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两位巨人在拥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3823字

    一架大型客机,在无数人期待的目光中,从北京机场腾空而起,直上蓝天。

    八架早已盘旋在高空,编队飞行的最新式高速战斗机,护在这架大型客机的周围,呼啸着向北方飞去。

    中国和R国交界的高空上,R国八架战斗机早已在高空盘旋待命。

    大型客机到达中国和R国的领空交界处,两个国家战斗机中的飞行员,互相招手致意。中国的八架战斗机飞向高空,R国的八架战斗机接替了护卫,拥簇着大型客机,飞向R国的首都飞机场,中国的战斗机返航。

    中国人民和R国人民永远记住了今天的日子,两个国家的元首就要会面了。

    R国首都机场,无数人抬起头来,看着天空。

    中国驻R国的大使华星宇、周媚夫妇,带着工作人员,早已在机场等待。

    中央特卫团团长李建,带领50名特卫团的战士,静静地站在机场上,警惕地关注着四周的一切。萧春秋和小白他们和R国的马克诺夫,全部身穿便服,隐藏在机场到宾馆的人流中。

    “轰轰!”

    一阵强劲的轰鸣声,在南方的上空中传来。两架银白色的战斗机出现在人们的面前,眨眼间飞到机场上空盘旋着警戒,紧接着,六架战斗机簇拥着一架大型客机出现在机场上空。

    在机场迎接的人们,沸腾了。

    这时候,R国总统普鲁斯在多名保镖的护送下来到机场,等待中国领导人的到来。

    客机缓缓下降,终于停稳。

    李建带领着东方云梅、李战天、云琪、郑卫国和王光全,以及其他特卫团的战士,走向中国领导人专机,守卫在飞机前。

    舱门缓缓打开,神采奕奕的A首长,微笑着走出机舱,向人们挥手致意。

    “哗哗哗……”

    整个飞机场,欢声如潮,掌声如雷,闪光灯一片雪明。

    A首长缓缓走下飞机,后面跟着各个部门的领导人。

    在后面就是中央特卫局的王局长和A首长的六大贴身护卫秦世国他们,以及特卫团的战士们。

    A首长刚走下飞机,一身少将军装的李建带领特卫团的战士们,跟在A首长身后。

    A首长微笑着看了一眼李建,那眼神里带着赞许和慰问,让李建禁不住热血沸腾,眼睛有点湿润了。

    李建身着少将军装,是按照程序进行的。一会他要陪同A首长在机场和普鲁斯总统,一起检阅R国的三军仪仗队。

    普鲁斯总统在众位保镖和官员的簇拥下来到A首长面前,两位国家元首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历史在刹那间定格,瞬间成为永恒,两位巨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R国少年献上了鲜花。

    两位巨人再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无数的闪光灯在闪烁,人们在欢呼鼓掌。

    “尊敬的阁下,欢迎您来到R国访问,我代表R国人民欢迎您的到来,现在,我代表R国人民,送给您一件礼物,请看……”

    所有的人都看向飞机场上的大屏幕。

    一位R国的官员,出现在大屏幕上,大声宣布道:“R国通向中国的石油管道,现在开始供油!”

    话音刚落,石油阀门缓缓打开,股股漆黑的石油,在阿穆尔州石油站的管道中,向中国境内开始输送。

    镜头猛一切换,中国境内的石油管道的出口,喷出了漆黑的石油。

    “哗……哗……哗!”

    整个飞机场,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特卫团战士却没有沉醉在掌声中,每个人都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看着漆黑的石油在中国境内的管道口喷出,李建眼睛湿润了,这条管道终于通油了。

    A首长看着管道口喷出来的石油,微笑着看着R国总统普鲁斯,两人的大手再次紧紧地握在一起。

    “总统阁下,我代表中国人民,感谢你们,谢谢您送给我这份礼物。”

    两位元首,再次拥抱在一起。

    在所有国家元首互相访问的过程中,都没有过两位元首在一会功夫,两次握手,两次拥抱。

    接着,两位国家领导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飞机场上的气氛热烈极了,掌声一阵高过一阵。

    R国总统普鲁斯,在机场举行了最高级别的欢迎仪式。

    下面就是检阅三军仪仗队。

    “尊贵的阁下,请您检阅。”

    R国仪仗队的一位战士,身着威武的仪仗队服,来到A首长面前,敬礼。

    A首长还了一礼,在身着少将军服的李建陪同下,缓缓走在红地毯上,检阅着R国三军仪仗队。

    李建的位置,就在靠近仪仗队的那个方向,紧紧地跟在A首长的身后,眼睛盯住每一个仪仗队的队员。

    为了确保首长的安全,中央办公厅决定,不论在什么时候李建都不能离开首长两米的距离。

    全世界的电视台,都在转播这个实况。

    普鲁斯总统的女儿安娜公主,在总统府观看飞机场的实况转播,当看到李建身穿一身笔挺的将军服站在中国A首长身后,陪同中国A首长检阅R国的三军仪仗队的时候,安娜公主愣住了,不由得站起身来,用遥控器快速地定格放大然后拉近。

    奇怪呀,这个身穿将军服的年轻将军,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自己没见过这个人呀,但这双机敏的眼睛,怎会这样熟悉,太像一个认识的人了,像谁呢?

    “嗷嗷嗷!”

    正在旁边无精打采的卓娅公主,猛然站了起来,两个耳朵瞬间立起,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大屏幕上的这个年轻的将军,两眼放光,全身颤抖着,尾巴快速地摇晃着,神情十分激动,嘴里发出嗷嗷的叫声。

    卓娅公主,这两天正在害相思病。自从唐建带着雪狮消失以后,卓娅公主就无精打采,每天都会跑到总统府的宴会大厅里,对外张望,呜呜地叫着,已经两天了。现在看到这个中国年轻的将军兴奋个啥?

    安娜公主连忙揽过卓娅,看着由于兴奋正在放光的卓娅的两只眼睛,疼爱地道:“卓娅公主,你又不认识这个人,为什么这样兴奋?”

    “嗷嗷!”

    卓娅公主的两只大眼睛,紧紧地盯住拉近镜头中的李建,又看着安娜公主,嗷嗷地叫着。

    安娜公主疑惑地看着卓娅,又看看电视上的李建,大声道:“卓娅,你认识他啊?对,他很像一个人,对了,就像唐建,噢,卓娅,你是说,这个身穿将军服的人像唐建?”

    安娜公主终于想起来这个人像谁了。

    李建离开了总统府之后的第二天早晨,由于卓娅公主焦躁不安,并且不吃东西,安娜公主就给玛丽亚打了电话,但却得知唐建已经离开了凯特公司。

    安娜公主看着急得大叫不止的卓娅公主,连忙伸出手来,安抚着卓娅。

    卓娅嘴里呜呜地呜咽着,趴在地上,但两眼却流下泪来。

    安娜公主一看卓娅竟然流泪,心里一阵难过,连忙抱起卓娅道:“噢,卓娅公主,不哭,这人只是像唐建,不是雪狮的主人唐建呀。”

    安娜公主陪着卓娅流起眼泪来。

    “呜呜呜!”

    卓娅看着屏幕上的李建,摇着头,用嘴叼着安娜的衣襟,向外拉扯着。

    安娜看着卓娅道:“卓娅,你是说,咱们去找这个人?”

    “嗷嗷!”

    卓娅公主兴奋得直转圈,并且两眼发出兴奋的亮光。

    安娜公主看着卓娅,脑海里快速地转着,看着卓娅道:“你是说,你认识这个人?他知道唐建在哪里?”

    卓娅嗷嗷地叫着。

    安娜公主顿时狂喜,大声叫道:“卓娅,我们去找那个人。”

    卓娅一听,一声欢叫,闪电一般地冲了出去。

    普鲁斯总统的保镖队长亚历山大,终于再次看到曾经打败自己的中国保镖李建,一双眼睛露出极其怨毒的寒芒。但当他看到身着将军服的李建,站在中国A首长身后,陪同A首长检阅R国的三军仪仗队的时候,两眼顿时瞪得如同电灯泡一般。

    天哪!不可能吧,李建应该只是一个警卫呀,怎么又是一位将军?这……这……自己怎么能再找李建报仇?

    亚历山大旁边的基米尔和托尔看到李建是一位将军,早已惊得目瞪口呆。

    尼古拉和玛丽亚父女俩,早已坐在沙发前,看着两国领导人在机场上握手拥抱,然后看着自己公司的石油,输送到中国境内。

    整个凯特石油公司顿时一片欢腾,掌声如雷。

    这时候,镜头画面切换到李建陪同中国A首长在检阅三军仪仗队。

    玛丽亚顿时惊呆了,看着那位紧紧跟随在中国领导人前面,身着将军服的年轻人,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爸爸,快看,那人怎么像唐建呀?”

    尼古拉看着李建那双坚毅机敏深邃的目光,脸色变幻不停,心道果然不假呀。他看了一眼玛丽亚,沉声道:“什么像唐建,他就是唐建,没有人能逃过我的眼睛。”

    “爸爸,你说什么?他就是唐建?这怎么可能,你要知道,陪同中国A首长检阅三军仪仗队,一般都是中国军队里最高的长官,旁边的那个像唐建的年轻人,可是一位少将,他既然能和中国A首长站在一起,很有可能就是中国未来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可唐建只是一位普通的保镖呀。”

    玛丽亚根本不相信,这位年轻的将军就是唐建。

    “一般的保镖?你别忘了,爸爸可是做到凯特集团最高位置的总裁,爸爸有‘看一个人的眼睛,就永远忘不了’的绝顶记忆。你仔细地回想一下,唐建跟随你到阿穆尔州,都干掉了谁?R国的光头党,J国的神风特战队,J国的贺伊家族、山口家族、松山家族的精英、M国的贝雷帽特战队,黑道教父泰科斯的手下,这些是一般保镖能做到的吗?”

    尼古拉微笑着看着玛丽亚。

    “爸爸,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快告诉我。”

    玛丽亚抱着尼古拉的胳膊,摇晃着。

    尼古拉看着玛丽亚道:“这些都是我们情报机关转过来的,唐建,就是李建,中国特卫团的少将团长。”

    “什么?唐建就是李建,是中国特卫团的少将团长?是位将军?”

    玛丽亚吃惊地看着父亲。

    “是的,李建将军在我国所做的一切行动,都是我国政府默许的,李建将军除去的势力,都是我们想要干掉的,我们就借李建将军的手,除去了他们。”

    尼古拉看着自己的女儿道。

    “父亲,你刚开始就知道这些?”

    玛丽亚看着父亲道。

    尼古拉疼爱地抚摸了一下玛丽亚的头发,微笑着道:“如果我不知道李建的身份,我敢把我的宝贝女儿一个人丢在阿穆尔州?玛丽亚,凯特集团我早晚要交给你,所有的事情都要多用脑子去想。”

    玛丽亚看着父亲,轻声道:“爸爸,我记住了。”

    尼古拉点点头。

    玛丽亚想起安娜公主前天还向自己打听唐建的下落,这就告诉她。

    安娜公主还没来到总统府大门,就接到了玛丽亚的电话。

    “什么?玛丽亚,你说那个身穿将军服的年轻将军,就是唐建?天哪,卓娅都认出唐建来了,我竟然没有认出来。”

    当安娜公主知道,唐建就是电视上和中国A首长一起检阅三军仪仗队的年轻将军的时候,只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人的化妆技术,真是好高明呀。哈哈,这下卓娅有救了。想到这里,安娜公主猛地抱住卓娅亲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