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联合行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3874字

    代表西方政府的黑暗势力教廷,三番五次地潜入R国,阻碍中国和R国的正常邦交,进行暗杀颠覆活动,简直就是无视R国政府的存在。这让普鲁斯总统极其的恼怒,特别是上次黑寡妇的袭击,差一点要了普鲁斯的命,这让普鲁斯总统十分生气。

    事后,普鲁斯总统就把主管国家安全的雅科夫斯基叫过来,指着他的脑袋,狠狠地骂了一顿。

    雅可夫斯基看着普鲁斯总统暴怒的眼神和凌厉的杀气,脸上的冷汗顺着脸颊噼里啪啦地流下来,后背的冷汗早已把衣服湿透。

    普鲁斯总统是什么出身,雅可夫斯基知道得清清楚楚。况且,自己就是普鲁斯总统的学生,如果惹毛了普鲁斯,普鲁斯撤掉自己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

    雅科夫斯基知道,现在绝不能辩解,否则,自己就完蛋了。

    雅科夫斯基等到普鲁斯总统发完火,小心翼翼地道:“总统,我的手下,发现了教廷在我们这里的老巢。”

    普鲁斯总统寒着脸,看着这个跟了自己快十年的手下,冷冷地道:“那你还不快行动?对付这些M国人……”

    普鲁斯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眼睛的杀气如同刀锋一般狂涌而出。

    雅科夫斯基连忙道:“昨天夜里,中国警卫在路上干掉了教廷的精锐。”

    普鲁斯一听,看了一眼雅科夫斯基,没有说话,他在等雅科夫斯基下面的话。

    “教廷在等救兵,这次他们大概要派太上长老级别的人物来,我们就是要等着他们的核心人物来到再动手。估计我们在红星造船厂回来,他们的救兵就会来到。到时,我们邀请中国人一起动手,干掉教廷的核心人物,在全国来个大清洗,把所有的教廷间谍全部清除掉。”

    雅科夫斯基的小眼睛,闪烁着寒芒,但面容却露出献媚的微笑。

    普鲁斯微微点点头,没有看雅科夫斯基,摆了摆手道:“去吧,尽快办完。”

    雅科夫斯基连忙躬身退出总统办公室。

    普鲁斯总统看着离开的雅科夫斯基,他知道,雅科夫斯基为什么联合中国警卫一起行动。嘿嘿,教廷是西方政府的枪,更是走狗,很多政府不能办的暗杀、颠覆,都由教廷出面办理。也就是说,某些方面教廷就是西方政府变相的代言人,但却带着黑暗的成分,也就是政府指挥的恐怖分子。

    R国的特战队和中国的警卫联合反恐,干掉西方政府的代表,等于狠狠地打了西方政府的一记耳光,更是表明中国和R国在全面合作。

    雅科夫斯基干得不错。

    昨天夜里,李建在半路上和教廷的四大圣使护卫决战。雅科夫斯基的人,就在不远处暗暗地偷窥,并且跟踪了那个回去报信的唯一活着的教廷杀手,找到了耶夫娜的巢穴。

    今天下午的时候,教廷的援兵就到了。

    三大太上长老,是属于教廷内部最高核心权力的中心人物,大长老罗维斯、二长老罗迪斯、三长老罗基斯。

    这三个人,是现任教皇罗贝克的亲叔叔,亲弟兄三个。

    当教皇罗贝克收到自己的情人耶夫娜的求救信息的时候大吃一惊。看着传真过来的求救信,教皇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甚至都成了绿颜色了。

    四大圣使护卫全死了,五十名教廷的精英,十名拥有三角翼的高手,一个没有回来,全军覆没,这怎么可能?中国的那个叫李建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干掉了自己这么多的精锐?四大圣使护卫可是自己的贴身保镖。格林的身手,在整个教廷里,那都算是极其厉害的。他的圣光十字锤,已经练到第六重,仅仅次于三大太上长老的圣光十字锤,竟然被人杀死?

    教皇罗贝克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沉声道:“有请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的老大罗维斯一听自己的侄子请自己到大殿,心里一愣。他知道,没有什么大事,罗贝克不会请自己到大殿的,难道教廷出了什么事了?

    前一段时间,教廷在中国的势力被中国人彻底地铲除。最近,在R国的行动又接连失败。教廷的黄金圣殿的人全军覆没,连外殿长老迪克尔和常驻R国的特使安东尼,都死在一个叫李建的中国警卫手里。

    好厉害的中国警卫呀!那个叫李建的家伙,竟然是世界警卫大会的双料冠军,身手极其了得。前几天,耶夫娜带领四大圣使护卫和十名三角翼杀手去剿灭中国警卫,难道胜利返回了?

    不会吧,那个耶夫娜就知道勾引自己的侄子罗贝克,根本没有什么本事,罗贝克早晚毁在这个贱女人的手里。

    罗维斯想到这里,看了一眼脸色变幻不停的罗迪斯,轻声道:“罗迪斯,你能猜到是什么事吗?”

    罗迪斯是三兄弟之间最有心计的一个。教廷里很多的事,教皇罗贝克有时也会亲自向罗迪斯请教,罗迪斯就是教皇的军师。

    罗迪斯看了大哥一眼,缓缓地道:“就怕耶夫娜那里出事了。”

    “什么?耶夫娜那里出事了?不可能吧,耶夫娜带走的可都是教廷的精英。四大圣使护卫,格林的身手可是仅次于我们。耶夫娜不会出事的,很有可能耶夫娜干掉了李建,胜利返回了。”

    罗基斯看着大哥和二哥道。

    “到大殿上就知道了,耶夫娜绝对没有回来,但她肯定吃了败仗,如果不信的话,嘿嘿……”

    罗迪斯说完话,慢慢地走向大殿。

    罗维斯知道罗迪斯的思维超人一筹,他的话一般不会错。

    看来,耶夫娜真的出事了。自己早就让罗贝克和耶夫娜不要走得太近,那个女人根本做不了内殿长老的,只是凭借姿色上位而已。就是内殿长老出了什么错,一样会受到火刑的处罚的,掌管赏罚的阿科斯太上长老,是不会放过任何人的。

    当罗维斯来到大殿的时候,罗迪斯正看着一张纸。罗迪斯的脸色十分难看,因为,死了的格林是罗迪斯的学生。

    罗维斯接过罗迪斯手里的那张纸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天哪,全军覆没,怎么可能会全军覆没?

    罗基斯看完这张求援信,看了一眼教皇罗贝克,又看看坐在旁边的掌管赏罚的阿科斯长老,知道耶夫娜这次死定了。

    阿科斯可是铁面无私、不讲情面呀。任何人没有完成任务,就不能活着回来。只有战死,才能免除处罚。

    教皇看着罗维斯道:“叔叔,您看,这个中国警卫杀害了我们多少教廷的成员。以前几次再加上现在的这几次,我们死在李建手里的成员,已经有几百了。这次,趁着李建在R国,我们一定要干掉他。”

    教皇罗贝克脸色变得极其可怕,阴森森地看着罗迪斯。

    “我去!”

    罗迪斯看了教皇一眼,他要为自己的学生格林报仇。格林是自己一手教导的,跟了自己很长时间了,想不到他会死在R国。

    当罗迪斯三位太上长老赶到R国秘密基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耶夫娜看到三位太上长老亲自带着四位圣使护卫来了,连忙迎了过来,躬身道:“感谢太上长老前来支援。”

    罗维斯看也不看耶夫娜一眼,一声冷哼,仰着脸道:“耶夫娜,你把所有的细节,给我说一遍。”

    罗基斯坐到沙发上,冷冷地看着耶夫娜。罗迪斯没有进来,在外面看着地形,悄悄地布置着什么。

    从这三个老家伙的冷酷表情,耶夫娜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罗贝克怎么没有消息过来呀?不会吧,罗贝克这么喜欢自己,不会看着自己死的,自己毕竟跟了他好几年了。

    耶夫娜连忙把李建杀害四大圣使护卫的过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并且夸大了李建的身手,把李建几乎说成了神仙。

    罗维斯和罗基斯听完耶夫娜的汇报,脸色变幻不停。

    天渐渐黑了下来,李建和特卫团的战士们潜伏在那幢别墅的外围,等待最佳的攻击时机。

    透过红外线望远镜,别墅内戒备森严。十几个岗哨挎着冲锋枪,来回地巡视着。几个暗哨,一动不动地伏在岩石旁和草丛中,两眼闪烁着吃人的寒芒。

    亚历山大和马克诺夫小声地商量着什么,不时看看手表,等待着攻击的时间。

    “马克诺夫,一会攻击的时候,不要落在中国人的身后,让中国人看看我们R国的特战队的枪法和身手。”

    亚历山大虽然把李建当做朋友,但R国人骨子里的那种狂傲,一时改变不了。再说李建多次给中国人挣足了面子,亚历山大感到脸上无光,这次攻击教廷的任务,自己的保镖和特战队一定要让中国人刮目相看。

    嘿嘿,李建,你看着吧,一会的攻击任务,我们包了,中国人在旁边看着吧。

    亚历山大看了一眼马克诺夫,嘿嘿地笑着。

    自从李建救了普鲁斯总统,普鲁斯总统老是拿中国警卫和亚历山大比较。这让亚历山大很是郁闷,但也没有办法,李建的实力在那里摆着。特别是雅科夫斯基送回来的一个录像,就是夜里李建一人飞在空中,干掉教廷十大三角翼杀手,还格杀格林等人的实况录像。

    这视频,是R国监视李建的人悄悄用长镜头录制的。

    这个猎杀教廷精英的视频,看得这些保镖和特战队员们目瞪口呆,极其震惊。一个人的能力,竟然能达到这种强悍的程度,厉害呀,要是自己和李建对决,自己又能撑几招?

    如果自己和李建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李建想到王局长说萧春秋和小白也在,怎么到现在没有看到他们的人呢?

    看来,教廷的三大太上长老身手极高吧,嘿嘿,能高到哪里去?明天自己就要回国了,今天是歼灭这些强盗的唯一机会,一会一个都不要放过。

    现在是晚上八点五十,离攻击的时间,还差十分钟。教廷别墅内的灯光,在摇晃不停。

    这时候,那丝不安的感觉再次在李建的心头升起。怎么又是这种危险的感觉袭来?

    李建看着隐藏在身后的五十名特卫团的战士,心里一沉。这些都是自己的亲兄弟,绝不能让他们有什么闪失。

    李建沉思了一会,轻轻地一招手,特卫团的连长孙明,匍匐着爬了过来。

    李建趴在孙明的耳朵边,给孙明下了死命令。孙明听李团长下了这个命令,内心虽然不明白,但军令如山,只能执行。孙明匍匐回去,快速地把命令传达下去。

    李建看到命令传下,这才放下心来。

    李建掏出遥控器,指挥着越野车隐藏在一个预定的位置。李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回过头来,严肃地看着李战天、东方云梅、王光全和郑卫国,低声道:“一会进攻的时候,不能离开我五米,否则,军法处置。”

    李建说时十分严肃。

    李战天和云梅、王光全、郑卫国,虽然不明白李建为什么要这样说,但都点了点头。

    这时候,时间正好九点整。

    亚历山大和马克诺夫猛一摆手,带领着手下冲了上去。

    后面的李建和李战天,在同一时间也冲向门口。

    孙明带领特卫团战士没有跟上来,侧向四周迂回,把整个别墅紧紧地围个水泄不通。

    亚历山大抬手就是两枪。

    “噗!噗!”

    门口岗哨的脑袋在刹那间就被打爆,整个头颅爆裂开来。

    所有的枪械都装了消音器。

    马克诺夫带领的特战队扑向了两个暗哨,一阵乱枪,两个暗哨被打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