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四章端王府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1:19本章字数:1466字

    任申先笑道:“刘挚骨鲠,视风涛而不见;蔡确一家则是复仇心切,才会被邢恕钻了这个空子。邢恕这人本就反复无常,心黑皮厚,连立嗣事都敢乱来,就像骗宣仁太后的伯父高遵裕之子高士京,说高遵裕生前反对王珪和高士充谋议拥立雍王。可惜终究不是纵横之士,在战场上起不到作用,崇宁三年以谋略乖方夺职。”

    何玄通眼里闪过异样的火花说:“只是邢恕不在,这样的事也还是发生了,前年陈瓘儿子陈正汇状告蔡相的案子就和前面两个案子很象,陈正汇也是偶尔从蔡崇盛处知道蔡相有动摇东宫之语,却上告蔡薿。谁不知蔡薿仇视元祐党人,就是因为不尊旨起草诏令开释元祐党人被弹劾出京。”

    任申先疑惑道:“此事确是可疑,陈正汇再是正人君子,被陈瓘和老师陈禾教导多年,十八岁就中科举,也应该知道常理,蔡薿尊蔡京为叔祖,岂有不偏袒的可能,莫不是被蔡薿蒙骗?听说蔡薿未中状元的时候,曾想依附陈瓘,称其谏疏似陆贽,刚正如狄仁杰,明道如韩愈。”

    何玄通摇头道:“不可能,当初网织罪名陷害陈瓘,又上疏中伤太学博士范柔中,使两人被贬的就是蔡薿。陈正汇若是连这个都记不得,还做什么官,除非有人告诉他这是给蔡薿出难题。”

    朱仝心中一动,听说蔡薿当时为了避嫌,立即派人押送陈正汇到京师,最后是开封府尹李孝称审的案子,陈瓘、陈禾也被押京,李孝称是出名的酷吏,一心想在案子里弄出点明堂来,只是陈瓘的激情辩解太精彩,一举打动了监勘案子的内侍黄经臣,如实报宋徽宗后,最后坐陈正汇以所言过实,流窜海岛,而陈瓘安置通州。

    何玄通看朱仝沉思,赞赏地说:“我们就是要找出这个出主意的人,圣上要我启动二位,就是要找出其中的关节。运河边排岸官上百,当年刘挚的仆人问邢恕的船怎么正好问到茹东济,一个刘挚不待见而且得罪过的人;密告刘唐老、文及甫造反的人是刘挚的一个亲戚,蔡崇盛就是蔡硕的儿子。”

    一团乱麻有了头绪,朱仝两人明白了上面为什么在这些案子上下了大力气,不惜动用自己。何玄通低声说:“上面已经探明,陈正汇在见蔡薿前曾经见过一个人,是郓州的西门庆,西门庆告诉陈正汇此事可整垮蔡薿,蔡薿得知此事后若是上报则得罪蔡京,若是不报必定心里惶恐。只是没想到,蔡薿接了状纸审都不审,立即押送陈正汇进京,玩了个金蝉脱壳。这案子最后要不是陈正汇的老师陈禾说自己有份,还不知道什么结局,

    众人明白,陈禾的忠心是人所共知的。那年在朝中,陈禾参奏童贯等人说得时间长了,宋徽宗拂衣而起;陈禾竟拉住皇上的衣服,请求让自己说完。谁知衣袖被撕落,宋徽宗提醒说:“正言,撕破衣服啦。”谁知陈禾正色道:“陛下不惜被撕破衣服,臣难道敢吝惜头颅来报答陛下吗?这些人今天得到富贵,陛下将来会因此遭受危亡。”

    说完陈禾后面的言辞更加激烈,宋徽宗反而缓色说:“你能像这样尽心,我还有什么可忧虑呢?”一直到陈禾说完,宋徽宗都没有更衣。虽然后来因为卢航、黄经臣等人不停告状,陈禾罢官,但其忠心时常被宋徽宗提起。

    何玄通不屑地摇头道:“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当年陈瓘与曾布摊牌,也是因为这个宝贝儿子的见解而落败。若要做个好官,不是说说道德文章就可以的,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我在宋江那里发现另一条线索,就是安云钱庄。”

    朱仝心里一动,问道:“道长是何时入端王府的?宋江是否就是轩辕明?”

    何玄通笑道:“贫道不是端王府出身,何执中是我族叔。宋江就是轩辕明,轩辕明就是宋江,两个人互用两个名字而已。任公子见到的始终是一个人,你见到的也始终是一个人,所以才说服不了自己。兄弟俩就差一岁,长得相似本是正常,有时候需要易下容更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