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部 炙痛 第五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33本章字数:1821字

    中部 炙痛 第五节

    工作队万队长在刘楚生的陪同下,到柴禾村开了几次会,大伙从迷惑不解,到叽叽喳喳私下议论,最后明白了:挨近的三个村子要成立初级合作社。所有田地、耕牛和大型农具统一保管,所有青壮年劳力统一出工,统一开伙就餐。并委派刘楚生担任初级社社长。

    榜爹站在自己耕种了一辈子的田边,望着只剩了禾蔸和开着花纹般裂痕的泥土,心里有着十分的怅惘和不舍。这都是上好的祖业啊,说没了就没了?

    种在地里的冬麦还没出苗,兰子的肚子已经现形了。她从坛子里夹出一碗酸黄瓜、酸豆角,没等放到桌上,便用手指拣着,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兆明从地里回来,锄头还没放下,莲娭毑就催促他:“你到田里去喊那老鬼回来呷饭呀!”兆明应声出去。

    静儿和卫英一个拿根长酸豆角在嘴里吃,酸出的怪样子让莲娭毑乐了:“未必有那么酸?”

    “好酸呢,不信你试试?”静儿把半根酸豆角递给莲娭毑。莲娭毑咬了一小截,感觉牙齿都要酸掉。

    她看到兰子津津有味地吃着酸豆角,笑着对兰子说:“你肚子里怀的是伢崽呢!”

    兰子也觉得自己与怀着秋生时的口味一样。

    开春以后,全村的男男女女都集中在一起下地干活。按规定,男的七十岁,女的六十岁就不用下地。莲娭毑可以不下地,但榜爹不行,他被社里安排放养三条黄牯牛。村里唯一超过七十岁还必须参加劳动的只有长松爹,用社长刘楚生的话说,就是:“以前是别人养活你,现在你必须自己养活自己!”

    社长刘楚生每天背着双手到各组查看。兰子与一帮婆娘在田里挖土块,准备堆在杂草上焚烧后当土肥。她见刘楚生迈着方步走过来,头也不抬,装着没看见。

    “呵呵,郑兰子呀,你挺着大肚子还这么积极,不错!不错!”刘楚生好像忘记了上次兰子对他的不尊。 他见兰子仍不搭理,“嘿嘿”两声后,站在兰子侧后看着。

    兰子感到浑身不自在,退到了一边。

    “刘社长,你是不是想和我们一起做事啊?”玉梅婶子将自己手中的锄头递过去。

    “我忙呢,我还要到别的组里检查工作。”说完,刘楚生迈着方步走了。

    他找到正在犁田的继茂,带着批评的口吻说:“郑兰子挺个大肚子,你也不照顾照顾?应该安排她做些轻松事!”

    继茂拉紧牛绳,停下来说:“哪有轻松的事呢?”

    刘楚生用左手往后拢了拢小分头,想了想说:“让她当你们这个组的妇女组长,兼记工员吧!”

    继茂找到兰子,说让她当妇女组长兼记工员。兰子很开心,她不在乎什么组长兼记工员,她觉得这是继茂对她的看重和关心。

    兰子当即表示愿意,她点头时的浅浅微笑,让继茂感到有些纳闷。

    兰子并没有因为当了妇女组长兼记工员而少干活,反而是出工在前,收工在后。加之玉梅婶子的鼎力支持,村里的婆娘们都服她。唯有香秀心里不舒服,她一直不满兰子在公公婆婆面前得势,可现在兰子又高过她一筹。

    下塘村地处两个村子之间,所以大食堂设在下塘村的祠堂里。社长刘楚生安排自己的婆娘细娥负责管理食堂。他婆娘名字是取得好听,可人长得矮矮胖胖,粗皮黑脸,站着像冬瓜,坐着像南瓜,而且她平素说话阴阳怪气,喜欢用眼角瞟人,属于翻怪刁钻的女人。

    这天中午,兰子在食堂里打乱仗似的吃完饭,照例又领了两瓦缽子饭,准备带回家给卫英和静儿吃,没出祠堂大门,就被细娥拦住了:“你只能端一缽子饭回去!”

    “哪么只能端一缽子饭回去呢?”

    “莫说你只当个组长,就是当县长省长也莫想多呷多占!”

    “我有两个细伢子呢!”

    “你哪来两个细伢子?”

    兰子和她争执起来,大伙围着劝解。细娥见大伙都帮着兰子说话,气得一手扫过去,把兰子端在手上的两缽饭打翻在地。

    刘楚生见门口围一堆人在吵闹,他吆喝着挤进去,看见了地上摔碎的缽子和撒落的饭粒。

    “谁在浪费粮食?”

    “你婆娘呢!”

    刘楚生转过脸对自己的婆娘说:“你凭么哩浪费粮食?”

    细娥一脸正气,指着兰子说:“她家里一个细伢子,非要端两缽子饭,我不准她多呷多占!”

    “你哪么晓得她家里只有一个细伢子?”刘楚生说。

    “她嫂子说的,这还有假?”细娥听出自己的男人话里帮着兰子,当即骂开了:“不要脸的骚货,挺着大肚子还勾引野男人!”

    刘楚生一巴掌甩过去,打在他婆娘那张柿饼脸上。

    兰子气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转身往家里走。兆明早吃完饭走了,榜爹端着一缽给莲娭毑吃的饭在后面。当他得知是香秀使的坏,狠狠地骂了声“畜牲!”

    第二天,兰子找继茂请了一天假,她要送卫英回石山冲。

    静儿哭着不让卫英走,莲娭毑和榜爹也舍不得,来了一年多,带亲了。

    “静儿,卫英姐姐她也想姆妈哒,我先送她回去,过一段时间再接她来陪你玩,好不?”

    静儿止住哭。兰子牵着卫英的小手走出大门时,卫英回头看了一眼静儿,挥手时顺势擦去挂在腮边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