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到我卧室来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4187字

    王局长和李战天一看这个外国金发人那金光闪闪的拳头再次轰来,而且拳头比上一次更加涨大,金光更加耀眼,不由得为李建担心。

    大家全都严阵以待,握住了手枪。

    李建一看到对方的拳头再次轰来,神情变得极其凝重,一声长啸,霹雳炮拳也是猛然全力地轰出。

    格林看着李建嘴角流出来的那道血迹,知道李建在第一次对拳中,就已经受伤了。嘿嘿,这一拳我要震碎你的内脏,下一拳就把你击毙。李建,你死定了。

    格林的脸色变得更加狰狞。

    “轰!”

    简直就是天崩地裂一般,两个人的拳头再次狠狠地砸在一起。

    李建的身形再次被砸出数米,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而格林也是被震的血气翻涌,嘴角也流出了一道血迹。

    李建的身形踉跄着后退,还没有站稳,只听格林一声咆哮:“最后一拳。”

    没等李建站稳,格林身形如电,一拳狠狠地砸了过来。这一拳的速度和力量更加快捷。

    李建脚步一软,差点倒地,但也是一拳狠狠地砸出,但明显底气不足。

    格林看着李建喷出的那口鲜血,一双眼睛透出毒蛇一般的浓烈杀意,拳头马上和李建的拳头接触的那一刹那,袖口一动,寒芒一闪,一根毒针无声无息地射向李建的面门。

    很多人看到了那根寒芒,连忙大叫:“李建,小心。”

    这一针的速度极快,好像是由机簧发出,再加上距离又近,根本没有时间躲闪。

    这根毒针快如闪电,刹那间射到李建的面门。

    几乎同时,格林另一只手里多出了一把手枪,瞄准了李建的眉心,扣动了扳机。

    这个家伙真是极端歹毒呀,故意提出和李建拼三拳,在最后的一拳中,射出那根致命的毒针,而且滑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枪。

    李建可是玩飞刀和毒针的老祖宗,玩枪更是无人能比。

    李建猛然看到这家伙的袖口弹出一根毒针,眨眼射到自己的面门,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形猛地一闪,另一只手的食指一弹,一根银针飞了出去。

    “叮!”

    火光四溅,两根针几乎贴着李建的面门,撞在一起,飞了出去。在毒针被撞飞出去的同时,李建的凌波迷踪步奇幻一般地抢到格林的面前,一指点在格林的手腕上。

    格林正在扣动扳机的手腕一麻,手枪飞了出去。这时候,两人的第三拳,终于撞在一起。

    “轰!”一声巨响,如同打了一个炸雷。

    格林猛然觉得拳头一麻,一股重如山岳、极其强悍的劲气涌进他的拳头手臂。格林竟然站不稳,腾腾腾地向后急退。

    格林连忙站稳身形。但还没等他站好,又是一股滔天的劲气在手臂上涌来,如同狂风巨浪。这次格林终于站不住,踉踉跄跄地向后急退,但还是试图站稳身形。还没等他站好,一个更大的劲气狂涌而来,撞得格林一屁股坐在地上,翻了个跟头。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格林自动向后猛退,最后竟然稳不住身体,翻倒在地。

    格林更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和李建轰完了第三拳,会有接二连三的不可抗拒的强悍大力,把自己掀翻在地。

    这三道劲气,只撞得格林血气翻涌,内脏剧痛,张嘴喷出一口污血。

    李建的最后一拳,把武当的阳光三叠内劲,趁机打进格林的身体。格林再强悍的身体,也经受不了这三道强悍的内劲攻击。

    李建一鼓作气,闪电一般地跟来,一记少林大力金刚掌,如同刀锋一般,狠狠地劈在格林的胸脯上。

    格林再想躲,根本无力再躲,这一掌劈得结结实实。

    “咔嚓!”

    格林的胸骨尽碎,尖利的肋骨,刺穿了他的内脏。

    “你……你……前两拳……你是打不过我的……这第三拳……怎么会……这么厉害?”

    倒在地上的格林,到死也不明白,李建前两拳明明不行,最后一拳怎么会这么神奇厉害?

    李建一声冷哼,两眼死死地盯着眼看就要完蛋的格林,冷冷地道:“我是故意向你示弱,明白吗?”

    格林一听,顿时气血翻涌,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一头栽倒在地,下了地狱。

    格林一死,剩下的三个圣使护卫已经没有了斗志,转身就想逃。

    但李建可没打算让他们逃走。

    云梅和李战天他们早就断了他们退路。

    李建抬手就是一枪。

    “砰!”

    子弹打进了一个圣使护卫的后脑,整个脑袋都被打爆。脑浆迸裂,失去头颅的尸体在奔出几米后,栽倒在地。

    另两个圣使护卫一见逃生无望,猛地拉开衣襟,两颗手雷在胸前嘶嘶冒着白烟,疯狂地冲向李建。

    “砰!砰!”

    王局长手中的枪响了,子弹打进了他们的脑门。

    “卧倒!”

    所有的人趴倒在地。

    “轰!”

    一声爆响,两枚手雷爆炸了,这两个人被炸得粉身碎骨。

    李建本来想抓住一个家伙,问一些情况,现在问不成了。

    众人从地上爬起来后,云梅快速地跑过来,看到李建脸上有一道血痕,连忙道:“李建,你受伤了。”

    李建这个时候也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痛。

    众人一听李建受伤了,连忙都跑过来。

    王局长更是焦急,连忙跑过来道:“李建,伤到哪里了?”

    刚才格林发射的毒针,真是危险到了极点,这道伤口就是自己的银针撞击那根毒针的时候留下来的。他如果再晚半秒,那根见血封喉的毒针,就会打到他的脸上,三秒钟内,就会气绝身亡,化为白骨。

    想到这里,李建的后背,顿时冷汗淋淋,湿透了后背。

    云梅连忙到:“伤到脸上,是不是那根毒针伤的?”云梅连忙用药水给李建清洗伤口消毒,查看伤口是否有毒。

    但云梅看到伤口没有中毒的迹象之后,才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这一仗,让教廷的埋伏彻底地失败,教廷杀手几乎全被歼击。四大圣使护卫,全部被干掉。

    李建让众人把那十套三角翼全部从尸体上收回来,放到车上,等有时间看看是否还能用,只要没有摔坏就行。

    众人回到彼得宾馆的时候,天还没有亮。这一夜的任务,完成得不错。所有的危险路段,都安装了监控报警器,而且干掉了那么多的教廷杀手。

    王局长看着大家道:“同志们,辛苦了,马上回去休息,到点我再叫醒大家。”

    李建刚回到自己的房间,王局长就跟着进来,看着李建脸上的伤口,轻声道:“李建,以后可不能这样冒险。对所有的敌人,一上来就要痛下杀手,一招毙敌,不要和他们纠缠。格林的那根毒针危险至极,你再慢半秒,化成白骨的将是你。”

    王局说着话,拍了拍李建的肩膀,看着李建道:“记住,我不想失去一位好兄弟,明白吗?”

    王局长说得极其真诚,他想起当时的情况,现在倒是很后怕。

    “好的,王局,我会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一定改。”

    李建也知道今天自己冒险了。

    “我知道,你想在第三拳的时候干掉格林,但在第二拳的时候你就有机会干掉他,对吗?”

    王局长也看出来,李建的计谋很好,但格林太狡猾了。

    这时候,云梅走了进来,看到王局长也在,连忙道:“王局也在。”

    王局长微微笑道:“我来看看李建的伤口,不早了,你们聊。七点的时候,我来叫你起床。”

    王局长说完话,走了出去。

    云梅看着李建脸上的伤口,已经消了肿,轻声道:“我再给你上一遍药。”

    “梅儿,谢谢。”

    “躺在沙发上别动。”

    李建慢慢地躺在沙发上,微微地闭上了眼。

    云梅拿出药棉和消毒水,轻轻地给李建脸上的伤口消着毒,然后清洗了好几遍。云梅还没给李建上药,就发现李建已经睡着了。

    李建太累了,自从来到R国,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特别是这几天,根本没有时间睡觉。

    云梅看着李建又黑又瘦的脸庞,眼泪禁不住地流下来,李建哥哥,今天多危险呀,那根毒针真是危险至极,你要是有个好歹,梅儿怎么办?

    云梅一边给李建上着药,一边哽咽着。

    上完药后,云梅不忍心叫醒李建,轻轻地道:“李建哥哥,让梅儿伺候你睡觉吧。”

    云梅轻轻地把李建的鞋子脱掉,用热毛巾,给李建擦拭着脚。李建的脚趾甲该剪了。云梅轻轻地用指甲刀,仔细地修剪着李建的脚趾。修剪完后,云梅取过一床被子盖在李建的身上。然后,云梅依偎在李建的怀里,搂着李建的脖子,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是云梅有生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也是最幸福的一觉。

    耶夫娜在别墅里等消息。她已经备好了最豪华的宴会,就等着海尔特的捷报传来,开几瓶百年红酒,来庆贺胜利。

    五十名一流的杀手,十名具有飞翔能力的三角翼杀手,两套自动追踪抗干扰的导弹发射装置,四名圣使护卫,这些力量,相当强悍,就是去暗杀普鲁斯总统,也不是难事。

    四大圣使护卫,只怕根本没有机会动手吧。

    那两套最先进的导弹发射系统,就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重型坦克都能打爆,别说李建的一辆破越野有防弹功能,防弹?能防导弹吗?

    这种导弹,对干扰更是免疫,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李建这次,死定了!李建一死,想偷袭中国领导人就没那么困难了。嘿嘿,暗杀中国领导人,还不是轻而易举吗?

    自己暗杀了中国领导人,就会为教廷立下汗马功劳,教皇就会更加喜欢自己,自己的势力就会空前发展壮大,整个教廷,谁还敢惹自己?

    那几个老不死的太上长老,成天对自己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找机会一定除掉他们。

    整个教廷,还不是自己的天下吗?

    想到这里,耶夫娜抿了一口红酒,慢慢地咽下。

    “报告!耶夫娜长老,执行任务的人员回来了!”

    中年金发人罗伯特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快快有请,海尔特怎么说?干掉李建了吗?”

    耶夫娜急切地叫道。

    一个全身是血的杀手,踉踉跄跄地跑了进来,脸色苍白,刚跑到大厅内,一头栽倒在地,结结巴巴地道:“报告……长老,海尔特和格林圣使护卫……全军……”

    这个报信的杀手受伤过重,再加上流血过多,话还没说完,一头栽倒在地,去见了上帝。

    耶夫娜一见这个人一头栽倒在地,气绝身亡,顿时吓了一跳,知道大事不妙,连忙看着罗伯特道:“罗伯特,怎么回事?”

    罗伯特脸色黯然道:“耶夫娜长老,海尔特战死,四大圣使护卫全部阵亡,五十名教员就回来这一个,十名三角翼杀手,没回来一个,所有参与行动的,全军覆没。”

    “什么?罗伯特,你说什么?全军覆没?这怎么可能?你在撒谎!”

    耶夫娜声嘶力竭地狂叫着,张嘴喷出一口污血。

    天哪,这么一支精锐的力量,竟然让中国人全部干掉,这怎么可能?回去怎么交代?教皇能饶了自己吗?那些老不死的太上长老,更不会饶了自己。天哪,四大圣使护卫都死了,李建真这么厉害吗?一个小小的中国警卫,竟然把教廷的精锐部队杀得一干二净。自己这次完蛋了。

    罗伯特看着如同疯了一般的耶夫娜,轻声道:“耶夫娜长老,求援吧,我们已经没有力量和李建抗衡了,只有让教皇派那些太上长老来和李建对决,才能挽回败局。”

    罗伯特心怀叵测地道。

    “什么?罗伯特,你疯了,让这些老家伙来,我还能活吗?”

    耶夫娜尖叫着大声道。

    “耶夫娜,李建不好对付。如果那些太上长老来了,干掉李建的话,我们就完成了任务;他们干不掉李建,反而被李建干掉,正好除掉我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不是更好吗?”罗伯特嘿嘿阴笑道。

    耶夫娜一听,眼睛一亮,不由得狂喜,看着罗伯特道:“罗伯特,你跟了我几年了?”

    罗伯特低下头道:“耶夫娜长老,我跟了您五年了。”

    “罗伯特,我知道你有才华,你为什么肯跟我五年?”

    耶夫娜的眼睛,渐渐地亮了起来。

    “耶夫娜,我喜欢你,我爱你,到死我都会跟着你的。”

    罗伯特大胆地看着耶夫娜。

    “好,罗伯特,我答应你,来吧,到我卧室来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