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部 炙痛 第四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33本章字数:2811字

    中部 炙痛 第四节

    谷种刚撒到田里,继茂被通知到区上参加为期十天的骨干学习班,说是只带换洗衣服,那里管吃管住。玉梅婶子找兰子闲聊时告诉她说,继茂屋角那棵苦楝树上,这几天老是有喜鹊子叫呢!

    兰子屋后菜园边也有一棵苦楝树,一尺多的树围,两丈来高。因为树上长的苦楝子总掉进菜地里,有点碍眼,榜爹早就想砍掉它,莲娭毑却说:这树既做不得正材用,丢在灶里又冇得火苗,砍了冇得用。

    昨天兰子去挖地,想种几厢辣椒。还没挖上几锄头,一只乌鸦飞来,栖在枝桠上冲着她直叫。兰子捡起小石块去砸,那乌鸦却跳到另一根树枝上继续叫着,叫得兰子心烦意乱。她抓起一把碎土撒过去,这才将那乌鸦赶飞。那乌鸦边飞还边叫唤了几声。兰子的心情让乌鸦叫得坏极了,地没挖完就拖着锄头回了屋。

    听玉梅婶子说继茂家屋旁有喜鹊叫,兰子更觉得心慌:我们家不会出么哩事吧?兰子想将昨天后园里乌鸦叫的事说给玉梅婶子听,但又一想,这不是拿乌鸦来咒自己吗?

    第三天的早上,兰子在竹杆晾晒好昨晚被静儿尿湿的垫单,刚出的太阳一会又钻到云层里去了。兰子极无聊地回到屋里,心事重重。

    不一会,兆明光着一双沾满泥巴的脚跑回来喊:“兰子!兰子!”

    兰子正在给静儿喂饭,见兆明的神色不对,心里一惊:“么哩事呀?”

    兆明口里出着粗气:“兰子,刚才听挑货郎担的李老头说,大志昨天被区公所枪毙哒!”

    “啊?”兰子“腾”地站起,手里的碗掉在地上,滚了一圈,白花花的饭粒撒在脚边。

    “碰你的鬼呢,莫乱说!”兰子不相信。

    “李老头说他认得石山冲的王大志,他亲眼看见的。”兆明的话让兰子确信无疑。兰子感到脑壳里“嗡嗡”地响,双腿发软,一下瘫坐在椅子上。静儿被这情景吓坏了,“哇哇”大哭起来。

    当兆明扶着兰子高一脚低一脚赶到石山冲时,大志已经被埋在自家地头旁的小土丘上。

    大志是被人检举揭发而让区公所捉去的。由于他在“土匪头子”胡天龙手下当过中队长,又拒不交待自己的罪行和胡天龙近来的行踪,最后被区公所定为顽固不化的反革命分子,区公所决定予以镇压。一同被枪毙的还有另外三个人。

    石山冲里的人用一块破门板将大志抬回来时,区公所特地交待其家属不准办丧事。桃子已经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了,她公公把准备自己躺的棺木让给了儿子。

    桃子头发蓬乱地躺在床上,眼睛珠子像贴在门板上的门神,一动不动。卫民和卫英俩个小泪人守在旁边。 兰子的嗓子哑了,见了姐姐只会流泪。

    临走时,兰子带走卫英,并嘱咐已有十二岁的卫伢崽,要好好照顾爷爷奶奶和姆妈。

    没过多久,桃子的婆婆病死了,桃子自己也成了哭一阵笑一阵的半个“疯子”

    回到家里,兰子第一件事就是拿把柴刀将后园菜地边那棵苦楝树砍倒了。她好后悔,如果那天当着玉梅婶子的面把乌鸦叫的事情说破,或许姐姐家不会遭这么大的难。她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

    卫英每天带着静儿玩,给静儿喂饭,但她就是不说话,脸上不开颜,莲娭毑看得都心酸。

    骨干学习班结束的当天晚上,响山坳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县、震动全省的大事。

    藏匿在云连山里的胡天龙得知表妹郎王大志被区公所枪毙的消息后,选择了学习班结束的这天晚上偷袭区公所,一是替表妹郎王大志报仇,二是为反共救国造些声势。他带着几十个“反共地下军”,打扮成农民模样,趁天黑悄悄下了山。摸到响山坳时,已是下半夜。他们首先杀死了在区公所门口的两个哨兵,然后冲进区公所临时征用的大祠堂里一顿乱枪扫射。包括副区长在内,一共枪杀了二十多名土改干部。

    第二天,各区县的解放军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像梳子似的围捕过来。几天时间,胡天龙的“反共地下军”死的死、捉的捉,降的降,基本被剿灭了,可“匪首”胡天龙一直没有落网,仿佛蒸发了。

    不知道是谁向土改干部反映的,说兰子是“土匪头子”胡天龙的表妹。万队长带着几个身背长枪的解放军来到兰子家里,把莲娭毑、榜爹和兆明吓得瑟瑟的。同来的还有那个叫刘楚生的精瘦后生。

    兰子要卫英带静儿出去玩,她招呼万队长他们坐下,一人泡了一杯茶。

    万队长没喝茶,他要兰子坐在对面的椅子上,问兰子:“你叫什么名字?你与胡天龙是什么关系?”

    兰子说:“我叫郑兰子,胡天龙是我姑妈的大崽。”兰子瞟了一眼拿着本子伏在饭桌上写字的女工作队员,知道她正将自己说的话一字一句往本子上记。

    “你们交往密切吗?”

    “还是小时候在一起玩过的,从嫁到这里来后就冇看见过他。”

    “这些年你从没有看见过他?”

    “哦,那年捉到‘扁脑壳’维持会长的时候见到过一次,不过冇与他说话。”

    万队长用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提高嗓音说:“郑兰子,你要老老实实地说,如果有意隐瞒、包庇,是要治罪的!”

    兰子胀红着脸:“我说的都是实话。”

    刘楚生凑到兰子面前,强装笑脸说:“郑兰子,你把你晓得的都说出来,如果能帮助政府捉到胡天龙,你就立哒大功,政府还会给你奖钱呢!”

    兰子从刘楚生的三角眼里看到一股邪气,她把脸扭向一边说:“我说的都是实话,这些年我与他从冇来往过!”

    万队长见问不出什么名堂,就让刘楚生将莲娭毑、榜爹和兆明喊进屋。万队长再一次给他们交待政策:谁包庇“土匪头子”胡天龙,谁就要坐牢,谁要是积极配合政府捉到胡天龙,奖黄金五两。

    送万队长一行走出堂屋,禾场上站满了人。从这些人的眼神里,兰子发觉他们已经将“杀人魔王”胡天龙与自己联系在一起了。

    村里成立民兵队,云鹏担任民兵队队长。兆明为了显示自己的积极,第一个报了名。

    兆明领回来一柄梭镖。这是下塘村寿跛子用犁耙铁统一为民兵队打制的。兆明从缸里舀了瓢水,蹲在大门边的一块磨石旁,把梭镖磨得铮光发亮。他用手指试了试锋口,再安上五尺来长的杂木柄。

    静儿站在旁边问:“爹爹,这是杀猪的吗?”

    “杀人的呢!”兆明得意地说。

    兰子把静儿和卫英牵回屋里,榜爹挑着担空箢箕进来,不屑一顾:“你这卵样子还杀人,莫被别人杀了哟。”说完自己“嘿嘿”地笑了两声。兆明懒得与榜爹理论,他听说狗血可以“避邪”,找人弄来狗血浸红了的麻丝,并将它缠在梭镖与木柄连接的地方,将它变成了一支真正的“红缨枪”

    稍有空闲,云鹏就召集村上二十几个民兵在祠堂地坪里排队形、走步子、练刺杀,走同边步的民兵和那梭镖乱戳的动作,逗得一群小把戏和看热闹的婆娘们“哈哈”大笑,有的甚至笑得直不起腰、眼泪都笑出来了。

    兰子从不让卫英带静儿去看。

    田里地里的事兆明很少顾,成天扛着梭镖进进出出,榜爹当面不好骂“畜牲”,兰子更不好说什么,只是看他那样子不伦不类、很滑稽。

    玉梅婶子无论如何不相信兰子与“土匪头子”胡天龙有任何瓜葛。兰子很感激玉梅婶子对她的理解,和玉梅婶子说说话,成了兰子排遣痛苦和郁闷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方式。

    “兰子啊,加入互助组还是有好处,起码大家在一起做事也热闹些呀,云鹏说明年都要加入互助组,你劝劝你公公,还是加入吧,落在后面省得别人说闲话!”玉梅婶子不希望兰子一家成为村里茶余饭后的话题。

    “玉梅婶子,我做不了主呢,不过,我可以跟婆婆说说,她说话公公应该会听。”兰子听懂了玉梅婶子话里的意思。

    兰子将玉梅婶子的话照原样说给莲娭毑听了,莲娭毑觉得有道理。

    下半年,榜爹主动找到继茂,要求加入互助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