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云琪的归宿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3677字

    “你就是唐建。”

    华星宇微笑地看着李建,心里极其地敬佩。李建,中央特卫团的少将团长,亲自带领战士出生入死,连续干掉了多个企图对首长不利的恐怖组织,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是李建,又是唐建。”

    李建微笑着道。

    旁边的周媚听到这里,也是敬佩不已。

    “天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李团长。”

    还是女同志心细,要不,华大使还要拉住李建再多说一会。

    “呵呵,李团长,休息吧。”

    华大使微微笑道。

    李建今天夜里,已经袭击了两处敌人,是有点累了。

    众人都回到自己的房间。

    云梅的房间就在李建的对面,云梅跟着李建走进房,看着李建,柔声道:“李建哥哥,我看看你肩膀的伤口。”

    这道伤口,是海尔特的霰弹枪打的。当时,李建扑在了云梅和小白的身上,横飞的弹片在李建的肩头上割开了一道血口子。

    李建感觉到梅儿的温馨柔情,这种温馨让李建的内心感到股股的暖意。

    云梅让李建坐好,用剪刀剪开衣服,露出刚才简单包扎的伤口。

    云梅的那瓶药,还是李建送给她的,是李建的师傅龙啸天亲自配制的,疗效非常好,李建的伤口已经开始收缩结痂了。

    “再上一次药,就会长好伤口的。”

    云梅看着李建的伤口,十分小心地给李建的伤口消毒,慢慢地再次给伤口上药。李建抬起头来,看着认真上药的梅儿,忍不住伸出胳膊揽住梅儿的细腰,把头侧面靠在云梅的怀里。

    “梅儿,谢谢。”

    李建看着云梅精致妩媚的绝美娇容,喃喃地道。

    “谢我什么?李建哥哥,你刚才为了掩护我们,命都不要了,扑在我和小白的身上。海尔特的霰弹枪,要是再向里一点,后果不堪设想。李建哥哥,以后你不能这样了,你是特卫团的一团之长,还有很多重要事情等着你去做。”

    云梅给李建重新包扎好伤口,又给李建取出新衣服。

    “来,李建哥哥,换上吧。”

    李建站起身来,搂着云梅的胳膊没有放下来,两眼深情地看着云梅,轻声道:“梅儿,我李建这一辈子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李建轻轻地在云梅红润的小嘴上亲了一下,一种甘甜淡雅的幽香,充斥在双唇之间。

    云梅脸色微红,有点羞涩,两眼渐渐地变得炽热,小声道:“李建哥哥,我也是,能遇到李建哥哥,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云梅说着话,把头依偎在李建的怀里,听着李建强有力的心脏跳动声,两人轻轻地抱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呼吸和心跳,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两人就这样,依偎着,依偎着,不知道过了多久。

    云琪的房间和云梅挨着。云琪洗完澡后,刚刚换好衣服,就传来有节奏的轻微敲门声。

    云琪的心怦怦直跳,脸色微红,一丝羞涩在眼角流露出来。

    云琪知道,在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人可能来敲门,那就是萧春秋。云琪在萧春秋的那双儒雅清澈的眼睛里,看到渐渐变得极其炽热的火苗柔情。

    在剿灭教廷的这次外围的袭击中,萧春秋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云琪的倩影。这也是李建故意安排的,让云琪和萧春秋一起战斗。

    在安排战斗任务之前,李建笑嘻嘻地拉住萧春秋,小声问道:“春秋,你和云琪进行得怎么样了?这几天,我们一起执行任务,这可是个机会。”

    萧春秋那儒雅英俊的面容,微微一红,偷偷地看了远处的云琪一眼,轻声道:“还可以吧。”

    “还可以?快说,进行到什么程度了?拥抱了?还是接吻了?”

    李建笑嘻嘻地问道。

    萧春秋脸色更加红润了,连忙摇头道:“只是拥抱了一下,没做什么……”

    李建看着萧春秋,想不到这位铁血军人,在谈起恋爱的时候还害羞,可是在杀敌人的时候,却毫不手软。

    “嘿嘿,春秋,你要快点加油。一会进攻教廷的据点,我给你安排机会,让云琪和你一起进攻外围。你可要保护好我们特卫团里的公主,否则,就别想娶我们特卫团的公主。”

    云琪能否有个很好的归宿,是李建自己内心的最大的一块心病。云琪在自己中毒的时候,不顾她自己的性命,把她的鲜血输给自己那么多,昏迷了好几天,差一点失去了生命。

    萧春秋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看着李建,微微笑道:“谢谢,兄弟!”

    “春秋,你要主动,这都多少时间了?竟然连接吻都没有进行,是男人就快点拿下。”

    李建拍了一下萧春秋的肩膀,笑嘻嘻地离开。

    是呀,这么多长时间了,自己只是拥抱了云琪一下,没有敢越雷池一步。嘿嘿,自己是不是笨了一点?看看李建这家伙,和东方云梅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很多时候都是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眼睛就要滴出水来,真让人羡慕。

    自己和云琪什么时候也能像李建和云梅那样呀。

    晚上行动的时候,云琪果然和自己一起负责外围的进攻。

    外围进攻的时候,李建他们早已进去了。

    进攻一开始,萧春秋就和云琪顺着黑暗的死角冲向这个教廷的大门。

    大门旁边,萧春秋已经观察了半个月了,大门前有两个明岗哨和两个暗岗哨。

    按照事先研究好的步骤,两个人首先干掉两个暗哨。那两个暗哨,就隐藏在大门十米开外的黑暗之处。

    萧春秋扑向左边的那个暗哨。

    萧春秋可是特战部队精英之中的精英,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潜伏到那个暗哨的面前,寒芒一闪,就划断了那个岗哨的咽喉。

    云琪猫着腰,借助着黑暗,快速地摸向那个暗哨。

    云琪看到那个家伙就趴在一块巨石的旁边,怀里紧紧地抱着一支冲锋枪。

    仔细地观察了几秒,云琪身形如电,扑到那个岗哨面前,刀锋一闪滑向了那人的咽喉。

    “嘶!“

    刀锋在那人的咽喉划过,这种感觉让云琪内心一沉,冷汗在背后沁出。不好,刀锋之上传来的感觉,竟然不是划在皮肉上的那种感觉。

    云琪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个人是个假人。

    云琪刚一知道上当,黑暗中一把凌厉的刀锋一闪,顷刻间就划到了云琪的咽喉。

    那个人的刀法极刁,又快又狠。同时,那人手里的一把枪,偷偷地对准云琪的脑门,就要扣动扳机。

    云琪手里的刀锋一挡。

    “叮!”

    火星四溅,两把尖刀碰到了一起,云琪把那个暗哨的尖刀磕飞。但藏在那人袖口里的那把手枪,云琪没有发现,那个暗哨狞笑着扣动了扳机。

    “噗!”

    快速赶过来的萧春秋,早已发现了那人另一只手指向云琪,知道不好,经验丰富的萧春秋知道,那人手里肯定有枪。萧春秋身形如电,一刀刺进了那个暗哨的后颈,刀尖在咽喉处透出,鲜血狂喷。

    暗哨的尸体一头栽倒在地,手里的手枪,滑落出来。

    云琪看到了那把打开保险的手枪,一把拾起来,看了一眼萧春秋,轻声道:“谢谢。”

    萧春秋微微一笑,打着手势,指了指门前站岗的两个明哨。

    两人快速地扑向那两个明哨。

    由于天太冷,这两个站岗的哨兵,抱着冲锋枪,来回地在门前走动,跺着脚,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两人快速地接近岗哨。左边的那个家伙走到黑暗和灯光的交叉点刚一转身,云琪一个鱼跃,刀锋划过了他的咽喉,一道污血飙射而出。

    这边一动手,萧春秋同时发动攻击,也是一刀划断了那个岗哨的咽喉。

    两人快速地打开大门,战士们快速地冲进院子里。

    李建他们进攻的大楼,在最后面,前面还有一座小楼,里面住着二十多位教廷恐怖分子。小楼前面,竟然还有一个小院子。

    云琪的性格,有种巾帼不让须眉的倔强。因此,她在战斗中一直都是冲在前面。但现在,萧春秋一把拉住云琪的手,轻声道:“云琪,跟在我身后。”

    云琪微微地点点头,心里感到热乎乎的,刚才如果不是萧春秋的那一刀,自己就危险了。春秋,谢谢!

    萧春秋、云琪和所有战士的枪械,都安装了消音器,进入这个院子里,就可以开枪。装有消音器的枪械,声音微乎其微。

    这个小院子门口的条件,要比大门的岗哨好多了,值班的人就站在门洞里,没有寒风,又是两个岗哨。

    萧春秋的速度极快,在黑暗之处的十米距离,就扣动了扳机。

    “啵啵!”

    两声轻微的枪响,子弹打进了岗哨的头颅,整个头颅轰然炸开,脑浆迸裂。

    战士们快速地冲进院子之中,三四个人一组,冲进了所有的房间。

    “上二楼!”

    萧春秋一声轻喝,带着云琪、郑卫国、王光全和六七个战士,冲向了二楼。

    一楼住的都是一般的教廷恐怖分子,二楼住的是几个小头目和几个杀手。

    萧春秋等到所有的战士都找到各自的攻击位置后,一打手势,所有的人一起发动攻击。

    萧春秋一脚踹开那套好像是小头目的房间,房间内亮着灯,一个男人和一个金发女人正纠缠在一起。猛然听到一声巨响,房里的人吓了一跳。

    “啊!”

    那个金发女人一声尖叫,猛然坐起。

    那个男人一声怪叫,身手就要去掏枪。

    萧春秋一枪打在他的脑袋上。

    “噗!”

    那个男人的整个头颅猛然爆开,污血四溅,脑浆迸裂。

    那个女人却猛地一翻身,手里竟然多出一把微型手枪,赤裸着身子站起来,瞄准了萧春秋。

    “噗!”

    旁边的云琪毫不犹豫地开了枪,子弹打在这个女人赤裸的胸口上,打穿了她的心脏。

    女人的身子猛然一僵,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手里的枪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萧春秋拉过来一条被子,盖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和云琪退了出来。

    另外几个房间的战斗,快速地进行着,但某一个房间里却传来了枪声。

    “不好,有意外!”

    萧春秋和云琪心里一沉,快速地冲向发出枪声的那个房间。

    三个特卫团的战士,沉着地快速地开着枪。

    这间房子里居住的是两个杀手,反应极其敏捷,枪法奇准,三个战士竟然还没有干掉他们。萧春秋一声冷哼,冲进了这间屋子。

    一个金发男人,身形如同弹簧一般,猛然从沙发后面暴起,对着一个战士抬手就是一枪。

    这个金发男人的枪法极快,极其犀利。

    我们这次来的五十名特卫团战士,全是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精英,枪法和反应极快。一见到这个金发男子跃起,那个战士一个快如闪电的蛇形规避动作,子弹擦着耳朵,打在水泥地上,火星四溅。

    萧春秋一声冷哼,手里的枪响了。

    “噗!”

    萧春秋的这一枪正打在这个杀手的咽喉上,子弹从后颈带着一溜污血喷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