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偷偷许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3031字

    慢说周围这么多性情彪悍的漠北乡民,便就是在没入漠北之前,能随便杀人么?

    视线缓缓的扫过一干乡民,连曦儿眉眼弯弯的轻道,“各位乡亲,这位道爷是小妇人的朋友,刚刚也只不过是个误会,还请都散了吧。”

    轻轻的躬身一礼,表示歉意。

    今天的事,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

    冷希原本的火已消了些,这会见她居然亲口承认是这臭道士的朋友,立时又恼了:“曦儿......”

    话刚出口,连曦儿冷冷扫过一眼,冷希立时住嘴,面色既怒又委屈,但再也不敢开口了。

    冷风几人在一边看着目瞪口呆,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夫人降主子爷,那是一降一个准。

    “嗯嗯嗯!不错不错!还是姑娘明大事理。既然如此,那也不介意贫道再上去化个缘吧?”

    须臾,人群散去,道士却没走,手里的烧鸡已经吃完,这会将骨头随便一扔,双手在身上蹭了蹭,大摇大摆的就往客栈楼上走去。

    冷希脸色登时发黑,但却不敢再乱开口。

    连曦儿抿唇一笑:“相遇便是有缘。道爷,请楼上坐。”

    跟冷希相比,她倒是更好奇,这道士死活非要见她,到底是为的什么?

    于是,一行几人,除了连曦儿,均都脸色各异,心有所思。

    白墨妍却是心情大好,跟在后面偷偷的乐:“嘿嘿!这女人,居然连道士也要GOU引么?”话落,惹来了冷雨杀眼一枚,吐了吐舌头,不敢再乱说,也乖乖的跟了上去。

    “贫道逍遥子,师承小天山。这会得遇夫人,却是天大的善缘。”

    毫不禁忌的吃饱喝足之后,逍遥子将嘴一抹,眼睛贼贼的一转,开始大说特说。

    “呵!原来是逍遥子大师,幸会,幸会。却不知,这会来寻小妇人,是什么样天大的善缘?”

    连曦儿一脸微笑的坐在他对面,徐徐的说着。她身边的冷希,闻言却是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招摇撞骗!也不过是为了图得一时口腹之欲!”

    冷雨也一脸鄙夷的点点头。这人,一看就是个酒肉道士,还真个“逍遥子”这般的名号,也真够无耻的。

    小翠体贴的为自己小姐倒了杯开水:“小姐,你身子不舒服,少说一会,茶就不要喝了。”

    却是对于逍遥子渴求的白眼,一概无视。

    哼!

    姑爷看他不顺眼,她更看不顺眼。虽然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看姑爷发这么大的怒,肯定事不小。

    “哎!同人不同命啊!”

    白墨妍在一边凉凉的扇风点火。她是越看这道士越喜欢。冷哥哥刚才不是说什么“肖想”的问题么?最后这叫逍遥子的道士能将那个碍眼的女人领走!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死人!”

    冷雨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恶毒的骂着她。

    心想这女人怎么就这么的欠?惹了主子爷不高兴,能给她好果子吃么?

    果然,冷希一脸冰寒望过,冷冷道:“冷雨,把她给爷扔出去!再敢多说一句,腿脚打折!”

    “是,爷!”

    冷雨立即应声,毫无折扣的执行着冷希的命令,提起白墨妍真的就从楼上窗口给扔了出去。顺便招呼了冷风小翠离开了房间,去门外侯着。

    接下来,是要谈正事的时候了吧?他们还是不要在眼前的好。

    耳听着白墨妍的痛呼声,连曦儿古怪的抽了抽嘴角,不予理睬。

    心里想着,这主仆俩.......还真是一样的性子。那样的大美女,也是说扔就能扔得出手的?

    “哼!除了你,爷谁都不要!”

    冷希猜出了她的心思,又一声低哼,手臂霸道的圈在她柔软的腰间,咬牙道:“若不是看在凌霜的面上,她会直接被卖入清楼!”

    连曦儿无语:“相公.......”

    冷希低头,霸道的吻她一记:“不许反对!不准离开!”

    牢牢的将她锁在怀里,挑衅的目光直视逍遥子:“大师,你吃也吃饱了,看也看够了,接下来,是不是要说正事了?”

    连曦儿顿时脸红:“相公.......”

    冷希将她的头往下一按,不许她再看别人。眼睛瞪着逍遥子,恶狠狠的道:“说!”

    哼!

    若敢有一句废话!他绝对揍得他爹娘都认不出来!

    逍遥子顿时乐了:“哟!这位施主,您看您这么凶巴巴的,又一副杀人的样,贫道我怎么敢说呢?”

    饶有兴趣的一双眼睛,则是上下眨动着,不停的看着两人,那里有半点害怕的意思?

    冷希顿时大怒,连曦儿则在他的怀里,“噗!”的一声笑,抬起头来。

    “原来是你,疯道爷。多年不见,差点就认不出来了呢。”

    她开心的说着,从冷希的怀里起身,亲自去为逍遥子倒了杯茶过来。冷希不满了:“曦儿。”

    她笑笑回头:“相公,没关系的。我小的时候,他帮我治过脸。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都快认不出他来了。”

    安抚了男人的怒气,连曦儿又转头招呼着逍遥子:“疯道爷,我好奇怪呢。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会到了漠北这边来了?还变得........呵,曦儿差点就认不出来了呢。”

    一边说着,一边又淘气的伸手去揪他衣服上挂着的兽骨什么的,一如小时候般的淘气。

    “曦儿!”

    冷希冷着脸,不满的上前,一把拉过她的手,带到着她从到自己怀里。

    “曦儿,除了我,别的男人,你一个也不许碰!”

    恶狠狠的双眼直视着那个笑得很无良的黑心道士,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的曦儿很小白兔。至于那只,就是一活脱脱的垂涎他家小白免的大灰狼!

    连曦儿有点受不了了:“相公,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敏感?”

    道士的醋他也吃,这还有完没了?

    冷希顿时委屈:“曦儿,你是我的一个人的。我不许你眼里有别人!”

    连曦儿忍不住好笑:“相公,疯道爷在我小时候帮我治过病的,你说,我眼里有没有他?”

    歪着脑袋看他,怎么才发现自家的相公男人这么小气,又这么可爱?

    慢说他是个道士,就算他不是个道士,她连曦儿会对那样大年纪的怪叔叔有想法吗?

    这么一说,冷希也顿时想明白了,但仍是一脸的臭:“不行!就算他岁数大得能入土为安了,我也不许你跟他那么亲近!”

    霸道的下着决定,连曦儿第一次对他觉得办法。

    逍遥子则是猛翻着白眼,难得被他给气倒了:“你这混蛋臭小子,怎么说话来着?有你这么咒我老人家的么?”

    冷希看也不看他:“老而不死是为妖!”

    逍遥子立时反唇相讥:“连媳妇都留不住的人,不是男人!”

    冷希脸色登时发黑,逍遥子得意洋洋。连曦儿左右看看,只觉得头大。

    “相公!你乖乖给我坐一边,没我允许,不许说话!疯道爷,你不许再欺负我相公,要不然曦儿会生气!”

    一人各打一棒子,不偏不倚,连曦儿揉着脑袋将一脸发黑的冷希踢出去。然后又带着逍遥子坐到一边,满心的无奈。

    “疯道爷,事隔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个心性!能不能不再要逗弄曦儿了?”

    想起她小时候,他就爱逗她,这会都十几年过去了,还是这么爱逗她。

    “哈哈哈!好好!曦儿说不逗,那就不逗!只不过,曦儿好记性呢,那会贫道帮着你治病时,你还很小很小吧?这记忆力,倒是挺不错的。”

    见她一脸的无奈,逍遥子不禁大乐,转嘴又提起往事,连曦儿忍不住心跳。急忙道,“疯道爷,小孩子的记忆力当然好了!”

    示意他不要再多说,她这打出娘胎便天生带着的记忆力,相公却是不知道的。要不然,会不会把她当成妖怪来看?

    那边的冷希听得一头的雾水,一个记忆力而已,有什么值得商谈的?却转眼又看自家娘子跟一个破烂的臭道士谈得那么投机,不觉这心里又冒了酸泡泡。

    逍遥子大笑,为这可爱的一对夫妻,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玩。

    连曦儿无奈,“疯道爷,过去的事不用再提。却不知疯道爷此次怎么会在漠河?又怎知曦儿也在这里?”

    说着,向冷希看去一眼,这个问题大概也是他正想知道的。

    果然,冷希一脸正襟危坐的侧耳听着,连曦儿一笑,将眼神收了回来,却见逍遥子竟是一脸的为难,望着连曦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疯道爷,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

    连曦儿顿觉不妙的问着。她总觉得逍遥子这副模样,跟刚刚冷风那脸差不多的纠结。

    逍遥子摸着鼻子苦笑:“曦儿,道爷一身神通,能掐会算,知道你会来这里,自然算不得什么秘密。不过,你要问道爷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还真问到了正事上........”

    “话说当年,我替你治脸,无力而去,这些年便一直心系着这事。然后,好容易寻到冰山雪莲的踪影,便一直想着要得到手。可你也知道,这冰山雪莲是何等的贵重?千年植被,千年开花,凡人能有一株便如获至宝,又哪肯让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