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中国万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4376字

    诸葛春阳大叫小白快来,是吓唬这个黑寡妇杀手的,他根本没看到小白。

    近了,离普鲁斯的专车还有六米的距离,只要自己冲到保镖车跟前,自己就引爆身上的炸药。

    六米……五米……四米……快了,哈哈,普鲁斯,去死吧。

    达琳身上的杀气终于狂涌而出,自己的母亲、姐姐、妹妹的仇,自己终于能报了。

    达琳哈哈狂笑着,披头散发,如同恶魔一般。

    猛然,一道身影闪电般地拦在达琳的面前。一个年轻的中国人两眼透出浓烈的杀意,死死地看着她。

    亚历山大猛然看到李建如同闪电一般地跳起来,在车上猛一点,身形冲向车队的左边。同时,亚历山大也感觉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在左边传来,亚历山大大叫一声不好,也跟着冲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简直就是天崩地裂,诸葛春阳终于把那颗嘶嘶冒烟的手雷,扔到没有人的地方爆炸了。

    这声爆炸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诸葛春阳又闪电一般地冲了回来。当人们看到,那位中国年轻的将军又堵住了一个女杀手,而且这个女杀手已经就快接近了普鲁斯总统的专车,不禁大吃一惊。

    亚历山大吓得冷汗早已把背后湿透。

    “是你……”

    达琳一眼就认出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在广场上用雪球打到自己的中国年轻人,怎么会这样?那个年轻人怎么会是中国的将军呢?

    达琳简直不相信这是事实。

    李建也认出来这个女人就是广场上那个年轻漂亮的少妇。

    “让我过去!”

    达琳一声低喝,手中的枪指着李建的眉心,左手的白磷手雷举了起来。

    保镖们一看到达琳手里的白磷手雷,顿时吃惊不已。所有的保镖都不敢动,就连亚历山大都不敢动,害怕这个女杀手,把白磷手雷扔向普鲁斯总统的专车。

    “投降吧,你没有机会了。”

    李建看着这个美丽的少妇,用R国语低声喝道。是什么仇恨让这些美丽的女人走向另一个极端做人肉炸弹?这太可怕了。

    炸药一响,再漂亮的人也会化为灰烬。

    “投降?我们只有死去的烈士,没有投降的懦夫。今天如果不是你的阻挡,普鲁斯已经下地狱了,都是你破坏了我们的计划,你去死吧!”

    达琳说着话,对着李建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暴响,子弹发出尖利的怪鸣,打向李建的眉心。就在达琳的手指一动的时候,李建身形如同闪电一般横跨一步,子弹擦着耳朵飞了出去。

    “普鲁斯,去死吧!”

    达琳狂叫着,狠狠地把手里的白磷手雷,扔向普鲁斯总统专车。只要这颗白磷手雷砸到普鲁斯总统的车上,白磷燃烧的刺目烈焰可以熔化一切,普鲁斯总统就危险了。

    达琳在扔出这颗手雷后,发疯一般地冲向普鲁斯的专车。

    手雷一扔出去,没有人能阻挡住飞向总统专车的这颗手雷。人们几乎绝望了,亚历山大更是绝望地大叫着。

    李建一声冷哼,凌波迷踪步发挥到了极限,身形如同虚幻的残影,冲了出去,一把捞住刚刚被达琳扔出来的手雷,然后闪电一般地扔向远处一个没人的地方。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爆响,白磷手雷在远处爆炸了,一朵刺目的烈焰蘑菇云,腾空而起。

    “砰!”

    一声枪响,早已站在李建身后的东方云梅开了一枪。子弹打进了达琳的眉心。

    达琳的身子一僵,那双美丽漂亮的大眼睛看了一眼李建,两滴泪水在眼角流下来,身形慢慢地倒在地上。

    没有人知道,达琳的两滴眼泪表示着什么,可能达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

    A首长在车内的电子屏幕上,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微笑着点点头道:“不错,一会的时间,李建救了普鲁斯两次命,呵呵,很不错呀。”

    王局长看到这一切,早已笑得合不拢嘴。

    人们在看到这一突然的变故再次化险为夷,所有的人都跳跃欢呼,拼命地拍着手掌。

    “中国!乌拉!中国!乌拉!”

    这欢呼声,惊天动地。

    剩下的几个恐怖分子,全部被击毙。

    亚历山大跑过来,没有多说一句话,紧紧地一把抱住李建,久久地说不出话来。这次的经历,让亚历山大和李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远处的一座楼上,用望远镜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的教廷杀手海尔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哪,这个叫李建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是一位少将,连续干掉了几个黑寡妇,厉害呀。

    海尔特看了一眼正在录像的手下,阴森森地道:“把视频发给黑寡妇头领女王拉伊莎,嘿嘿……”

    海尔特狞笑着道。

    后来,当黑寡妇头领女王拉伊莎接到这段视频后,派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女杀手,追杀李建,甚至追杀到了中国境内。

    海尔特这招真毒呀。

    “给教廷总部传递信息,请求支援,一定不能让中国领导人离开R国,最低限度,也要把李建干掉。”

    远处的车队开始启动,慢慢地向前开去。

    R国接待外国元首的宾馆叫彼得宾馆,距离总统府不远。

    彼得宾馆的保卫,现在由R国的特战队全部负责。

    两个国家的元首,进驻彼得宾馆后,休息了一个小时。

    A首长的办公室和总统套房,都在二楼。所有的随行官员的房间,也都被安排在二楼。李建他们的房间,就在A首长的隔壁。

    众人在简短休息后,王局长走进李建的房间,微笑着看着李建道:“李建,好小子,你今天可给我脸上添光彩了。”

    虽然李建现在已经是少将团长了,但王局长一直把李建当做自己的兄弟一样看待。

    “嘿嘿,王局,这么多天没见了,想死我了。”

    李建说完话,给了王局长一个狠狠地熊抱。

    “喂喂,好小子,小心点,骨头被你抱断了。”

    王局长哇哇大叫着。

    两人哈哈笑着松开后,李建连忙给王局长倒杯茶,递到王局长手里。王局长看着李建瘦了黑了很多的脸膛,心疼地道:“瘦了,黑了,这十几天来,吃了不少苦吧,回去后,要好好地休整一下。”

    “嘿嘿,谢谢王局,回去后,你要给我批一个假。我准备带云梅回老家一次。”

    李建脸色一红,看着王局。

    “好呀,你们俩年龄也不小了,我准你假。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喝你们的喜酒。”

    王局长笑呵呵地看着李建。

    “一定请您王局喝喜酒。”

    李建心里很是感动,自己自从和王局长在一起工作,两人之间那既像父子,又像兄弟、无话不谈的友情,让李建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贴心感觉。

    李建感到自己很幸运,一个人的一生很短,如果能遇到一位像王局这种朋友、兄弟,是何等的快事呀。

    “对了,五分钟后,你到首长办公室来,把在R国所有的行动过程汇报一下。”

    王局长说着话,微笑着走出去。

    李建连忙把自己的仪表仔细地整理一遍,五分钟后,走向隔壁的首长办公室。

    孙八一和赵斌在值班,看到李建过来,连忙向李建敬礼。

    虽然赵斌和孙八一都属于老兵,但李建现在是特卫团的少将团长,赵斌他们见到李建,还是要主动敬礼的。

    李建知道,赵斌、孙八一他们早已到了该退役的年龄。可是首长的安全第一呀,下面的特卫团战士跟不上来,赵斌、孙八一、王世荣和周光宇,都三十多岁了,到现在还没有退役。

    李建连忙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轻声道:“辛苦了,孙大哥、赵大哥。”

    孙八一和赵斌两人一听李建还像以前那样称呼自己为大哥,两人不由得一阵感动。

    赵斌轻声道:“李团,快进去,很多领导在里面,快进去吧。”

    李建点点头,敲了敲门。

    “报告!”

    “进来!”

    是王局长的声音。

    李建推开门,只见A首长和所有随行的高级官员都在。

    “敬礼!”

    李建向所有的领导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A首长微笑着冲着李建点点头,轻声道:“李团长,坐下吧。”

    “谢谢,首长!”

    李建坐在工作人员安排好的座位上,竟然紧挨着王局长,再向上,就是A首长的座位。

    所有的随行高级官员,看到李建坐到那个位置,都在心里暗暗地吃惊,但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来。

    王局长看李建道:“李建,你把你们进入R国后所有的行动,简要地说一遍。”

    李建一听,知道首长们想知道自己在R国的行动,是否影响R国和我们的关系。李建就把在阿穆尔州如何保护石油管道,怎样消灭了光头党,全歼J国的神风特战队,干掉了J国的贺伊家族、山口家族、松山家族的精英,怎样再次让M国特战队全军覆没,以及回到这里后,干掉了西方教廷的特使和长老,重创光头党的所有行动,说了一遍。

    所有的官员都听得目瞪口呆。

    李建他们只有六个人呀,竟然干掉了这么多的敌人,没有一个人牺牲,这太让人敬佩了。

    王局长听完后,内心早已热血澎湃,恨不得和李建一起战斗。王局长的经历,和李建相似,都当过特卫团的战士,也曾为了保卫上一届首长抛头颅、洒热血。

    李建刚刚讲完,所有的领导,禁不住拍起手掌。领导们被李建六个人的传奇战斗,震撼了。特别是今天他们亲眼看到李建在关键的时刻,两次救了普鲁斯总统,那百发百中的枪法,绝高的身手,都让人大开眼界。

    当时的情况危急,眼看着黑寡妇杀手冲了过来,就是R国保镖都毫无办法,是李建,力挽狂澜。

    李建讲完这些行动,首长又问了一些细节后,李建和王局回到了休息室。

    “李建,我真想年轻几岁,和你一起战斗。”

    王局长的双眼闪烁着炽热的光彩,看着李建,激动万分。

    众人吃过饭后,李建他们护送首长进入国宾馆的贵宾大厅,两国领导人正式会谈。

    李建他们在贵宾大厅外,有专门的休息室。

    两国元首进行会谈的时候,李战天、云琪他们值班,李建和云梅到休息大厅休息。

    李建刚坐下,亚历山大兴冲冲地跑过来,一把握住李建的手,微笑着道:“李团长,安娜公主来了,她要见你。”

    “安娜公主?有什么事吗?”

    李建话音未落,安娜公主和一位大美女跑了进来,后面竟然跟着藏獒卓娅。

    “呵呵,李将军,我是叫你唐建呢,还是叫你李建?”

    安娜公主看着李建开玩笑道,调皮地眨着眼睛。

    “安娜公主,你随便叫吧,呵呵……”

    李建有点尴尬地看着安娜。

    “李将军,我的卓娅可是喜欢上了你的雪狮,你看这怎么办,卓娅这两天根本不吃东西。”

    这时候,卓娅正围着李建的裤腿转圈,猛然嗅到了什么,兴奋地大声叫着,咬住李建的裤腿不丢,向外轻轻地扯着,嘴里呜呜地呜咽着,眼睛里竟然流出了泪水。

    “卓娅想干吗?”

    安娜公主抚摸着卓娅道。

    “呵呵,雪狮刚才就依偎在我的腿上,我的裤腿上面有雪狮的气息,卓娅肯定是嗅到了,她在让我带她去找雪狮呢。”

    李建也被卓娅的聪明和痴情感动了,看着安娜道:“我现在有任务,等晚上吧。普鲁斯总统和首长的会谈,大概还有一段时间。”

    “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吧。”

    安娜只好坐在沙发上。

    “你好,李建,再见到你很高兴。”

    那位长腿大眼、金发飘飘的美女走了过来,向李建问好。

    李建和云梅一看这位大眼美女,不由得大喜。

    “露丝娃!”

    东方云梅大叫一声,冲了过来,一把抱住露丝娃。

    “云梅!”

    露丝娃也是大叫着,抱住云梅,跳了起来。

    两位大美女久虽重逢非常兴奋。

    “云梅,你还好吗?你什么时间来的,想死我了。”

    露丝娃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看着云梅。

    “露丝娃,呵呵,我今天见到你真高兴。”

    云梅当然不能说,早就来了。

    “你好,露丝娃。”

    李建伸出了手。

    “你好,李建。”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哇,李将军、露丝娃,你们认识?”

    安娜公看着露丝娃和李建问道。

    “呵呵,当然认识了。当年,普鲁斯总统访问我国,露丝娃一起来中国的,我们就成了朋友。”

    李建微笑着看着安娜,又看了看露丝娃。

    亚历山大看着安娜公主道:“露丝娃当时是和瓦列夫一起去的中国。”

    “瓦列夫?早已没有看到瓦列夫了。”安娜公主大声道。

    李建心里有数,瓦列夫在沙漠之战的时候,早已被自己干掉。

    “李建,听说你救了普鲁斯总统?”

    露丝娃看着李建问道。

    李建微微笑道:“黑寡妇在路上伏击我们,碰巧而已。”

    露丝娃看着李建道:“普鲁斯总统为了感谢你,一会儿要给你颁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