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六章 不可感情用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5:16本章字数:1792字

    小张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办公室,几双带笑的眼晴集中地看着他。见他没精打采,小高说:“你的魂好象被勾走了,分别就那样痛苦?”小张正想找地方发泄,他没好气地回敬小高:“你在放啥狗屁?是鬼才把人的魂勾跑了,她又不是鬼。”

    小高见他脸色阴沉,猜想他们可能闹矛盾了。其它人本想跟小张开几句玩笑,让办公室一向严肃的气氛轻松一下,见他怒气冲冲的样子,没有人想去踏地雷。下班了,小高见小张还垂头丧气地坐着,就拉他一块儿出去吃面。小张不愿去。小高眯缝一样的眼睛张大了。他说:“她考上大学就翘尾巴了?是来跟你说她不干?”

    “人家啥时候说过要跟我好了?”

    “她来找你干啥?”小张不吭声。小高只得各自出去了。

    张国橹曾为叶粒考上第一名而激动、兴奋。他认为象她这样表现好,成绩又非常优秀的人,不仅该考上大学,而且该上最好的名牌大学。他愈想愈想不通学校办来到底是干啥的了?学校是学知识、学文化、培养人才的地方。权威、学者、教授被打倒了,现在又要招收白卷先生,而且说他是“英雄”,那不是要让社会倒退到愚昧无知,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去吗?革命是要社会进步、发展,这样折腾,不是倒退是什么?他不敢想下去,这是反动的思想,要掉脑袋的思想!一切只能人云亦云,跟着唱髙调就行了。张铁生是英雄,魔鬼变成了美女,美女变成了毒蛇。他内心不愿颠倒黑白,总为叶粒鸣不平,自己本想帮助她,却让她受到了沈重的打击。她今后不可能再有招工、招生的机会了,她会被默默地埋在那个破茅屋里!

    小高进来了,见张国撸没去吃饭,还坐在办公桌前发愣。他瞪着惊疑的眼睛,走过去说:“为那个女人难过,没出息!”

    听到小高的声音,张国橹才回过神来。他说:“你就晓得训人。完了!她完了!就因为她爸有政治问题,再咋努力也等于零!”

    小高惊讶地叫起来:“这种人你还要为她难过?!你神经出毛病了!她长得再漂亮也不该去理睬。咱们是朋友,我劝你一句,千万不可感情用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张国橹情绪低落已有两三天了,他曾想跟她谈谈,安慰一下她。但怎样谈呢?叫她不要灰心,今后总有希望,可是希望在哪里?

    “昨晚是哪个最后离开的?”早上上班,主任指着那开着的玻璃窗和亮着的日光灯。小高的眼睛盯着张国橹。张国橹说:“是我忘了。”

    主任往外走着说:“你来,我想跟你谈谈。”小张跟在主任后面,来到一间会客室。主任甩了一只香烟给他,自己点上一只,慢悠悠地吐着烟卷。小张接过烟,没往嘴上递拿在手中等待主任说话。从主任最近两天看他的神情,知道对他有些不满。“你最近好象有心事?遇到啥事都应主动向组织汇报。你出身好,本质也好,我对你一向都很器重。”主任架着二郎腿。上面的一只脚很自然地抖动,样子很随和。

    小张说:“没得啥,只是心中有些烦躁。”

    “是为那个出身不好,又考了个第一的姑娘?”

    小张没开腔,只是低着头,掏出打火机点上烟。主任严肃起来,盯着小张说:“你是共产党员,又是我的得力助手,我不能看着你犯错误。”

    “咋就犯错误呢?我跟她只是认识又没得啥。”小张不高兴地辩解。

    “没得啥就好。”主任声音不高,但态度坚决地说:“千万不可感情用事,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们的一切都要服从党的需要,革命的需要。我们要做党的驯服工具,结婚,生孩子都得把党的利益、革命的需要放在首位。”

    主任大讲革命道理,甚至说共产党员跟有政治问题的人结了婚也要离婚,否则阶级敌人睡在身边怎能划得清界限!?对这种人组织上有指示,要党还是要阶级敌人只能各选其一。他还举了现实例子,市政府机关中的某某因老婆是右派,组织上找他谈话,他态度很鲜明,服从党的需要跟老婆离了婚,现仍受到重用。机关里还有一个某某的老婆,64年查出是漏划地主,他不想离婚,说老婆有病,孩子又多,组织上就叫他退党回农村去照顾老婆孩子,现在他的子女也成了黑狗崽子,一家人都有政治问题。……

    小张脸色难看地垂着头,背脊发凉。他说:“主任,这找爱人的事,组织上就不必太操心了,人家又没说过要跟我耍朋友,我跟她八字都没得一撇。”

    “她跑来找你干啥呢?对这种人要提髙警愓,最好不要理睬。”

    主任的话使小张感到如芒刺在背,他到邮局去交公函,老远看到一对长辫子和深刻在脑海里的苗条身影,她左臂上戴着黑纱。她怎么戴着黑纱?是她的什么人又遭到了不幸?他心慌意乱起来,各种感觉向他袭来,紧张、难过、怜悯、胆怯、畏惧……他的腿向前快速地迈了几步,却走不动了。他张着嘴想喊她,却喊不出声。他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