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雪狮和卓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3274字

    总统府的晚宴要在晚上八点才开始,现在六点,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后天晚上就要回国了。这二十几天太紧张了,回国后,一定要放松放松。自己可以带着梅儿回老家看看,让爹爹和娘看看梅儿,然后就把梅儿娶过来。

    爹和娘,一辈子不容易呀。在农村,自己这个年龄,儿子估计都上小学了。呵呵,带着梅儿回老家,这么漂亮的儿媳妇,爹和娘一定会很高兴的,妹妹香莲更会高兴,小丫头在城里已经是大二了吧,妹妹争气了呀。

    李建想到这儿,到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到里面的房间里去拿衣服,李建刚想进屋,猛然听到里面的房间里,传来了雪狮的喘息的声音,雪狮在干吗?

    李建透过门缝一看,一下子惊呆了。

    雪狮和卓娅公主正纠缠在一起,两条藏獒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洞房了。卓娅公主到了发情期了?刚才没有仔细地看呀?

    嘿嘿,雪狮进行得还真快。

    李建只好穿上了另外一件衬衣,穿好后,笑嘻嘻地走到云梅的房间,刚想敲门,云梅的房门就打开了。

    “进来吧,李大将军!”

    云梅笑嘻嘻的,俏皮地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梅儿,你怎么知道我来到了?”

    李建微笑着看着云梅。

    云梅看着李建,轻笑道:“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你刚一过来,我可就感应到我的李建哥哥过来了。所以,你还没敲门,我就打开门了。”

    李建看着云梅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抱了一下云梅,在梅儿的娇唇上,啵的一声,亲了一下。

    云梅脸色一红,娇嗔地白了李建一眼,羞涩地道:“小心点,外面可都是领导,别让人看到了。”

    李建笑嘻嘻地道:“没事,门让我关上了,没有人进来。”

    “雪狮和卓娅在房间里乖吗?”

    云梅看着李建问道。

    李建顿时想起来,雪狮和卓娅在房间里在做什么,不由得笑嘻嘻地看着云梅道:“梅儿,你猜猜卓娅和雪狮在干吗?”

    云梅看着李建那神秘兮兮的样子,不像好人,不由得笑道:“两个小家伙还能干吗?不会是雪狮在教卓娅怎样开电视吧?”

    “不是,梅儿。”李建笑嘻嘻地摇着头。

    “在亲嘴?不是在见面后,雪狮和卓娅一直在亲嘴吗?”

    云梅说着话,伸出娇艳欲滴的嘴唇,轻轻地亲了一下李建。

    李建笑嘻嘻地一揽云梅的肩膀,在云梅的耳边说着什么。

    云梅脸色起了一层红晕,看着李建,轻声道:“不会吧,狗儿不到发情的时候,不会干坏事的,难道卓娅到了发情期了?”

    云梅说着话,看着李建,李建顿时张口结舌,也看着云梅,在停顿了几秒钟后,两人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给安娜公主打电话,问问卓娅是不是到发情期了?”

    云梅说着话,用房间的电话给安娜公主打电话。

    “你好,请问您找谁?”

    电话里传来安娜公主的声音。

    “安娜公主,我是云梅,问你个事,卓娅这两天是不是到发情期了?”

    云梅对着李建摆摆手,脸色微红,示意不让李建说话,免得让安娜公主听到李建在这里,两人不好说话。

    “云梅姐姐,卓娅怎么了?”

    安娜没有明白云梅说的是什么。

    云梅小声道:“就是卓娅有没有发情?”

    那边的安娜公主终于明白了什么,连忙道:“云梅姐姐,我没太注意呀,你是说,卓娅现在是发情期?”

    安娜公主口气急促,有点兴奋,如果卓娅发情了,就可以和雪狮配对了,一定会生下一窝小卓娅和小雪狮。一想到一窝毛茸茸的雪白小家伙,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着自己的手指,安娜公主高兴极了。

    云梅小声道:“我没看到。”

    “云梅姐姐,你没看到,为什么问我这方面的事,我以为卓娅可以怀孕了呢,白让我高兴一场。”

    安娜公主撒娇埋怨道。

    “安娜,虽然我没看到卓娅发情,但卓娅已经和雪狮在做那种事,好得不得了。”

    云梅脸色红红的,看了李建一眼,却发觉李建不怀好意地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什么?云梅姐姐,我马上带兽医过来,我去看看,你千万别让卓娅和雪狮分开。”

    安娜公主说完话,一下子挂上了电话。

    云梅一听这话,和李建一起险些晕了过去,天哪,自己怎么能让卓娅和雪狮不分开?这种事能做到吗?

    半个小时后,安娜公主和兽医赶到,经过兽医的观察,确定卓娅到了发情期。这个时间,卓娅正是最佳受孕期。

    安娜公主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极了,还是在云梅的劝说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因为,总统府的宴会就要开始了。

    七点半,普鲁斯总统的邀请人员就来到了,还带来了大批的特战队保卫人员,来接A首长。

    李建他们护送着A首长,进入总统府。

    总统府斜对过有一座低矮的小山,小山上盖满了一座座天价的别墅。

    靠近边缘的一座别墅的二楼的阳台上,两位金发杀手,手里正举着红外望远镜,看着中国领导人的车队,进入总统府。

    两双眼睛里,喷出串串烈火,带着变态的仇恨。

    两个蒙面人放下望远镜,快步走进大厅。大厅中间,一位仪态万千、风姿卓越的金发少妇,坐在中间名贵的红木沙发上。

    “参见耶夫娜长老。”

    两个蒙面金发杀手躬身施礼。

    “看到了什么?”

    耶夫娜端起一杯名贵的红酒,小口抿着,看着两个手下。

    “中国领导人车队进入了总统府,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出来。”

    两个蒙面杀手小心翼翼地道。

    “路上布置得怎么样了?有把握么?”

    耶夫娜那双湛蓝的眼睛,闪烁着一丝幽蓝的寒芒,让人毛骨悚然。

    两个蒙面杀手还没回答,一个金发中年人进来躬身道:“耶夫娜长老,海尔特来了。”

    耶夫娜一听,脸色一沉,冷冷地道:“让他进来。”

    “是!”

    金发中年人退了出去。

    不一会,海尔特脸色不安地走了进来,看到耶夫娜,连忙躬身施礼道:“参见耶夫娜长老。”

    耶夫娜一声冷哼,看着海尔特道:“海尔特,是怎么回事?特使安东尼、长老迪克尔,是怎么死的?圣殿骑士全军覆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教廷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你把详细的情况向我汇报。”

    耶夫娜眼里的杀机渐渐地变得浓烈起来。

    “是,耶夫娜长老。”

    教皇收到海尔特的求救信息,教廷的内殿长老耶夫娜,带着大批的杀手,终于赶了过来。

    耶夫娜是教廷的内殿长老,身份特殊,是教皇的情人,权力极大。这次她发誓,一定要把中国的元首永远地留在R国,特别是那个叫李建的中国警卫,一定不能放过他。

    海尔特把详细的过程向耶夫娜说了一遍。

    耶夫娜听完以后,脸色变幻不停,看着海尔特,沉声道:“你说中国警卫李建有一对翅膀,速度快过我们的三角翼?能像鸟一般飞行?”

    “是的,耶夫娜长老,我怀疑李建那对翅膀,很有可能就是血天使的翅膀。”海尔特看着耶夫娜道。

    “血天使的翅膀颜色都是血红的,没有透明的。如果真是血天使的翅膀,我们一定要好好查查奥尔良,看看是不是奥尔良和李建有关系。如果血天使的奥尔良和李建有关系,我们就灭了奥尔良。海尔特,我们打算一会袭击从总统府回来的中国领导人的车队,你看如何?”

    耶夫娜看着海尔特道。

    海尔特微微沉思,看着耶夫娜,轻声道:“耶夫娜长老,彼得宾馆和总统府的距离很近,路程就半个小时,中国领导人所有的警卫都过来了,再加上普鲁斯的特战队,要想在这段距离袭击他们……”

    海尔特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耶夫娜点点头,沉思了一下,看着海尔特点点头,冲着那个金发中年人道:“取消今天的伏击。”

    “是,耶夫娜长老。”

    中年金发人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海尔特,马上制定攻击计划,人手我给你提供,要在中国领导人回国前‘留住’他们,明白吗?”耶夫娜看着海尔特道。

    “遵命,耶夫娜长老。”海尔特回答道。

    当李建他们簇拥着A首长来到宴会大厅门前的时候,普鲁斯总统和夫人多琳早已在门外迎接。两国元首握着手,走进了宴会大厅。

    A首长刚一走进大厅,所有被请来的官员和相关人员,都站起身鼓起掌来。这些金融寡头和石油巨头们,都一直和中国政府做生意。

    凯特石油总裁尼古拉和他的女儿玛丽亚也在这里。

    普鲁斯总统握着A首长的手,两人举起酒杯,站在讲台前,普鲁斯总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词。

    紧接着,A首长发表了让所有R国富翁都心动的讲演,欢迎这些巨头们,到中国参观旅游,洽谈生意,所有的条件全部享受最惠国待遇。

    中国领导人此次访问R国带来的各大部的官员们,充分发挥各自的外交能力,在推杯换盏中,洽谈好了很多的合作意向。

    李建一直紧紧地跟随首长身后,没有离开首长半步。

    本来预计在晚上九点半结束的宴会一直举行到晚上十点多,主人和客人都忘记了时间,宴会的气氛极其热烈融洽。

    十点半宴会结束的时候,普鲁斯总统和多琳夫人亲自送A首长到宴会大厅门外。

    特卫团和R国的特战部队一起护送中国领导人回到彼得宾馆。

    西方教廷在紧锣密鼓的策划行动,而黑寡妇恐怖分子,已经派了大批的杀手来到这里,一场更加残酷的搏杀,等着李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