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连环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4755字

    对过楼上的基尔斯一看对面的黑寡妇开始动手,顿时狂喜至极,金发狂舞。他猛然站起身来,M21狙击步枪伸出窗外,光学瞄准镜在刹那间瞄准了中国领导人的车队。

    中国领导人的防弹车就在五辆防弹车的正中间,一瞬间,基尔斯的枪口就对准了那辆防弹车。

    “砰!”

    一声巨响,整个房门在震耳欲聋的声音中被踹得粉碎,萧春秋一步冲了进来,凌厉的杀气如同滚滚奔雷一般压向基尔斯。

    萧春秋在冲进来的同时,手中的枪对着基尔斯就是一枪。

    “砰!”

    这一枪又快又准,子弹发出尖利的爆鸣,射向基尔斯的后脑。现在,基尔斯已经不能再继续扣扳机了,除非他找死。

    基尔斯一声怪叫,身形闪电一般地爆闪。

    就在萧春秋攻击基尔斯的同时,贝克尔的狙击步枪瞄准了A首长的防弹车,扣动了扳机。

    “嗖!”

    一道白光从另一扇窗口外无声无息地射来。

    “噗!”

    飞刀从贝克尔的左太阳穴扎进,雪亮的刀尖从右太阳穴穿出。

    “砰!”

    贝克尔手中的狙击步枪一歪,枪口向上,打出了一发子弹,射向了高空。

    强大的飞刀惯性,带着贝克尔的尸体,冲出窗口,狠狠地砸向楼下。

    长发飘舞的小白一把抓住了贝克尔的狙击步枪。

    基尔斯躲过了萧春秋的一枪,顿时咆哮如雷,大叫道:“可恶的中国人,你是找死。”

    基尔斯说着话,挥舞着拳头,嗷嗷叫着冲向萧春秋。

    基尔斯是死神杀手团团长,本身的身手极高,拳法凶猛。巨大的拳头,发出尖利的怪啸,砸向萧春秋的脑门。

    “哈哈,黄毛狗,你更是找死。”

    萧春秋毫不避让,强悍的战意,如同火山喷发,狂涌而出,一掌劈向基尔斯的巨大拳头。

    “轰!”

    一声暴响,两人的拳掌狠狠地撞在一起。但就在拳掌撞在一起的时候,基尔斯手中的狙击步枪,狠狠地砸向萧春秋的脑袋。

    “去死吧,中国猪!”

    基尔斯狞笑着看着萧春秋。

    萧春秋一声冷哼,身形借势一旋,一掌劈在狠狠砸来的狙击步枪上。

    “咔嚓!”

    一声爆响,基尔斯的狙击步枪被萧春秋一掌劈为两截。

    “萧春秋,速战速决,下面已经打起来了,保护首长要紧。”

    小白一声冷哼,长发狂舞,身形化作一道电芒,直接从窗户跳下,冲向前面的大街。

    萧春秋知道下面的情况更加复杂,攻击的速度更加凶猛。

    基尔斯一看这个中国人竟然一掌劈断了自己手中的狙击步枪,不由得咆哮道:“真是找死。”

    袖口一抖,一道惨碧的剧毒刀芒在手中一闪,划向萧春秋的脖子。

    萧春秋一见对方的刀芒含有剧毒,见血封喉,而且刀速极快,带着尖利的怪啸划向自己的脖子,身形猛然顺势一闪,刀锋擦着自己的脖子飞过。

    “刷刷刷!”

    基尔斯右手狂舞,剧毒的刀锋如同旋风一般,扎向萧春秋的面门。

    萧春秋不退反进,一步抢进基尔斯的面前,手掌奇幻地猛旋,切入基尔斯的刀影中,一掌劈在他的手腕上。

    “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

    基尔斯的手腕顿时碎裂,剧毒的刀锋飞了出去扎在墙上。

    基尔斯忍不住一声闷哼,左手多出一把手枪,对着面前的萧春秋,扣动了扳机。

    “砰!”

    萧春秋猛一侧身,子弹在耳边飞过,但萧春秋不会给基尔斯第二次开枪的机会,手掌一旋,搭上了基尔斯的左手,两指用力一捏。

    “咔嚓!”

    基尔斯的唯一能活动的手腕,被萧春秋捏碎。

    “啊!”

    疼得基尔斯一声惨叫。手中的枪被萧春秋夺了过来,指在基尔斯的脑门。

    这下,只吓得基尔斯魂飞魄散,亡魂皆冒。

    “求求你,别杀我!”

    任何人都会怕死,基尔斯也不例外。

    萧春秋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从基尔斯的眉心打进去,从后脑穿出来,带着污血脑浆碎骨如同喷射的礼花打了出去。萧春秋一脚踢飞基尔斯的尸体,冲下楼去。

    在车队距离基尔斯埋伏的那座楼前30米距离的时候,透过手表的屏幕上,李建还没有看到萧春秋出现,李建看着云琪道:“云琪,你来开车,云梅警戒,我出去。”

    李建说着话,快速地打开天窗准备出去,但还没等李建出去,前面猛然传来密集的枪声,这让李建吓了一跳,同时,车队立刻停下。

    看着车内电子眼传回来的图像,众人顿时大吃一惊,天哪,这怎么可能?六个R国特战队员目光呆痴地冲了过来,手里的冲锋枪对着车队猛烈地开火。

    “不好,有人袭击,全体进入特级防护。”

    李建话音未落,所有的防弹车和特卫团的战士把首长的专车,紧紧地围在中间。

    这时候,李建手表上的画面剧烈跳动,李建一看,顿时狂喜,画面上萧春秋正和基尔斯狂战在一起。

    只要萧春秋和小白到了,李建就放心了。

    这时候,情况再次进入极度危险状态。人群中,猛然冲出来六个年轻漂亮的R国少妇,她们嗷嗷地狂叫着,呼喊着什么,拉开衣襟,冲了过来。

    “黑寡妇杀手!”

    李建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些黑寡妇可都是亡命之徒,身上绑满高爆炸药,就喜欢和敌人同归于尽,极其不好惹。

    果然,冲过来的六名黑寡妇身上绑满了炸药,危险呀,这种高爆炸药,威力极大。

    亚历山大一看到六名黑寡妇冲了过来,不由得暴怒至极,带领着保镖冲了过来,十几把手枪对着这六个黑寡妇的眉心开枪。

    这些保镖可不敢向黑寡妇的身上开枪呀,她们身上可是绑满炸药呀,只能打她们的头部。

    但这些黑寡妇从小就接受恐怖分子的训练,身手极快,躲避子弹的方法快捷有效。

    亚历山大手下的保镖在连开了十几枪后,只打爆了一个黑寡妇的头颅,剩下的五名黑寡妇,如同五条快捷的毒蛇吐着剧毒的舌头,冲了过来。

    她们身上的炸药威力极大,要是让她们接近车队五米之内,就极其危险。

    眨眼间,速度最快的一个黑寡妇如同闪电一般快速地冲了过来。亚历山大毕竟是R国总统普鲁斯的保镖队长,关键时刻,显露出来他的真本事。亚历山大一步冲到车队前,对着那个快要接近车队的黑寡妇,抬手就是一枪。

    “砰!”

    子弹发出尖利的破空厉啸,打进了这个黑寡妇的眉心。

    “噗!”

    这个黑寡妇的整个头颅轰的一声爆响猛然炸开,脑浆碎骨和污血四处喷溅,如同爆炸的西瓜。失去头颅的尸体,带着惯性,仍旧冲出两米开外,才栽倒在地。

    好漂亮的一枪!

    车内的李建,也禁不住赞叹了一句。

    亚历山大这一枪,又快又稳,而且极准。

    R国保镖们使用的子弹,都是特制的,在击中目标时,都会发生爆炸,这样,只要击中恐怖分子,一般都会把恐怖分子炸碎。

    亚历山大一枪打爆了最前面的黑寡妇,这给了R国所有保镖吃了一颗定心丸,十几个保镖对准剩下的四个黑寡妇,拼命地开枪。

    就在这个时候,黑寡妇的头子科娃和贝芙终于悄悄地靠近普鲁斯总统的车队,猛然从人群中冲出来,狂叫着冲了过来。

    这两人距离普鲁斯总统的专车只有十米的距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几名黑寡妇吸引住了,科娃和贝芙在这面,终于发动了致命的攻击。

    亚历山大虽然反应极快,但亚历山大离科娃和贝芙的距离太远,加上这两个黑寡妇的身手极高,亚历山大连开数枪,都没有打中科娃和贝芙。

    科娃和贝芙这面的R国防弹车里的保镖,一看到高速冲过来的两个黑寡妇,几个保镖快速地从车里冲出来。

    “砰砰砰!”

    科娃和贝芙手里的枪响了,这两个黑寡妇头子的枪法极准,每一枪都打爆了一个保镖的头颅。眨眼间,几个保镖竟然全部干掉。

    所有的人都被这意外的情况惊呆了。这下,普鲁斯总统死定了!这两个黑寡妇身上裸露出来的炸药,比刚才那几个黑寡妇身上的炸药要多出两倍,只要让这两个黑寡妇冲过来,整个车队包括防弹车会全部被炸飞到天上去。

    所有的人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这悲惨的一幕。

    科娃和贝芙疯狂地哈哈大笑。

    “哈哈,普鲁斯,去死吧!”

    还有两米,只要科娃和贝芙再前进两米,普鲁斯总统的防弹专车,就会处于被爆炸的范围覆盖,两个黑寡妇就会引爆身上的炸药。

    “找死!”一声冷哼在众人的耳旁传来。

    人们连忙一看,只见一位身着中国将军服的年轻人,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峰,站在普鲁斯总统车队的前面。两把斯捷奇金手枪对准科娃和贝芙的眉心扣动了扳机。

    快了!快了!还有两米自己就可以引爆炸药。炸死普鲁斯,自己就可以名垂青史,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科娃的名字。

    科娃和贝芙狞笑着,如同恶魔一般。

    猛然,一个身穿中国将军服的年轻人拦在她的面前。这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浓烈的杀气,让人透不过气来,滔天的威压如同山岳一般狂压而下。

    科娃和贝芙顿时暴跳如雷,不论是谁,拦在自己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科娃和贝芙狞笑着举起了手枪,对准李建,就要扣动扳机,但李建是谁?李建绝对不会给这两个人机会。

    “砰砰!”

    两声让人心悸的爆响,李建手中的斯捷奇金喷出了烈焰,子弹撕裂着空气,高速旋转着,打进了科娃和贝芙的眉心。

    科娃、贝芙只觉得眼前烈焰一闪,眉心一热,一种又尖又细的东西钻进了自己的眉心,轰然炸响。

    “噗噗!”

    科娃和贝芙的头颅猛然爆开,四分五裂,红白之物四处飞溅,如同打烂了两个西瓜。

    两具无头的尸体,栽倒在地。

    人们本来认为普鲁斯总统在劫难逃,但竟然凭空多出来一位年轻的中国将军,一枪一个干掉了两个黑寡妇杀手。

    “厉害啊,一枪一个,这位中国将军是谁?这么厉害?”

    “天哪,这么年轻的将军,枪法真准呀,中国人竟然救了我们的总统,乌拉,乌拉。”

    “中国!中国!中国!万岁!万岁!”

    人们沸腾了,欢呼着,跳跃着,为自己国家的总统逃过一劫,高兴万分。

    高速冲过来的亚历山大,看着地上还在抽动着的两具无头尸体,又看了看李建,脸色变幻不停,然后给李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满脸羞愧地看着李建道:“谢谢您,李将军。”

    虽然过去亚历山大和李建有很多摩擦,但现在这位年轻的中国将军,改变了R国的历史,救了普鲁斯总统的命,功不可没呀。

    R国所有的人,都不会忘记的。

    李建还没来得及再说话,身后猛然传来一道强烈危险地气息。这种气息,让李建的心脏猛烈地收缩,全身的汗毛根根竖起。

    不好,左边还埋藏着杀手,这个杀手更加厉害。

    李建的身体猛然如同弹簧一般高高地跃起,脚尖在R国保镖车上一点,身形化作一道电芒扑了过去。

    达琳隐藏在人群中,慢慢地向前靠近。当她看到普里斯总统的车队出现在不远处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年轻的生命已经到头了。达琳紧紧地握着白磷手雷,快速地在人群中穿行,只要科娃和贝芙在右边动手,自己就在普鲁斯总统车队的左边动手。

    当科娃和贝芙动手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都应该被吸引过去了。

    自己的行动,才是这次刺杀普鲁斯总统的厉害杀招。

    六个特战队员、六个一般的黑寡妇杀手、科娃和贝芙,这些都是在做铺垫,在吸引对方保镖的注意力,真正的杀手就是达琳。

    达琳隐藏得极深,没有露出一丝的杀气。没有人发现她站在一个特战队员的身后。

    果然,六名被催眠的特战队员在动手的时候,所有的保镖和特战队员都严以待阵,警戒着四周。但当那六名黑寡妇冲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

    当科娃和贝芙冲向普鲁斯的时候,就连这边的保镖都冲了过去,阻击科娃和贝芙。

    达琳笑了,她手中的一把惨碧的毒刀,顺着自己前面这名特战队员的腋窝,刺进了这位年轻漂亮特战队员的心脏,这人的脸色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变成惨绿,停止了呼吸。

    另外四个配合达琳行动的黑寡妇,用了同样的方法,把涂有见血封喉的毒刀,送进了另外几名特战队员的心脏。

    达琳手里握着两枚白磷手雷,快速地接近普鲁斯总统的专车。R国所有的保镖都被科娃和贝芙吸引过去了,达琳的目的就快达成了。

    “施主,哪里去?”

    一个笑嘻嘻的光头小和尚,猛然拦在达琳面前,脸上虽然笑嘻嘻的,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凯琳手中的两枚白磷手雷。

    这两枚手雷已经被拔掉了保险,只要这个外国女人松开手扔出来,在三秒钟之内就会爆炸。这可是强光白磷眩晕手雷,只要爆炸,方圆数米之内,就会化为一片刺目的烈焰火海,就连钢铁都会被溶化。

    达琳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中国的小和尚会拦住自己。

    自己的母亲、亲爱的姐姐和妹妹都死在R国,自己一定要报仇。

    达琳脸色一冷,恶狠狠地道:“让开!”

    说话间,达琳把一枚白磷手朝着小和尚扔了过去。诸葛春阳伸手捞住那白磷手雷。

    白磷手雷开始嘶嘶的冒烟,三秒,三秒后就会爆炸,这里拥挤着大量的人群,根本没有地方扔这颗要人命的白磷手雷。

    诸葛春阳一声大叫道:“小白,快来!”

    诸葛春阳大叫着,拿起这枚白磷手雷,冲出人群,射向远处的无人之处。

    达琳一声冷笑,看着普鲁斯总统的专车,就在距离自己十米开外的大路中间,没有保镖回过头来注意这里。

    达琳看了看手里的那枚白磷手雷,冲向普鲁斯的专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