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再次碰到亚历山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4684字

    “云梅,小心点,别让安娜公主把李建勾走了。”

    云琪笑嘻嘻地看着东方云梅,开着玩笑。

    “不会的,琪琪,李建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男人。再说,安娜可是普鲁斯总统的女儿,李建怎么敢要她,呵呵。”

    云梅笑呵呵地道。

    “那可不一定哦,安娜公主这么漂亮,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你可要防着点。”

    云琪笑嘻嘻地道。

    “李建在我前面,他不敢怎么样的。琪琪,萧春秋可是不在你身边,你可要小心点呀,萧春秋长得那么潇洒儒雅,防止他偷吃呀。”

    云梅咯咯地笑着。

    “死丫头,说什么?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云琪刚刚洗完手,冲了过来,去哈云梅的痒。

    “嘻嘻,琪琪,老实交代,你和萧春秋那个了吗?”

    云梅看着云琪娇羞的漂亮脸庞。

    “云梅,什么那个了吗?是……”

    云琪忽然明白云梅说的那个是什么了,不由得脸色一红,娇羞之极,伸手去扭云梅的小嘴道:“死丫头,你还真敢乱说。”

    “嘻嘻,琪琪,你和萧春秋肯定那个了,要不,怎么会脸红?快老实交代,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谁先动的手,感觉如何?”

    云梅笑嘻嘻地追问道。

    “啊!羞死人了,死丫头,你再乱说?”

    云琪追着云梅跑出洗手间。

    云琪和萧春秋见面的时间太少,还没来得及办这些旖旎的事。

    “琪琪,你和萧春秋快点进行吧,我们一起举行婚礼好吗?”

    云梅看着羞涩的云琪。

    “你们要结婚了?”云琪看着云梅,心里有种很大的失落感。虽然自己现在心里有了萧春秋,但李建毕竟是自己的初恋,现在一听说李建要和云梅结婚了,心里总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就和李建回老家去见李建的父母,见过两位老人家后,我们就举行婚礼,怎么样?琪琪,咱们一块把婚礼办了吧?”

    云梅拉着云琪的小手。

    “唉,还不知道萧春秋怎么想的呢,下次见面问问吧。”

    云琪看了一眼云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嘿嘿,两个中国小妞,长得这么漂亮,做什么保镖,和我们玩玩吧,保证你们欲仙欲死,爽到极点。”

    基米尔和托尔早已在女卫生间门外等候着云梅和云琪,现在一见两位大美女出来,顿时狞笑着向前调戏。

    “基米尔、托尔,快滚开,免得惹老娘生气,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云琪一听说李建和云梅要结婚了,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又碰到这两个坏蛋,顿时怒火中烧。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云梅和云琪当然认识这两个家伙,上次在G20国峰会上,被李建揍得满地找牙,想不到在这里又碰到他们。

    云梅和云琪的容貌改变了,基米尔和托尔可不认识云梅和云琪。

    现在一听这个女人在辱骂自己,这两个家伙平时横行惯了,哪里受到过辱骂,顿时勃然大怒,狞笑着道:“老子玩玩你是看得起你,怎么?不愿意吗?……”

    “啪!”

    基米尔的话还没有说完,云琪闪电般地冲了过去,狠狠地一掌,打在基米尔的脸上。

    这记耳光打得又狠又响。

    自从云琪戴上了萧春秋送给她的那颗能量珠,她的功力明显地提升了一大截。这一记耳光打得快如闪电,电光石火,基米尔根本躲不过去,只打得基米尔眼冒金星,头晕目眩,鼻子和嘴角的鲜血狂喷而出。

    “噗!”

    基米尔感觉到嘴里有东西,连忙一吐,两颗牙齿吐了出来。

    “臭婊子,你……你竟敢打我……”

    “砰!”

    云琪没等基米尔骂完,一脚踹在基米尔的胯下。

    “嗷嗷!”

    基米尔一声惨叫,整个身形弯成一只大虾,捂着自己的胯下,惨叫着栽倒在地。

    托尔一看基米尔被这个中国女人打倒在地,顿时一声咆哮扑向云琪。

    旁边的云梅一声冷笑,左手一掌劈开托尔的拳头,右拳带着锐利的风声,狠狠打在托尔的下巴上。

    “轰!”

    托尔的身子在巨大的撞击下飞了出去,砸在一个水池子里,水花四溅。

    “不是个男人,饭桶,真不禁打。”

    云琪鄙视地看了一眼刚刚从水池子里爬起来的托尔,一脚再次把托尔踢回水池子。

    “嘿嘿,终于出了一口闷气。”

    云琪呵呵笑着看着云梅。

    “琪琪,你真厉害,你的功力进步得太快了,竟然能轻松地打趴下基米尔。”

    云梅惊奇地看着云琪。

    “呵呵,云梅你也不错,一脚就把托尔踢到水池里,哈哈,我们都有进步。”

    两人说笑着,走出洗手间。

    云琪把所有的闷气终于都发泄出去了,十分高兴。

    多琳夫人的生日宴会已经进入了尾声,人们微笑着互相道别。

    李建看着云梅和云琪两人,兴高采烈地从洗手间出来,心道,这两个丫头在洗手间干吗?这么长时间才出来。

    李建虽然在跳舞,但手下每一个人的活动,大致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免得出什么意外。

    李建和众人走出宴会大厅的时候,安娜公主追了出来,看着李建道:“唐建,你看看,我的卓娅公主已经离不开雪狮了,怎么办呀?”

    众人回头一看,果然,两只藏獒仿佛也明白分别在即,卓娅依偎在雪狮的身旁,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亲吻着雪狮的鼻子,嘴里呜呜个不停,仿佛在诉说衷肠。

    李建挠了挠头,看了安娜公主一眼,很为难。但李建知道,今天夜里还有一场惨烈的战斗,现在的雪狮不能陷入儿女情长之中。后天首长就要到了,今天夜里和明天,就要对死神杀手团、泰科斯和教廷发动攻击,生死关头呀。

    “雪狮,上车!”

    李建一声低喝。

    雪狮毫不犹豫地身形一弓,如同一道电芒,飞进越野车内。

    呜呜呜……

    卓娅公主呜咽着,修长的娇躯剧烈地颤抖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主人安娜公主,又看着雪狮的那辆越野车,呜呜地叫着。

    所有的人都被这只叫卓娅的雪白藏獒的表情感动了。

    安娜公主连忙弯下腰一把抱住卓娅,眼泪流下来了。

    “喔,卓娅公主,你喜欢雪狮是么?要不,你跟雪狮去吧。”

    安娜公主看看李建,又看看卓娅,不忍心再听卓娅那让人心碎的低吼。

    卓娅低下头,呜呜地叫着,不肯离开安娜公主,但两眼却泪汪汪地看着车窗后面的雪狮。

    “上车!”

    李建一声低喝,李战天、云梅他们快速地登上了越野车。

    雪狮自从上了越野车后再没有看卓娅一眼,它的目光中充满着坚定的神情,没有一丝的儿女情长。

    “再见,安娜公主,我们还会见面的。”

    李建看了一眼安娜,走向自己的越野车。

    安娜公主眼里包含着泪水,终于忍受不住卓娅的低鸣,泪流满面。

    “唐建,让卓娅跟雪狮走吧,可以吗?”

    李建知道,如果卓娅跟在雪狮的旁边,会分雪狮的心的,没有人能保护卓娅的安全。教廷和死神杀手团的杀手们,哪个不是神枪手?到时候反应慢一点,就会被打爆脑袋。

    “安娜公主,卓娅能否跟在雪狮身边,你要问问雪狮的意见。”

    李建看了安娜公主一眼。

    “雪狮会同意的。”

    安娜公主连忙说道。安娜公主从雪狮的眼里看出雪狮极其喜欢卓娅。整个生日宴会,贵妇人们带来了这么多的世界名犬,雪狮都没有多看一眼。整个宴会上,卓娅和雪狮一直在卿卿我我,没有分开半步。

    “卓娅,冲!”

    安娜公主终于破涕为笑,向卓娅发出了冲击的命令。

    卓娅一声欢叫,闪电一般地冲向李建的越野车。

    车门打开。

    “嗷嗷嗷!”

    雪狮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全身的鬃毛猛然炸开,露出尖利的獠牙,两眼透出冷酷的寒芒,瞬间把卓娅扑倒在地,一口咬在卓娅的脖子上,猛地一甩头。卓娅的身子飞出数米,砸在了一丛冬青之中。

    但雪狮的獠牙并没有合上。

    所有的人都被这不合情理的一幕惊呆了,雪狮怎么会下口咬自己喜欢的卓娅呢,这怎么可能?

    “啊!”安娜公主发出一声尖叫,冲向落在冬青丛中的卓娅。

    所有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怎么会这样?雪狮发疯了吗?怎么会向自己喜欢的恋人下嘴?

    只有李建明白雪狮此时的心情。雪狮也知道,自己现在要去战斗,不能有任何的分心,卓娅,原谅我吧。

    雪狮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只有冷酷的浓烈杀意,透出一种俾倪一切对手的强烈霸气。

    李建轻轻地拍了一下雪狮的脑袋,雪狮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吼,仿佛在说,主人,这就出发吧。

    “站住!你一个小小的臭保镖,竟然指使自己的下贱狗咬伤安娜公主的宠物,真是该死!”

    亚历山大脸色阴冷地从大厅里走了出来,那双蓝褐色的眼睛里闪烁着阴毒的杀意。

    亚历山大看到云梅和云琪两人在洗手间里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以后,就知道不好,基米尔和托尔肯定出事了。

    亚历山大吩咐一个保镖到洗手间看看。保镖还没有走进洗手间,基米尔和托尔两人一瘸一拐地从洗手间走出来。基米尔的鼻子和嘴角正在向外流血,脸上有一个清晰地青紫手掌印,托尔的嘴巴肿得老高,一片青紫。

    看样子,两人伤得不轻。

    亚历山大脸色一冷。不会吧,基米尔和托尔的身手自己是知道的,平常的五六个人打不过他,怎么会被人打得这样惨?难道是那两个中国女人下的手?

    “哼!”

    亚历山大看着两个饭桶,不由得狠狠地冷哼一声,真是丢人,两个壮汉竟然被两个中国女人打成这样,耻辱呀。

    这时候,宴会已经结束,亚历山大连忙安排保镖护送普鲁斯总统和多琳夫人回到自己的住处。

    所有的参加宴会的贵族们,井然有序地退场。

    “基米尔,怎么回事?”

    亚历山大的脸色极其地阴冷,死死地盯着两人。

    基米尔结结巴巴地道:“报告……队长,那两个女人太厉害了,我们竟然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打倒在地,他们肯定不是一般的保镖。”

    基米尔不敢看队长亚历山大的眼睛。

    “嘿嘿,自己是饭桶,还说中国女人厉害,真是可耻之极。”

    亚历山大看也不看基米尔两人,转过脸来,看着李建和众人走出宴会大厅,冷笑一声,走向宴会大厅的门口。

    嘿嘿,打了我的人,就想走吗?这里可是总统府,不是大马路。

    基米尔和托尔一看到亚历山大眼睛中可怕的目光,并见他走向宴会大厅门外,知道这下有好戏看了,两人连忙跟了过来。

    亚历山大看到了外面的一切,那条雪白的藏獒竟然是这个中国人的。

    当亚历山大看到那条藏獒把安娜公主的卓娅,咬了一口,并甩到一边,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正要上车的李建,猛然听到一声阴冷怨毒的冷喝及辱骂,心里顿时暴怒不已。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是谁?

    哼,不论是谁,只要辱骂自己,一定不能轻饶。

    李建安回过头来一看,不由得瞳孔暴缩,嘿嘿冷笑。

    怪不得这声音怎么这样耳熟,竟然是R国总统的保镖大队长亚历山大,曾经的手下败将。

    李建两眼透出可怕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亚历山大,一步跨到亚历山大的面前,一种凌厉的杀气夹杂着恐怖的威压压向亚历山大,冷冷地道:“你再骂一遍!”

    李战天和东方云梅一听亚历山大辱骂李建,顿时气愤之极,两眼开始冒火。

    亚历山大猛然看到,这个中国人的那双眼睛竟然透出股股强烈的杀意和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强大气势。这恐怖的强大气势,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好强大的威势,这种威势和杀意,怎么会有种熟悉的感觉?特别是那双眼睛,怎么看着像一个认识的人呢?像谁?自己一时想不起来了。

    亚历山大一看这个中国人竟然在总统府威胁自己,不由得咆哮道:“低贱的中国猪,再说一遍……”

    “啪!”

    那个中国人瞬间变得极其狂暴,猛然向前一步跨来,一掌抽向亚历山大的脸颊。

    嘿嘿,想打我耳光,你以为是谁?老子的身手,是你能打得到的吗?

    亚历山大猛然快速地躲闪,身形如同电芒一般,速度极快。同时,巨大的拳头如同一柄铜锤,狠狠地轰向李建的面门。

    李建一声冷哼,凌波迷踪步发挥到极限,一步抢进亚历山大的怀里,左手一挂,磕开亚历山大的拳头,右掌狠狠地打在亚历山大的左脸上。

    啪!这一记耳光,打得又快又狠,又脆又响。

    亚历山大根本想不到对方的掌势这样快捷,竟然没有躲开,只感觉到一股滔天的大力,狠狠地抽在脸颊上。整个脸颊如同火烧一般,顿时高高地肿起来,同时身形失去平衡,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天哪,这个中国人竟然打了普鲁斯总统的保镖队长亚历山大,而且一掌就把亚历山大打了一个跟头,这可是在总统府门前。

    伊万连忙一把拉住李建,急声道:“快走,你打的是普里斯总统的保镖大队长,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伊万连忙拉着李建快速地走向越野车。

    尼古拉和玛利亚也是目瞪口呆,唐建竟然打了亚历山大,而且一掌就把亚历山大打了个跟头,真是厉害呀。

    玛利亚连忙跑下车来,急速道:“李建,快走,一切有我和爸爸替你挡着。”

    李建看着玛利亚和跑下来的尼古拉,心想这一对父女还真不错,要是换了别人早置身事外了。

    亚历山大从地上爬起来,一声咆哮,两眼透出浓烈的杀意,恶狠狠地道:“杀了这个中国人。”

    “咔嚓咔嚓!”

    亚历山大所有的保镖都顶上了子弹,阴森森的枪口对准了李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