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三章 推荐高考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16本章字数:2359字

    能否推荐叶粒,公社发生了争论。她的表现无可非议,可她的出身,盖棺论定的右派父亲,似乎比晚期癌症还要严重地传染了她。什么藤开什么花,什么藤结什么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我们的学校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能推荐她这样的人去吗?暴牙齿武装部长坚持着他的“革命”观点。

    公社彭公安员──这个一向对敌斗争打先锋,对待坏人不留情的人,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说:“县上曾提出要把她作为模范来表彰。因为她出身不好,我们没有把她作为典型,但她表现确实不错。我看推荐她,也给那些出身不好的人立个表现好,就会有出路的榜样,这样对我们的工作也有好处。”

    管知青的沈主任也说:“从搞好知青工作出发,我也同意推荐叶粒。那个唐素芳因为舅舅有历史问题,招工没得她就去吃耗子药,差点毒死了。全公社两百多名知青,家庭有这样那样问题的还多。我们需要安定团结。”

    公社终于通过了推荐叶粒,通知她参加体检、考试。她得到了消息,似乎觉得天变高了,变蓝了,大地变得更加辽阔,空气也变得格外清新。看着天上飞的鸟儿,觉得自己也象它们一样有了奋飞的权利。她多么渴望平等竞争啊!今天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她那清澈的眼里闪着欣喜的光芒,秀美的脸上洋溢着动人的神彩。她兴奋地给小张去了一封信。感谢他的关心,告诉他自己已被公社推荐,她决心珍惜这个机会,考出优秀的成绩。

    推荐高考的知青们在土桥街小学进行体检。他们在进行了身高、体重,血压测量以及五管科检查以后,让女知青们始料不及的是要进行裸体和妇科检查。身穿军衣的男人和一些穿白大褂的医生叫大家脱光衣服,站成一排,做弯腰下蹲双手上举等动作。女知青们先是面面相觑感到害羞,但为了要读书也顾不了许多。大家都脱得一丝不挂。几个男军人一点也不害臊,眼晴象电光似的在女知青们的光身子上扫来扫去。大家做完了裸体操,又叫一个一个地进行妇科检查。医生们要检查女知青们的处女膜是否完好。对长得漂亮的女知青似乎检查得特别严格。高丽娟在叶粒之前被叫上了妇产科那种检查床,她脸红红的坐在床上,不知该怎么作。一个长着猪腰子脸,又矮又丑的女医生说:“你的皮肤这样白净,可见没晒太阳。”另一个医生催她快脫下裤子,将双腿张开放到支架上。当她把双腿放在两边支架上,她的外阴就暴露在强灯光下,猪腰子脸拿着棉花扦把外阴分开,仔细地看着。高丽娟从乡下骑着个破自行车赶了上百里坑坑凼凼的山路,外阴周围有些红肿。猪腰子脸看不真切,就叫另一个医生也来看。她们用手粗暴地掰着看。高丽娟痛得叫起来。猪腰子脸说:“喂——你老实说,有没有跟男娃儿睡过?”

    高丽绢呜呜地哭着说:“没有,我没有。” (直到粉碎“四人帮” 后,有些省才下达了招工、招生《不准检查女青年处女膜的通知》的文件)

    猪腰子脸又说:“心中无冷病,不怕吃西瓜。你哭啥?”她们叫高丽娟起来,在她的体检表的某栏中打了一个问号。汪丽秋在一旁心虚起来,她假装说要去解便,就悄悄地溜走了。叶粒心里很难过,但又不愿退缩。能被推荐参加高考,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一会儿内科检查,高丽娟又遇到了麻烦。一个男医生给她检查以后,取下听诊器说她有心脏病。高丽娟急了,她不怕得心脏病,怕的是不能参加考试。她说她的心脏非常好,挑粪上山都不累,农村活儿样样都能干。那个医生把听诊器递给旁边的一个医生,叫他也听听。他说她的二尖瓣杂音非常明显。旁边那个医生听后说是风湿性心脏病症状。高丽娟哭着哀求医生不要写有心脏病。医生说我们不会乱写,你有病就是有病。现在有政策,失去劳动能力的病残知青可以退回城市。我们可以给你出证明,你有心脏病可以提出申请。她身后一个知青只管扯她的衣服说:“快叫医生给你出证明,今天这检查可是权威的,安置办那里准能通过。”有知青叫着:要医生给他们检查仔细点,如有心脏病、癌症、肝炎、肺病……尽管说出来,不要客气。大家都知道,考学校希望渺茫,能病残处理回家,也是一条光明大道。看到高丽娟拿到了医生证明,一些知青向她投来了羡慕的目光。有人小声地对她说:“祝贺你啊!你是这里最有把屋回城的人了。”经大家一说,高丽娟这才心明眼亮,揣着证明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叶粒体检合格,终于领到了准考证。考试地点设在江城市二中。二中原是一座文庙,门前的牌坊被砸了,石狮子也被打瞎了眼睛打掉了牙。考试那天,外面下着暴雨。叶粒打着雨伞,街道上象小溪一样流着雨水。她卷着裤脚,踏着的水花向考场走去。她心中默默地想着一定要考好,必须考好!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贴有照片的准考证放在桌子的左上角。窗外响起了尖锐的口哨声,监考老师在念考场规则,然后当众启封,将卷子发下来。她的心紧张起来,她双手哆嗦地拿着数学卷子。过去考试,她从不怯场,也不很在乎,只需认真去做就行了。然而今天,多么不同以往啊!是紧张是兴奋,她说不清。当她看到试题时,很快就镇静下来,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考题上。啊!原来多数是初中的试题,她的大脑敏捷地作出反映,她的笔在纸上游刃有余。她警告自己虽然轻车熟路试题简单,但不可轻视大意,必须认真仔细步步牢靠。不到一小时,连附加题也做完了。她首先看有无遗漏,再检查有无错误,检查了一遍,再检查二遍。她坚信没有差错了就交了卷,收起了准考证,离开了考场。

    张国橹接到叶粒的来信,也为她感到高兴。他关心起考试日期来了。他了解到是7月27日、28日两天考试,就在台历的那两页上作了记号。27日那天,外面正下大雨,他却无心思坐在办公室里,不自觉地打着雨伞来到二中考场外。雨小了,一些家长和亲友在外面的运动场上等着。小张也站在那儿,老远见叶粒从考场中走出,不知怎的,他突感到难堪起来。我跑来干啥?我算什么呢?亲戚、朋友,一样都算不上,仅仅见过一次面,通过一封信。他急忙用伞遮住自己的脸转过身,听着叶粒的脚步声清晰地从旁边走过去了。叶粒走远了,他才慢慢地打着雨伞,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