真连冷雨都无法搞定的话,他刚刚确实是冤枉了他的。

    冷风头也不抬,淡定的吃着饭,用力的吃着。似乎要把刚刚所受的委屈全部要吃出来一般。小样子拽得很。

    小翠凶巴巴的朝着冷希扬了扬下巴:哼!风现在可不是你的人了呢。是小姐的,你没权利罚他的。

    冷希无语了,哀怨的看着一脸好笑的连曦儿,那是特别的不满:“曦儿,你看,你就是把他们给惯坏了!”

    一个两个的,都敢给他摆脸子了。

    连曦儿当然是为自己的丫头撑腰的,眼睛看着冷雨,笑得眉眼弯弯的:“喏!这不还给你留了一个?”

    冷雨立时傻了,更加觉得霉运当头,冷希倒是咬咬牙:“他?爷要考虑换人了!”

    狠狠瞪他一眼,要不是他,爷怎么会在曦儿面前丢这么大人?

    起身往外走,冷雨仍旧傻在原地,一脸神伤,冷希低低的骂:“还不给爷滚走?傻站着干什么?”

    冷雨回神,急忙小跑步前面带路。心想,果然是同人不同命,为啥冷风的命就那么好呢?为啥子每次倒霉的都是他呢?

    呵!

    连曦儿忍不住的笑着,也跟着往外走,她倒是真的好奇了,这道士,到底是什么来头?一次两次的,非得要见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哎!小姐等等我!”

    小翠一见连曦儿也要出去,也放下碗跟了出去。她一出去,冷风也坐不住了。于是整个饭桌上就剩了白墨妍一人。

    想了想,白墨妍索性也跟了出去。

    有热闹可看啊,为什么不看?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房门,下了楼,客栈的大门前,早就围了一圈的人。

    个个人高马大,毛色粗糙,身上围着各种毛皮做的衣服,裹得跟个不倒翁似的,一看就是地道的漠北人。

    再看他们,细皮嫩肉的,虽然身上也穿得厚厚的御寒衣服,但一眼就知道,他们不是本地人。

    “滚!若再敢纠缠不休,爷当场宰了你!”

    忽然,一声低怒的叫吼在人群中响起,似乎是冷希发了大怒。

    连曦儿一怔,看向冷风。冷风垂眸,不敢看向自家主子,而是赶紧上前将围观的人群清了一条路出来。

    连曦儿缓缓上前,便看到冷希正一脸森寒的咬着牙,怒视着眼前一个瘦瘦高高身穿单薄道服的道士。

    头上虽然做道士打扮,但手里,却是正提着一个一只烧鸡,正啃得满嘴流油。

    心中一动,忽然想起,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哟哟哟!施主不要生气啊,贫道我也没说别的,我只是想见尊夫人一面,这难度怎么就这么大呢?”

    一见连曦儿走进来,那道士眼睛一亮,说话更大声了一些。冷希气极,转身看到连曦儿,大步走过去,一把拉起她的手:“曦儿!一个疯子而已!我们走!”

    脚步沉重却又透着份说不出的慌乱,好像身后的那个酒肉道士似乎是什么瘟神一般。

    连曦儿脚步不稳的被他拉着踉跄了两步,终于站稳,道:“相公,那道爷居然要见我,想必是有什么要紧事吧?”

    轻轻拍拍他的手,示意稍安勿燥。心中却是大奇,这究竟是什么事,惹得相公要发这么大的火?

    冷希脸色难看,气得呼哧直喘粗气。冷雨一脸激愤的道:“夫人,你是不知。刚刚冷风说他口出狂言,那根本就是抬举了他。他根本就狗屁不如!”

    说着话,又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那道士刚好拿着烧鸡晃悠过来,立时便大惊小怪的叫着:“哟哟哟!你这后生好不讲理!这地方是你家的么?贫道我走个路都要被人欺负着?”

    又举着烧鸡招呼着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贫道我只不过想结个善缘而已,就要被人这般的欺负,这天底下,还有没有道理了?”

    话落,顿时周围一阵怒叫声:“不许欺负道士!”

    “不许随便欺负人!”

    “有银子了不起吗?”

    “就是......”

    “打他!打他.......”

    ........

    连曦儿一脸难看的苦笑着,都说漠北民风憨厚,也相当的彪悍,爱打抱不平。这不成想,刚来就见识到了。

    还真是......彪悍的让她无法招架。

    冷希更是气得浑身直哆嗦,指着那道士一声厉喝:“你胡说!分明就是你要肖想爷的夫人在前,这会还敢胡言乱语?”

    这真真是气死他了!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就凭他一个出家的道士也敢来肖想他的曦儿?真是瞎了眼了!

    身一动,便要动手。连曦儿眼疾手快的拉住他,摇头:“相公,不可!”

    “为什么不可?”

    冷希心下一沉,冷道:“难道你还真的想要跟了这臭道士离开?”

    他不许,不准!她是他的女人,她这辈子休想要离开他!

    连曦儿哭笑不得:“相公,你想什么呢?慢着这位道爷是出家人,便他不是出家人,曦儿又怎会舍了相公,跟了别人?”

    无奈的白他一眼,平时这人的脑子挺好使的,怎么这么就硬是糊涂了呢?

    冷希一怔,冷意去了几分,疑惑道:“那为什么拦着我?”

    连曦儿无语:“你觉得在客栈门前大开杀戒的杀人,合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