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和阿尔法特战队长的较量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4030字

    云琪忍不住抚摸着萧春秋的那道伤口,泪水滴在那道伤口上,泪花四溅。

    “我如果在的话,一定不会让你受伤。”

    云琪抚摸着萧春秋的伤口,喃喃地道。

    萧春秋听着云琪的这句话心里一暖,感动极了。一个女孩子能说出来这种话,让萧春秋的眼睛有点湿润。

    “琪儿,这一辈子,我要好好地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萧春秋轻轻地抱着云琪,感到云琪的呼吸渐渐地变得平稳。

    嘿嘿,小丫头竟然躺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萧春秋不敢乱动,小心地抱起云琪放在床上,但云琪的两只胳膊仍旧搂住萧春秋的脖子。萧春秋没有起身,只得搂着云琪,盖好被子。

    小丫头睡得极其安稳,看样子对萧春秋温暖的怀抱感到很是满意。

    萧春秋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云琪,一种浓烈的爱意和柔情,充满着自己的整个心间,琪儿睡吧,我的怀抱永远是你的安全港湾。

    第二天的任务仍旧很重,R国的特战队第一大队长马克诺夫,早早地带着50名特战队员赶到中国大使馆,和李建、萧春秋他们会合。

    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三天之内中国领导人和R国普鲁斯总统所有要经过的路线都巡查一遍,安装监控系统。

    李建和萧春秋连忙出来迎接。

    马克诺夫特战大队,是R国阿尔法特战队里面最精锐的大队之一,队员50名,装备了特战队最先进的武器,每个队员都长得人高马大,极其魁梧,精悍敏捷。

    这50名特战队员刚一进入李建他们驻扎的院子里,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就弥漫在整个院落之内,这绝对是一支经历过无数次血腥拼杀的特战部队。

    “欢迎你,马克洛夫队长。”

    萧春秋迎了出去,微笑着看着马克诺夫,伸出手去和马克诺夫握手。

    马克诺夫傲慢地看着萧春秋,没有伸出手,只是看着萧春秋傲慢地道:“你是谁?”

    马克诺夫这一招,极其地无理。

    萧春秋看着马克诺夫竟然没有和自己握手,不由得瞳孔暴缩,一抹寒芒在眼里一闪,如同刀锋一般,狠狠地刺向马克诺夫的双眼。

    马克诺夫猛然感到一股无形的寒芒夹杂着强悍的压力向自己袭来,连忙外放自己强大的气势。

    两人的强大气势,无声地撞在一起。

    两人的身形都纹丝不动。

    李建看着萧春秋和马克诺夫的压力对抗,两人拼得旗鼓相当,不由得对马克诺夫,起了一层戒心。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特战部队的第一大队队长萧春秋。”

    萧春秋冷冷地看着马克诺夫,用上了太极功夫里面的内劲,把声音变成滚滚奔雷一般,撞向马克诺夫的双耳。

    所有的人听到萧春秋这句话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马克诺夫可就不一样了,萧春秋把这句话变成了恐怖的音爆,狠狠地冲向马克诺夫的耳朵。

    马克诺夫如同听到滚滚炸雷一般,发出震天的霹雳,只震得马克洛夫脸色苍白,冷汗直冒,眼冒金星,整个头颅嗡嗡作响。

    萧春秋是谁?他现在可是负责整个第五特战部队对外行动的团长了,哪里受到过这种轻视?

    马克诺夫差一点被萧春秋的音爆震晕过去,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个中国人的厉害了。

    马克诺夫一听对方就是和自己合作的中国第五特战部队的大队长萧春秋,心里暗暗一惊。中国第五特战部队,在国际上是如雷贯耳,特别是去年的东海一战和今年的沙漠之战,让J国和M国的特战部队,鸡犬不留,全军覆没,扫尽了这两个国家的颜面。

    他刚才并不知道,和自己主动握手的竟然就是和自己平级的大队长萧春秋。

    马克诺夫哪里知道萧春秋真实的身份?萧春秋早已是上校团长了。

    “萧春秋队长,你好,和你合作很高兴。”

    马克诺夫也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虽然萧春秋刚才用音波攻击了他,让他差一点晕了过去,但作为R国特战队的第一大队长,眼里根本看不起任何人,所以,他刚才无理的表现,并没有打算向萧春秋道歉。相反,他要借助和萧春秋握手的一瞬间,再次挑战萧春秋,看他是不是有资格和自己一起执行任务。

    R国特战队的精英不会和笨蛋在一起执行任务。

    马克诺夫说着话,皮笑肉不笑地伸出多毛的大手,准备和萧春秋握手。

    萧春秋看着马克诺夫眼里透出那种看不起人的蔑视,内心禁不住火冒三丈。嘿嘿,马克诺夫,我不当场让你出丑,我就不叫萧春秋。

    萧春秋也微笑着伸出了手,轻声道:“我也一样,很高兴和你一起合作。”

    有好戏看了,哈哈,这个狂妄的蠢驴,竟然敢惹萧春秋,嘿嘿,活该这个蠢家伙倒霉。

    马克诺夫的手下一看到萧春秋伸出手来和自己的队长握手,每个人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嘿嘿,这个中国人要倒霉了,手骨一定会被队长捏碎。

    大多数的阿尔法特战队员,都在等着看中国人的笑话。

    嘿嘿,真是不知死活呀,我的手是这样好握的吗?中国人,你们虽然在J国人和M国人面前挣足了面子,但在我R国特战队面前,就是不堪一击,嘿嘿,我要让你当场跪在地上。

    马克诺夫看着萧春秋。

    两双大手在诡异的气氛中紧紧地握在一起。

    马克诺夫刚一握住萧春秋的手,狞笑着猛然加力,手掌如同钢箍一般,狠狠地握向萧春秋的手掌。马克诺夫知道,自己这一握之力,就是一块石头也会在刹那间被握碎,何况是人的手?

    马克诺夫仿佛听到骨骼碎裂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嘿嘿,中国人,我让你尝尝我们特战部队的厉害。

    马克诺夫在狠狠地握下去的时候,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在掌心里传来,不会吧,怎么会是这样?马克诺夫的脸上露出强烈的震惊,在自己狠狠地握下去的时候,对方的手掌竟然变得十分柔软,如同一团棉花一般,毫无着力之处。

    萧春秋可是太极出身,一身功夫,在硬的时候,如同钢铁;柔软的时候,如同棉花。

    不好马克诺夫知道,自己碰到了奇人,他连忙松手,但已经来不及了,萧春秋的手掌在刹那间,变得如同一把十分霸道的大铁钳,反而狠狠地把马克诺夫的手紧紧地握住,并开始慢慢地加力。

    马克诺夫猛然感到对方的手掌坚硬得如同铁钳一般狠狠地握了过来,自己的手在刹那间传来咯吱咯吱的恐怖骨骼摩擦声,剧烈的疼痛从手掌上传来,手骨如同断裂破碎一般。马克诺夫连忙运劲反抗,强悍的劲力疯狂地注入了自己的手掌中,瞬间抗住了萧春秋恐怖的握力,手掌不再剧痛。

    马克诺夫两眼死死地盯住萧春秋,心道:嘿嘿,中国人,你就是反握住我的手掌,又能把我怎么样?老子照样抽出手来。

    萧春秋在在马克诺夫的眼睛里,再次看到那种蔑视的眼神,不由得一声冷哼,嘿嘿,马克诺夫,你就等着哭爹喊娘吧。

    萧春秋猛烈地加着力,太极天下至刚的猛烈劲气和开金断石的强劲内劲,注入手掌之中。

    马克诺夫顿时感到自己的手掌如同被压在万丈巨石下一般,骨节再次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咔嚓声,强烈的剧痛再次从手掌传来。

    这个中国人的手掌怎么会变得这么坚硬?马克诺夫连忙运功相抗,全身的劲气,快速地冲向自己的手掌,但中国人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对方的手掌变得更加坚硬如铁,自己的手掌疼痛加剧,如同就要被捏碎了一般。

    马克诺夫的冷汗下来了,把他的后背湿透了。但自己可是代表R国阿尔法特战队,自己绝不能输。

    马克诺夫虽然冷汗湿透了后背,但他仍旧紧咬牙关,把全身的劲气都冲向手掌来抗拒萧春秋。

    萧春秋嘿嘿地冷笑着看着马克诺夫硬撑的狼狈模样,心道:再加一把劲,一定要你跪地求饶。

    萧春秋的手掌再次紧缩,太极至刚至阳的劲气,如同滚滚奔雷,在经脉里冲向手掌。嘿嘿,马克诺夫撑不了多久了。

    萧春秋的杀气极重,这要是在国与国之间的暗地里对抗,萧春秋早就一拳结果了马克诺夫,可惜,自己不能杀他。但刚才自己伸出手来和他握手,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嘿嘿,这次一定要你终生记住我萧春秋。

    萧春秋猛地再次加劲。

    马克诺夫瞬间就受不了了,手掌如同断裂一般,强烈的剧痛让马克诺夫几乎晕了过去。

    “咔嚓!咔嚓!”

    马克诺夫的手掌骨再次传来猛烈的摩擦声,仿佛在瞬间就会断裂一般。

    马克诺夫的手下,看到自己队长脸上的冷汗顺着脸颊狂流而下,知道自己的队长碰到对手了,顿时担心至极。

    天哪,快看,这个中国人好厉害呀,队长快受不了了。

    萧春秋脸上带着嘲弄的笑意,看着马克诺夫,小声道:“我以为阿尔法特战部队的队长有多厉害,原来也是个大草包。嘿嘿,这要是在战场上,你早就被我干掉了。”

    李建看到马克诺夫已经不能再坚持了,再继续的话,马克诺夫的手骨就会被萧春秋捏碎,这对两国多方面的合作会起到反作用的。

    李建看着萧春秋,微微地摇了摇头。萧春秋知道,自己绝不能捏碎马克诺夫的手骨,自己只能教训一下这个狂妄无知的老毛子。

    “哼,记住了,以后见到我们中国人,你客气点。否则,我捏碎你的脑袋。”

    萧春秋冷笑地看了一眼马克诺夫,一下松开自己的手掌。

    马克诺夫差一点晕了过去,连忙抽回来自己的手掌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手掌已经被捏得变形了,青紫发黑,再坚持几秒钟的话,这只手就会废了。

    好厉害的中国人。

    但马克诺夫却一脸怨毒地死死盯住萧春秋道:“萧春秋,我会记住你的。”

    “哈哈,马克诺夫,未来的四天之内,我们都在一起执勤,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知道,现在你们反政府武装恐怖分子,正在组织一批黑寡妇死士,身上绑满高爆炸药,准备袭击普鲁斯总统,我希望你全力保护你们的总统,千万不要出任何差错。”

    萧春秋两眼死死地盯住马克诺夫。

    马克诺夫心里一沉,黑寡妇恐怖分子将要袭击普鲁斯总统,这是个绝密情报,这个中国人怎么会知道的?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绝密情报?”

    马克诺夫冷冷地看着萧春秋。

    “嘿嘿,马克诺夫,你不会脑残吧?在中国领导人和R国总统普鲁斯会谈期间,所有有关保卫工作的情报是共享的,你难道忘了?噢,对了,你的级别太低了,应该没有收到这项命令。”

    萧春秋一脸嘲讽地看着马克诺夫。

    马克诺夫脸色一红,他确实没有收到这个消息。昨天晚上,他才接到命令,和中国的特战队合作,一起负责这次两国元首的外围安全。至于萧春秋说的情报共享,他根本没有接到通知。

    “呵呵,马克诺夫队长,您好,我是中国特卫团长李建,希望我们这次合作愉快。”

    李建笑呵呵地看着马克诺夫。

    马克诺夫在昨天已经接到指令,他合作的对象,一个是中国特战队的萧春秋,另一个就是中国特卫团的团长李建,少将军衔。

    马克诺夫的嚣张气焰,早已被萧春秋打下去了,自己的军衔是中尉,而对方是少将。

    “敬礼!”

    马克诺夫带领着他手下50名特战队员,向李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呵呵,这次外围的保卫工作,由萧春秋带领的中国特战队和你带领的阿尔法特战队共同负责,我希望你们能很好地配合一下,特别是最近黑寡妇杀手组织的活动,你们好好地交流分析一下,两个小时后,我们就出发。”

    李建说着,回了一个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