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二章 油子被判监外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16本章字数:2870字

    县人保主任翻着报纸,喝着茶,找着自己喜欢的新闻。他头也没抬地叫着小张,要他把几封乡下的来信拿去,看有没有该处理的事情。小张名叫张国橹,是一个戴眼镜,个子高高瘦瘦的年轻人。他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虽然是老五届毕业的“臭老九”,但他在大学里就入了共产党。父亲是老工人,省劳模,算得上根红苗正,才被分到了县革委机关。他将那几封信拿到自己办公桌上,拆开其中一封区革委来信看起来,见上面写着要求给△△小学教师重新戴上右派帽子。他皱了一下眉将信放在一边,再拆开一封,见是控告△△人搞投机倒把,△△人从甲地购耕牛到乙地去卖,从中牟取暴利××元。他想起不久前,有一个“牛行”被市里以投机倒把,破坏生产等罪判处徒刑十五年。看来这还是一件要案。这倒卖耕牛一案到底触犯了哪条刑法?自己也搞不清楚。他愈来愈觉得搞不清楚的事情太多了。事实上也无需搞清楚,因为根本不需要按刑法条例来办。该定什么罪,成了想定什么罪;该判多少年,成了想判多少年。他真不希望去查办倒卖耕牛一事,但他决不敢随便把信扣下来,只有如实向主任汇报。他拆开第三封控告信,映入眼帘的是一排秀美的字──游树明利用职权强奸妇女,致死人命。他还发现信内有一个小纸包,上面写着:这是 1973 年×月×日从死婴头上取下的头发。(那是叶粒在埋死婴时从他头上取下的。)信中还有七个人的检举口供记录。检举信内容充实,条理清晰,逻辑严谨,看后一目了然。他看着事情发生在西龙公社,红旗大队一队。他想着,这乡间竟有这样的人才,他要搞到如此充足的证据,敲开那些受害妇女的嘴,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他猜想可能是一个办过案的人。

    他把其余两封信看完后,就去向主任汇报。他特别指出:这强奸妇女,致死人命的控告信,内容详尽。他把那个小纸包递给主任。主任看着那撮柔细的黑黄色婴儿头发,也很感兴趣。小张说他想下去调查这事,坐办公室时间久了会脱离实践。主任同意叫他和小高一道去。

    小张、小高来到西龙公社。不巧,公社的彭公安到乡下处理事情去了。小张他们就直接向红旗一队走来。小张说先要找叶粒了解一些情况,他们向路边的社员打听叶粒住在哪里?一个农民指了指半山坡上的那个茅屋。他们还没走近茅屋,一条大狼狗凶恶地狂吠起来,一个长辫子姑娘走出屋子,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说:“豹子,莫叫。”那狗趴在地上,虎视耽耽地盯着他们。他们有些怕那条狗,不敢走近。小张叫着:“叶粒同志在吗?──我们想跟他了解一些情况。”叶粒向他们走过去。

    小张说:“请你把狗看住。叶粒同志在不在?”

    叶粒打量着两个陌生人,见他们穿着公安衣服就说:“你们找她干啥?”

    小高有些不高兴了。他说:“你只消告诉我们他在,还是不在。我们要找他干啥?那是我们的事情。”

    叶粒见他说话傲慢无礼,转身往里走。说:“你不说找她干啥,那我也不晓得。”

    大狼狗又对着他们狂叫起来。小张急了,转过头去瞪了小高一眼说:“我们是县人保组的办案人员,有要事找叶粒。请你告诉我们,他在哪儿?”

    叶粒转身说:“就在你们跟前。”

    小张惊讶地张着嘴,不由得说:“你就是叶粒?”不知怎的,他认为叶粒一定是男的。

    叶粒说:“请进吧。“

    两人跨进茅屋,迅速地扫视着屋子,发现这破烂的茅屋里原来就只住着她一个人。他们看到放在桌上的数学、外语书籍和毛主席语录字帖。叶粒从厨房里端着开水出来,两个年轻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她。只见她长得秀丽端庄、亭亭玉立。

    小高一向自我感觉良好,除了对上司,从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他刚才也就随便说了那么一句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不想她公然犯了牛脾气。他还真没想到她就是那个写控告信的叶粒。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一个人住在破烂孤独的茅屋里,还养了那么一条凶恶的狼狗,真不可思议。他收起了往日傲慢的神情,客气地坐在小张的旁边,脸上露出了微笑。小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线。他说:“你真不简单,一个人住在这里不怕吗?”

    叶粒无可奈何地笑着说:“已经习惯了。”

    小张拿出那封信来说:“这些旁证材料都是你调查的?”

    叶粒点了点头说:“有些是和大队妇女主任一起调查的。”

    小张说:“请你告诉我们,你是怎样发现死婴和搞到这些旁证材料的?”

    叶粒将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地作了如实详细的介绍。他们向叶粒了解情况后,离开茅屋,向郭秀芳家走去。小张感叹地说:“她为了这个案子,跑了三个公社找了十多个人调查情况,如此尽心尽力为了啥呢?我看她才该去搞政法,当侦探。我们都是白混饭吃的了。”

    小高眯着眼睛笑着说:“我也没想到她会是这样一个人。看你那神情,佩服得五体投地,你是喜欢上她了。”

    小张的脸热起来,他说:“你在胡扯些啥?哪会刚见面就喜欢上了?”

    “有啥不可以?一见钟情的事多得很。不过,我要警告你,她那种人,看得出骨子里很清高。”

    小张和小高经过一些查证核实后,认为游树明利用职权强奸妇女,致死人命一案,罪名成立。要公社派基干民兵将他看管起来。

    小张回到县上,将调查情况向主任作了详细汇报,并指出那个叫叶粒的女知识青年,为这件案子作了大量的侦破和调查工作。主任眯着双眼听了汇报后,作出指示:将游树明立即逮捕法办。知识青年能协助我们工作,那很好,值得表彰。叫公社马上报材料来。

    油子被抓走了,李大海、郭秀芳、和被他凌辱玩弄的妇女们高兴了,一些恨他奸滑的人也高兴了。然而有些人却想不通。他们说母狗不摆胯,公狗不敢往上跨。兰枝儿的死是她自找。公社要求对油子从轻法办,其理由是:他已有三个小孩,老婆现在又要生了,家中没有劳力,将造成生产队负担。

    对叶粒的表彰问题,公社已有答复:经调查,知识青年叶粒至六八年响应主席号召下乡以来,表现突出。在三大革命斗争中努力锻炼和改造自己。劳动积极肯干,能与贫下中农同甘共苦打成一片……在一个但是之后写道:她父亲是右派,曾写反动诗攻击社会主义。她本人拒绝填写先进模范事迹。鉴如此,不便作为先进典型进行宣传。

    小张看着这份材料,心里难过起来。他明白了为什么她会一个人住在那儿,因为招工没有她的份。她父亲是右派,难道就该影响她一辈子?

    此后,游树明仅判了两年监外执行,此案就算了结。一天,张国橹在收拾文件时,发现了国务院科教组《关于高等学校 1973 年招生工作意见》。(1973年邓小平复出,在他主持下国务院批转了此文件)不知为啥,他竟鬼使神差地认真看起来。他看到“意见”中提出 1973 年除继续采取前一年的办法外,要重视文化考查,了解推荐对象掌握基础知识的状况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全国招工、农、兵学员十五万。……看完后,他才明白他是把招生与叶粒联系在一起了。他认为这对叶粒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象她这样的人,其它招工可能会因出身不好被挤下来,但要经过文化考查,她会以优秀的成绩,突出的表现获得成功。想到这里,他冒昧地给叶粒写了一封信。他简单地告诉她国务院科教组《关于高等学校 1973 招生工作意见》的精神,并指出她应该争取报考,莫要错失良机。

    当叶粒接到这封信时,她感慨万分。一个仅有一面之交的人,一个专政机关的人,竟然关心起自己来了。她孤苦的心得到极大的安慰。对招工、报考学校,她本已心灰意冷,此时却信心大增。她想着决不能辜负了别人的一番好意!白天她拼命地干活,晚上她认真看书学习直到鸡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