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部 苦寒 第二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31本章字数:4699字

    岳母斜坐在床边给兰子换尿布,听见门响,说了声:“快把门关上。”她熟练地将兰子瘦小的身子和发红的手脚用棉片包好,再用布带不紧不松扎牢,轻轻地放进被窝里。产妇是见不得一丝生风的,尤其是像桂枝这样刚生嫩毛毛的女人。

    郑郎中蹑手蹑脚走到床边,深情地看了一眼婆娘,就将采买的东西和见到姐夫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当他转眼去看兰子时,兰子正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他呢。郑郎中想去摸摸兰子通红的小脸,却被岳母在手背上拍了一下,他缩回手,笑着出了屋。

    桃子从箩筐里没翻出能现吃的东西,就扯开那段兰草花布,顶在头上在禾场里疯跑:“哦哦,我做花衣服穿啰!”

    一群小把戏跟在后面。布头贴着地面飘拂着,如山坡上那成片的豌豆花在清风中摇曳。

    吃完中午饭,郑郎中就招呼桂林:“下午我们还要推一担谷呢,十桌客,只怕缸里的米不够。”

    桂林随即起身,随姐夫来到上了锁的后厢房。后厢房里堆了些农具,进门左手伴墙摆放着一对花色各异,但大小相同的青花瓷罐,靠里面墙是一个长宽六、七尺,用青砖搁起的齐胸高的大谷仓。

    “姐夫,这里还有十几担谷吧?”桂林看到木柜里的稻谷估计着。

    “十二、三担是有的,再卖掉七、八担,呷到新谷出来冇问题。”郑郎中脑壳伸进谷柜里,双手将稻谷使劲地往撮箕里扒。

    “你今年谷够呷么?”郑郎中直起身子,端起满满一撮箕谷倒在箩筐里,问他。“够呢,够呢。年前湖贩子来,卖出了十担谷,可能哥哥还偷卖了些。”桂林声音放低了,似乎担心第三个人听见。

    “哦。”郑郎中晓得大舅佬闲时好打牌,但干田里地里的活是把好手。岳老子脾气臭,岳母心慈,大舅子口袋若是没钱了,他就悄悄地找到老娘:手板心朝上。云秀虽然嫁过来不到半年,多少也晓得一二,背地里难免有些微辞。

    禾场西边一间单独的房子里。一扇大门,四扇窗户,通明透亮。这房子除了放置架丈五长的水车外,就是舂米用的石臼和一架椎子、一架风车,再没摆其它杂物。地上是一片黄白色,这是糠头碎米的杰作。

    郑郎中和桂林联手托起一箩筐谷往椎子里倒。这椎子形状像磨,只不过它是用一寸见方,宽有三分厚的竹板层层排列做成的,上方是用青篾织成圆斗,稻谷就从这斗里漏到椎里。

    桂林一手握住椎子的木柄推动椎子。他个头高大,手臂也长,加之这椎子要比磨豆腐的石磨松了许多,所以推起来仿佛没费什么劲。

    只推几个圈,谷壳和米粒就“噼呖啪啦”掉在事先放置的大盘箕里。

    “姐夫,明天摆十桌酒席够不?”桂林侧过脸问。

    “应该够哒。”婆娘家近亲也就十几户,远点稍偏的亲戚都没报信。郑郎中想了想说。

    “那要是贺家畈那边的人得到信,过来了哪么办?”桂林问。

    正说着,大舅子桂柏闯了进来,穿件短领对襟袄子,裤脚一只长一只短,圆口布鞋沾有泥巴,衣服斜搭在肩上。看这模样是赶远路来的。

    “姐夫,在推谷呢!”桂柏冲郑郎中笑笑。

    “快推完哒,正好你来帮帮忙,一起冲兑臼。”郑郎中说着就准备移动风车。

    桂柏赶忙过去抬起风车另一头,将风车放在椎子旁边。

    “哥,你到哪去哒?”桂林瓮声瓮气地问了一声桂柏。

    “噢,我到贺家畈去哒一趟,贺胖子他们说明天也要来喝三朝酒呢。”桂柏对姐夫说,也算是回了弟弟桂林的话。

    “只怕他们来了桌席摆不下呢。”郑郎中的话语并没有感激桂柏的意思,倒是有点怪他不该去那边帮他请客。

    “既然是这样,就开两席,只是要多借几个锅子。”桂林说。

    “明日一天光,要宗秋去镇上胡姑爹那再剁二十斤肉,要天龙送下来。”郑郎中说。宗秋是桂柏的大儿子,已经九岁,在镇上读私塾,胡昌吉的大儿子胡天龙,他是认得的。

    三人配合用风车把谷壳和米粒分选出来,又在兑臼里将米碾熟,装进箩筐。

    桂林手挽着箩筐的绳子掂量了一下,说:“姐夫,你这一担谷不止打七十斤米呢!”

    那边喊“呷饭哒”,他们拍打了一头一身的细糠,将满满一箩筐棱角分明,圆润光滑白里透亮的米粒抬到堂屋一角,用斗笠盖好。

    桂林婆娘早已将盆热水放在大门的台阶上,一条擦脸手巾搭在木盆边。

    等岳母服侍桂芝吃完,大家就围坐在八仙桌开始吃饭。有酱红色的腊肉,有焦黄的糍粑鱼,还有青菜萝卜豆腐汤。这都是桂柏婆娘的手艺。

    郑郎中从酒坛里给俩舅子吊了两杯谷酒,见桌上没有鸡肉,又从鼎锅里盛了一碗鸡肉端上来。

    岳母说:“留着给桂芝呷啊!”

    “明天再炖,呷新鲜的更好些。”郑郎中说完也端起饭碗坐在条凳上吃起来。

    桃子和外婆在一起,双脚跪在条凳上夹菜。当她从鸡肉碗里夹起一根鸡肠时,却被大舅桂柏一筷子截住。

    “桃子,这个你不能呷,呷了以后你不会打算盘呢!”

    桃子望望外婆,外婆点头“嗯”,桃子松了筷子。

    桂柏婆娘盯了桂柏一眼:“快喝你的酒,爷老子带了一天宝儿,回去晚了又要骂人的。”

    桂林婆娘抿着嘴巴想笑,看了婆婆一眼,又低下头吃饭。

    大家搁下碗筷,商量了一会明天的事,岳母他们和桂芝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

    桃子坐在火塘边,歪着脑壳眼皮在打架。火塘里燃烧过的树棍还冒着火星,烤得桃子小圆脸滚烫的。

    郑郎中抱起桃子放在床边上躺着,帮她洗完手脚,婆娘用脚撩开被子一角,就让她睡在床里边。

    正当郑郎中把热水倒进澡盆准备洗澡时,只听见堂屋外有人敲门。他以为是有人上门求诊,连忙套上长裤、披上褂子,提着油灯开门。门一打开,立即就冲进来几个汉子一把将他架住,其中一个人伸出双漆黑的手在郑郎中脸上一顿涂抹,等郑郎中回过神来,堂屋里一片哄笑。

    桂芝晓得是帮“打喜”后生来了,忙欠着身子招呼他们。当看到丈夫涂得像黑猫咪一样的脸,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热了菜、喝了酒、抽了烟、说了阵闲话,他们才散去。

    等郑郎中洗漱完上床时,已经鸡叫头遍。

    照例是在房前阶级下一溜架上三块青砖,上面稳稳当当搁着从乡邻家借来的菜锅子,一帮男女正在往锅底添柴火,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

    婆娘桂芝坐在床前一把有扶手的椅子上和大姐耀慧拉家常,椅子上垫着块厚厚的棉垫,她脸上比昨天明显红润了很多。

    “姐,天龙现在冇读书做些么哩呀?”桂芝问。

    “有时候帮他爹杀猪呢!”大姐耀慧回答着,话锋一转:“唉,耀敏走哒快一年了吧,也冇个音信,不晓得现在何处、好不?”

    就在她们都沉默时,来喝“三朝”酒的客人们一波一波地涌进来。

    桂芝从床上抱起兰子,兰子睁着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着这些一张张陌生的笑脸和一张一合大小不一的嘴巴。

    郑郎中在堂屋里招待客人,除了西厢房和妹妹耀敏的房间外,其它房间都摆满了桌席。众人按长幼辈份推让一番坐定后,鞭炮一响就算开席了。

    满满的一锅子菜被八双筷子搅动着。掀开覆盖在上面的白豆腐,是粉丝、白菜,再就是八坨二两重、半精半肥的猪肉。今天桌子上与别家办酒席不同的是多了一盘糯米刺圆和一碗黄花炖鸡。

    郑郎中到各桌上打过招呼,挤出堂屋来到禾场上,望着这晴朗的天空,然后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一群燕子叽叽喳喳从头顶掠过,箭一般地射入刚刚泛绿的田野里。

    兰子满周岁后的第五天就能丢手走几步路了。

    桂芝手臂勾着木桶从池塘洗完衣服回来,看见桃子牵着兰子在禾场里学步。禾场是用石灰交黄土夯实了的,不像泥巴禾场,下雨后一脚一个坑。兰子见到姆妈,“咯咯”地笑着,伸出莲藕般的小手,摇摇晃晃地向桂芝怀里扑去。桂芝放下木桶棒槌,快走几步蹲下身子,双手把兰子搂在怀里。兰子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姆妈!”

    “桃子,你牵好妹妹,就在禾场玩噢!”桂芝亲了两下兰子胖嘟嘟的小脸,她眉心用朱砂点的痣还隐若隐现。

    在竹篙上晾晒好衣服,桂芝就进屋开始淘米煮饭。

    突然,桂芝感到一阵阵的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干呕的声音被带妹妹在外面玩的桃子听到了,连忙抱着兰子进来。

    “姆妈,你生病哒?”桃子把妹妹放进木枷栏里,望着桂芝问。

    桂芝用手抹了抹嘴巴,又用衣袖擦去刚才干呕时溢出来的眼泪水,笑着说:“姆妈冇生病呢!”

    “姆妈,你歇会,我来煮饭。”桃子往灶膛里塞柴。

    桂芝到后园里摘菜进屋,正好饭煮开了锅,桃子拿着铜饭勺在鼎锅里搅动。“姆妈,要沥米汤哒!”桃子被鼎锅里腾起的热气熏得睁不开眼睛。

    桂芝顺手将一把小椅子放倒,提起鼎锅,盖好锅盖,搁在椅子的上面两条腿上。

    桃子递给桂芝一块抹布,弯下腰将一个大瓦缽放在椅子下面两条腿中间。

    比乳汁还浓还白的米汤流淌下来,转眼间,就盛满一缽子。

    桂芝用力晃动鼎锅,挂在铁钩上去,再添两把火,饭就熟了。

    “你别端,让我来。”桃子缩回手,蹲在火塘边继续烧火煮饭,桂芝用抹布托住缽子,将它放在桌上,又在糖罐子里挑了几勺红糖进去,稍一搅动,白白的米汤便成了酱红色。

    兰子捧着竹碗在枷栏里“吧嗒吧嗒”喝着米汤,桃子的碗就见了底,眼睛望着桌上的缽子。“那给你爹呷,好啵?”桂芝说。“嗯。”桃子点头。

    郑郎中从地里劳作回来,一进屋,桃子就捧起缽子,端到他面前:“爹爹,快呷米汤,好甜!”

    兰子也跟着说:“甜!”

    郑郎中接过桃子手里的缽子,喝了一口。

    “真是甜呢,桃子,你还要不?”

    桃子摇摇头。

    郑郎中从枷栏里抱起兰子,整理了一下薄尿片,用胡子扎得兰子脑壳两边摆。

    “爹爹,姆妈生病哒!”桃子说,“刚刚我看见她呕哒。”

    “真的?”郑郎中抱着兰子走到婆娘的身后,问。

    桂芝背对着他切萝卜丝,头也没回:“只怕是有哒。”

    “只怕是有哒?要不我们今晚上再添一把火?”郑郎中兴奋地低着头在婆娘的耳垂上轻轻地咬了一下。桂芝用肩膀顶开郑郎中的脑壳,转过脸来,含笑瞪了他一眼:“又冇正经!”

    这晚,他们早早地梳洗后就上了床。等桃子和躺在摇篮里的兰子睡着,郑郎中就急不可耐地爬到婆娘睡的那头。随即,夏布蚊帐随着床架一起晃动,就像糊在窗棂上那被风吹裂的白纸条一样,伴有某种无法模仿的声响。

    直到郑郎中和他婆娘再一次喘息,一切才归于平静。

    每天,兰子总是被桃子牵着背着,在自家门前屋后玩,或是到外婆家与表哥表弟一起玩。

    到外婆家只有里多地,绕过门前的塘坝,还要爬上一个小山嘴。山嘴上有座用青砖砌的土地庙,土地庙虽然只有半张桌子大小,可住在里面的土地神喜欢吓唬细伢子,常让细伢子生病。每次快到山嘴时,桃子心里总有点害怕,她蹲下来,把背上的兰子抱在胸前,一路小跑,活像只叼着老鼠的小猫。

    桃子又带着兰子来到外婆家的禾场上,大舅的小儿子宗保抢兰子手里一只用棉线系着的红蜻蜓。这是桃子用小竹枝弯成圆圈,绑在木棍上,粘满蜘蛛丝后好不容易才网着的红蜻蜓。兰子不肯,宗保就一手抓在兰子的脸上。兰子大哭起来,桃子见状扯开宗保,哪晓得宗保发赖耍泼,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外公扛着锄头从地头回来,见宗保坐在地上哭,“嘭”的一声将锄头往地上一杵:“你这个稗子,哪么敢打宗保?还不快给我滾走!”

    “是哥哥抢我的蜻蜓!”兰子抽泣地望着外公。

    “你这个稗子也有蛮拐!”外公又骂了一句兰子。

    外婆出门瞪了外公一眼:“细伢子逗逗打打有么哩事呢!桃子,快带妹妹进屋来玩,天要下雨了。”

    桃子装着没听见,弯下腰,背起兰子往家里跑。

    到家门时,桃子放下妹妹,她用袖子擦干兰子脸上的雨水,说:“这事你莫告诉姆妈呀!”

    兰子似懂非懂地点了一下头。

    郑郎中给人治病回来,看见桃子、兰子一边一个坐在大门两侧的门凳上,像一对被雨浇透的小石狮子。

    两尺高的门墩,兰子一双脚踮不到地,交叉悬着。郑郎中伸手去抱她,发现兰子脸上有被挠伤的痕迹,责问桃子:“你打哒妹妹?”

    “是宗保哥哥打的。”兰子说,“宗保哥哥要我的蜻蜓,我不给他,他就打我,外公还骂哒我们!”兰子说。

    桃子的眼泪犹如屋檐水,一串串往下滴。

    郑郎中什么话都没说,一手夹一个进了屋。

    从这以后,桃子很少带兰子去外婆家玩了,她们跟着桂芝到地里摘豌豆,到菜园里摘菜,再就是采些野花编草帽,将天星草扯开,预测明天是下雨还是出太阳……

    收割完稻谷不久就是收芝麻、黄豆,这时的桂芝已经担不起那松蓬蓬的芝麻杆了。

    冬后的一天早上,缩在被窝里的桃子和兰子听到那边姆妈睡的屋子传来婴儿的哭叫和进进出出的脚步声。

    等桃子为兰子穿好衣裤,禾场上已经响起了鞭炮声,响了好久好久,比过年时还要响得久。她们的耳朵都被自己捂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