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不听话的小李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3389字

    这时候,R国普鲁斯总统极其暴怒,狠狠地把咖啡杯摔在地上。

    “砰!”

    咖啡杯被摔得四分五裂。

    二十名总统保镖、二十名最精锐的特战部队的战士,竟然全军覆没,保镖队长亚历山大和第一特战队的队长马克诺夫遇难。

    这是多么大的损失。

    普鲁斯总统狠狠地看着雅科夫斯基,眼里的寒芒大盛。

    雅科夫斯基连忙道:“总统阁下,这是个意外,教廷恐怖分子在那座大楼里埋满了炸药,我们的人一上去,整个大楼瞬间爆炸,所有的人根本没有机会跑出来。”

    “中国的警卫怎么跑出来的?他们的五十名特卫战士,可是一个都没有受伤,只是两位军官受重伤,人家怎么指挥的?你们怎么不用脑子?中国警卫李建他们,最后竟然干掉了全部的教廷长老,看看人家是怎么指挥的?”

    普鲁斯总统厉声训斥着雅科夫斯基。

    雅科夫斯基冷汗淋淋,不敢再说话。

    “马上从特战部队抽调精锐的人员补充保镖队伍,再抽调一个特战大队,进驻总统府。”

    普鲁斯总统大声道。

    “好的,我马上去办。”

    雅科夫躬身施礼。

    “另外,调拨力量,把我国境内所有暗藏的教廷势力全部干掉;所有投靠教廷、给教廷帮助的人,一律以通敌叛国罪论处,让他们上绞架。”

    普鲁斯总统愤怒至极。

    这可是两个国家第一次联合反恐,自己国家的保镖特战队员竟然全军覆没,真是丢脸呀。

    回到彼得宾馆后,王局长看着李建道:“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任务。”

    王局长拍了拍李建的肩膀,走出了李建的房间。

    王局长刚走,李特立、云琪、夏雪、孙八一和赵斌他们就走进房间。

    “李团,没有受伤吧?”

    云琪几个刚一进来,围着李建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李建,眼睛里透出真诚的关心。

    李建微笑道:“谢谢大家,我命大,没事。”

    李特立也是满脸关心地看着李建道:“谢天谢地,李团能平安回来。”

    “R国的所有保镖和特战队员全军覆没了?一个没有跑出来?

    李特立看着李建,问道。

    李建点点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亚历山大和马克诺夫都死了,真是可惜了。

    天色不早了,众人说了一会话后,都退了出去。

    云梅在自己的房间里洗过澡后,换好衣服,走进来。

    “李建哥哥,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快去洗洗吧。”

    云梅看着李建,把原来给李建洗好的衣服拿出来,温柔地放在李建的手里。

    “兄弟们刚走,我这就去洗澡。”

    李建说完话,拿起衣服,走进浴室。

    “哎呀!”

    浴室里传来李建一声闷痛叫,吓了云梅一跳。云梅掏出手枪,飞快地射进浴室。

    只见李建已经脱掉了上衣,露出了后背。

    “啊呀,李建,你流血了!”

    云梅一声惊呼,连忙收起枪,拿起毛巾,给李建轻轻擦去血迹。

    李建后背有防弹衣护住,没受到什么伤害。但恐怖的冲击波和爆炸的烈焰,把李建的肩头和臀部都烤得红肿起来,特别是两个肩头,竟然起了几个大水泡,李建刚才脱衣服的时候,肩头的大水泡破了两个,钻心一般的疼痛,水泡里的水和血,顺着肩头流下来了。

    “李建,你不能洗澡了,伤口不能沾水,你躺好,我给你消毒,把全身擦一遍,然后上药。”

    云梅一边说话,一边取来药。

    浴室里有一张床。

    李建顿时苦笑道:“梅儿,我全身都沾满了爆炸的烟尘和泥土,不洗澡怎么能睡觉?”

    云梅脸色一红,轻声道:“李建哥哥,你把衣服脱了吧,我给你洗,保证比你自己洗得干净,你的肩膀都是水泡,有些地方都和衣服碎片粘在一起了,必须用剪刀剪开,所有的伤口都不能沾水,明白吗?”

    “嘿嘿,梅儿,这下面的衣服就不要脱了吧?”

    李建有点不好意思。

    云梅娇嗔地道:“不脱下来,怎么洗?怎么上药?你当时在爆炸的时候,是趴在我身上的,除了防弹衣护住的后背,别的地方基本都红肿了。”

    云梅看着李建红肿的后面,有的地方还在向外渗着血水。

    “嘿嘿,梅儿,哥哥有点不好意思。”

    李建的脸有点红,嘿嘿地笑道。

    “李建,我是你的妻子,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当时如果不是你拉着我向外冲,又护住了我,我不一定能活着回来,你快躺好吧。”

    云梅说着话,一边流着泪,一边用热毛巾擦着那张专门用来洗澡的高级软木床。

    “那就谢谢梅儿了。”

    李建伸手擦去了云梅脸上的泪水,乖乖地趴到擦好的床上,有点害羞地脱掉裤子。

    当李建把裤子脱掉后,云梅一下子惊呆了,眼泪忍不住再次狂流而下。

    李建的整个臀部和腿部的后面全都红肿着,布满着密密麻麻的大小水泡,皮肤都快烤熟了,如果不处理的话,会溃烂发炎的。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李建顾不上自己的伤痛,冲向那座楼,在关键的时候干掉了罗迪斯,救下了小白。

    云梅颤抖着手,打好热水,配制好药水,用消毒砂布,沾着药液,一点一点地擦拭着李建的整个肩头后背、臀部和腿部。

    云梅一边擦拭着,炽热心疼的泪水,滴到李建的后背上。

    “梅儿,你哭了?”

    李建回过头,看到云梅在流泪。

    “李建,你的后面伤得这样厉害,你竟然又去干掉那个罗迪斯,你不疼吗?你真当自己是铁人啊?”

    云梅一边擦着李建的伤口,一边问道。

    “嘿嘿,梅儿,当时情况极其危急,我要是再晚去一秒,小白就会伤在罗迪斯的手里。当时,罗迪斯的霰弹枪已经对准了小白,并扣动了扳机。你要知道,那是威力绝伦的霰弹枪。”

    云梅虽然十分小心,但药水的刺激还是挺痛,这让李建龇牙咧嘴,嘴里吸着一口口的冷气。

    云梅用药水把李建全身洗了两遍。一共洗了一个多小时,就流了一个多小时的眼泪。

    所有的灰垢,云梅都仔细地轻轻擦掉。

    李建看着忙得汗流浃背的云梅,轻轻地给云梅擦汗,小声道:“梅儿,休息一会吧。”

    云梅轻声道:“李建哥哥,我给你消毒、上完药再休息。”

    又过了一个小时,云梅终于把李建所有的伤口都处理好,上了药,用纱布缠好。

    李建感觉原来那种火烧火燎的钻心疼痛,慢慢地消失了。转而,股股舒服的清凉,药物进入烧伤的伤口,全身说不出的舒服。

    这个时候的云梅,累得大汗淋漓。

    李建爱怜地抱过云梅,轻轻地吻掉梅儿鼻尖上的汗水,深情地看着梅儿道:“梅儿,谢谢。”

    云梅趴在李建的怀里,轻轻地抚摸着李建的脸颊道:“建哥哥,咱们是夫妻,谢什么?以后不准再说谢谢。”

    李建在云梅的娇唇轻轻地吻一下,笑呵呵地道:“是,夫人,以后不再说谢谢了。”

    李建说着话,轻轻地揽住云梅的细腰,眼睛的亮光渐渐地变得炽热起来,微微的一用力,把梅儿拉到身旁,嘴巴亲在云梅红润的嘴唇上。

    “呜呜……小坏……蛋,想干……吗?你身上……还有伤。”

    云梅的脸上带着羞涩,白玉一般的脸蛋,透着一丝迷人的妩媚,娇喘吁吁地推着李建。

    但李建的舌头,趁着云梅说话,钻进了云梅的口腔,向柔软舌头缠绕过去。

    云梅娇躯一下子变得极其柔软,炽热起来。

    云梅的两条胳膊,不敢去碰李建的肩膀。现在李建光着身子,趴在小床上,而云梅也只能侧着身,和李建忘情地亲吻着、缠绵着。

    李建轻轻地把云梅拥在怀里,亲了一下道:“梅儿,明天就要回国了,回到北京我申请探亲假,然后带着你回老家好吗?让我爹爹和娘看看你,他们两位老人家同意后,我就娶你。”

    云梅脸色微红,幸福地把脸贴在李建赤裸的胸膛上,听着李建铿锵有力的心跳,迷醉地道:“好的,李建哥哥,不知道咱爹咱娘会不会喜欢我呢?”

    云梅抬起头来,两眼灼灼地看着李建,眼里露出一丝担心。

    “呵呵,这么懂事善解人意的漂亮小媳妇,爹娘一定会喜欢的。”

    李建笑呵呵地把手伸进云梅的怀里。

    “小坏蛋,快放手,给你说正经的,建哥哥,我好担心,你爹娘不喜欢我怎么办?”

    李建看着云梅担心的眼神,轻轻地刮了一下云梅的小鼻子,微微地笑道:“放心吧,梅儿,咱们的爹娘都是极其淳朴善良的老人,他们很好相处,从来没和人家吵过嘴。两位老人家一直希望早早地抱上孙子,让我快点结婚。可惜我大学毕业,一直在外当兵。梅儿,我李建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今生能娶到你这样的好媳妇,梅儿,我爱你。”

    李建看着云梅,忍不住亲了云梅的小嘴一下。

    “李建哥哥,遇到你才是梅儿最大的幸福。能和你结为夫妻,我这辈子是没白来一世。梅儿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李建哥哥,我爱你。”

    云梅说着话,眼睛湿润了,炽热的嘴唇回吻了一下李建。

    “呵呵,梅儿,我们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李建轻轻地拥着云梅。

    “建哥哥,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云梅看着李建,把头靠在李建的怀里。

    “梅儿,咱们还有一个聪明漂亮的妹妹,在省城上大二,现在放寒假,就在家里,陪着爹娘。”

    李建想起善良漂亮的妹妹,脸上露出了自豪骄傲的神情。

    “嘻嘻,我一直想要一个妹妹,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漂亮的妹妹了,太好了。”

    云梅笑嘻嘻地看着李建。

    “梅儿,天不早了,睡觉。”

    “李建哥哥,我还是回去睡吧,明天就回去了,别让人看到。”

    云梅说着话,离开李建的怀抱,站起身来又亲了李建一下。

    “好的,梅儿,我送你。”

    李建嘿嘿地笑着,快速地穿好睡衣,把云梅送出房门,看着云梅走进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