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漂亮的少妇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3687字

    李建和萧春秋虽然根据我们自己的情报,一直在注意黑寡妇恐怖组织的行动,但肯定没有马克诺夫掌握得全面。因此,李建让萧春秋和马克诺夫交流一下。

    萧春秋看着马克诺夫,微微一笑道:“马克诺夫队长,请吧。”

    萧春秋说着话,手掌做了个请的动作。但这个动作把马克诺夫吓了一跳,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以为萧春秋要和自己再次握手。当他发现,这只是萧春秋做的礼貌动作,马克诺夫才很不友好地瞪了萧春秋一眼,走进一个单独的小客厅。

    李建看到马克诺夫刚才的那丝惊慌,知道萧春秋的一握之力,已经彻底地打垮了马克诺夫的自信心。

    两个小时后,中国和R国的特战队在大使馆出发了。他们负责的是R国宾馆到各个最先进的科研单位和工厂路线的巡查。这些单位,都是中国领导人和R国普鲁斯总统要参观的,这些项目基本都是中国政府要投资引进的技术。

    李建和小白他们要巡查的是R国首都机场到普鲁斯总统府和国宾馆的道路。

    死神杀手团基尔斯和贝克尔、教廷杀手海尔特的逃走,让李建很担心。

    特别是海尔特,这个人有能飞翔的三角翼,能突然发动袭击,让人防不胜防呀。

    明天早晨10点钟,我们的首长就要到了,任务艰巨呀。

    随同特卫团来到的中央办公厅的龚书记,亲自找来李建,做了重要的批示。

    “敬礼!”

    李建给龚书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呵呵,坐吧,李团长。”

    龚书记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位极具传奇色彩的年轻少将团长,眼里透出欣赏的神情。

    在来R国之前,龚书记已经多次听说李建传奇的英雄事迹。

    特别是,李建带领特卫团在大沙漠里,抢回我们最新科研资料,彻底干净地干掉了M国特战队的精英,就连贝雷帽特战队的鲍威尔都干掉了,真是解气呀。即使龚书记六十多岁的年龄,听到这个消息后,也不禁热血沸腾。

    还有,在G20国家元首会议期间,竟然能获得世界警卫大赛的双项冠军,打得R国和M国的保镖满地找牙,哈哈,厉害呀。

    这次又协助凯特石油公司终于修通了这条石油管线,干掉了J国的神风特战队和M国贝雷帽的一个特战小队,终于打开了R国石油的大门。

    这条石油管线可是铺设了五年都没有铺通呀。20年内,3亿吨的石油,将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中国,解决了中国石油的后顾之忧呀。

    如果自己再年轻十几岁,一定要和李建这种英雄,一起去战斗。

    龚书记看着李建道:“李团长,这次保卫工作,有信心吗?”

    李建看着龚书记严肃的神情,十分有力地回答道:“有!”

    “好,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十三亿中国人都在看着你。”

    龚书记严肃地道。

    是呀,十三亿中国人都在看着自己。

    中国和R国再次携起手来,J国和M国,以及他们的走狗国家,一定会狗急跳墙,有很多的阴招在考验着我们。

    “龚书记,您放心,只要我李建活着,我就一定保证首长的安全。”

    李建回答得斩钉截铁、铿锵有力。

    “好,我代表中央办公厅感谢你,回国后,我给你请功。”

    雪后的R国首都,变得极其地纯净,一片银白。

    街道两旁,打扫得干干净净,很多R国人,面带微笑,已经开始悬挂欢迎中国领导人的彩旗和标语。人们如同过节一样,等待着让人激动的日子到来。

    现在,R国人民的日用品,很多来自中国,特别是前几年的困难时期,是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帮助了他们渡过了难关。

    现在,R国再次举办中国年活动,将会有更多的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来到R国,让R国人民的日子,变得更加美好起来。

    人们对美好的生活未来,充满着希望。

    孩子们在快乐地打着雪仗。

    车内的李建和云梅看着外面欢乐的气氛,也被感染了。

    云梅微笑着看着李建,又看看外面欢快的孩子们,小声道:“有多少年没有打过雪仗了,我也想出去打一次雪仗。”

    李建看了看表,这几条的道路已经巡查了两遍了,所有的监控已经安装完毕,就轻松一会吧。李建把车停到一个广场旁,广场上,很多孩子和年轻的少男少女,在欢快地打着雪仗,欢快的笑声中,雪球乱飞。

    车刚一停稳,云梅和云琪早已笑嘻嘻地跑下车,冲向这片银白的世界。两个疯丫头顿时互相扔起雪球来,欢快的笑声充斥着整个广场。

    经过昨天晚上和萧春秋的温馨亲热,虽然两人没有越过最后的防线,爱情的雨露,已经让云琪变得更加漂亮。

    李建看着一身火红羽绒服的云琪,听着她那发自内心的笑声,李建知道,云琪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真为云琪高兴呀。

    小白本身就是女孩子,她的性格渐渐变得开朗起来,脸上不再是永久的冷酷。看到云琪和东方云梅玩得高兴,怕也被感染了,微笑着下车,走向雪地。

    小白白衣飘飘,长发飞舞,在洁白的雪地映衬下,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白雪仙子一般,全身透出一种淡淡的出尘的灵气。

    李建一下子看得呆了。

    云琪和云梅一看小白也走下车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两颗晶莹剔透的雪球带着弧线飞向小白。

    小白伸手攥起两个雪球扔了出去。

    “噗噗!”

    四个雪球在空中相撞,洁白的雪花四处乱飞,溅得三个人全身都是。

    “咯咯咯!”

    三个疯丫头终于放松了,打得漫天雪花飞舞。

    李建微笑着走下车,雪狮早已忍受不住,一看自己的主人走下车,早已闪电一般地冲了出来,在地上打着滚,欢快地叫着。

    李战天看着云梅和云琪,心里想起爱人雅婷,雅婷,你还好吗?

    李建刚一走出越野车,就成为三个小丫头的攻击目标。云琪、云梅和小白三人一使眼色,三颗雪球闪电一般地飞向李建,打在李建的身上。洁白的雪花和冰块,溅到李建的脖子里,很是凉爽。

    “呵呵,臭丫头们,竟然敢袭击我,看雪球。”

    李建攥起雪球,打向三个小丫头。

    “哈哈……咯咯……嘻嘻……”

    王光全和郑卫国抱着狙击步枪在车里没有下来,警惕地注视着周围。

    一身雪白的雪狮,则在云梅和李建几个人之间来回地跳跃着,玩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小白笑嘻嘻地把一个雪团塞进了李建的脖子里,转身就跑。李建哈哈地笑着在后面追着,云琪和云梅则用雪球在背后袭击李建。

    李建看到小白终于从过去孤儿的阴影中解脱出来,不禁极其高兴。圈子里的女孩子,都有了很好的归宿,小白的归宿在哪里?

    小白在前面跑得飞快,李建抓起一个雪球扔了过去,小白笑嘻嘻地躲过,但雪球仍旧飞向远方,正砸在一个漂亮的少妇头上。

    李建连忙跑过去,用R国语轻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您原谅。”

    那位漂亮的少妇转过身来,微笑看着李建,竟然用熟练的中国话道:“没关系,请不要放在心上。”

    李建的神情一呆,内心狂跳,这个少妇长得太漂亮了,那种天生的欧洲贵族血统,在这个少妇身上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高高的额头,梦幻一般,如同湖水一般清澈的蓝色大眼睛,带着一丝的忧郁,又透出一种让人高不可攀的尊贵;长长的漂亮睫毛,如同洋娃娃一般;挺直的白玉一般的鼻子,更加显示出一种神秘的高贵,红润的嘴唇,淡雅欲滴,一口洁白整齐、白玉一般的牙齿,显得又干净又漂亮;整个脸蛋的皮肤,细腻光洁白皙,如同牛奶一般。

    修长白皙的脖子,透出一种让人不可亵渎的细腻光泽。身材修长挺拔,胸脯饱满高翘挺拔,细腰长腿,亭亭玉立。

    R国的姑娘,长得就是好看呀,李建连忙转过脸来,不敢再看。

    “您好,能互相认识一下吗?”

    少妇大大方方地伸出白皙修长的小手。

    李建脸色微红,只好伸出手来,握住了少妇的小手。一种温润如玉,细腻温暖的感觉和一种玫瑰的幽香,飘进了李建的鼻子。

    “我叫达琳。”

    少妇忽闪着一对湛蓝的漂亮大眼睛,看着李建。

    “您好,我叫唐建,认识你很高兴。”

    李建微笑着看着这位叫达琳的漂亮少妇。

    车上的李战天看了看表,按了一下喇叭。正在和达琳说话的李建连忙道:“对不起,时间到了,我们该回去了,再见。”

    李建和还在打雪仗的云梅她们打个招呼,和雪狮走向越野车。

    “嘿嘿,好漂亮害羞的中国男孩,不错。”

    漂亮的达琳看着李建的背影,眼里闪现出一丝火苗。

    “达琳,准备得怎么样了?”

    两位更加漂亮的少妇从旁边闪过来,本来湛蓝漂亮的大眼睛,现在却被一种凌厉的杀气所代替,显得极不协调。

    达琳慢慢地把目光从李建的背影中艰难地拔出来,看了一眼来到自己面前的两个姐妹,没有说话。”

    “达琳,你怎么了?”问话的科娃,带着一丝疑惑看着达琳,又看了看正在上车的那个年轻漂亮的中国人,眼光猛然爆出股股凌厉的杀气,阴毒地看着达琳,一字一句地道:“怎么?看了那个中国小白脸了?嘿嘿,我过去干掉他,省着你分心。”

    科娃说着话,在袖口弹出一把蓝汪汪的毒刀,在手中闪烁不停。

    “好的,你去干掉他吧,干掉以后别忘了把他的心肝带来,我们下酒。”

    达琳的眼睛里那种梦幻一般的湛蓝,渐渐地消失。一抹阴毒的绿芒,如同恶魔一般,在眼睛里闪烁不停,显得极其地诡异。

    带着凌厉杀气的科娃,看着达琳那散发着变态恶毒的眼神,不由得咯咯地阴笑着,如同刚刚喝完鸡血的狐狸。

    “哼,我哪有时间去杀那个小白脸,我们还有很多正事要办,把明天行动所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做到万无一失就行了。达琳,这个广场路段的进攻,就由你负责,嘿嘿,如果完不成任务,我们都活不了。”

    科娃说完话,带着另一个少妇,消失在人群中。

    达琳看着科娃消失在人群中,不禁长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消失在人流之中唐建,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心道,好险呀,要是自己不说出那种话,而向科娃求情,科娃这会子,早就把那个叫唐建的中国人杀了。

    明天就是自己去完成任务的日子。只有完成任务,自己才能活下去。可惜,很多姐妹们都没有完成任务,身上绑满高爆炸药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达琳看了一眼蓝蓝的天和远处白雪皑皑的山脉,这有可能就是自己最后一天呼吸这新鲜空气了。

    明天……明天自己能活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