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两亿美金的任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5本章字数:3920字

    基尔斯并不是没见过钱,但那张支票上的数字,实在是让他震惊。

    一亿美金!

    基尔斯没有动那张支票,他知道,这么巨额的佣金,这种任务绝对是极其危险的任务,弄不好,更会招致灭顶之灾。

    如果任务失败,自己死了,再多的佣金,自己一分钱都捞不到享用,命丢了,什么都随同一起消失。

    基尔斯在等,等卡门特说话。

    “这是这次任务的一半佣金,任务完成后,另一半再付。”

    杀手行接受任务的规矩,就是预付一半佣金。

    这次任务的全额佣金就是两亿美金。这个数目,对基尔斯的诱惑极大。虽然他故意做出坦然的样子,暗暗地深呼吸着,但他的嘴角微微地抽动和那种贪婪炽热的眼神,让卡门特在心里冷笑不已。

    当这项暗杀计划刚一出炉的时候,基尔斯的命运就被决定了,他这种小人物只能是被利用的一颗小棋子。两亿美金,他有命花吗?

    只要基尔斯知道了这个计划,所有参与这个计划的人,在事后,都会被灭口的,不论刺杀能否成功。

    就是卡门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属于被灭口的行列。

    两人都没有再多说话,卡门特把计划书推到了基尔斯的面前。

    基尔斯看了一眼卡门特,卡门特眼里看不出什么危险的成分。基尔斯又看了一眼那张一亿美金的支票,眼前一亮,猛然拿起计划书,打开看了起来。

    计划书一打开,就决定了基尔斯的死亡命运,但基尔斯并不知道,死神已经降临在他的头上。

    当他看完计划书的开头,两眼露出了一丝惊恐,双手哆嗦着,差一点拿不住计划书。

    刺杀中国领导人!

    基尔斯的内心剧烈地翻腾着,大脑一片空白,就连呼吸也几乎停顿了。

    刺杀中国领导人,这种事,想都不能想的,现在自己竟然参与进去了,这不是找死吗?

    卡门特看着基尔斯那种惊恐的样子,又把一个蓝皮本子打开,递到了基尔斯的面前。

    M国护照和机票。

    “任务不论能否完成,你将改变身份进入M国,成为M国公民,两亿美元,够你花几辈子的,你的后半生将无忧无虑。”

    卡门特嘿嘿地笑道。

    基尔斯的脸色变幻不停,眼光在支票、计划书和护照上来回地看了几眼,终于点点头,他知道不干也得干,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基尔斯看完计划书,把支票和护照收起来。卡门特拿起计划书,扔进了壁炉里。炽热的烈焰猛然亮起来。

    “基尔斯,你的任务已经明确,计划书你已经看完了,每个细节都要记住,这件事,只有你和参与的几个杀手知道就可以了,不要泄露出去,任何人如果泄露出去,嘿嘿……”

    卡门特的瞳孔一缩,两眼透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机。

    基尔斯和卡门特合作多年,从来没见过卡门特的杀机这样浓烈。

    两人又仔细地讨论一下细节,卡门特便回去了。

    卡门特刚走,基尔斯就收到了威廉斯死亡的消息。同时,还接到了海吉斯、希拉克死亡的消息。

    这两个消息,把基尔斯吓了一跳。

    海吉斯和希拉克的身手,基尔斯是知道的。是谁这么厉害,竟然干掉了这三个人?威廉斯可是这座城市光头党的最高首领。

    海吉斯和希拉克跟了自己好几年了,他们的死,让基尔斯极其暴怒。他吩咐手下的人调查这件事的过程,又连夜把金牌杀手榜上的第一名比尔、第二名格林找来。

    比尔是一位长着一头乱糟糟的金发,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人。这个人长得极其平常,是那种放在人群中,没有任何人能注意到的人。一双蓝褐色的眼睛,透出浑浊的目光,好像十年没睡觉的样子,一点精神都没有,就连走路都有点踉跄。

    这样的人,竟然是杀手金牌榜上的第一杀手!

    格林,和比尔长的完全不同,这个小伙子长得很漂亮。微微蜷曲的褐色头发,配上他那白皙细腻的脸蛋,和他那双湛蓝色的迷人眼睛、挺直的鼻梁,全身透出一种欧洲古老贵族的高贵气息。特别是他一身意大利名牌的白色西装,让他身上有种白马王子一般的迷人气息。

    这就是金牌杀手榜上的第二名格林。

    基尔斯看了两人一眼,沉声道:“海吉斯和希拉克死了。”

    比尔和格林两人内心受到强烈的震动,但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那两人可是金牌杀手榜上面的第三名和第四名杀手,身手极高,是谁杀了他们俩?

    比尔和格林都知道,那两个人接到的任务就是去保护威廉斯,怎么会死了?

    “是谁杀了他们?”

    格林看着基尔斯,湛蓝的眼睛猛然现出一丝凌厉的杀机。

    “现在还没有查出来,威廉斯也死了。”

    基尔斯看了两人一眼。

    死了两个高级杀手,而威廉斯这个雇主,也被别人杀死,这个任务就是失败了。

    这个时候,一个手下急匆匆地进来,轻声道:“基尔斯团长,贝克尔回来了。”

    基尔斯一听,连忙道:“让他进来。”

    基尔斯知道,贝克尔是被皮斯特请去的,说是保护皮斯特的,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见过基尔斯团长!”

    贝克尔走进来,向基尔斯鞠了一躬。

    “贝克尔,你回来了,太好了,我们接到了一个新任务,这项任务,你们三个,和我一起来完成,跟我到密室里谈吧。”

    基尔斯看了这三个手下一眼,转身按下一个按钮,会客厅的墙壁上,多出了一道暗门。

    四个人进入了密室,在沙发旁做好。基尔斯冲了三杯咖啡,端给三个人。基尔斯对手下的人极好,就像对自己的亲兄弟一般,完全没有什么团长的架子。手下的人,也很愿意为他卖命。

    基尔斯看着三个人道:“接了一个新任务,但极其冒险,佣金却很高。”

    比尔和格林一听,两人的眼睛顿时一亮,看着基尔斯,等待他的下文。

    做杀手本身就很危险,只要有佣金,再危险的事情,都能做。

    基尔斯看了三人一眼,压低声音道:“刺杀中国领导人!佣金两个亿!”

    比尔和格林一听,两人的身子一颤,眼里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眼神。但在几秒钟后,两人的眼光渐渐地变得炽热起来。

    贝克尔一听,内心猛然强烈的收缩。他的眼前出现了那个金色面具人让人毛骨悚然的闪电枪法和他的声音:我不要你任何的报答,你是杀手金牌榜上的第五名杀手,最近你们肯定会接到刺杀中国人的任务,我要你做的是,如果有这种任务,请你通知我,这是加密号码。

    天哪,那个中国人竟然能预测杀手团的任务。那人的枪法,连比尔和格林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自己参加这个刺杀任务,一定活不成。

    嘿嘿,刺杀中国领导人,这不是找死吗?

    但贝克尔知道,自己千万不能暴露出来什么,否则瞬间就会被灭口。

    比尔和格林猛然一仰脖子,喝光了杯子里的咖啡,看着基尔斯道:“这个任务值得干!”

    两人说完话,和基尔斯的目光一起转向贝克尔。

    贝克尔喝光了咖啡,伸出了手,比尔、格林和基尔斯也伸出了手,四双手按在了一起。

    基尔斯把计划跟三个人仔细地说了一遍后,看着三个人道:“这件事,绝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泄密者死。”

    基尔斯的眼里猛然爆发出凌厉的寒芒,严厉地看了三个人一眼。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基尔斯微微点头,把三部手机收了起来,道:“从现在开始,我们每个人都不能单独离开,四人吃住在一起,否则视为泄密,当场格杀。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勘察现场,找到下手点。”

    三个杀手一起点头。

    第二天上午十点,李建带着李战天等人,驱车来到R国首都机场,开始对机场出口到总统府这段距离进行仔细地勘探巡查。

    云梅快速地操作电子地图,仔细地勘探着所有的狙击点,李战天和王光全几个,仔细地观察道路两旁的地形。

    他们在这段距离反复巡查了五六遍,仔细地计算着多个可能狙击点的距离和角度以及防范措施,特别是到达各个路段的时间。

    这些勘查了的资料,全部输进了电脑里面,再进行电脑分析推演。

    当李建在一个路口停下仔细观察路况的时候,不远处的大楼前,一辆J国轿车,静静地停在一座大楼前。车内的山口百丸,正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李建的越野。

    当他的望远镜看到李建的面孔的时候,山口百丸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动着,眼里的杀气变得极其凌厉。

    唐建,我一定杀了你。

    山口百丸身后的山口百合,本来极其漂亮的脸蛋,在看到李建的那一时刻,猛烈地扭曲着。眼睛闪烁着泪花,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竟然连嘴唇都咬破。

    惠子姐姐,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山口百合,是山口惠子的亲妹妹,在接到姐姐死亡噩耗之后,山口百合也跟着山口百丸来到了R国,准备杀死李建,给姐姐报仇。

    山口百丸看了山口百合一眼道:“百合,按原计划行动,争取一击必中,我们在旁边支援你。”

    山口百合点头道:“好的,我一定要杀死这个中国人。”

    李建仔细地观察这四周的地形,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猛然一个亮点出现在手表上。这个亮点,是自己射到贝克尔身上的监视器发出的信号,贝克尔就在自己的左前方300米的地方,他们在左前方干什么?难道他们也在勘查地形,设置狙击点?但自己没有收到贝克尔的任何信息,嘿嘿,今天夜里就除掉你们。

    李建快速地上车,发动越野,准备冲向左前方。

    正在这时,一个漂亮的少女,正好站在越野车的前方。在李建的越野车刚刚启动的时候,猛然一步跨到越野车的左前方。

    李建猛打方向,向右猛转,但少女好像吓傻了一般,身形竟然也跟着向右跨了一步。

    由于地上都是冰雪,刹车根本不管用。

    “砰!”

    一声闷响,漂亮的少女被撞倒在地。

    李建一看撞到了人,连忙下车查看。那个少女嘴角流着血倒在雪地上,紧闭双眼,全身都是泥水。

    李建一步冲到少女面前,伸手去试少女的颈动脉。

    就在这时,少女的手里多出了一把手枪,对着李建的眉心就是一枪。

    这把枪出现得太突然了,而这个少女身上一点杀气都没有。

    这个距离太近了,让人怎么躲闪?

    李建毕竟是李建,当李建的手指按在少女的颈动脉的时候,那种由于愤恨紧张兴奋,动脉在剧烈跳动的感觉,让李建知道这个少女没有受伤。发现颈动脉跳动极其有力,李建就知道不好,同时一眼看到少女手里多出来一把手枪。

    李建一个奇妙的凤点头。

    “砰!”

    一声爆响,子弹擦着李建的太阳穴飞了出去,炽热的子弹,在李建左脸颊,擦开了一道血痕。天哪,李建的动作再晚一点,今天就完蛋了。

    山口百合一见自己的必杀一枪竟然没有打中这个中国人,顿时一声大叫,手枪再次对准李建的眉心,就要扣动扳机,但李建根本不给她机会,手指瞬间点在她的枪管上。

    “碰!”

    一声闷响。

    山口百合的枪管被李建一指点得变形弯曲。同时,一股庞大的力量传过来,山口百合再也握不住手枪。手枪“砰”的一声,打在山口百合的胸口上。

    正在这时,一股更加强烈的危险气息,从远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