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部 苦寒 第九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31本章字数:2619字

    桂芝又与云秀扯起桃子说人家的事,云秀说:“我娘家有个侄子,年龄相仿,人老实本分,还会木工活,不晓得桃子中意不?”

    桂芝回来问桃子,桃子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摇头。

    枯水季节的新平河变成溪沟,浅的地方只有两三寸深,这是再福他们玩乐戏耍的天堂。清澈透明的河水从高低不平的河底迂回流淌,大大小小的卵石之间有无数条小鱼在追逐戏水,它们从一个深潭游向另一个深潭。

    再福邀了几个小伙伴,在鱼儿游走的浅水区设下长长暗濠,用大卵石围砌,再覆盖些水草,像个口袋阵。一旦鱼儿游入,再福他们就从埋伏的堤坡上冲下来,迅速堵住狭窄的入口,鱼儿再逃也只能往沙滩上蹦了。

    桃子要兰子陪去镇上买绣花线,昨天去了,今天还要她陪着去。

    “桃子姐,你今天多买点绣花线好啵,我也想跟你学绣花呢。”兰子想,这点要求姐姐会答应的。可是桃子说:“你绣花还早呢!”

    到了镇上,桃子打发兰子一个人先到姑妈家去等着,她自己单独去买绣花线,这样已经好几回了。

    趁这个机会,兰子央求天虎哥给她讲城里的新鲜事。

    好久不见桃子来,耀慧对兰子说:“桃子买绣花线要这么久,她不会出么哩事吧?”

    天虎诡秘地朝耀慧笑笑:“姆妈你喜欢操空心,桃子这么大的人哒,能出么哩事?可能是到大志家玩去哒!”

    兰子晓得那家王记米店,也晓得那叫王大志家住的位置。她跑到米店,只有一个伙计靠在柜台边打盹,她又跑到王大志家门口喊桃子姐。

    半晌没回应,兰子正想离开,桃子风风火火地从王家后门跑出来,冲着兰子吼:“你喊魂啊?!”

    桃子想极力掩饰一脸的兴奋,却没能掩饰头发上那根半寸长的稻草屑。

    回到家里,桃子忙着烧水洗澡。桃子刚关上房门,却忘记拿洗澡手巾。兰子推门进去,就在桃子伸手接毛巾时,兰子发现桃子的前胸红了一大片,还有几道像是手指抓痕。

    兰子将这一发现告诉了桂芝。在桂芝的盘问下,兰子又将下午陪桃子去镇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包括一些细节。

    桂芝把刚洗完澡的桃子堵在屋子里,先是打了桃子几巴掌,桃子没哭,接着是大骂。兰子是第一次看见姆妈发这么大的脾气,第一次看见姆妈动手打人,也是第一次听见姆妈骂人,而且得这么狠、那么毒,骂得姆妈自己都掉了眼泪。

    再福提着一串用小树棍串起的刁子鱼,卷着裤腿惊恐地站在大门口。

    兰子从桂芝的骂声里听出了端倪。她为桃子感到羞耻,也从心里看不起桃子,并对那个叫王大志的男伢子怀有深深的恨意。

    郑郎中外出诊病回来得很晚,桂芝气得早早地上了床,没力气跟他说,也不打算告诉他这些事。

    要在早年,出了这码子事是要装进竹篓里沉潭的,一大家人从此以后莫想再抬起头看天、直起腰走路。

    走出家门,桂芝琢磨着如何开口对云秀说起这件事情。桂芝被桃子气糊涂了,她找云秀,是想讨个主意,还想让她从侧面探探桃子的深浅,看究竟到了哪一步。

    桂芝觉得云秀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两个弟媳中,桂芝和她走得更近,她不像大弟媳那么咋咋呼呼,心里也藏得住事。只要牛鼻子没扯缺,就还好套绳。

    虎头虎脑的宗祥带着宗萍在禾场里玩耍,桂芝低着头没发现侄子和侄女,被他们一声“姑姑”叫得一愣。

    云秀在灶屋里扫地,见桂芝进屋,连忙将扫帚往灶角一放:“姐来哒,快坐。”

    云秀给桂芝端来一把椅子,自己也坐了下来。

    桂芝闷头坐着半天没做声。桂芝一进门,云秀察觉出她神情有点异样,一般她上午是不出来串门的。

    宗祥跑了进来:“姑姑,再福哥在家么?”宗祥比再福小半岁,一同在镇上念书。

    桂芝这才开口说:“在呢,你带宗萍去找他玩吧!”

    云秀看到宗祥牵着四岁的宗萍找再福去了,将自己的椅子往桂芝这边挪了挪:“姐,有么哩事,你说撒!”

    桂芝看了云秀一眼,叹口气:“唉,还不是因为桃子,把我气死哒!你也不是外人,看如何搞是好。”接着,桂芝将昨天傍晚兰子说的和自己打骂桃子的事说给云秀听了。

    “姐,你先别这么急,或许桃子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呢!”云秀说完看着桂芝,“看来桃子和那男伢子俩个是好上了,桃子也不小哒,要不托个与他家熟络的人顺水推舟,去撮合撮合?”

    “那托谁去说呢?”桂芝一脸茫然。

    云秀给桂芝泡了盅川芎茶,见有些烫手,就放在她脚边的火塘木架上,说:“去找桃子的姑爹姑妈一问不就晓得哒?”

    桂芝只差没拍自己的脑壳。唉,自己就像泥潭里的小鱼秧子,被这鬼妹子搅晕了头。她端起川芎茶喝了一口,顿时气通神爽,简直是杯“宽心”茶,让她心里特别舒坦。

    虽然讨回了主意,但桂芝心里还是没落“砣”。回到家里,她看到锅里炒热的饭还是原样,晓得桃子没吃,本想喊她一声,可还是没喊:一餐饭不呷,饿不死的!

    桂芝换了件罩衣,捋了捋散露在罗布手巾外的头发,准备出门。兰子拿了本药书从郑郎中药房出来,问:“姆妈,你要到哪里去呀?”桂芝没搭理她,冲着堂屋中间喊:“等会你爹爹要回来呷饭,早点淘米煮饭啊!”

    兰子不晓得姆妈是冲着桃子说,还是冲着自己说。

    赶到镇上正是吃中午饭的时候,桂芝也不客气,没等耀慧起身,自己就拿起碗到鼎锅里盛饭。等大家放下碗筷,桂芝拉着耀慧进了睡房。

    “姐,我想帮桃子说户人家,你看米店王老板的伢崽如何?”桂芝也不拐弯抹角,来了个单刀直入。

    “王老板两婆佬人都不错。”弟媳的话让耀慧感到有点突然。

    “我冇问王老板两婆佬和家境呢,我是问那伢崽人如何?”桂芝说。

    “这伢崽叫大志,人还老实本份,长得标标致致的,和天虎同在县城念书呢,我还蛮喜欢他的!要是把桃子放到这户人家还蛮合适。”耀慧越说越兴奋,好像是自己相中了一个好女婿似的。

    桂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托谁去说媒呢?”

    耀慧笑着瞪了弟媳一眼,说:“你想托谁去说媒?我唦,我与王老板婆娘熟络!”

    第三天上午,耀慧兴冲冲地赶到郑郎中家,看郑郎中在大门墙角里摞劈柴,就问:“桂芝呢?”

    水是刚烧开的,桂芝用大茶碗冲了两个鸡蛋,掏了两大勺红糖,搅和搅和端到耀慧面前。

    “好顺当的!”耀慧端着大茶碗,放在嘴边吹了吹,抿了一口。“昨天上午我到王老板家,跟他婆娘一说,她立马就同意了,只是说再问问老公和伢崽。昨晚她到我屋里回哒准信,说老公伢崽都蛮满意,她还说,哪个时候成亲由你们说了算。”

    桂芝听耀慧说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这几天压在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姐,我还冇跟耀民商量呢!”桂芝说。

    “跟他商量不商量只有这么大的事,主要是看桃子情愿不情愿。”耀慧突然想起桃子不在家里,问桂芝:“桃子呢?”

    话声未落,桃子和兰子一个背着一篮芥菜进了堂屋。听见是姑妈的声音,两个人同时跑过来,抓住耀慧的手,亲热地叫着“姑妈!”

    耀慧用手摸摸桃子和兰子的脸,开心地说:“看我两个外甥女,真是长得越来越漂亮哒!”

    兰子咧着嘴巴笑,桃子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