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部 炙痛 第十五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33本章字数:1699字

    腊月二十九下午兆明才赶回家,静儿和盛祖从他的布包里找到两个冻得硬梆梆的肉包子,他们将肉包子用火钳架在火上烤得焦黄。静儿掰开一半给莲娭毑,盛祖也掰开半个包子给兰子,兰子不要,说:“你呷吧,我闻到了香气就行了呢!”

    兆明比刚离家时长胖了点,精神也较去之前好些。他说在河西搬运石头累是累,但饭能吃饱,他对莲娭毑和两个崽女说炸石头的新鲜事,兰子只顾缝补他磨破的衣裤,并未用耳朵去听。

    兰子翘起的肚子让兆明很兴奋,但兰子平静得有些淡漠的神情,让他没法当面显露出来。

    这个年过得很轻松、很平静、也很简单。虽然是食堂集体开餐,细伢子们最盼望的东西还是实现了。他们把大人碗里的一砣肥肉吞掉后,还踮起脚伸出筷子不停地在大铁锅里翻腾,像撑着竹篙在池塘里来回捞水草。

    初三兆明要去河西运石头,不然石灰窑就要停烧。队里的劳力也要上水库工地,水库必须抢在春插前竣工蓄水。

    莲娭毑找到云鹏:“云鹏啊,兰子驮着大肚子不能再上水库工地哒!”

    云鹏面有难色,对莲娭毑说:“兰子这样子是上不得工地,但要刘书记批准同意啊!”

    “管他哪个牛书记、猪书记,要驮着大肚子的女人上工地不怕遭雷打呀?今天都初二哒,云鹏,你明天去找他们说说。”玉梅婶子帮着莲娭毑说话。

    云鹏带回了大队书记刘楚生的话:“现在是建设社会主义,按劳分配,不劳者不获。”

    这话让莲娭毑急得不行,云鹏和玉梅婶子也跟着急。虽然刘楚生提拔云鹏当了生产队长,但玉梅婶子看不惯他那作派,嘴里开始骂了:“这刘楚生真是个畜生!”

    骂也不顶事,如果在生产队里做事,云鹏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敢放半个屁,要是社里食堂真不给兰子开饭,那就麻烦了。玉梅婶子一时也没了主意。

    “云鹏,你看这样行不行,兰子上工地挑不得担子,也只能挖土,我能不能顶替她去?”莲娭毑说。

    玉梅婶子一听,一拍大腿:“这也是个办法,大队只管得了人头,还管得了挑担挖土?”

    莲娭毑把这个事告诉了兰子,兰子心里很不好受,要六十多岁的婆婆顶替自己上工地,真怕别人骂呢!可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也无其它办法。她不得不又怨起兆明来:不是他那天晚上发骚,哪有今天这码子事?

    细娥找到自己男人死缠乱打,硬是把继茂又留了下来。

    一次,静儿到食堂端饭,继茂选了三缽子稍为蒸得硬一点的饭递给她,他趁人不注意又将半勺油渣子扣在酸菜下面,再放进静儿的竹篓里。

    静儿低着头,既没招呼也没抬头看继茂一眼。回家的路上,她脑海里总是浮现继茂脚上穿的那双棉鞋。她想倒掉继茂偷偷摸摸扣在酸菜下面的油渣子,但最后还是没舍得。

    盛祖一筷子下去,搅起了好东西。

    “姆妈,有油渣子!”盛祖眼睛里放光。

    兰子问静儿:“哪来的油渣子呀?”

    “……”

    静儿不做声,低头扒着饭,也不吃油渣子。

    兰子似乎感觉到静儿近来变化的缘由,瞪了她一眼:“你这个鬼妹仔!”

    莲娭毑顶替兰子上了水库工地,云鹏本想安排她与兆新一组,但莲娭毑不愿意。自从那次兄弟为葬榜爹发生冲突后,兆新和香秀就没再登过莲娭毑的门。莲娭毑不怪媳妇,只怪自己生的崽没卵用。

    伴着玉梅婶子一家干活,莲娭毑觉得开心,虽然玉梅婶子一家对她很是照顾,但她也尽力地去做,不至于太占人家的便宜。

    “莲娭毑,兰子么哩时候生呀?”玉梅婶子担心兰子一个人在家生毛毛怎么办。

    “要到三月间去哒,我来的时候跟冬娭毑打了招呼,要她呷点亏多去看看。”莲娭毑说。

    “我对我姆妈也说哒呢,她也会经常去看看的,你放心啊!”玉梅婶子说。

    “唉,我如何又放得心下噢!”莲娭毑叹了一口气。

    “莲娭毑,等兰子生哒,你就回去照顾她,如果大队不同意,我就去找公社干部!”玉梅婶子摆出一副豁出去的架势。

    “我晓得你对兰子冇得一点假心呢!”莲娭毑心里很感激玉梅婶子的仗义。

    这段时间是兰子嫁到柴禾村最轻闲的日子。兰子辅导督促盛祖做寒假作业和背诵、默写生字及课文。静儿以前还不知道自己的姆妈懂得书上的东西。

    “姆妈,你读了好多书呀?”静儿问。

    “读哒高小呢。”

    “那你哪么不继续读初中、高中呢?”

    “你外公不肯呢!”

    “那是为么哩?”

    “女伢子读多哒书冇得用。”

    静儿对这句话不理解,说:“读多了书哪么冇得用呢?”

    兰子笑笑:“我如果读哒初中、高中,就冇得你们哒。”

    盛祖惊愕地望着兰子,静儿感到这话与爹爹有某种关联,没有继续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