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八章 探监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15本章字数:1844字

    叶粒深深地惦记着在监狱里的罗进川。无形中,她感觉他和她的命运己经紧紧相连。她希望他能好好地活着。监狱到底是什么样儿呢?她不知道。但是她清楚地明白那是专政机器人间地狱,决不会有好日子过。她千里迢迢地赶到了关押罗进川的石狮山监狱。老远便看见高高的围墙上安着带刺的网,沿墙设有岗哨。她望着那阻挡视线的高墙,感觉那不是墙,而是阴阳界,从里面传出阴森可怖的气氛。她走到监狱大门就被严厉讯问:“干啥的?”

    她已有些思想准备。在她的想象中这儿自然是惨惨阴风,缕缕鬼影的了。然而那讯问声,仍然使她有些心惊胆战。她说:“来看一个人,他叫罗进川。”

    “你是她啥人?”那声音不高,但象审讯犯人。

    她有些难堪地说:“是同学。”

    那人打量着她说:“不是一般的同学吧?”

    她低着头,不吭声。

    “干啥的?”

    “下乡知青。”

    “把证明拿出来。”

    幸好她走时也想到可能要证明。她不好到公社去开,就带上了学生证和毕业证。她递过去,对方看后把她带到一间象办公室的屋子里,叫她填张表。那人严厉地说:“在这里等着,不准走动。”

    一会儿,刚才那个狱警和监狱里的中队长一起进来了。中队长问:“你要见罗进川?”他用一双尖锐的眼睛盯着她。“他可是判了重刑的政治犯,到现在依然顽抗不肯认罪。你要好好开导他。顽抗只有死路一条,与毛主席和共产党对抗是自取灭亡。”他叫旁边的一个狱警去通知一下让他们见面。

    叶粒脸色苍白,焦急万分地等着。她多么希望马上见到罗进川。去通知见面的狱警进来了。叶粒急忙站起来迎过去。狱警说:“他说不认识你。”

    中队长说:“他不想见你,走吧。”

    叶粒没想到罗进川会不见她,她伤心地哭起来。她说:“我这么远的来,请你们无论如何让他见见我。他今天不见我,明天我还来。明天不见我,后天还来。”中队长见她苦苦哀求,就叫人把罗进川弄出来,让她们见见。

    罗进川剃着光头,穿着犯人穿的衣服出现在叶粒面前。他埋着头,不愿抬头看她。他听说叶粒来看他。他那淌着泪流着血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叶粒──这个曾经在他心中呼唤过千百遍的名字,他是多么渴望能见到她啊!这么久以来,没有人来看望过他。他觉得世界上的人都把他忘了。她能千里迢迢地来,不怕受牵连,说明她心中念着他。然而自己是什么人,一个判了死缓的人,怎么能奢望爱和同情?那不是要害了人家么!他那受伤的心灵就象被尖刀剜着,钻心刺骨的疼痛使他下了决心:不能接受她的同情和关爱。她应该有一个较好的归宿。只要她心中曾经想到过自己,有过爱的火花,也就心满意足了。

    叶粒见他那个样子,心都快碎了。自己也象掉进了十八层地狱。她流着泪说:“罗进川,你为啥不愿见我?”

    罗进川小声地说:“你快走吧!”他的心颤抖着,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强忍住内心的伤痛说:“你不该到这里来。我与你不相干。康毅才是你的朋友。他曾经对我说,他不接受父亲的安排,都是为了你。他怕你被油子欺负。”

    “你在胡说些啥?”她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没骗你,是康毅对我说的。他爱你,他要一直等到你了解他,喜欢他。”他说这些话时一直垂着头。

    “你好没道理。康毅不知下落,你就乱说!”她抽泣着。

    罗进川惊诧地抬起头来,那是一张瘦削而苍白的脸。眼睛凹下去,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彩,目光暗淡呆滞,而又充满绝望。他望了叶粒一眼惊疑地问:“你说啥?难道他各自远走高飞,连地址也没留下吗?”

    “听说他父亲上了林彪贼船。公社武装部长带人来逮他,他逃跑了,一直没有音讯。”

    “他啥时走的?”他感到震惊,有些不相信自已的耳朵。

    “去年十月。”

    罗进川不吭声了,眼泪成串地往下掉。

    “你不要难受,要多保重!……”

    罗进川的肉体被监狱的非人待遇弄得伤痕累累。精神世界被政治浪涛和人生的恶浪击打得千疮百孔。他再也经不起感情的刺击。猛然间,他的神经开始纹乱短路。他狂躁不安起来,忽然,他抬起头来象发怒的狮子,满脸悲愤地狂叫:“你走,哪个叫你跑来的? 我认不倒你。你走!——你走!──”旁边的看守跑过来凶恶地制止他。他突然又暴发出一串笑声说:“好!——好!——这样好!大家都好!”看守将罗进川带走了。他突然挣开看守的双手向墙上撞去。

    叶粒被另一个看守带着,走出了那间令人痛断肝肠的屋子。她拖着象灌了铅一样沉重的步子慢慢地往外走。她突然听到监狱里骚动起来,有人在说快拿担架来。她转过身来见一些看守在忙乱地跑动。她感觉可能与罗进川有关,就转身往回走。那个中队长大声地怒吼:“你转来干啥?──你再也不准到这里来了。”

    叶粒惶惑地问:“出啥事了?“我想再见他一面。”

    中队长愤怒地吼起来:“你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就叫人把你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