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部 苦寒 第二十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32本章字数:1784字

    宗祥的外公和舅舅也来过一次,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兰子未来的公公。

    宗祥的腿伤基本愈合。那一刀是刺过桂林后腰再扎进宗祥大腿上的,因此既没有伤到骨头,也没有伤到大的血管。他外公想接他走,宗祥不愿意,他说姑爹现在是一个人,他要陪着姑爹。

    兰子未来的公公只是不停地安慰着郑郎中,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亲家公。”郑郎中主动与他说起兰子的婚事:“我家里现在遭了这样的难,如果你们冇得别的意见,我看今年冬、腊月间就把兰子嫁过去吧。”

    “亲家爹,我们哪还有么哩意见呢,只要你们同意,那就在冬、腊月间把他们的婚事给办了。”兰子未来的公公紧紧地握住郑郎中的手。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天龙带了一帮人来看望郑郎中,走时给他留了一些钱。也就是在这个晚上,平凉镇码头上停靠在的日本小火轮被炸毁了,小火轮里面的几个日本兵在梦里回了老家,大火映红了半条河。

    兰子陪桃子回到石山冲,整个人仿佛变了,她成天望着大大小小、光秃秃的石头发呆。她有时甚至出现幻觉,那些大大小小、光秃秃的石头渐渐变成一个个被刀砍下的的脑壳,这些脑壳在田间地头和山岚缭绕之间晃动,忽远忽近、忽明忽喑。她几次跑过去,想找到姆妈和外公一大家子人的脑壳。

    桃子公公托人寻了不少土方子让桃子服下,但仍是不见有奶水。嫩毛毛只絕靠炒熟磨碎的米粉兑开水来喂养,比先前瘦了一大圈。姑妈耀慧不放心两个侄女,弄了些吃的,让大志陪着来到石山冲,她想陪着俩个没了娘的侄女住上一段时间。(注:土方子即当地民间流传下来专治疑难杂症的密方)

    耀慧端来特地给桃子弄的猪脚炖黄豆。这年头,猪脚是个稀罕物,可桃子不想吃,说咽不下。

    “桃子,你不霸蛮呷点东西不行呢,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细伢子着想啊!”耀慧晓得一下子要解除不了她的心病,得慢慢来。

    每次,耀慧与桃子、兰子单独在一起时,她总喜欢说些天龙和大志他们打日本兵、杀密缉队的故事。这些故事有的是听天龙说的,有的是从其他游击挺进队员那听来的,有的则是她自己编造的,总之,目的就是为了宽慰她们的心。耀慧不敢提及桂芝和那死去的一大家子的事,但总免不了七弯八绕又绕到这个事情上来。

    “你们放心,天龙说哒,那个‘扁脑壳’跑不了的,哪怕他是只跳蚤躲到牛胯里,也要把他捉出来捏死!”耀慧说。桃子听了心里好受一些,大志也这样对她说过。

    兰子挂念爹爹,挂念在县城念书的弟弟,也想桃子姐的身体早些恢复,好有奶水喂养外甥女。她看到瘦得皮包骨的小外甥女心痛。

    “姐,下次等大志哥回来了跟他说说,要他托人送点钱给再福,他一个人在城里更难熬呢。”

    桃子说:“这事我已经托付大志哒,还要他想办法帮你到县城买些成亲的用品和四铺四盖。”

    “姐,冇得这么多讲究呢。”兰子想起若是姆妈在,也不至于要姐姐为自己操这份心。

    村里人知道桃子娘家发生这么大的事后,不少人主动上门找桃子求亲。桃子也想把兰子留在身边,相互有个照应,但兰子的亲事是姆妈生前定好了的,她不敢违拗,所以对上门求亲的人一一谢绝。

    耀慧看着这对没娘的侄女,心里像刀剜一样痛,但她不能在她们面前流露出来。

    “兰子,成亲是你一生一世的大事情,虽然现如今世道乱,也不能太随便,免得婆家人看不起。有你姐、有你姑妈,你就放心吧。”耀慧接着说:“上次你爹爹跟我说哒,男方想今年冬腊间接亲,我们还是要提早做些准备。家具说好了由男方做,材料钱和工钱我们付。”“嗯,我晓得的,等下次男方来定日子的时候,我就付给他们。”桃子说,“听说男方的家境也不是太好,来的彩礼钱,也让兰子带过去。”

    兰子默不做声,她想象不出自己未来的丈夫是个什么样子。她没有姐姐那么幸运,找了一个称心如意自己喜欢的男人做丈夫。曾经,兰子也想像姐姐那样,但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这是姆妈生前定下的,就算是赌博押宝,她也不得不押,押上自己的青春和爱,押上自己的一生一世。

    想到这里,兰子的心情反而平和了许多,甚至有些憧憬。

    兰子给爹爹和弟弟一人做了双棉鞋,又给未来的公公、婆婆和丈夫各做了一双鞋。她没有在未来丈夫的鞋底绣上“囍”或者“永结同心”之类的字样,但她在心里已经默念了多少回,她祈愿自己以后能过得平安、快乐、幸福。

    能想办法添置的,桃子都为兰子添置了。桃子为她缝制了四套衣服,又拿出自己仅穿过一次的红缎面棉袄给兰子。兰子不要,推辞说自己不喜欢红颜色的,桃子不允,说成亲就要穿得红红的,吉利、喜庆。

    桃子找出从娘家带来的绣花线,给了兰子。

    兰子自己在成亲时穿的布鞋上各绣了一朵兰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