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我是小和尚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3632字

    这时候,伊万的三辆保镖车已经冲出了大桥。就在李建的车快要冲出大桥的时候,一阵强烈的轰鸣声传来,一辆高大的铲雪车,喷射着冰渣子,如同脱缰的野马,疯狂地冲过来。

    这辆铲雪车,是卡门特亲自驾驶,如同一辆重型坦克车,发出强烈的震天轰鸣,激荡着冰碴,高高地举起雪亮而锋利的雪铲,如同一座山峰,狂野凶狠地冲了过来。

    而大桥的另一头,另一辆铲雪车同样以极高的速度冲过来。

    果然是这种恐怖的袭击方法。

    李建在电脑里,多次看到过这种恐怖的袭击方法。

    坚决不能让这辆铲雪车冲过来。自己的这辆车的力量,肯定没有铲雪车的马力大,虽然自己的车极其坚固,不怕撞击,但那个雪亮的雪铲,一下子就能把自己的车撞到桥下,掉进河里。

    后面所有的人都看到这辆铲雪车高速地冲过来,整个车队在刹那间停止。

    玛利亚和尼古拉不由得大吃一惊,一起对着通话器大叫道:“伊万,我们受到袭击了。”

    坐在最前面车里的伊万,刚刚冲出大桥,就看到那辆高大的铲雪车,如同发疯一般冲向大桥。

    伊万和所有的保镖冲下车来,对着那辆铲雪车疯狂射击,试图阻止那辆铲雪车。

    “砰砰砰!”

    火星四溅,弹头横飞,子弹打在驾驶舱的玻璃上,竟然只现出一个白点。

    天哪,铲雪车的驾驶室玻璃,竟然是防弹玻璃,这怎么可能?

    驾驶室的玻璃,已经被卡门特换成了防弹玻璃。坐在铲雪车上面的几个杀手,一看到后面的保镖冲了过来,顿时狞笑着对着保镖们开了枪。

    “砰砰砰!”

    一个保镖被打得一头栽倒在地,鲜血四溅。

    伊万快速地躲闪着,但身形如同电芒一般,冲了过去,抬手就是一枪。

    “砰!”

    这一枪正打在一个伸出头来开枪的杀手头上。

    “噗!”

    这个杀手的整个头部,轰然爆开,脑浆爆裂,污血脑浆连同碎骨肉屑喷得卡门特一脸都是。

    卡门特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脑浆污血,一股咸咸的血腥气,立刻充满着整个口腔。

    “干掉那个保镖。”

    卡门特狞笑着大叫。

    五六个杀手,手里拿着的都是最新式的MP5冲锋枪,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对准伊万就是一阵狂射。

    “砰砰砰!”

    雨一般的子弹让伊万冲不上去,这些杀手的枪械真先进呀。

    伊万的身形快速地翻滚着,躲避着子弹。

    这时候,一般的子弹根本威胁不了这辆巨大的铲雪车。

    这面的李战天和云梅他们,对准铲雪车的驾驶室,猛烈地开着枪,子弹打在防弹玻璃上,火花四溅,砰砰作响。

    卡门特嗷嗷地狂叫着,紧握方向盘,狞笑着疯狂地冲过来。

    李建看着这辆高速冲来的铲雪车,大声道:“王光全,干掉他。”

    车内的王光全,早已把那支最新式的M21狙击步枪,顶上了贫铀穿甲燃烧弹,透过射击孔,瞄准了那辆铲雪车,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沉闷的狙击步枪的爆鸣,一颗贫铀穿甲燃烧弹发出尖利的破空厉啸,打进了铲雪车的车体。

    “轰!”

    一声暴响,贫铀穿甲燃烧弹发出猛烈的爆炸,一团刺目耀眼的烈焰,腾空而起,整个桥面剧烈地抖动着,如同地震一般。

    那辆巨大的铲雪车,刹那间爆炸起火。

    车内驾驶室里的几个杀手,全身被烈焰包围,惨叫着跳下车。

    “啊……啊!”

    全身烈焰升腾的卡门特,发出凄厉绝望的惨叫,一头栽倒在地,在烈焰中猛烈地抽动着,惨叫声已经不像是人的声音。让人作呕的焦臭气,弥漫在整个桥面上。

    远处的麦克斯特一见自己精心布置的那辆铲雪车,竟然爆炸起火,炸得支离破碎,顿时心里一沉,那辆车射出的是什么子弹?竟然能把铲雪车打得爆炸起火?

    前面的伊万,看到那辆铲雪车猛烈爆炸,连忙卧倒。好家伙,唐建的那辆车,竟然能发射贫铀穿甲燃烧弹,厉害呀。

    伊万可是R国特战部队退役下来军官,什么样的武器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来比恩驾驶着铲雪车高速地冲了过来。最后面的三辆保镖车里的保镖,跳下车来,对着那辆铲雪车猛烈地射击。但子弹依然打不进驾驶室,只在玻璃上留下了很多的白点。

    “轰!”

    一声巨响,铲雪车狠狠地撞在一辆保镖车身上,巨大而锋利的铲子猛地一扬,那辆保镖车,飞出了桥栏杆,掉进河里。

    来比恩哈哈狂笑着,加速冲向第二辆保镖车。车上的杀手,猛烈地向保镖射击着。

    李建听到后面巨大的轰鸣声和密集的枪声,也看到了一辆铲雪车在疯狂地撞向第二辆保镖的车。车上的杀手,手里全是最新式的MP5冲锋枪,对着保镖们猛烈地射击着。两个保镖惨叫着,瞬间被打成恐怖的马蜂窝,强大的子弹冲击力,把保镖的尸体打得飞起来,掉进河里。

    “轰!”

    又是一声巨响,第二辆保镖的车再次被那辆铲雪车撞下桥面。

    李建猛一打方向盘,越野车原地急转,向后冲去。

    王光全的M21狙击步枪,已经死死地瞄准那辆铲雪车的驾驶室,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尖利的破空厉啸,贫铀穿甲燃烧弹高速旋转着,穿透了驾驶室的防弹玻璃,打进了来比恩的驾驶室。

    “轰!”

    一声爆响,嘶嘶爆鸣,猛烈地燃烧着,一朵刺目耀眼的蘑菇云腾空而起,照得整个天际一片雪明。

    铲雪车上所有的杀手连同来比恩被炸得粉身碎骨,顷刻间化为灰烬黑烟。

    麦克斯特两眼死死地盯着李建那辆车,嘴角剧烈地颤抖着,眼睁睁看着那辆车再次发射出穿甲弹,打爆了另一辆铲雪车。

    李建一定在那辆车里,难道他的车会变形不成?故意隐藏起来?为了能成功地刺杀中国领导人,一定要先干掉他。

    “所有的狙击手,打爆那辆轿车!”

    麦克斯特咆哮着大叫道。

    科比特,位列黄金圣殿十大狙击手中的第四。这个狙击手的性格,极其沉稳,一双眼睛如同鹰隼一般锐利,在多次执行的暗杀任务中,没有一次失手。

    科比特的狙击步枪红外瞄准镜,在刹那间就死死地瞄准了李建的越野车,瞄准镜的十字线死死地锁定住轿车油箱的位置。

    科比特在狙击轿车的时候,他最喜欢的就是一枪打在对方的油箱上。整辆轿车在瞬间猛烈爆炸,在烈焰中腾空而起,炸得支离破碎的那种震撼,让科比特瞬间能得到一种快感。

    科比特在瞄准镜里,竟然没有发现这辆车的油箱,到底在哪里?

    这辆车不会没有油箱吧,绝对不是电瓶车,电瓶车没有这么大的动力。

    “你找什么?怎么不开枪?”

    一个如同刀锋一般冷酷的声音在科比特身后响起。

    科比特吓了一跳,什么人能站在自己的身后,而没有被自己发觉?科比特反应极快,对方的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如同弹簧一般,一跃而起,手掌一翻,多出一把手枪。

    “砰!”

    在身形弹起的那一刻,手里的枪响了,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打向说话的地方。

    “砰!”

    子弹打在了墙上,发出了强烈的轰鸣。

    “嘿嘿,简直是一只臭老鼠,跳得很高,枪法不错呀。”

    那个冷酷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

    这些让科比特不由得毛骨悚然,反手又是一枪。

    “砰!”

    他这一枪的速度更是犀利快捷。

    “砰!”

    子弹打在墙上,整个房间发出震耳的轰鸣。

    “嘿嘿,不错,但在我面前,你的枪法还差得很远,就这种狗屎枪法,竟然还想暗杀我们国家的首长,真是要笑掉大牙。”

    那声音突然变得极其地凌厉如同刀锋划过玻璃一般,一股滔天的杀气在科比特身后狂涌而来。

    科比特的冷汗唰的一下湿透了后背。

    “你……你是什么人?有种的站过来。”

    虽然科比特的性格沉稳,但对方的身手太可怕了,自己竟然始终没有看到这个人?

    “嘿嘿,就你这种狙击手,竟然还能在黄金圣殿排名第四,教廷真的没有人了吧。”

    一个长相英俊儒雅的中国人,猛然出现在科比特前面不远处,手里的一把枪,对准了科比特的眉心。

    “中国人……你想干什么?”

    科比特说着话,手里的枪猛然抬起,就想扣动扳机。但萧春秋能给他机会吗?

    “砰!”

    萧春秋手里的枪响了。

    子弹高速旋转着,打进了科比特的眉心。科比特感到眉心一热,整个脑子轰的一声炸开,后脑勺旋开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脑浆碎骨连同那颗子弹,再次打进后面的墙上。

    科比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双死鱼一般的眼睛,在刹那间凸出来,用手指着萧春秋,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一头栽倒在地。他到死的时候都不相信对方竟然能打死自己。

    另一个方向埋伏的狙击手,叫图尔吉,也是黄金圣殿的成名杀手,排在科比特的后面,第五名。

    图尔吉手里的狙击步枪,和李建缴获松山树下的狙击步枪一样,都是最新式的M21,能发射贫铀穿甲燃烧弹。

    图尔吉的狙击步枪里,就是贫铀穿甲燃烧弹,弹头里面藏有先进的芯片,在射击的时候,并不需要瞄得很准,只要对准被射击的目标就可以了。

    当王光全打爆第一辆铲雪车的时候,图尔吉就知道,对方发射的是和自己一样的贫铀穿甲燃烧弹。中国人怎么会有这种刚刚研制出来的最新狙击弹头?

    图尔吉想也不想,架起狙击步枪,咔嚓一声顶上了贫铀穿甲燃烧弹,对着李建的那辆轿车,就要扣动扳机。

    猛然,一个白白胖胖的小手,在窗台下伸出来,一指点在他狙击步枪的枪管上。

    “砰!”

    一声闷响,一股强大的力量传来,手中的狙击步枪,差一点没握住,震得图尔吉的两手发麻,如同火烧一般。

    这下,把图尔吉吓了一跳,握着手里的狙击步枪,闪电一般后退。

    一个笑嘻嘻的光头小和尚,从窗外一步翻了进来。

    “你……你是谁?”

    图尔吉吃惊地看着诸葛春阳,手里的一把手枪死死地瞄准着小和尚的脑袋。

    “嘻嘻,你又是谁?鬼鬼祟祟地在这里想偷袭谁?一看你就不是个好人。”

    诸葛春阳笑嘻嘻地看着图尔吉。

    图尔吉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死死地盯着小和尚,狞笑着对小和尚扣动了扳机。

    诸葛春阳的手指一弹,一点寒芒打在图尔吉手腕上的软麻穴位上。

    “啪嗒!”手枪落在地上。

    小和尚的身形一下欺到图尔吉的面前。图尔吉连忙后退,但小和尚已经一指点到他的眉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