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部 炙痛 第十二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33本章字数:2013字

    从乡里开会回来,社长刘楚生与两个副社长碰了一下头,分头通知各组:明天上午七点钟组织本组社员赶到乡里参加人民公社成立大会,不得请假和迟到。

    社员问上午七点是什么时候?刘楚生说:就是天麻麻亮的时候。

    鸡叫头遍,柴禾村已是灯火通明。兰子炒碗剩饭吃了,把盛祖抱到莲娭毑床上,就出了门。

    祠堂地坪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他们三三两两的点着火把,有的人还在边摸眼屎边打着哈欠。

    继茂举着火把,见人都到齐了,一声吆喝带头往乡里赶。走出村口,他们碰上其它组里同样打着火把去乡里开会的社员。

    火把越聚越多,蜿蜒的山路上,形成了一条延绵数里游动的火龙,这热闹壮观的场景让所有人兴奋。沿途村落里的狗们哪见过这种阵势?它们吓得不敢叫唤,纷纷跑得远远的地方站着,瞪着绿色的眼珠子,惶惶地对急急赶路的人群扫来扫去。

    火龙游到乡政府时,乡政府的大门紧闭着。乡干部还在床上做梦呢!

    大门前的地坪里已搭好了一个木台子,大伙纷纷爬上去,坐在那厚厚的木板上,没挤上去的,双手抄进袖筒,成堆地蹲在墙角、土堪边,有的甚至找来柴草,围成一圈烧火取暖。

    人堆里渐渐有了骂娘的声音,刘楚生清楚地听到是在骂自己,但他不好发作。他招呼另外两个副社长去人堆里做工作:莫要吵闹唦,乡干部还在睡觉呢!可是越做工作越激起大家的哄闹和骂娘声。

    兰子坐在田坎边一蔸枯草上睡着了。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是靠在继茂的背上。天已蒙蒙亮,她看见周围的人全是东倒西歪右龟缩在田沟坎边,没有人注意她,就赶忙站立起来,挪到一旁揉揉麻木的双腿。她用余光看到继茂还坐在那里打瞌睡,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所有高级社的社员陆陆续续到齐了,黑压压的人头攒动,乡政府门前几十亩收割后的稻田变成了一片人海。兰子站在田埂上,翘首往大会主席台上看。

    一阵鞭炮、锣鼓声后,万乡长手持铁皮制成的喇叭站在主席台中央讲话。兰子站的地方正好在逆风口上,万书记说了什么,她听不清楚,当万乡长揭开红绸布时,她认得那块木牌上写着:响山人民公社

    人民公社的成立意味着高级合作社被自行取消,相对应的是生产大队。

    红旗大队的招牌还没写好,第一件事就是大队党支部书记刘楚生宣布撤消王继茂柴禾村生产小队队长职务,任命王云鹏为队长。这其中的缘故,除了刘楚生,只有兰子和继茂知道。这三个人中,刘楚生有些解气,兰子感到亏欠,继茂却觉得一身轻松自在。

    响山人民公社成立后,第一项重大壮举就是组织有万人参加的兴修水利大会战。公社党委号召各大队积极调集所有劳力,奋战今冬明春,建成枫岭水库!

    怀有五、六个月身孕的兰子也要上水库工地。她选了床破旧的棉絮捆在箢箕里挑着,提起锄头出门,莲娭毑喊住兰子。

    莲娭毑说:“兰子,你这样子上不得工地呢,我去找云鹏说说。”

    兰子说:“姆妈,这事云鹏作不了主。”

    “那我就去找刘书记!”莲娭毑一只手扯住了兰子的扁担。

    “姆妈,莫去求人,我冇得事的。”兰子往前一步,挣脱莲娭毑的手,朝祠堂方向走去。

    地坪里站满了挑着被絮的人,玉梅婶子那刚进门的新媳妇荷花也来了,一家人的铺盖由云鹏和东明挑着。玉梅婶子见兰子挑着一担,忙要女儿艳明帮忙挑,兰子不肯。

    继茂也挑着一担铺盖站在兰子身后。二喜用扁担捅了一下继茂:“哎,你和兰子合伙不就只挑一担哒?”说完哈哈大笑。

    继茂想用扁担去捅二喜,不料箢箕一摆动,另一头碰到了兰子,这更加惹起大伙的哄笑。继茂追上二喜,在他脖子里塞了一把杂草,回来坐在兰子边上。

    兰子看继茂时,正好继茂也在看她。继茂脸一下子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继茂哥,你看这木梓树上结了好多果呢!”

    “嗯嘞,再过一段时间果子就要掉了。”

    “只要树不死,果子掉了还会长呢!”

    从公社驻地侧面沿山边一条小路走上十来里,就到了枫岭水库工地。这里三面环山,呈播箕型。兰子他们要在播箕型出口处挑土筑起一座高大的堤坝,并要在长八里,宽五里的凹地里再挖下去一丈土,以增大水库的容量。

    红旗大队指定在靠堤坝附近的地方担堤,虽说路途近些,可相应划分的土方也多。队长云鹏带人在山边找了块稍微平整的地方,用砍来的毛竹和冬茅草搭建了两个大窝棚,分男女,一个窝棚里要睡上七、八十号人。玉梅婶子和兰子睡在一头,艳明和她嫂子荷花睡另一头。玉梅婶子是想这样可以照顾一下怀了身孕的兰子。

    任务是按两人一组来划分的,每组的任务用石灰划线来区分。上工地来的大都是夫妻、兄妹,云鹏将兰子和继茂分为一组,兰子和继茂心里都乐意。

    工地上红旗招展,号子连天,到处是挥动的锄头,到处是用挑着黄土一路小跑的脚杆。

    兰子负责挖土,继茂理所当然负责挑土,可继茂总是放下箢箕帮着兰子挖土,而且专选土硬或有石头的地方挖。更多的时候兰子只是用锄头往箢箕里扒土。

    “再添一点!”继茂用脚板将箢箕里的松土踩紧,对兰子说。

    “行哒,挑重哒会把身子压坏的!”兰子杵着锄头没动。

    继茂自己用锄头往箢箕里加土,再用脚板踩紧:“挑一担算一担,省得多跑路呢!”继茂挑起来,扁担成为弧形,在他肩膀上颤悠悠地跳跃。

    “你呀,懒人挑重担!”兰子砢了他一句。

    继茂笑笑,随即汇入黑压压的人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