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部 苦寒 第十六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31本章字数:3781字

    这里的山全是整坨硕大的麻石。一座大山就是一坨大石头,一座小山就是一坨小石头。有的像馒头,有的像鹅鸭蛋。它们无序地散落在村前村后,还有一些盘箕脚盆大小的石头点缀在田间路旁。石头山上不长树木只长浅浅的茅草,田间路旁的石头上不长茅草只长青苔,大都像男人剃光了头发的后脑勺。

    桃子的公公曾对桃子说:这些石头可不是一般的石头呢,它是天上的龙王下的蛋。这里是块风水宝地,将来肯定是要出真龙天子的。桃子也笑过公公:还出真龙天子呢,连乡长都没有出过一个。

    在这石头窝里,石山冲的祖祖辈辈靠种几亩从石头缝里扒出的田地,靠烧茅草、稻草和高粱秸秆过日子。 他们坚信那个神话,希望有一天会从这些石蛋里孵出一个真龙天子或是一个盖世英雄来。

    兰子看着满眼光秃秃、圆滚滚的石山,倒觉得挺新鲜挺好玩的。

    “姐,你们家的田在哪呀?”吃过早饭,兰子牵着卫伢崽,站在屋门口问。

    桃子左手撑着腰,右手指向前面大石山下几块耙平的泥田:“就是那边几块呢!”

    兰子看到有几坨鸭蛋样的石头凸起在田中央,像几个刚冒出土的茅草菌。

    生孩子前的准备,桃子做了一些。兰子遵照桂芝的嘱咐,又将卫伢崽以前用过的尿片全翻出来,用开水浸泡后再拿到太阳下暴晒。

    兰子要去帮忙插秧,桃子公公不同意。兰子说,我又不是么哩客人,您老是怕我插不好秧吧?桃子公公笑笑,不好回答,只望着桃子。

    “爹,就让兰子去吧,她比我能干多了呢!”桃子说完,朝兰子扮了个怪相。

    兰子来到门前水沟边,把捆好的秧苗装满两箢箕,挑起就往上午桃子指的田里去。她两把齐腰的辫子,随着身子的扭动,在腰间荡来荡去。

    附近田里插秧的大婶们抬起头,看着兰子挑秧过来,暗自“啧啧”:这女伢长得好水灵呢,你看这身段,这屁股…… 有些青皮后生干脆直起腰身,呆呆地望着,只差没把眼珠子鼓出来。

    桃子的公公也挑了一担秧苗过来了,大婶们给他打招呼:“富爹,前面挑秧的是你么哩亲戚啊?”

    桃子公公边走边答:“是桃子的老妹呢!”

    “怪不得长得这么好看!”

    兰子均匀地将秧苗坨抛撒在田里,挽起裤脚下田。山里的水还有点凉,她差点没站稳,手往泥里撑了一下。“亲家爹,我从这边插过去啊!”兰子见桃子的公公直接把秧挑到田那头去了,也就没上田坎。

    在旁边另一块田里插秧的一个青皮后生看见兰子,抽脚跑到靠近兰子这边来插。隔着一条田埂,他不停地抬头看兰子,几次想搭腔,又找不到话茬。兰子一厢田插完了,他还没插一半。

    当兰子快要将这块五分田插完的时候,桃子提着一瓦罐茶,挺着大肚子,迈着“鸭婆”步来了,后面还跟个小尾巴。

    “嫂子吔,你肚子哪么这么大哒?”那青皮后生拿桃子打趣。

    “啊,是呢,恭喜你又快要做哥哥哒呢!”桃子随口把话“甩”了过去。

    兰子插完最后一蔸秧,直起腰身,用手摸着田角一块箩筐大小,浑圆的石头,觉得它立在田间很碍事的,即对桃子说:“姐,哪么不想办法把这石头挖掉呢?”

    桃子说:“挖不了呢,它是与下面大石头长在一起的。”

    “是呢,像人卵子一样,摸得到,挤不出,是长在里面的!”那边的青皮后生说起荤话来。

    “兔伢崽,你莫痞呀,小心我收拾你!”桃子看到脚边有块干泥巴,只是不方便弯腰去捡。

    兰子顺手在田里抓起一把稀泥巴,往那“兔伢崽”身上甩去,正好打在他的后背上。

    那“兔伢崽”一脸尴尬地逃了。

    桃子见兔伢崽的狼狈相直想笑,但看到兰子又恼又羞的样子,也装着很生气:“你刚才应该捡坨石头,打破他的狗脑壳!”

    桃子公公在那头看到,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跑过来问桃子:“兔伢崽刚才在搞么哩鬼呢?”

    卫伢崽连忙说:“爷爷,刚才兔叔叔骂哒我小姨!”

    桃子公公说:“这还了得,我去告诉他爹,让他爹捶死他!”他回答孙子,实际上是在安慰兰子。

    桃子公公刚才也看到兰子用泥巴打兔伢崽的那一幕,心想:兰子还真是个烈性子的女伢子呢。

    兰子来后,桃子成天像喝了蜜一样,心里特别开心。这两年,大志跟着天龙在外面冲冲杀杀,她心总是悬着,担心大志不晓得哪天连命都没有了。大志偶尔回来在村里露露面,他对外人说是在县城里帮人做生意,但他大多数时间是天黑了进屋,天亮前出门。桃子平时连个打商量、说说暖心话的人都没有。现在,俩姊妹有说不完的知心话。

    兰子除了包揽做饭、洗衣的家务外,还要带小外甥,搀扶桃子的婆婆到禾场上晒晒太阳。村里一些青皮后生听说了兰子的厉害,平素只是站得远远的瞟看着兰子,大胆一点的有事没事喜欢从桃子门前经过,近距离地偷偷瞅上兰子几眼。兰子装着若无其事的,心里却总有点得意。

    这天下午,桃子感到肚子有些不舒服,吩咐兰子去烧锅热水,说是想洗个澡。她自己估计是快要生了。

    开水烫过的大木盆放在睡房中央,兰子又往盆里兑水,试了试水温:“姐,快来洗吧!”兰子担心洗澡水会越洗越凉,提了壶开水进来准备兑热。桃子正蹲在大木盆里用手巾往身上擦洗。兰子第一次真真切切看到桃子凸起的、白白的、冒着几条青筋的大肚子。细小的腰身哪么会承受得住这么大的肚子呢?我将来也会有这么大的肚子吗?想到这里,兰子的脸红了。她把水壶放在盆边,顺手关上门,去带小外甥。

    桃子洗完澡,兰子又兑水帮她头发。听老辈人说,产婆在月子里是不能洗头洗澡的,不然会落下病根。

    桃子背对着太阳光,背过手去不停地整理湿头发,她想让它快点干。

    “姐,你想生个男伢还是想生个女伢呀?”兰子抚弄着桃子的头发,问。

    桃子说:“我想生个女伢,女伢听话好带,以后还可以搭个帮手呢!”

    湿漉漉的头发上被阳光下的热风一根根舔干了,桃子说想去床上躺躺。

    兰子开始淘米煮饭。桃子的婆婆在屋里听到动静,急急地喊:“兰子!兰子!”

    “亲家姆妈,有么哩事吗?”兰子放下鼎锅。

    “兰子,你姐先前说肚子不舒服,现在好些哒吗?”

    “她说肚子还是不舒服呢,刚刚到床上去睡哒。”

    桃子的婆婆掐着手指算了算,说:“兰子吔,你先莫淘米煮饭,到翘坡地里找桃子她爹,要他赶快去请接生婆,只说桃子快要生哒!”

    兰子听她这么一说,就急忙去找亲家爹。

    桃子的公公和接生婆赶到家时,天快黑了。

    躺在床上的桃子小声地呻吟,脸上渗出了少许小汗珠。兰子拿块干手巾替她擦着。

    撑着一根手杖靠在床边的桃子的婆婆见接生婆来了,急忙让开:“又要你呷亏啊!”

    长得蛮实的接生婆看上去四十多岁,脚大手粗。若是个男子汉,肯定是个当屠夫的料,兰子想。接生婆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用手摸了摸桃子的肚子。她接过兰子递来的一杯热茶,说:“还冇呢!”

    兰子已经将饭煮好了。桃子的公公从鸡笼里捉出一只大公鸡和一只母鸡。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桃子的肚子痛得越来越厉害,呻吟声变成了叫喊声。兰子有些作急,问接生婆:“我姐是不是要生哒?”

    兰子按照接生婆的吩咐,帮桃子褪去了短裤,并在她身子下面垫了块厚厚的棉片,再将大木盆洗净,倒些开水进去让它凉着。

    那边喊呷饭哒。卫伢崽站在床边不动,他看着这阵势,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桃子的公公进屋叫兰子和卫伢崽去吃饭。兰子不想让桃子一个人躺在房里,她也吃不下饭,对卫民说:“你快去呷饭,你姆妈等会要生妹妹哒,你要做哥哥哒呢!”

    卫伢崽听说自己要做哥哥,高兴得一蹦一跳吃饭去了。

    阵痛过后,桃子对兰子说:“你先去呷点东西,不然晚上肚子会饿的。”

    兰子见桃子好了点,就去灶屋里吃饭。桌上一大缽子炒鸡只剩下盖底的辣椒和油汤,接生婆的脚边堆着一大堆鸡骨头。

    匆匆地吃了半碗饭,兰子从炖着公鸡的鼎锅里舀了一碗鸡汤,端给桃子。

    “姐,你先喝点鸡汤,姆妈说的,不呷点东西到时候人会冇劲呢!”兰子这时才想起来,临出门时爹爹往她布包里塞的那根人参。她从布包里找出那根拇指粗的人参,到灶屋里用菜刀将半根人参切成薄片,用开水泡了一碗放在床头角柜上,等稍凉了端给桃子喝。

    桃子不喜欢闻人参那种气味,兰子逼着她喝,还要她将人参片嚼碎后吞咽下去。

    桃子再一次疼痛时,兰子跑到灶屋里叫人。接生婆看到羊水破了,知道是时候了。

    桃子的公公提了一壶热水进来,牵着卫伢崽出去,桃子的婆婆反手将房门闩上。

    兰子用力扶起桃子的腰,慢慢将她往床沿边上挪。

    接生婆过来托起桃子的两只脚,让桃子调了个方向。她将桃子的两条腿分开,搁在床边的长条凳上,长条凳下放着兑了些热水的大木盆。

    桃子这时痛得大叫起来,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兰子干脆脱掉鞋子,坐在床上用双手紧紧搂住桃子的胳肢窝,生怕她在疼痛难忍时扭动身子摔到地上去。

    接生婆大声吆喝着要桃子吸气、出气、用劲。桃子双手抵住床梁,渗出汗珠的脸由紫红变成了惨白……

    桃子的婆婆急得撑着手杖一跛一摇地在房里走动,不时用头钗拨亮搁在高凳上的油灯。

    桃子的叫喊声渐渐无力和嘶哑。兰子心里阵阵发凉,汗珠子不断流到眼睛里、嘴里。她甩甩头,双手紧紧地搂着桃子,不敢用手去擦。

    在桃子猛的一声惨叫之后,兰子感到一股血腥味从鼻孔里直冲脑门。

    接生婆粗着嗓子说:“好,好,生下来哒!”

    兰子看到接生婆用一把剪刀剪断血球样毛毛的脐带,倒提着毛毛的双脚,在她屁股上“叭叭”打了两巴掌。

    毛毛“哇”的一声大哭。

    洗抹干净、包好,接生婆将毛毛托送到桃子的身边。

    桃子轻松地面带幸福的微笑看着毛毛。此时的兰子却全身虚脱,瘫软在床的另一角。

    直到这个时候,桃子的婆婆才意识到兰子还是个未出嫁的黄花闺女,按理是不应该让她来帮忙做这个事的。对兰子,她既感激又内疚。

    四邻都过来道喜。这年头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桃子的公公将一张红纸丢进鼎锅,再煮上一鼎锅鸡蛋。

    众口齐说:好呢,一崽一女好福气呢!

    兰子忙得脱不开身,一时又没有人往平塘村给爹妈报喜。兰子想,等外甥女快满月前再抽空回趟平塘村,让爹妈他们过来喝满月酒也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