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生不同衾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0:18本章字数:2945字

     话到这里,逍遥子一改平日的狂颠之相,只剩满脸的苦笑。

    连曦儿抿唇不语,冷希则是急急的追问:“那后来呢?”事关他家曦儿的脸,他这会倒也不再嫌弃这逍遥子了。

    没想到,逍遥子却将眼儿一斜,不屑的道:“后来?后来的事跟你没关系!”

    大袖一甩,桌上的汤汤水水扑了出来,顺着力道就向着冷希扑了过去。

    连曦儿一声低呼,冷希飞身躲开,眼睁睁看着他刚刚就坐的椅子沾满了一层油油的污渍,顿时就气急。

    “来来来,曦儿,我们接着说。”

    不待冷希发怒,逍遥子已经手拉了连曦儿亲亲热热的又说了起来,冷希咬牙,想到刚刚曦儿的警告,只得站到一边听着。

    逍遥子暗笑,连曦儿无语,便听他又开始说道:“后来,贫道迫不得已,跟那手持雪莲之人打了一架,赢了,我拿走,输了.......我便答应他一个条件。”

    “那,赢了还是输了?”连曦儿插了一句。

    “我没赢!”

    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三个字,那个奸诈无比的老家伙,他哪怕输死了,也绝不会说“输”这个字。

    闻言,连曦儿忍不住轻笑:“以你的身手还会输给他,那人,很强吧?”

    她可以想想,当时是一种什么场面。疯道爷虽然看着很是狂颠,但正事上却是绝不含糊的。而一想到,他居然会输给了那人,想必脸色一定很好看。

    “哼!你个没良心的死丫头,还居然敢笑?道爷要不是为了你,能受这十几年苦?”

    逍遥子恶狠狠的瞪着她,可惜他越瞪连曦儿就笑得越厉害,最后索性也不瞪了,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

    直到连曦儿笑够了,才乖巧的哄着他:“疯道爷,好道爷。曦儿错了,曦儿不笑了好不好?”

    软声软语的求着他,直把逍遥子求得心花怒放,把冷希给求得脸赛了锅底黑。

    “曦儿!”

    他忍不住又叫着,连曦儿向他看去一眼,立时便转了脸,苦巴巴的道:“曦儿,你干嘛要求他?”

    要求,也是求他这个做相公的好不好?那样软语依侬的,凭什么要给别的男人听去了?就算是个道士也不行!

    “那后来呢?你答应了那人什么条件?”

    连曦儿不理冷希,又往下接着问。逍遥子先是脸色一喜,然后便是一脸的心虚。

    “呃,这个这个......曦儿,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逍遥子心虚的提前打着预防。

    “嗯。”连曦儿点头答应,面色平淡,看不出什么别的情绪来。

    逍遥子仔细观察了后,这才又小心的道:“也......也没什么条件,就是,就是我答应他,将你许给他儿子为妻,他答应我入小天山学道,我.......”

    吞吞吐吐刚说到这里,忽觉一股暴怒的杀气从身后袭来,他一惊,急忙跳开,叫道:“喂!你真敢杀人啊!”

    “哼!杀人?爷我现在屠城的心都有了!”冷希一脸铁青,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怒骂道:“你这该死的狗屁倒灶的臭道士,怪不得你敢肖想爷的曦儿,原来你是早打好了主意的!”

    话里,桌上还没收走的盘盘盏盏朝着他就飞过来,冷希真是气急了,这种打法都上来了,简直泼妇嘛!

    连曦儿才不管这些。

    现在,她也生气了,绝对不当和事佬!怎么可以为了一朵花,就把她给卖了?这回疯道爷做的事,可真不地道!

    于是,在冷希怒骂逍遥子的空档,她往屋角里躲了躲,冷眼看着不停打斗的两人,觉得自己的眼前阵阵发黑,发晕.......

    “嗵!”

    正在打斗的两人,被这忽然的一声吓了一跳。

    同时一回头,连曦儿软软的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朦胧中,连曦儿飘飘荡荡的似乎又回到了天庭。

    王母娘娘尊贵如常,慈祥而又圣洁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怜意:“百合,人间数十年,你可知错?”

    连曦儿缓缓飘落,耳听王母发问,急忙下拜:“娘娘,百合知错,求娘娘开恩。”

    以头触地,重重的磕下,想到这些年的清苦,嗓音不由自主的哽咽了。

    王母一叹,也有些不忍:“罢了!百合,你既已知错,这些年的惩罚也就够了。即日起,你便回归天庭吧。继续掌管百合园,本宫也不再追究之前过错。但之后,却是再不能贪图便宜,心生不正。百合,你可做到?”

    连曦儿一怔:“即日.......便要回归么?”

    眼前却下意识的飘过冷希的那张脸,或冷的,或寒的,或怒的,或笑的,或宠她,或求她,或想着要逗她高兴的,或求着她不要离开的.......忍不住,便心里一痛,重重的吸了口气。

    她真的,要抛下他独自一人,而回归天庭么?她真的能做得到吗?想到他这些日子对于她的好,对于她无微不至的爱,对于她哪怕是再小的事情,他也会当成天大的事来看,尤其是万里迢迢的跑到漠北要为她求冰山雪莲......她的心,怎么也就硬不起来。

    下意识的摇着头,终是一咬牙,呜咽伏地:“娘娘......百合,不愿。”

    话落,王母玉颜大怒,连曦儿只觉巨大的压力忽然袭至,一口心血溢出,却是死死的咬紧牙关,用力的撑受着。

    她爱那个男人,哪怕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回到他身边去!

    他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他!

    这一切,高座上王母看得分明,终是慈悲开恩,半晌,撤回了神通,无奈道:“罢了罢了!你们四人,个个都尘缘未尽,本宫也不强求。你走吧,等了过这一世的尘缘之后,再回来也不迟!”

    话落,玉手轻扬,却是连最后看她一眼都不肯。

    “谢娘娘!”

    连曦儿顿时大喜,磕头跪拜。却半晌,不见动静。再抬头,王母已经不见了踪影。

    心下明白,这大概是王母终于同意了她,便又重重的向着王母离去的方向,磕了几个响头,这才转身,又往回走。

    可是,又怎么才能回去呢?眼望着身前白茫茫一片,来的时候,大概是属于灵魂出窍的,可现在要再重新回去......她苦恼的想着,要怎么做呢?

    且不说连曦儿的魂魄在天庭纠结,人世间的漠北漠河,冷希一行已经乱成了一团。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连曦儿这次魂飞天外,虽然说时间不长,于她来说最多也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但地上,却已经有了十几天了。

    这十几天里,连曦儿的肉身一直静静的躺在床上,没有心跳,没有呼吸,脸色惨白,唇色暗淡,一点活人的生理特症都没有。

    而这其间,若不是她突然的吐出一口鲜血,冷希几乎就要崩溃了。

    他一直是坚信曦儿不会死的,他这才找回她多久?她怎么就这么舍得离开他呢?

    曦儿,曦儿,可是,假若你不想离开的话,你为什么就是不肯醒来呢?

    冷希一脸憔悴的守着她,这十几天里,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半步。甚至连吃饭喝水都要守着她。生怕她第一眼睁开时,看不到他会着急,所以,这些天里,他不敢懈怠半分。甚至连睡觉都是在实在撑不住的时候,才肯靠着她的床头睡一会,然后,便很快又会醒来。

    这十几天来,冷希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大圈。平日里风流俊洒的容颜,此时却是满脸的沧桑,胡子都出来了。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似的,眼里流露出的绝望,让人不忍去看。

    门响了,小翠端了饭菜进来,红着眼睛看着床上的小姐,床边的姑爷,哽咽着劝道:“姑爷,先吃点东西吧。要不然,等小姐醒来时,一定会生你气的。小姐一定也会责怪小翠没有将姑爷照顾好的。”

    香喷喷的饭菜端上了桌,小翠流着泪放下,冷希头也不抬,只管一直盯着连曦儿那张摘去面具的绝世丑颜,眼睛里是执拗的坚持。

    “不!我不会离开她的!只要曦儿一日不醒,我便要一日守着她。”

    手按着胸口处,那里贴身装着曦儿的人皮面具。这些天来,为了方便照顾她,给她擦脸,擦手,她的脸,也因此便不需要戴这个了。

    在他的面前,她不需要用什么面具来遮丑。因为,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在他的眼里,都是天仙般的美。

    小翠看着,忍不住哭了:“呜呜呜!姑爷......今天都第二十天了,小姐怎么还不信?是不是小姐她.......”

    “不许胡说!你家小姐好好的!你看她,好好的躺在床上,身上也是热乎乎的,她怎么可能会有事?”

    冷希低吼着打断她,却好像是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一般,慌慌的抓起她的手,紧紧的贴着自己脸,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啪啪的往下掉。

    男儿有泪不轻弹,爱到深处便是恨。

    这会,他是真的有些恨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