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我要杀了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3687字

    炽热的激光束,如同刀锋一般的锋利,划过几个杀手的咽喉。

    那几个杀手,只觉得眼前猛然闪过一道亮光,咽喉一热,一种痛彻入骨的锋利感觉传来。

    五六具无头的尸体摇晃着,在喷射着鲜血。

    五六颗瞪大双眼,露出绝望神情的头颅,咕噜咕噜地滚落下来,还没来得及倒下的几具尸体光秃秃的恐怖脖颈,嘶嘶地向外喷射着污血,让人毛骨悚然。

    萧春秋和小白如同疯了一般,下手毫不留情,全是一招毙命的招式。眨眼间,十几个西方教廷的杀手,被小白和萧春秋杀得一干二净。

    萧春秋一声怒吼,身形高高地跃起,一脚踢向那间房门。

    “轰!”

    一声巨响,整个房门被踹得四分五裂。

    房门一开,两人就看到那三个金发老年杀手正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一个遥控器,在哈哈狂笑,脸色狰狞。

    小白和萧春秋毫不犹豫地攻了上去,猛烈地开着枪。但这三个人,都是人老成精,身手极高,杀人无数,快速地躲过两人的子弹。

    罗维斯一声怪叫,扑向小白。巨大的拳头,发出淡淡的金芒,带着撕裂空气的锐利怪啸,砸向小白的胸口。

    小白一看对方的拳头闪烁着一种淡淡的金芒,就知道不能硬接对方的拳头,身形如同游鱼一般,向旁边一滑。罗维斯的拳头带着风声,从胸前划过。小白手掌一翻,多出一把寒芒四射的尖刀,尖刀一颤,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划向罗维斯的咽喉。

    这一刀,快如闪电,光闪刀到。罗维斯一声冷哼,拳头一回,一拳打向自己咽喉处的刀锋。

    这家伙的这一回拳,速度极快。小白再想收回尖刀,已经没有时间了。

    罗维斯的拳头已到,瞬间就要打到小白的刀上。同时,罗维斯的手里,多出一把手枪,对着小白就是一枪。

    “砰!”

    子弹直奔小白的眉心打来。

    罗维斯的这一枪,打得极其突然。小白猛然看到罗维斯的枪口对准了自己,一个凤点头。罗维斯的子弹,擦着小白的头顶飞出。

    这时候,罗维斯的圣光十字锤,瞬间打到了小白的尖刀。

    小白的功力,由于能量珠的作用,提高极快,少林绝学——多罗叶爆燃发出,右手握刀的五个手指头,猛然如同弹琴一般,次第弹出,快如闪电地弹在尖刀的后柄上。

    尖刀猛然发出尖利的怪啸,脱出掌心,化作一道白光,射向罗维斯的咽喉。

    小白的多罗叶手指,是和云琪、李建在少林寺的时候,慧能方丈传授的。云琪由于脾气暴躁,获得拈花指;李建获得一指禅;小白由于杀戮太重,获得可以减轻杀戮的佛家多罗叶指。

    少林七十二绝技,非同凡响,再加上小白日夜苦练,小白的多罗叶指已经修炼到第八重。

    罗维斯一拳打空,一道白光射到自己的咽喉。

    罗维斯一声怪叫,连忙躲闪。同时,左手的手枪,狠狠地砸向朝着自己咽喉射来的这把飞刀,罗维斯根本来不及躲闪。

    “砰!”一声巨响,手枪正打在飞刀的尾部。但少林绝学,哪里是洋鬼子能轻易破解的。飞刀的刀尾是歪了,但刀尖“噗”的一声,扎进了罗维斯的右肩头,寒芒四射的刀尖从肩胛骨后透出来,刀锋把罗维斯的肩头上的肌腱切断。

    “唔!”

    罗维斯一声闷哼,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只疼得冷汗哗哗直流。

    整条右胳膊,顿时抬不起来了。

    罗维斯根本不相信自己会伤在一个年轻的中国人手里。

    小白恨极了这些恶魔,他们杀害了自己最亲的亲人,罪不可恕。就在左手用多罗指弹出那把尖刀的时候,她右手一扬,两把飞刀,夹杂着十几根飞针,无声无息地射向罗维斯的面门咽喉。这两把飞刀和十几根飞针,带着强烈的仇恨。

    一见这个中国人怒发狂舞,双手狂挥,两把飞刀夹杂着十几道寒芒,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爆射过来,罗维斯不由得亡魂皆冒。废了一条右臂的罗维斯身形左右翻滚着,就想躲避小白的飞刀和银针。但罗维斯已经断了一条右臂,行动不方便。两把飞刀被他躲过,十几根飞针全部打在他的咽喉上。

    “噗噗噗噗!”

    银针从咽喉前面打进,从后劲透出来,血线狂喷。

    小白的身形如同电芒一般爆射过来,刀芒一闪,划过了罗维斯的脖颈,罗维斯的头颅在刀光中飞起。

    “李建哥哥,我给你报仇了!”

    说话间,小白泪流满面,踢起地上还在眨眼的罗维斯的头颅,狠狠地砸向罗迪斯。

    当罗维斯扑向小白的时候,罗基斯扑向了萧春秋。

    罗基斯在三兄弟之间的武功最高,身手十分厉害。这家伙善于用刀,而且是一把见血封喉的毒刀。

    惨碧的刀芒一闪,一溜惨碧的寒芒,夹杂着让人作呕的腥甜味道,划向萧春秋的大动脉。萧春秋的鼻子一嗅,知道这个外国人刀芒上的毒绝对不能碰。

    萧春秋的太极,已经进入了大宗师的阶段。他动作极其顺畅,身形一旋,让过了罗基斯的刀锋,一转身,一掌劈向罗基斯的手腕。

    罗基斯一见这个中国人的身体左右旋转,极其流畅,十分轻松地躲过了自己的一刀,不由得心里一惊。这个中国人的身手极高,不好对付。

    最有心计的罗迪斯站在旁边,脸色变换个不停。

    罗基斯一见萧春秋一掌劈向自己的手腕,不由得一声冷笑,刀光一卷,反削萧春秋劈来的手掌。只要自己的刀锋,划破中国人的任何地方,这个中国人就死定了。

    “罗基斯,快点干掉这个中国人,我们要走了,一会R国的大批警察就会赶到。”

    罗迪斯大声道。

    “好的,三招之内,我干掉这个中国人。”

    罗基斯一声冷哼,刀光一颤,寒芒大盛,爆发出嗡嗡的恐怖颤音,竟然颤出十几道刀芒,劈向萧春秋的咽喉面门。

    好家伙,罗基斯的刀法竟然能颤出来十几道的刀芒,每一刀的刀芒可都是真的,不是幻影,这是由强劲的劲气操纵的。

    萧春秋一见对方的刀法这样奇幻,不由得一声冷笑,整个身形快速地旋转,脚踏太极步,不退反进,双手快速旋转,如同托了一枚巨大的圆球猛旋,一掌劈进罗基斯的刀芒中。

    “砰!”

    一声闷响,萧春秋一掌劈在罗基斯的手腕上。

    “砰!”一声巨响,罗基斯只感觉到一股重如山岳的恐怖力量猛然劈到手腕上,手中的毒刀再也把持不住,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房间内部的墙上。

    这时候,有无数的车辆奔向已经炸为废墟火海的那座别墅。看来,R国的警察和特战部队到了。

    罗迪斯心急如焚,一见弟弟被这个中国人一掌拍飞了手中的刀,顿时心里一沉他知道不好,连忙扑了过去,手中多出了一把手枪,对着萧春秋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连声爆响,几颗子弹打向萧春秋的面门。萧春秋快速地躲闪着子弹。

    这时候,罗迪斯猛然又听到哥哥罗维斯一声闷哼,连忙一看,大吃一惊,罗维斯的肩头,竟然插了一把尖刀。没等罗迪斯有所行动,那个白衣长发的中国人双手狂舞,身形如电,发出飞刀和飞针。

    所有的飞针都打进了罗维斯的咽喉,紧接着,刀芒一闪,罗维斯的头颅带着一溜血光就飞了起来。

    这下,罗迪斯顿时目眦欲裂。小白猛一挥手,罗维斯血淋淋的头颅,飞向了他。

    罗迪斯一见小白杀了他的亲哥哥,不由得咆哮起来,脸色变得极其狰狞,调转枪口,对着小白就是几枪。

    “砰砰砰!”

    连声爆响,子弹发出恐怖的尖利怪啸,射向小白的头颅。小白快速地躲闪着,左右翻滚。

    罗迪斯的武功一般,但枪法极好,又快又狠,连开数枪。

    但就是这么多枪,竟然没有打到小白。罗迪斯猛地一声狂啸,在怀里摸出一把短筒的霰弹枪,对准小白扣动了扳机。

    这下小白顿时大吃一惊。这么近的距离,没有人能躲得过霰弹枪,这种枪,一打一大片,杀伤力极强。

    萧春秋一见罗迪斯掏出了一把霰弹枪对准了小白,连忙大叫:“小白,快过来。”

    萧春秋想去救小白,但却被罗基斯死死地缠住。

    罗迪斯狞笑着扣动了扳机。

    “你这个坏蛋,去死吧!”一声冰冷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砰!”一声闷响。

    一颗子弹打进了罗迪斯的脑门。

    “噗!”

    子弹在罗迪斯的脑门进去,把他的整个头盖骨掀了起来,只打得脑浆迸裂,骨屑爆飞,污血四溅。

    “李建!”

    这声熟悉的声音在小白的耳旁响起,站在门口开枪的,竟然是她以为已经牺牲的李建。

    小白一声尖叫,泪水狂涌而出,一下子扑了过去抱住了李建。

    “呜呜,师哥,我以为你死了……呜呜,吓死我了,呜呜呜……”

    小白伏在李建的怀里,瘦弱的肩头剧烈地抽动着。

    看着小白泪流满面地痛哭着,李建内心很感动,连忙拍着小白的后背,轻轻地道:“小白,师哥是那么容易死的吗?呵呵,别再哭了,再哭的话,就成小花猫了。”

    小白连忙抬起头来,看着李建一脸的硝烟,终于破涕为笑。

    “哼!”

    一声闷哼传来,罗基斯看到两个哥哥在瞬间就被干掉,不由得走了神,被萧春秋一掌劈到胸口。

    “咔嚓!”

    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传来,罗基斯的整个胸脯塌陷下去,张嘴喷出了一口污血。

    小白猛一扬手,一道白光飞过,穿透了罗基斯的咽喉。

    “噗通!”

    罗基斯一头栽倒在地。

    “李建,你没死,太好了,我的好兄弟。”

    萧春秋眼睛湿润了,大步跨过来。两只胳膊死死地搂住了李建,两人拥抱在一起。

    当整座别墅发生爆炸的时候,李建带着李战天、云梅他们闪电一般地跑出了几米。就是这几米的距离,让他们脱离了死亡地带。

    整个别墅在刹那间飞上了天。强大的冲击波,把几个人炸出了十几米开外。

    李建在飞出去的时候,怀里紧紧地抱住云梅,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云梅。

    猛烈的爆炸后,李建身地下的云梅最先醒来。

    这时候,到处是砖头瓦块、烈焰尘土和浓烟。云梅连忙翻身坐起一看,李建满脸焦黑地晕了过去。

    “李建!”

    东方云梅一声尖叫,连忙抱起李建,检查李建是否受伤。

    李建背后,被烈焰烧得一片焦黑,倒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

    云梅连声大叫几声李建。李建终于醒过来道:“梅儿,你没受伤吧!”

    东方云梅的眼泪下来了,呜咽着道:“我没事,你趴在我身上了,呜呜,你的后背都被烧焦了,呜呜。”

    “梅儿,快去看看其他的人。”

    李建连忙坐起来,向四周看去。

    云梅一眼看到全身是血的李战天,不由得大叫一声道:“李建,李战天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