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再次看到光头党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5本章字数:3740字

    李建正在掏钱,猛然听到一个少女惊喜的声音,连忙抬头一看。

    “周瑶!”

    这位漂亮的女孩子,就是自己从阿穆尔州光头党手里救下的那个,名字叫周瑶。当时周瑶的父母已经遇难,周瑶无处可去,李建资助来到R国的首都,投奔她的一个同学。

    云梅看到了周瑶,也是惊奇不已。

    “云梅姐姐!”

    周瑶一眼看到了东方云梅,眼睛一红,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般,扑在云梅的怀里,眼泪流了下来。

    云梅轻轻地拍着周瑶的肩膀,轻声道:“周瑶,姐姐在这儿,别怕!”

    周瑶一听云梅这样说,顿时抽泣起来,肩头抖动得更加厉害。

    “你好,李大哥,我叫赵旭,经常听周瑶念叨你,谢谢你救了她。”那个年轻的小伙子看着李建和云梅,大方地伸出手来。

    “你好,赵旭。”

    李建握住赵旭的手,看着眼前这个不错的小伙子,轻声地问道:“生意还可以吗?”

    赵旭脸色一红,看了一眼还在哭泣的周瑶,脸色有点苦涩,小声道:“一般。”

    这时候,周瑶的情绪平静下来,抱住云梅的胳膊轻声道:“云梅姐姐,你们怎么来这里了?你们不是在阿穆尔州吗?”

    云梅伸手擦去周瑶脸上的泪珠道:“阿穆尔州的任务完成了,我们回到了凯特石油公司的总部,周瑶,生意还行吗?”

    周瑶摇了摇头,小声道:“R国人既需要中国的廉价日用品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又很排斥欺压中国人,政府的税收极重,再加上光头党的保护费,剩下的只够吃饭的。”

    赵旭看了周瑶一眼道:“周瑶,收拾一下,我们收摊吧,让李大哥和云梅姐姐到我们那里坐坐,我们好好地感谢他们一下。”

    “好的。”

    周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着李建道:“李大哥、云梅姐姐,我想和你们说会话,到我们那里坐一下好吗?”

    李建看了一眼云梅,点点头,微笑着道:“好呀。”

    “快跑呀!光头党来了!”

    李建的话音未落,一个神色慌张、面色憔悴的中国人快速地跑来。

    所有的小商贩一听这种声音,就像当年中国老百姓听说日本鬼子进村一样,瞬间就炸了营,每个人都慌乱地收拾着自己的货物。

    “周瑶,快收拾东西,光头党来了。”

    周瑶和赵旭快速地收拾着老北京糖葫芦的摊子。

    李建和云梅看着这些亡命一般逃跑的小商小贩,内心如同针扎一般的难受,这就是来R国做生意的中国人吗?他们的处境这样艰难吗?

    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光头党早已如同恶狼一般冲过来,土匪一般抢夺着中国人的货物,后面几个人大声呵斥着开商店的中国人,强行收保护费。

    周瑶和赵旭没能及时跑掉,被三个凶神恶煞的光头党拦住,一个挥舞着一根铁棍,长得极其凶恶的光头党,两只血红暴力的熊眼死死地盯着周瑶,用生硬的中国话吼道:“中国人,三千块,马上拿来!”

    赵旭一听,脸色一阵苍白,连忙挡在周瑶的前面道:“我们刚开始做这个生意,没有这么多钱呀。”

    那个手拿铁棍的光头党一听赵旭没有钱,顿时大声骂道:“没有钱就砸烂你们的东西。”不由分说,挥舞着铁棍狠狠地砸向周瑶他们摊位的所有东西。

    这个小摊位,是周瑶花尽了自己所有的钱才做好的,刚开始卖了三天糖葫芦,如果被这个光头党砸烂了,以后的生活就没有保障了。

    “不!”周瑶一声尖叫,扑在自己的摊位上,护住了摊位上所有的东西。那个光头党脸色变得极其狰狞,大声骂着:“快滚,再不滚,老子打死你!”

    这个光头党手中的铁棍根本没有停顿,狠狠地砸向周瑶的后背。赵旭一见,一下子扑在周瑶身上,大声道:“不许打人。”

    后面的两个光头党,哈哈狂笑道:“打的就是你们。”

    说话间,三根铁棍狠狠地砸向赵旭的后脑和后背。

    这几句猖狂的话早已让东方云梅怒火中烧,她再也忍不住冲向前去,砰砰砰,三拳打在三个人丑恶的脸上。

    “啊!”“啊!”“啊!”

    三声凄厉的惨叫传来,三个长得如同狗熊一般的光头党壮汉惨叫着飞了出去,砸在一堆脏雪之中,摔了个狗啃泥。

    附近的所有中国人看到这三个光头党竟然被一个漂亮的中国小丫头三拳砸飞,顿时掌声如雷,纷纷大叫道:“打得好,打得好,打死这三个王八蛋。”

    在场的很多中国人趁机发泄着自己的愤恨,酒瓶、瓦块和碎砖如同雨点一般砸向三人。这三人平时哪里有人敢惹?现在竟然让一个中国小丫头一拳放倒,顿时恼羞成怒,连忙爬起来,拾起地上的铁棍,嗷嗷叫着扑了过来,三根铁棍发出厉啸同时砸向云梅。

    人们一看顿时都为云梅暗暗担心。

    李建一声冷哼,一步跨到云梅面前,一掌劈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李建的手掌一下劈在一个人的铁棍上,铁棍被打成弓形,弯曲的铁棍瞬间打在这个光头党的胸口。

    “啊!”

    那人一声惨叫,肥胖的身子喷着一溜污血,狠狠地砸在地上,一下子晕了过去。另外两个光头党一看对方竟然一掌把那根铁棍打弯,而且把同伴打飞好几米,一下子吓得呆呆地愣在原地。但李建知道,绝对不能放过他们,否则,自己走后,他们照样祸害我们中国人。

    李建一掌一个,再次把其余两人劈飞。

    “好呀,打得好,打死这些害人的王八蛋。”

    这三掌李建都在其中藏了暗劲,每道暗劲在十天后发作,这三个人,最多活半年。

    后面几个正在收保护费的光头党大汉一看到自己的人被打倒三个,纷纷抽出怀里的砍刀,冲了过来。

    李建不退反进,快速地冲了过去。

    “砰砰砰!”

    一阵爆响,光头党惨叫着,喷着污血,全部被打翻在地。

    周瑶和赵旭两人眼里露出极其敬佩的神情,看着李建和云梅。

    “你们是谁?为什么打我的手下?”

    一个身材高大、满脸横肉,长着一双恶狼一般眼睛的中年人,阴森森地盯着李建。

    “以后不允许再向中国人收取保护费,否则,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李建说完,猛然放出股股滔天的强大气势和恐怖的威压,如同一股龙卷风暴,狠狠地压向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一听李建的话,顿时暴怒至极,刚想说话,却见前面这个中国人猛然变得极其可怕,一种让自己毛骨悚然的气势和浓烈的杀机,如同一道锐利的刀锋当面劈来。

    “呜!”

    中年人发出一声闷哼,身形不自觉倒退数步,嘴角露出一丝血迹,本来如同恶魔一般的暴戾眼睛,顿时露出恐惧的神情,冷汗刷的一下把后背的衣服湿透。

    “你……你……你是谁?”

    那个中年人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是一名中国人,再欺负中国商人,我就杀光你们。”

    李建说完话,一掌劈在他的前胸。这个家伙惨叫着飞出了五米开外。

    从地上爬起来的所有光头党连忙扶起那个中年头目,狼狈逃窜。

    整条街的中国人沸腾了,人们欢呼着、跳跃着。今天终于有人给中国人出了一口气。

    周瑶和赵旭收拾好摊位,用一个大袋子把所有的东西都装好,和李建云梅快速地离开了那条道街,走了很长时间,终于来到一片平民区。

    李建的心脏剧烈地抽搐着,这片平民小区简直就是难民营,即使是大冬天也有阵阵恶臭不断传来。拥挤的小胡同到处堆满杂物和垃圾,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

    周瑶和赵旭就住在这里吗?苦了这两个孩子。

    终于周瑶和赵旭来到一个小院子,小院子里亮着灯,一座三层的破旧小楼在寒风中矗立着。

    “赵旭,你这个月的房租到期了,我都问你要了几次了,如果再不给,我就把你的东西扔到大街上去。”

    一个肥胖的R国女人,叉着水桶一般的粗腰,恶狠狠地看着赵旭,用熟练的中国话,向赵旭吼着。

    赵旭和周瑶连房租都交不起。

    云梅心里一阵难受,看着那个让人恶心的胖女人道:“赵旭的房租多少钱?”

    那个胖女人看着穿着得体的云梅,一声冷哼道:“一千人民币。”

    周瑶小声道:“不是八百吗?”

    那个胖女人一听,顿时暴跳如雷,大吼道:“你的房租都超期六七天了。”

    胖女人一声大吼,吓得周瑶连忙躲到赵旭的身后。

    云梅抽出一千块钱,扔给那个胖女人,拉着周瑶走进了院子。

    周瑶和赵旭两人租了一间房子,房间内虽然冰冷得如同冰窖一般,但收拾得极为干净,几乎一尘不染。

    “李大哥、梅姐姐,快坐下,天太冷,我给你们下一碗面吃吧。”

    周瑶刚一进屋便快速地打开天然气炉子,房间内顿时温暖起来。

    “周瑶,不用了,我们吃过晚饭了。”

    云梅拉住周瑶,轻轻地握住周瑶冰凉的小手。

    “周瑶,我看这个小生意,你们不能再干了,怕光头党以后会报复你们,我给你们找一份工作吧。”李建看着周瑶和赵旭道。

    赵旭和周瑶顿时高兴万分,看着李建道:“谢谢李大哥,我们本来打算挣够我们的路费就回国,不再来R国做生意了。可没想到,去了税收和给光头党的保护费,剩下的还不够吃饭的。”赵旭苦涩地道。

    “想家了吗?”

    赵旭点点头。

    周瑶看着李建道:“我们不想再在R国待了。这个国家并不适合我们中国人,我和赵旭挣够了路费就会回国找工作,以后再也不来这个冰冷的国家了。”

    李建看着这两个刚刚二十岁的孩子,心里一痛,看着周瑶道:“你们回国后,准备在哪里找工作?”

    “我有个小姨在北京,我们去找我小姨。”

    李建看了一眼云梅,心里一动,从怀里掏出一支笔,在一张纸上把孙鹏飞在北京珠宝城的地址和电话写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周瑶道:“周瑶、赵旭,既然你们不打算再待在R国,我给你们在北京找一份工作。你们到北京后,就按照这个地址,打这个电话,让这人给你们安排工作。”

    周瑶连忙接过李建手中的纸条一看,感动得眼泪流了出来,呜咽着道:“谢谢李大哥。”

    云梅从身上拿出一张卡和几百块钱,塞到周瑶手里道:“周瑶,这张卡里有一万块钱,给你们当路费,一会我们去订机票。”

    “云梅姐姐……呜呜……谢谢你!”

    周瑶一下子扑进云梅的怀里,呜呜地哭个不停。

    赵旭的眼睛湿润了,他没有想到,在R国能碰到李大哥、云梅姐姐这样的好人。

    李建看着赵旭道:“马上收拾东西,记住,千万不要再回来了。”

    李建的话音未落,外面顿时乱作一团,很多人在奔跑,嘭嘭的震天砸门声清晰地传来。

    “砰!”

    一声巨响,大门轰然倒塌,好几个手持武器的人冲了进来,漆黑的枪口对着李建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