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章 红卫兵串联点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13本章字数:8422字

    叶粒的心里燃烧着一团火,她不甘心忍受吴晓红等人的侮辱,也想来个小小的报复。她曾看到唐素芳偷偷地对着吴晓红的空饭碗吐口水,又用纸轻轻地擦干,有时又故意将吴晓红的碗或水瓶移到桌子边上。做这些事时,她很小心谨慎地东张西望,唯独不怕叶粒看到。汪丽秋表面上经常跟吴晓红手挽着手地进进出出。有时却趁四下无人时,装着漫不经心地拿无吴晓红的洗脸帕去擦脚。叶粒心里笑她们就象心眼儿窄的小孩儿一样,做些见不得人的鬼把戏。她不欣赏这些作法。她要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她在一些红色和黄色的纸上写着: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共产党的革命小将吴晓红最忠!最忠!最最忠!另外还画了许多个大桃儿形状的红心,中间各写上一个忠字。她把标语和红心贴到吴晓红的床架和蚊帐上,使她的床象一座摆了花圈的坟。她高兴地欣赏着,等着吴晓红回来,看她如何表演。她若乱骂乱撕,她也要豁出去给她扣上撕革命标语的政治帽儿,让她下不了台。

    一会儿,汪丽秋、唐素芳、王云霞进来了。汪丽秋盯着吴晓红的床扁了扁嘴,转过身来白了叶粒一眼,就走到自己床跟前去了。唐素芳咧着嘴斜着眼看着叶粒。王云霞瞪了叶粒一眼说:“你太抬举她了,她配吗?”她怕她招来祸事,伸手去撕标语和红心。

    叶粒气恼地奔过去阻挡。唐素芳觉得那有忠字的红心画得真不错,也很有意义。她急忙说:“不能撕,撕忠字是反革命。”王云霞不敢撕了。唐素芳小心地把写有忠字的桃儿红心取下来,分贴到各个床的上方。王云霞觉得这主意不错,也帮着贴。

    汪丽秋在一旁冷冷地说:“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王云霞说:“汪丽秋,你不要,我们就不给你贴。别在旁说风凉话。”

    汪丽秋怕说她不要忠心,忙说:“谁说我不要?我是说别的。”

    一会儿,吴晓红跟王文静等人进来了。吴晓红见每人床上都贴了一个忠字红心,很高兴地说:“谁出的主意?真不错,值得表扬。”汪丽秋做了个怪象。叶粒、王云霞、没搭理她。唐素芳心里乐滋滋的。

    吴晓红的头发剪得象男生一样短,穿一身看不出是男还是女的黑色衣裤,从后面看去,完全象矮个子男生。她从洪涛的办公室出来,急急忙忙地去找罗进川。她在人群和天罗地网一样的大字报林中穿寻。她听同班男生胡立超说,罗进川好象在男生宿舍后面洗衣服,就兴冲冲地往男生宿舍那边跑去。她见罗进川正在晾衣服,就有些不高兴,心想他还有功夫躲在这里洗衣服,但心中那天大的喜讯使她脸上仍然带着兴奋和喜悦。她说:“唉呀,大班长,你咋搞的?还在这儿洗衣服。告诉你一件最最令人振奋的消息——洪老师说毛主席最近要接见红卫兵。”

    “是真的吗?”罗进川转过脸来看着吴晓红。

    “那还能假?洪老师昨晚才跟北京通过电话。”

    不知怎的,罗进川听了吴晓红带来的特大喜讯后,并没感到多大振奋。心里却想着:看来中央的斗争一定非常尖锐复杂。……吴晓红见他不吭声,埋着头弄自己的湿衣服,心里很不痛快。她大声地说:“大班长——洪老师叫马上选拔进京的红卫兵,你咋不开腔?”

    吴晓红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虑。他说:“别大班长,大班长的叫。照洪老师说的办就是了。你去通知女同学,我马上去找男同学一起到教室里开会。”

    红五类──即工人、革命干部、革命军人、贫农、下中农子女可以参加红卫兵,“黑狗崽子”和“麻类”(非红五类也非黑狗崽子)不能享此殊荣。经过红卫兵组织提名选拔,校革委批准,到北京去见毛主席的红卫兵终于选出来了。他们是红卫兵中的佼佼者,勇敢的闯将。吴晓红、罗永兴、伍满仓、罗进川、康毅等,都将在洪涛的带领下到北京去。他们成了全校同学极其羡慕的,最幸福的人了。

    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八日,是一个将永远载入史册,令人难忘的日子──毛泽东象天神下凡一样出现在天安门城楼,第一次在首都接见那象潮水一样涌动的、狂热的、来自祖国各地的红卫兵小将们。毛泽东向大家挥手致意,革命小将们则群情振奋,万头攒动,千万颗心在剧烈地狂跳。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呼喊声象山呼、象海啸,一浪高过一浪地震天动地。激动的泪水可以流成河,可以汇成江。

    有人将红卫兵袖套戴到了最、最、最敬爱的毛主席手臂上。林彪、周恩来也站在旁边挥舞着红宝书(红塑料皮毛著小语录本)。大家都只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见到毛主席就是世界上最光荣的人了!最幸福的人了!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毛主席更伟大的了。毛主席是最红、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从五大洲到四大洋,没有任何一个领袖能与之相比。唯有共产主义的创始人马列主义的老祖宗,才能与之相提并论,但又被林彪解释为:“离我们太远,与我们的国情也有差距。毛主席这样的天才,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毛主席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天才!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唉呀!谁能不激动,谁能不热爱,谁能不顶礼膜拜呢!?只有那一小撮阶级敌人才会在灵魂深处有所怀疑。在天安门广场被接见,享此殊荣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是出自肺腑的热忱。即是混进了那么几个心怀疑虑的人,在那群情鼎沸的汪洋大海之中,那种想法也会抛到九宵云外,连自个儿也不知姓甚名谁了。

    江青尖溜溜的声音:“红卫兵小将们,你们好──”那个“好”字拖着细长的尾巴颤悠悠的,很久、很久都在小将们的脑海中回响。林副统帅说:“我们坚决支持你们敢闯、敢革命、敢造反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吴晓红、洪涛、罗永兴等人那种兴奋便可想而知了。

    他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神圣的天安门,象唐僧取回了真经,感受到了无限的恩泽和雨露。他们心潮澎湃,豪情满怀。他们更加信心坚定地要誓死捍卫毛主席,捍卫红色江山,哪怕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吴晓红象受到加官晋爵的将军,春风得意地回到江城中学。她乒的一声掀开寝室大门,神釆飞扬地出现在大家面前。啊呀!唐素芳、汪丽秋、王文静她们都用惊叹的目光看着她。她头戴草绿色军帽,身穿草绿色军装,腰间束着一根皮带,左胳膊上戴着红袖套,上面是黄色的红卫兵三个字。她笑容满面,毫不掩饰得意地望着大家说:“你们好啊!”

    “呀!吴晓红,你回来了,我差点不认识你了!”唐素芳赞叹着。

    “你简直象一个英武的女兵。真漂亮!”汪丽秋羡慕极了。

    叶粒和王云霞也抬起头来瞟了一眼。王云霞心想,有什么好漂亮的。她个子有些矮,腰杆粗,臀部大,脖子又有些短。这衣服要穿在别人身上那才好看。她把头扭开不想搭理她。叶粒也没正眼看她。

    “吴晓红,你真精神!到哪儿搞到的军装?不是当兵的也可以随便穿吗?”王文静问。

    “北京红卫兵中的高干子女们都是这么穿的。毛主席、林副主席接见我们红卫兵时也穿的是军装。我这套军装可是北京一位高干子女送的。她真好!真了不起!”吴晓红双手背在身后,在寝室里踱方步。

    “吴晓红,把军装借给我穿一天行吗?”汪丽秋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身军装说。

    吴晓红把头一摆:“那咋个行 ? 这是革命战友给的,怎么能随便借给别人 ? !不过,我给你们出个主意,北京红卫兵中有些穿的是冒牌军装,是自己扯布打的。你们也可以这样做。”

    “当真?”汪丽秋眼睛都亮了,她慌忙从床上跳下来,一刻也等不得了,伙同唐素芳、王文静跑上街扯布去了。她们去迟了一步,跑了几个商店,草綠色的布都巳卖完了。她们垂头丧气地哀求售员帮想点办法。售货员说可以用白布染成草绿色。她们马上又兴奋起来,扯了白布向卖染料的店铺奔去。

    在学校的走廊上,叶粒看到田蒙穿着一身假军装,背着一个绣有五角星的黄书包从对面走来。她讨厌他,也就讨厌他那身打扮。她折转身从另一条道上走过去,不想田蒙也折转身从另一条道上走过来。叶粒心想,我躲他干啥?就把头望着走过去。田蒙挡着她的道,看了看左右神密兮兮地递过来一张纸条。叶粒不理会地只管往前走。田蒙只得折转身跟在后面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别错过机会,快出去串联,我们一道走……”叶粒没搭理他,只管大步地往人多的地方走去,生怕他跟过来。

    江城中学的红卫兵们,前呼后拥地追随着三个身穿草绿色军装,腰上扎着皮带,左手臂上戴着红卫兵袖套的人。他们从校门一直往里面走去。他们都背着绣有五角星的黄书包,手中拿着红塑料皮的毛主席语录本,在大家的簇拥下喜形于色地往学校原党委办公室走去。这三个人都非常面熟,学校的报亭里曾贴着他们的照片,原来都是本校高年级毕业的学生。那个圆圆的脸,头发剪得短短的女生叫张威,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那个戴眼镜的高个子男生,就是报亭里被人打了×的,叫刘季平,在清华大学读书。还有一个叫王浩,在北京大学读书。洪涛满脸笑容,很热情地带着他们往里走。他微微地弯着腰,侧着头说:“欢迎你们回母校来传经送宝,把北京的消息,毛主席的声音带给大家。”

    吴晓红、罗永兴等跟在后面。“让开──让开──你们真是,在挤啥?”吴晓红张开双手吆喝着周围的人。

    “不要挤嘛,一会儿大哥大姐会跟我们传达中央的指示。有问题到党委办公室来请教。”洪涛兴奋地说。

    洪涛带着他们刚跨进党委办公室,一大群学生也跟着挤进去了。张威一屁股坐在了司马校长平时坐的位置,其余的坐凳都被挤进去的红卫兵坐满了。刘季平和王浩挤着往办公桌上坐。吴晓红见康毅舒舒服服地坐在张威的旁边,心里很不高兴。她伸长脖子对康毅说:“喂,你咋个搞的?快起来,让大哥大姐坐。”康毅装着没听到,把脸转到一边去。吴晓红见他不动,就伸手去拉他。

    “你拉我干啥?”康毅使劲地摇了一下身子,挣脱了她的手。“他们坐在桌子上正好,位置高,大家看得清,也听得明白。”

    吴晓红还想叫别的同学让。王浩和刘季平都说,坐这里好。大家都是革命闯将,不必客气,随便点好。

    屋子里挤满了人,外面窗口也堆积着一张张好奇的脸。洪涛站起来,伸了伸脖子扬了一下头说:“我给同学们介绍一下。”他指着坐在正中的张威说:“她是我校六四级三班毕业的张威,是北师大的红卫兵。”他带头鼓掌,大家也跟着鼓掌。吴晓红的巴掌啪得最响。接着他又介绍了王浩和刘季平。大家也报以热烈的掌声。介绍完了,洪涛拍了拍手说:“请大家不要讲话。安静──他们是我们的骄傲,是毛主席身边的红卫兵、红闯将。今天他们带着无比深厚的阶级感情回到自己的母校,就是希望看到母校的红卫兵闯将们跟毛主席跟得最紧,对敌斗争取得突出的成绩。他们将把北京的消息,把毛主席的声音带给我们,使我们在斗争中眼更明、心更亮,不会迷失方向。……”

    有人骚动起来,小声地说话。康毅把脚跺得地板咚咚地响,他有些不耐烦了。他说:“洪老师,还是请他们先说吧,我们希望听到新的精神。”

    洪涛的脸胀红了,看到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那三个人身上,忙说:“好、好,那就请他们先给大家传经送宝吧!”他又一次带头鼓掌。

    张威站起来,个子不高。圆脸上那双眼睛虽不大,但却非常灵活。她很快地环视了大家一眼,举着手中那本红塑料皮的毛主席语录说:“我见许多同学都没有带毛主席的红宝书,红宝书要天天学。书不离手,语录不离口。请跟着我先学习一段最高指示。”她右手握着红宝书很有节奏地挥着说:“‘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大家都跟着她声音极其响亮地背诵着。她再次用眼光扫视了一转周围,用极其严肃的语调说:“同学们都知道,8月1 日毛主席主持召开了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我们首都师生有 47 名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这是伟大的历史创举,具有划时代意义。它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毛主席无限信赖我们革命的红卫兵,希望我们起来造反。把旧世界打个翻天覆地,打个人仰马翻,打个落花流水,打得乱乱的,越乱越好。毛主席在8月5日又将他自己写的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亲自贴到了中央委员会正在开会的房门上。这又说明了什么?第一:毛主席首先肯定了北大聂元梓等人的大字报,为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第二:毛主席指责从中央到地方某些领导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打下去。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又何其毒也!……”

    张威振振有词,口若悬河地一口气说下去。“毛主席这张大字报有肯定,也有否定,有高度的赞扬,也有极其严厉的批判。肯定的是革命小将,赞扬的是造反精神;否定的是压制革命,批判的是从中央到地方的一些压制革命不支持造反的领导。现在毛主席为我们指明了斗争方向,为我们撑腰打气。我们就要响应主席的号召,勇敢地行动起来,把斗争矛头指向压制造反的各级当权派。”

    洪涛带头鼓起掌来,在场的许多人也使劲地鼓掌。掌声停下来,张威又讲:“8月8日,我们敬爱的林副主席在接见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时讲话,表示坚决支持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他说:‘这次文化大革命最高司令是我们毛主席。我们要弄得翻天覆地、轰轰烈烈、大风大浪、大搅大闹,这半年要闹得资产阶级睡不着觉。’中央《十六条》规定:在当前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

    张威的嘴巴不停地翻着,就象往沸腾的油锅里不停地渗入唾沫。每一滴唾沫下去都引起剧烈的炸裂。张威的记性怎么这样好啊!? 吴晓红眼睛一眨不眨地听着。她由衷地钦佩她对中央文革精神吃得那样透,好象一些文件她都能倒背如流。

    一阵掌声刚停下来,刘季平扶了扶眼镜从桌上跳起来说:“红卫兵战士们,我们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马列主义千头万绪归根一句话就是造反有理。我们要誓死保卫毛主席,捍卫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灵魂。现在毛主席支持我们造反。我们要踢开党委闹革命。把斗争的矛头指向党、政、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炮轰西南局,火焼省地委。我们就应该敢闯、敢干、敢革命。我们要站在时代的前列。我们要搬掉一切绊脚石,扫除一切害人虫,打倒一切保皇派!一一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一一”

    刘季平挥着拳头情绪非常激昂。他的演讲象炸弹。那踢开党委闹革命,揪党、政、军内一小撮,以及炮轰西南局,火焼省地委的提法让在场的人耳目一新,振奋不已。唯有坐在张威旁边的康毅却站起来,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我有些不明白,哪些是保皇派?除了地、富、反、坏、右、资本家、反动权威等外,哪些是革命的绊脚石?哪些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张威说:“就是那些与造反派对立的人。他们压制革命,害怕造反。还有各级不支持造反的大小头头。”

    康毅不以为然地说:“这样说,支持造反的就是革命的,不支持造反的就是反革命的,那坏人也起来造好人的反,怎么办呢?”

    张威果断地说:“你不要把问题搞偏了,我们革命造反小将中没有坏人。如果我们怕出乱子,畏首畏尾,哪里还能成为革命的左派?哪里还能发展和壮大左派队伍?毛主席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革命就不怕抛头颅洒热血。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王浩说:“我补充一点,主席那张大字报主要是针对党内的大人物刘少奇、邓小平等人写的。虽然没直接点名,但我们已经领会到了。同学们要从下而上,走出校门充分发动群众,我们要搞革命的大串联,我们要到各学校、工厂、街道去发动和联合造反派,把大小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头头揪出来。要把市委书记、市长以及宣传部、组织部、公、检、法等部门的头头揪出来。”

    在场的人似乎都屏住呼吸地在认真听着。康毅激动得全身发抖,他脸红脖子粗地站起来说:“照这样说好象当官的都该打倒?不必看他过去到底干了好事还是坏事了?”他看到洪涛向他射来了恶狠狠的制止目光。可是他仍然说:“封建社会都还有为人民办好事的清官,何况是我们党的各级领导。……”

    洪涛打断康毅的话说:“听大哥大姐讲,你少在这里乱讲。”

    张威说:“让他说,他说的正是保皇派的言论。什么封建社会还有为人民办好事的清官,这正是和吴晗《海瑞罢官》一样的论调。封建社会哪里有什么好官、清官?他们都是为封建社会和剥削阶级服务的,都是人民的敌人。”

    康毅不示弱地说:“如果说封建社会当官的都是人民的敌人,难道说共产党的领导也都成了人民的敌人?”

    屋子里充满了火药味,康毅成了众矢之的。有人为康毅捏着一把冷汗。

    刘季平扶了一下眼镜说:“文化大革命就是要触及灵魂,经受考验。不支持造反,不支持革命,当然也就是人民的敌人。”

    康毅仍昂着头说:“难道可以怀疑一切,打倒一切吗?”

    “为什么不可以?我们就是要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我们也怀疑你。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你是什么出身?”张威向康毅发起了突然袭击。

    康毅并不退缩地说:“我是革命军人出身,我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

    张威冷笑了一下接着说:“好一个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毛主席代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毛主席支持我们造反,你为什么唱反调?”张威拿出了最利害的杀手锏。

    气氛紧张得象要燃烧,眼看康毅孤身奋战,势单力薄。罗进川站在窗外,一双眼睛焦灼地盯着康毅,心想只有让他赶快离开这里,就大叫起来:“康毅──你爸部队上的人找你来了。在校门口传达室,叫你快去──!马上去──!”

    田蒙也在窗外,他没想到康毅竟有这样的胆识,他真想助他一臂之力,可又觉得寡不敌众,何况自已的父亲还在受批判。他大声地喊:“康毅——听到没有?你爸派人找你来了——快出去!一一”

    康毅迈着大步离开了党委办公室。他边走边说:“怀疑一切,打倒一切肯定不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康毅离开后,张威说:“刚才那个人的言论就代表保皇派思想。有人害怕革命过头了,我相信在坐的绝大多数都是不害怕革命的。我们要打倒走资派就要打倒保皇派,搬掉绊脚石。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在致江青的信中说:‘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尔后还要有多次扫除。’”

    王浩说:“毛主席的伟大思想是走群众路线,充分发动群众。我们要搞革命大串联。江城中学是中学里面的大哥,你们要到各中、小学去串联,到工厂和街道上去串联。发动造本单位的反,造市委和市政府以及各部门的反,再向省委,中央进攻。”

    吴晓红两眼射出兴奋的光。她挤到屋子中央,把剪得象男生一样的头昂起来,挺了一下胸,情绪激动地说:“今天革命的大哥大姐给我们带来了毛主席的伟大思想和中央领导的指示。我们要坚决照办,一百个照办!一千个照办!谁要反对革命,我们就砸烂谁的狗头!一一”

    洪涛拍响了第一下巴掌,接着北京来的红卫兵和在场的一些同学也鼓起了热烈的掌声。洪涛也兴奋得眼里闪着灼热的光。他说:“吴晓红同学的这种紧跟毛主席,紧跟党中央的革命热情,很值得我们学习!刚才从毛主席身边来的红卫兵闯将,把许多问题给我们分析得很清楚,很透彻,很有说服力。我们要积极行动起来,高举造反大旗,点燃熊熊烈火。一方面发动群众让更多的人起来造反,炮轰市委;另一方面要横扫‘四旧’,还要与一切保皇派作坚决的斗争。打倒保皇派!——”

    张威、刘季平、王浩使劲鼓掌,许多同学也都将双手拍得发烫、发红。就象夏天夜晚,有人在水塘边走过,向塘里丢了一块石头,先是一两只青蛙叫起来,跟着所有的青蛙都争先恐后地大叫起来。呱呱—— ! 呱呱——!好不热闹!为什么叫起来,谁也没有真正弄明白。

    康毅跨出门后,大声地问:“哪个找我?”

    罗进川拉着康毅的胳膊:“走,到那边去。”他把康毅拉到运动场的墙根下,才松开了手说:“鬼在找你。”

    康毅瞪着大而圆的眼睛竖着两根浓眉跳起来,将罗进川的一只胳膊扭到背后去叫着:“好哇──你扯谎,还说是我爸找我。”

    “不要闹,快松手。”罗进川使劲地把胳膊从康毅手中抽出来。“你再不走要遭围攻了。”

    “哼!我不怕他们围攻。他们妄图煽动大家造各级领导的反,我看是居心不良。”康毅用皮鞋使劲地踢着地上的一个光滑的石头。

    “来者不善,我爹妈都可能要被揪斗了。”

    “你就只想到自己的爹妈。照他们说的干,会打击一大片,伤害许多领导干部。我就不信所有的领导干部都是坏的,坏人只是一小撮。真要把共产党的干部都打倒了,那些地、富、反、坏、右阶级敌人才高兴呢。”

    “对,你说的有理。我想不通的是报纸、杂志都一个劲地支持造反。林副主席也说:‘搞得愈乱愈好。’真叫人想不明白。我爸向来很沉得住气,最近几天也坐立不安,动不动就发脾气。他叫我不准跟着瞎起哄。我妈回来好象变了一个人。”

    “我只认一个理,不能把共产党搞垮,不能把国家搞垮,不能把党的干部都打倒。打倒了谁来治理国家?难道让阶级敌人来当权?我早就对他们那样瞎闹、瞎造反看不过眼了!”康毅气愤地说。

    对面有人走来,罗进川拉了一下康毅的衣服,向他使眼色叫他小声些。

    康毅跺着脚说:“你也成胆小鬼了!我又没说反动话。我们是为党为国家,又不是为个人私利。我看有些人造反,倒想捞个人好处。”

    “你没看到,刚才你跟他们争论,没有人敢帮你说话。洪涛和吴晓红他们都凶神恶煞地瞪着你。我们成孤家寡人了。斗争也要讲策略,你一个人去跟他们硬拼,有三头六臂也等于零。”

    康毅蹲在地上,低着头,双手捧着脸。罗进川以为康毅心里一定很难过,忙开导:“真理总会战胜谬误。说不定毛主席明天就来个最高指示,叫各地不准乱批乱斗。”

    “哼!你想得倒好。我在想有我们这种观点的人不是没有,只是没有联系发动起来。”

    罗进川看到有人从党委办公室走出来了,感觉似乎有眼睛在看他们。他把康毅拉起来说:“走吧!另外找地方说话。你说得对,我们也该联络和发动一些人,光是你我,没法跟他们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