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恶魔比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4007字

    比尔眼睛一亮,眼里露出狂热的神采,猛地站起身来,如同酒鬼见到了好酒一般,一把抓起一支最新改进的M21狙击步枪。

    比尔过去使用过这种狙击步枪,性能极佳,但这种经过改进后的M21,他还真没有使用过。

    每一支狙击步枪旁边,都有一盒散发出浓烈杀气的穿甲燃烧狙击子弹。

    “好枪呀,真不错。”

    比尔抚摸着M21狙击步枪,赞叹着。

    格林和贝克尔两人各取出一支狙击步枪,熟练地摆弄着。

    基尔斯看着三个人摆弄着狙击步枪,两眼的杀机渐渐地浓烈起来。

    “记住,这次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完成任务后,你们就可以拿着佣金,远走高飞,脱离杀手界,下半辈子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

    基尔斯又看了三人一眼,口气在停顿了一下后,瞬间变得极其冷酷,如同刀锋划过金属一般:“如果失败,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死字刚一出口,股股让人毛骨悚然的狂暴杀气,在基尔斯身上狂涌而出。

    三人在基尔斯发出的恐怖杀气下,呼吸几乎停顿。好浓烈的杀气呀。

    基尔斯能出任死神杀手团的团长,他的身手极好,枪法绝顶。当年死神杀手团团长职位争夺得十分惨烈,基尔斯凭借自己绝顶的身手,连续干掉了杀手团内部五位一流的高手,才登上了杀手团长的位置。

    基尔斯心狠手毒,为人极其地阴险毒辣,手段残忍。当年他争夺团长位置的时候,那五个高手本来可以不死的,但基尔斯为了免除后患,防止他们造反,直接赶尽杀绝。

    整个杀手团里的人,没有不怕基尔斯的。

    三个人哪里知道,基尔斯那天给他们喝的那杯咖啡里,早已掺有慢性剧毒,毒性发作的时间,就在一个星期之内。这七天之内,不论能否完成任务,他们都得死。

    基尔斯毒死这三个人,教廷就能放过基尔斯吗?肯定不会。

    两辆车静静地停在杀手团总部的不远处的胡同里。

    李建看着王光全和郑卫国道:“王光全带领狙击手,埋伏在后面,郑卫国带领狙击手埋伏在前面,防止有人逃跑,剩下的人,随同我一起进攻。”

    李建说完话,打开车门,利用夜色的掩护,快速地冲向杀手团的总部。

    杀手团的大门两旁有两个杀手值班,他们就埋伏在大门的后面。

    但李建根本没有走大门,身形如同一道电芒,飞上了大门旁的墙头,掠了进去。

    只见墙头上人影一闪,一个人影如同一只大鸟一般,射了进来。两个杀手顿时一惊,两人连忙冲出来,举起手枪,刚想喝问。

    李建猛一扬手,两道刺目耀眼的白光,闪电一般,无声无息地贯进两人的咽喉,在脖颈后透出一截尖利的刀芒。

    两个杀手捂着自己的咽喉,两只眼睛如同死鱼一般突出,眼里露出极其恐惧的目光,鲜血狂喷。

    尸体一僵,倒向地面。云梅猛一扬手,一根绳子勒住了两人的尸体,让尸体慢慢地倒下,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李建冲着云梅竖起了大拇指,两人冲向院子内。后面的雪狮紧跟其后。

    后面的李战天和李特立看着李建和东方云梅配合得如此默契,心里非常羡慕,脸上露出了佩服的神情。

    李建和云梅刚刚冲进院子里,黑暗中,两条如同野狼一般大小的高加索狼狗,没有一丝声响,快如闪电般窜出来,露出尖利的獠牙,一口咬向李建和云梅的咽喉。

    雪狮的动作更加快捷,当两条高加索狼狗无声地扑过来的时候,雪狮如同一道电芒,獠牙一闪,一口咬在扑向云梅的那条高加索狼狗的咽喉上,獠牙一合,咔嚓一声,骨头和气管的断裂声传来,那只高加索狼狗的脑袋几乎被咬下来。

    另一条狼狗,被李建手中的刀锋一划,狗头喷射着污血,滚出老远。

    第二道门到了。

    第二道门有四个岗哨,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袭击。即使有人来袭击,外面还有第一道门户,而且还有两条几个人靠不到跟前的高加索狼狗。这种狼狗,一口就能咬断人的脖子。

    四个家伙抱着枪在屋内取暖,都没有出来。天太冷了,就连监控系统的摄像头,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李建和李战天快速地打着手势,李建和云梅冲向那间岗楼,李战天、云琪和李特立冲向楼去。

    李建一脚踹开房门,四个家伙顿时吓了一跳,身形弹跳起来,一眼看到两个中国人冲了进来,顿时知道不好,抬枪就打。但李建和云梅根本不给这四个人机会,两人双手狂舞,数道寒芒爆射四人的咽喉。

    四个家伙举起手枪,根本没来得及上子弹,四道寒芒已经射进了他们的咽喉。

    “噗噗噗噗!”

    又尖又细的银针从咽喉打进,带着一溜血丝,从后颈透出来。

    四个人捂着自己漏气的飚血咽喉,栽倒在地,两条腿剧烈地抽动着,如同被割断了脖子的鸡,企图站起身来,但身上的力气随着漏气的嘶嘶恐怖声音,全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空。

    李战天他们还没来得及冲到后面的大楼,四个巡逻的岗哨立刻发现了他们。

    “什么人?”

    “咔嚓!咔嚓!”

    巡逻的哨兵在刹那间,盯上了子弹,阴森森的枪口对准了李战天他们。

    “砰砰砰砰!”

    李战天知道偷袭已经不成了,立刻抢先开枪。

    “噗!”

    李战天一枪打在最前面的那人脑袋上,子弹在左太阳穴钻进,在右后脑连同脑浆和碎骨冲了出来,鲜血飙出数米开外。

    云琪的枪法并不次于李战天,她连开两枪,每一枪都打在两个哨兵的顶门。

    “噗噗!”两块脑盖骨夹杂着惨白的脑浆碎肉,猛然爆开,四处飞溅,半个头颅被打得粉碎。

    最后一个终于被李特立一枪放倒。这就是差距呀,李建把特卫团所有的工作都丢给了自己,每天自己忙得焦头烂额,枪法没有进步呀。李特立暗暗感叹着。

    基尔斯正在和比尔、格林、贝克尔研究方案,猛然,外面传来激烈的枪声。

    基尔斯一惊,怎么会有枪声?自己这里防范得挺严密呀?比尔和格林抓起自己的狙击步枪,冲向窗户。

    灯光下,几条人影如同电芒一般冲了过来。

    基尔斯一看到冲过来的人影,不由得暴怒,阴森森地道:“干掉他们。”

    基尔斯掏出一把手枪,对着一道黑影就是一枪。

    “砰!”

    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射向那道黑影的脑门。

    基尔斯根本不用瞄准,举枪就打,这家伙的枪法又快又狠。

    李建和云梅刚干掉了四个岗哨,就听到外面传来枪声,李建知道李战天他们和杀手们干上了,连忙道:“云梅,快点。”

    两人和雪狮快速地冲向后面的大楼。

    李建还没有冲到大楼,几股浓烈的杀气从对面楼的窗户后传来,几道人影闪了出来。其中一扇窗户烈焰一闪。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在李建心里一闪。

    “砰!”

    一颗子弹打向云梅的面门。

    这道黑影的枪法又快又准,没有任何前兆,子弹高速地旋转,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撕裂空气的怪啸,直奔云梅的面门。

    李建一声暴喝:“快闪开!”

    闪电一般,一把推开云梅,那颗子弹正打在李建的胸口。

    “噗!”

    一声闷响,子弹恐怖而强劲的冲击力,把李建的身体直接打飞。

    “李建!”

    云梅一声尖叫,眼泪刷地一下流下来,一个翻滚,扑向李建砸在地上的身形。虽然云梅知道李建身上有防弹衣,但现在有很多枪的子弹,可以轻松地击穿防弹衣的。

    如果不是李建推了云梅一把,云梅今天就危险了。

    “咳,咳咳!”

    李建剧烈地咳嗽着。对过的那人打的这一枪,虽然没有打穿李建的防弹衣,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把李建震得血气翻涌,喷了一口鲜血。

    云梅刚扑过来,李建一把抱住云梅,一个闪电般的翻滚滚到一个大楼的死角。

    “砰!”

    一颗子弹发出尖利的爆鸣,正打在云梅刚才翻滚的那个地方,打得尘土四溅,一个清晰的弹孔出现在地上。

    “云梅,不要命了!”李建看着那个恐怖的弹孔,不禁毛骨悚然,冷汗直流,大声呵斥着东方云梅。

    云梅一看到李建没事,一颗心顿时放下来了,一把抓住李建的手,大声道:“太好了,李建哥哥,没有打到你吧?”

    “嘿嘿,死不了,冲上去。”

    李建拉着云梅,顺着墙根,冲向一楼。

    基尔斯的必杀一枪竟然没有打死那个人,这让基尔斯大感意外。这个人的反应真快,比尔补上的那一枪,竟然也只是打到空地上,这个人到底是谁?

    当李战天看到李建被一枪打飞的时候,整个心脏强烈收缩,不禁目眦欲裂,大声叫道:“特立,干掉楼上的王八蛋。”

    李战天说完话,身形如同一道电芒,顺着楼梯,冲向二楼。云琪和李特立紧跟后面。

    三个人还没冲到楼梯,六七个金发狂舞,脸色狰狞的杀手,手里端着冲锋枪,嗷嗷叫着冲了过来,疯狂地开着枪。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密不透风地爆射三人。

    李战天、云琪和李特立侧滚翻,快速地躲避着。

    “噗噗噗噗!”

    雨一般的子弹,打得水泥地火星四溅,尘土飞扬。其中有几颗子弹,贴着李战天的耳边飞过,情况极其危险。

    “云琪、李特立,掩护我。”

    李战天大声喊道。

    云琪和李特立知道现在的情况极其危险,如果不把这六七个手持冲锋枪的杀手干掉,再等一会就怕三个人都会受伤。现在一听李战天暴喝,两个人快速地翻滚射击着。

    “砰砰砰!”

    两把枪的子弹在强烈的轰鸣中,顷刻间打进一个杀手的脑袋上。

    “噗!”那个杀手的脑袋,如同爆碎的西瓜,猛然炸开,四分五裂,腥臭的脑浆夹杂着污血四处喷溅,喷得几个杀手一头一脸。几个杀手下意识地连忙躲闪。

    这可是个机会!

    李战天一声冷哼,身形快速地扑了过去,终于抓住机会砰砰砰连开数枪,两个杀手惨叫着被打倒在地。

    杀手死了三个,他们的火力顿时减弱。云琪和李特立三个人,猛然跃起,三把枪同时喷出烈焰。

    “砰砰砰!”

    三个人互相掩护着,快速地冲向楼梯口。

    猛然,一股浓烈的恐怖杀气,如同滚滚奔雷一般,在楼道的拐弯处狂涌而出,令人毛骨悚然。恐怖的杀气中,一个身材高大、金发狂舞的中年人狞笑着,两眼如同恶魔一般地一步跨出,手里的狙击步枪死死地瞄准着云琪扣动了扳机。

    比尔就如同一条毒蛇,早已埋伏在楼梯后,等待着云琪他们。这一枪又快又狠,开得极其突然。等李战天和李特立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云琪已经没有机会躲避。

    云琪的双眼瞳孔爆缩,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在发现对方向自己开枪的同时,手里的枪也对准比尔的脑袋开了枪。如果我死,我一定也不会放过你,咱们就同归于尽。

    “砰砰!”两声枪响,两颗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互相射了起来。

    云琪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两眼倔强死死盯住比尔,她要在自己中弹的同时,看看对方是怎样被自己的子弹打爆脑袋的。

    正在这极其危急的时候,一声冷哼骤然响起,一只大手在半空中猛然伸了过来一把拎起云琪。子弹擦着云琪的头部发出撕裂空气的嘶嘶爆啸,飞了出去。

    比尔的一头恶魔一般的怪发猛然爆开狂舞,毒蛇一般的褐色眼睛透出诡异的寒芒。看着悬浮在空中的这个中国男人,比尔一声咆哮,手里的狙击步枪对着空中的李建扣动了扳机。

    但李建在拉开云琪的同时早已动手,手指一弹,一点寒芒抢先射向比尔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