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一个不留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5本章字数:4025字

    好家伙,两架武装直升机高速地从远处飞了过来,上面的刺目探照灯死死地锁住李建他们的身影。

    现在李建的处境十分危险,两架武装直升机的高射灯让李建的位置暴露出来,成为所有人的枪靶子。

    李建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又不能杀了威廉斯。

    直升机上的警察局局长克莱斯,手里端着一支带有高倍红外瞄准镜的狙击步枪,瞬间就瞄准了李建。

    他知道,泰科斯就是要自己干掉这四个中国人。现在,只要干掉这四个中国人,一百万美元就能到手。彼得几个真是饭桶,手里有枪,竟然还让对方跑了,岂有此理。克莱斯瞄准镜的十字线刹那间锁定了李建的眉心,狞笑着扣动了扳机。

    就在他扣动扳机的同时,李建手里猛然抛出一物,砰的一声炸响,那个东西猛然爆开,一团密不透风的浓烈烟雾瞬间弥漫在十几米的范围之内。

    “砰!”

    克莱斯狙击步枪的子弹打进了浓雾之中。

    李建低声喝道:“快走。”

    李建和云梅拉着周瑶赵旭,快速地向前跑去。

    周瑶和赵旭两人还没有从惊吓中清醒过来。李大哥竟然能长出两个巨大而透明的翅膀飞在空中,这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简直就以为是天方夜谭。太不可思议了。

    李建四人转眼冲出了那个胡同。

    李建的越野在高速地向这里驶来,但在一千米外的一个路口,遇到了麻烦。

    这个路口有警察在设卡检查过往的车辆,当警察看到一辆越野车开过来后,连忙示意这辆车停下,接受检查。

    越野车在电脑自动控制下,慢慢地开了过来,当两个警察伸头向里面看,示意司机打开车门接受检查的时候,只惊得目瞪口呆。

    车内的驾驶室空无一人,只有一头雪白的狮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但方向盘、离合、刹车装置,全部自动地运行着,越野车慢慢地停下。

    我的上帝!难道是一辆幽灵越野车?这几天,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恐怖大片,里面就有一辆无人驾驶的幽灵轿车。那辆幽灵轿车每天晚上就会出现在大街上,专门猎杀成年男子,吸干他们的血液,吃掉他们的内脏。

    “幽灵呀!”

    两个警察一声惨叫,撒开两腿就跑。

    另外两个警察也看到空无一人的驾驶室里方向盘在转动,轿车加速启动,向前开去。

    “我的上帝!”

    这两个警察吓得脸色苍白,忘记了该干点什么。

    当两个警车看着那辆越野车快速离开的时候,连忙抓起话筒,大声叫道:“请求拦截,请求拦截,一辆无人驾驶、草绿色的幽灵越野车,里面还有一头雪白的狮子,自西向东开向冰莱尔社区,请求拦截!”

    那个警察声嘶力竭地喊道。

    负责这片检查的维尔克警官听到这个警察的大声呼叫,顿时暴怒不已,大声呵斥道:“比尔,你个浑蛋,胡说什么?你又喝多了?我要关你禁闭十天!”

    “哈哈,这个酒鬼在看电视吧,幽灵车?还幽灵美女呢。”

    “雪白的狮子?谁见过雪白的狮子?雪白的美女还差不多,哈哈。”

    警察们在通话器里嘲笑着比尔。

    两架直升机在空中快速地盘旋,转眼间再次发现了李建他们的身影。

    “砰砰砰!”

    暴雨一般的子弹,疯狂地射向李建他们。

    克莱斯疯狂地大叫道:“打死那四个恐怖分子,奖一千美元。”

    直升机上的警察们一听,高兴得差一点掉下去,一千美元,发财了。

    两架直升机的子弹和警察们的子弹,如同毒蛇一般,瞬间追上李建他们。

    李建一看情况危急,再次放出一枚烟幕弹。

    “砰!”

    一声巨响,十几米范围内再次被烟雾弥漫。

    还有十米就到公路口。李建看了一眼遥控器屏幕上面的越野车,越野车马上就到了。

    但两辆直升机却对着烟雾疯狂地扫射着,有几次四人差一点被子弹击中。

    李建四个人在几秒钟内跑到公路旁,越野车如同旋风一般开到。

    周瑶和赵旭看着无人驾驶的越野车高速地开过来,目瞪口呆。

    但李建和云梅拉着两人快速地钻进了越野车,高速离开这里。

    雪狮看到李建冲了进来,高兴得呜呜直叫。

    李建按下一个按钮,越野车由草绿色变成了银灰色,车的形状也在快速地变化,由越野变成一般的轿车。

    电话铃响了,李建按下接听键。

    “唐建,快过来,到北京的机票我订到了,飞机一个小时后起飞。”

    李建一听,狂喜至极,猛地加速,轿车如同利箭一般冲向飞机场。周瑶和赵旭激动得热泪盈眶,终于能回国了。

    十分钟后,轿车开到飞机场的售票大厅,伊万正在大厅外等候。

    李建带着周瑶和赵旭来到售票大厅。

    “伊万,谢谢。”

    李建一把抱住伊万,给了伊万一个熊抱。

    伊万微微笑道:“唐建,你是我的兄弟,不用谢,请把这两位的护照给我,我带着他们去拿机票。”

    “好的!”

    周瑶和赵旭拿出护照,在售票大厅里拿到机票。

    伊万的战友就在这个售票大厅里工作,而且还是负责人。伊万还有事,先离开了。

    周瑶和赵旭拿着飞机票,看着李建和云梅,禁不住泪流满面。

    周瑶一下子扑在云梅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李建看着两人:“快走吧,开始登机了,到了北京,就按照那个地址去找孙鹏飞。”

    赵旭紧紧地抱住李建,流着泪,哽咽道:“谢谢李大哥。”

    “不用谢,快走吧,免得夜长梦多。”

    李建担心的是,警察局在知道了周瑶和赵旭的身份后,进行网上追捕,那样周瑶和赵旭就不能上飞机了。

    两人快速地走向安检,进入飞机场,登上了飞机。

    看着飞机腾空而起,李建和云梅两人的心终于放下来。

    李建和云梅坐进车里,云梅看着李建道:“又是光头党,我们的同胞在R国生活得真不好呀,这些R国光头党太坏,反正今天夜里没有事,我们开着车,把R国首都的光头党全部铲除,拔掉他们的据点,打残他们,让他们不能再作恶,欺负我们的同胞,你看行吗?”

    “好,就这么办,我在那几个光头党身上暗暗地放置了监视器,我们查看一下他们的位置,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但我们要化好装,不能留下任何痕迹,雪狮不能出来,车型和颜色要不断地变换,最好把车型变换成飞碟的形状。”

    李建眼睛一亮,微笑着看着云梅道:“梅儿,高,实在是高!来奖励一下。”

    李建说完话,闪电般亲了一下云梅的嘴唇。一股滑腻香甜的感觉从嘴唇之处传来,让李建有种销魂的感觉。

    云梅羞涩地看了李建一眼,娇嗔地道:“小坏蛋,小心让人家看到了!”

    李建微微笑道:“我亲我老婆,别人看见也不怕呀,你看人家。”

    李建一指机场门口一对分别在即的金发少男少女。两人流着泪,依依不舍,忘情而热烈地亲吻着。

    “切,人家是少男少女,十七八岁的青春少年,唉,咱们?老了。”

    云梅看着两个青春靓丽的少男少女,呢喃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眼里露出羡慕的神情。李建在云梅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对青春的留恋。

    李建微微地揽住云梅的娇躯,咬着梅儿细腻白皙的耳垂,吹着气,轻声道:“羡慕人家,咱们也亲一下?”

    李建哈出来的热气和轻轻咬着耳垂的动作,让云梅的娇躯剧烈地颤抖着。

    云梅耳垂极其敏感,那种微微的痛楚和热气,让她娇羞至极,心里升起一丝涟漪。云梅禁不住娇吟一声,这种女孩子在鼻腔里的销魂娇吟,让李建的内心顿生爱意,嘴唇一下子亲在云梅柔软香甜的娇唇上。

    云梅一边回应着李建的亲吻,一边微微笑道:“小坏蛋,忘了刚刚说的任务了?”

    李建的嘴唇又亲了云梅几下,有点不舍地道:“没有忘,就是想多亲你几下。”

    “小坏蛋,没个够吗?快看看那几个光头党在什么地方落脚。”

    当时在周瑶他们那个糖葫芦摊位前,李建把监视器悄悄放在那个中年光头党头目身上。在直升机的聚光灯照射到自己的时候,李建知道,在那些警察面前自己绝不能杀人,却暗暗地把一枚监视器藏到威廉斯的身上。

    现在是收拾他们的时候了。

    李建和云梅在车里快速地准备完一切,把手表调到显示器的位置,但当李建看到手表屏幕上出现了三个亮点的时候,顿时露出惊奇的表情。

    “东条信一的特战队也来到了这个城市?”

    那第一个亮点监视器,从序号来看,应该是贺伊夏。李建在阿穆尔州凯特大酒店的房间里救下云梅的时候,那个贺伊夏被云梅一记飞刀射中颈窝,逃跑了。李建就是在那时把一枚监视器打到他身上的。

    现在贺伊夏在这里,那么和贺伊夏在一起的东条信一估计也在这座城市。

    嘿嘿,J国的特战队,阴魂不散呀,一定要找到他们,全部干掉。

    李建又看看今天放置的监视器。其中,在周瑶摊位前放置的那个监视器的位置,离这里不远,今天就先到那里看看。

    两人开着车,快速地奔向那个位置。

    脸色狰狞的奥帕坐在冰莱尔区光头党的一座别墅内,吃了医生开的药后,伤势并未见好转,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奥帕就是被李建打了一掌的那个光头党的中年头目。

    他妈的,那个中国人真厉害,六七个人全部被他一个人打成重伤,下手真狠呀。

    一阵剧烈的疼痛再次从腹部传来,疼得奥帕冷汗流了出来。

    唐建,我不会放过你的。

    奥帕看了一眼旁边的手下,阴森森地道:“所需要的武器都准备好了吗?”

    “大人,都准备好了,请您过目。”

    那个人一挥手,几个大汉抬进来两个木箱子,在奥帕的面前慢慢地打开。

    一个木箱里装满了各种型号的手枪和冲锋枪,另一个箱子装满了各种子弹,还有一箱子手雷。

    奥帕狠毒的双眼看着这些崭新的武器,狞笑着看向众人道:“所有的武器都发下去,今天后半夜,我要血洗那条街的中国人,嘿嘿嘿。”

    “是,大人,还是按老规矩吗?”一个手下十分小心地看着奥帕问道。

    奥帕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十分狰狞,如同恶魔一般,两眼透出怨毒的目光,道:“男的全部干掉,女的抢回来,卖到红灯区,抢光他们所有的财物,然后再放一把火,烧光他们,哈哈哈。”

    这个人真是恶魔转世,心肠极其歹毒。看样子,以前他已经干过多次了。之前,中国商人在那个国家无故失踪了很多,估计都是当时极其猖狂的光头党所为,当时我国的特战队都介入了。

    奥帕疯狂地大笑着,嘴角隐隐流出一丝诡异的血迹。

    “奥帕,晚上已经给你一个教训了,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歹毒,看来,今天留你不得了。”

    两个头戴金色面具的人猛然出现在奥帕的面前,凌厉的眼睛里透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凌厉杀气。

    “你……你是谁?”

    奥帕看着好像凭空出现的两个金色面具人,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是怎样进来的?外面可是有十几个人站岗。

    “嘿嘿,奥帕,今天让你死个明白,你看看我是谁!”

    一个金面人的身形如同电芒一般,瞬间来到奥帕的面前,闪电一般拿开面具,又快速地盖上。

    “你……你……是你!”

    奥帕的脸色露出极其惊恐的神情,话音未落,金色面具人一掌劈在他的咽喉之处。

    “咔嚓!”

    一声骨骼断裂的脆响,奥帕的颈骨被一掌劈断。

    在周围站岗的光头党听到动静冲进来,一眼看见自己的头儿被人一掌劈死,顿时脸色狂变,掏出怀里的手枪,对着两个面具人,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