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天 后果很严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2本章字数:5592字

    黑筋的这次破坏行动的后果竟会远远超出它的预期,当然,这里面既有令它惊喜和满意的方面,也有令它意想不到之处。

    这天早上,黑筋又潜伏到网络中,到团锦大厦附近看了看网络的总体情况,互联网正在繁忙运行中,各色的信号光束进进出出,与平时没什么异样。“哼哼,一会儿我的定时炸弹就要显神威了,一场好戏马上就要出演了。”它在心中得意地狂想。

    “好,现在先试一试我的这个新黑客程序,看它究竟有多厉害。”说实话,这个程序的破坏程度究竟能到什么地步,它自己心中也不是很有底,它只是从理论上知道它会产生什么样的危害,但破坏的程度却还有待于实践来检验。所以,它决定先启动一次这个程序,看它有什么样的破坏威力,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以及这样的后果是否会让它满意。想到这,它拿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在上面轻击了一下。

    神奇的效果出现了。

    从团锦大厦流进流出的原本光彩夺目的数不清的信号光束,突然间就像被断了电一样暗淡下来,那彩色的流淌的河也似乎在一瞬间断了流,凝滞在洞壁上——所有的网络信号的传输中断了,团锦大厦已不能向互联网内传送网络信号,人们所有的上网行为都中断了,整个网络全部停止运行了!而与此同时,因为洞壁上的信号光束全部暗淡下来,这时的网络隧道中的光线一下子变得幽暗起来,跟以前的灿烂夺目相比,显得格外阴森森,不说别人,连黑筋自己也都极不适应这种只有微弱光亮的隧道。

    “我的天,这么厉害,整个网络都休眠了,互联网瘫痪了!”黑筋在心中不断惊叹。它从藏身的地方出来——不用再躲藏了,隧道里这么暗,谁又能看得清谁呢?它大摇大摆地在街上走,想看看隧道里面是什么样的混乱情况。

    整个网络似乎都被这一巨大的变化震住了,竟然没有一点声音。黑筋在街上东张西望,这安静的网络使它也很惊诧。一会儿之后,不远处才有声音传来,但那是隧道中刚才惊呆的、现在回过神来的人发出的慌乱的声音: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么黑?我快什么都看不清了!”

    “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末日吗?我们的网络是不是中了魔了?”

    “我们该怎么办?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们先原地不动,看一会能不能好起来,我们谁都不要乱跑!”

    这些声音从四处传来,黑筋听出了、也感受到了现在被困在隧道中的网络居民们的惊慌失措和茫然无助。“哈哈,真不错,让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跑乱撞,或是被吓破了胆不敢动,这可真有趣。”黑筋在暗中欣赏着,这时,在网络中,恐怕就它有这种欣赏的心情了。

    “那么,再看看停止这程序后,网络会不会又恢复正常。”黑筋想了解它的这个程序是否能随它的意自由掌控互联网。它又摸索着回到藏身处,在摇控器上又轻按了一下。

    这一下又产生了神奇的效果。

    刚才已暗淡并停止下来的信号光束,现在立刻又飞速前行,洞壁上那条彩色的大河又开始向前奔流,所有的网络传输在瞬间又开启了;网络隧道内重又变得五颜六色、光明通透;而街上的网络居民,似乎被这瞬时启动的光亮击蒙了,还没有醒过神来,愣愣地怔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眼前变化的一切,感到那么的不可思议!

    感到不可思议的不仅是这附近的网络居民,网络中所有的人在刚才都经历了大惑不解,都被深深地震动了。

    洛笛他们正聚在海淘湾开会,正在商讨他们这个新的安全平台的事宜,技术人员说已设计成功,最晚明天就可以试运行了。他们刚给这个新的安全平台命名,叫做“网行侠”,意思是这是一个能在网络中保护所有人安全的大侠,几人商量着今天就在他们的网站上发布通知,宣传这个平台,让网络居民明天到他们的网站来下载安装。正说得热烈时,忽听“呜……”的一声,屋内所有的仪器和电脑都停止了运转,屏幕上闪过一道亮线之后,就黑了下来。屋里的灯光也暗了下来,只有一点幽幽的光亮。

    “怎么回事?”穿山甲立刻跑到电脑前,想弄明白是哪里的问题。

    几个技术人员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突然停机的状况,也从来没有黑屏过。他们也赶紧坐到各自的仪器跟前,紧张地操作起来,想恢复刚才的运行。但似乎一切行动都是徒劳的,他们的所有举动都没有任何效果。

    就在大家绞尽脑汁之时,突然间,屋里又亮了,所有的电脑和屏幕也都亮起来了,各项操作都能进行了,和刚才出事之前没什么两样。

    “是哪里的问题?”洛笛不解地问,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但每个人都在摇头,流露出迷惑的神情。

    “刚才好像是网络中断了,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穿山甲推断说,“我现在回互联网总部看看,是不是那里出了什么问题。”说完,他急匆匆地走了。其他几个人留下来继续刚才的问题。

    刚才网络隧道突然暗下来时,冰致极带领的巡逻小分队正在巡逻的路上,骤然而至的黑暗让每个人都措手不及,有些队员心里产生了一些恐惧,他们紧紧抓住同伴,不知该怎么办。

    “大家不要慌,就在原地不要动。可能是哪里临时出了故障,一会儿应该就能好。”冰致极赶紧安抚众人的情绪。其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我联系一下穿山甲,看他能不能说清楚。”他马上发出联系信号,但是,等了一会儿,没有丝毫回音——难道联系信号也失去了?他困惑地看着四周,看到了洞壁上那些流动的信号已然停滞,“难道是互联网出了问题?”他下意识地想到这一点上。

    这时,隧洞里突然又亮了起来,一切又都和刚才一样了。巡逻小分队的队员们都欢呼着跳起来:“太好了,没事了!”

    “没事了?我怎么觉得还是有事?”冰致极在心里嘀咕着。他有种预感,感到这事不太正常,一定有可疑的原因,但现在没时间多想,随即他又带领着小分队继续巡逻了。

    穿山甲急急地赶到互联网总部后,进了门,才发现这里也乱了套。人们楼上楼下地跑着、问着,都想知道刚才的信号传输中断事件该向哪个部门询问,该由哪个部门负责。因为所有的部门刚才都快速检查过了,自己这个方面没出问题,不会造成网络信号的中断。

    穿山甲找到网络信号传输部,向他们询问,他们当着穿山甲的面又检查和操作了一遍,让穿山甲看到确实没问题,他们的工作很规范,没有差错。

    穿山甲又找到网络运行数据库,让这个部门的工作人员检查数据库。细细地搜了一遍,没有任何异常的发现,所有数据都正常,也没有外来侵入的不明数据。

    穿山甲最后来到互联网安全防御处,见这里正在紧张地检查和测试着。“怎么?发现问题在哪了吗?”

    “还没有,再等等,还在全面的搜查。”这里的负责人满头汗水,由于刚才找不到原因,他无法向互联网交代,急坏了。这次他正启用紧急应急预案中的透析功能,这个功能可以在紧急情况下深入查找各种网络入侵的蛛丝马迹,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用的一个手段,但是比较费时,需要处理的数据格外的多。

    穿山甲焦急地等在一旁,他感到这次事件不简单,不像是技术上的问题。如果是技术上的问题,那处理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怕就怕的是有别的不明原因。

    一会儿之后,这个负责人指着屏幕上的一组数据叫穿山甲过来看,他说:“你看,这里显示着这组数据被我们互联网系统不兼容,却也存在着,这很奇怪。如果完全不兼容,它根本就进不来。可它却进来了。而且,系统提示这组数据来历不明,也不知是何时进来的。”

    听他这一说,穿山甲“噌”地跳起来:“那么它有危害吗?快查一下。”

    “肯定会有危害,不能被我们的系统兼容,本身就意味着有危害。但这样的数据竟然能以不被兼容的形式存在于这里,实在是闻所未闻。”

    “那么,也就是说,刚才互联网的中断,很可能就是它造成的?”穿山甲急于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有可能。能以这样奇妙手段闯入的,很可能是技术高超的黑客。”

    “黑客?黑筋!”穿山甲喊了出来。“快,看看能用什么手段清除它!”

    “这个,这个,现在还需再寻找或研发相关技术。现有的技术恐怕清不掉它。”负责人为难地搔搔头。

    “对了,霹雳勇士联盟不是马上要运行‘网行侠’了吗?这个程序应该会有办法!”穿山甲转身就往门外跑,他要把这个“网行侠”拷贝过来,先在这里试试。

    可是,不等他跑出团锦大厦的大门,“忽”地一声闷响,网络信号传输又中断了,周围的一切又暗了下来——刚才的那一幕竟然又重演了!团锦大厦的门缓缓关上,出不去了。

    “糟糕!”穿山甲站在门边,向外看着,但几乎什么也看不清。隧道里光线很暗,这是他刚才在海淘湾时所没有见到的,刚才他并不知道隧道里也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原来,黑筋在第一次小试牛刀之后,对这个程序产生的破坏效果是相当地满意。而且,它也试验过了,自己通过掌控这个程序,就可以掌控互联网,想让它断就断,想让它开就开,这是多么惬意的事!既然这么惬意,既然这么灵验,那么,就再来玩一把吧!所以,它第二次轻击了摇控器,再次启动了这个破坏程序。

    一切都跟第一次一样。这下,造成的恐慌就更大了,还在隧道中的网络居民个个惊慌不已,他们看不清路,无法回家——事实上,就算能看清路也回不了家,网络都断了,自家的电脑连不上网,他们又怎么能回到自家的电脑中?他们在街上团团乱转,找不到路,也找不到可以帮助他们的人。

    霹雳勇士联盟的人呢?刚才丹威几人都已回各自的本部,洛笛还留在海淘湾,这第二次事故发生后,洛笛感到这应该不会是偶然事件,一定是有人在搞破坏。他想出门去找同伴,但一出门才发现,原来光明灿烂的网络隧道,现在只有很微弱的光线,几乎看不清方向和道路;他急忙用意识声纳仪联系穿山甲和丹威,好在这个东西还能有用,他与他们取得了联系,知道了穿山甲现在出不了门,丹威跟他一样因为光线的原因不能出门。

    而此时的黑筋正在尽情享受这无边的黑暗带给它的快感,这次它可不打算停止这个程序了,刚才都已试验过了,很好用,现在就让一切停留在这个样子上吧!它哼着小曲,从藏身处出来,悠闲地蹓跶着,享受着人们的慌乱带给它的别样的愉悦。

    它愉悦着,但其他人都不堪忍受,甚至包括冷眼怪和星星盘。

    网络信号第一次中断时,这两人虽然是在不同的地方,但都感到很诧异,觉得这样的事故显得很诡异,连它们也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好在很快就恢复正常了,尽管它们心里还有许多疑问,但既然正常了,就没有再多想。两人不约而同地到了蜗牛壳隧洞,相互问了问,都不知所以然。可是,没想到,这没隔多久,竟然又开始重复了,蜗牛壳隧洞也忽然暗了下来,它俩在黑暗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当然,都排除了对方行动的可能。于是,这两人共同想到了黑筋。

    “是黑筋干的!”两人同时大喊起来。

    “它想干干什么?为什么它擅自行动?为什么我们事先一点都不知道?”冷眼怪气极了,咆哮的声音都变了调。

    星星盘这两天养伤,没有外出,更没有再见过黑筋,也不知它在搞什么名堂。“奇怪了,难道黑筋想自己单干?它怎么能趁这个时候单干呢?这不明摆着要撇开我们吗?”星星盘边推断边说,越说越气。

    “而且,它把网络信号全部破坏了,我们以后还能干什么?我们只能这样黑灯瞎火地过吗?没有了网络信号,互联网就废了,没有了互联网,我们什么也干不了!”冷眼怪想到了这一层,身上就一阵阵地发冷,“这一招也太狠了吧?只是成全了它自己。不,其实连它自己也会受害,它把整个互联网搞坏,它自己的一切利益也就都没有了,它想不到吗?”冷眼怪说到最后,已是歇斯底里地叫喊。

    星星盘被冷眼怪这么一说,也想到自己:“这么说,我以后想做点什么也不可能了?在这个黑乎乎的死网中,什么都快是死的了,那我们在这个网络中还有什么用?我的那些宝贝病毒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不行,这绝对不行!”它也大喊大叫起来。

    两个人都气得快失控了。

    “我把黑筋叫来!”冷眼怪说着,摸着黑动手打开墙上的屏幕,但什么也没有,还是一片黑。

    “妈的,这也失灵了!”冷眼怪气得关了屏幕。

    星星盘说:“我到门外试试。”它走到蜗牛壳隧洞外面,用一个信号发射器呼唤黑筋,还好,信号发射出去了。

    黑筋收到星星盘叫它的信号后,就知道它是为此刻网络信号中断一事找它。去还是不去呢?去吧,肯定会被它们责骂,不去吧,好像我怕它们,好像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有什么呀,不怕,去!

    主意一定,黑筋就要动身,一看,周围有些黑,不方便前行,那就只好再让互联网恢复正常一次吧!它不情愿地拿出了遥控器,在上面点了一下,瞬间,整个网络仿佛又活了起来,黑暗不见了,信号光束又开始流动。

    街上恐慌的人们见网络恢复正常了,纷纷往自己家赶,生怕晚一步就又会被困在这无边的黑暗中。刚才正在巡逻的小分队,本来停在原地,现在见光明重现,冰致极立刻让这些队员马上回家,他自己则火速赶往海淘湾。

    而穿山甲此时也从团锦大厦的门口冲了出去,他十万火急地赶往海淘湾,去取“网行侠”。霹雳勇士的其他人也都在第一时间赶往海淘湾。

    黑筋不慌不忙地来到了蜗牛壳隧洞,里面两个气急改坏的人在等着它。

    “今天的这事是不是你干的?”一见面,冷眼怪就厉声问道,它也顾不上客气了,直接开门见山。

    “还是老兄了解我啊。怎么样,这效果出乎意料吧?”黑筋知道已无需掩饰,它也直接回答。

    “你想干什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星星盘极为不满地问。

    “我在做什么?噢,这就是我现在要向你们说的,虽然是现在才说,但也不晚,我也是刚刚才试着做这事嘛!”黑筋倒也不隐瞒,“我这个新的黑客程序专门干扰和破坏互联网,而且,是属于那种定时炸弹类型的,我想让它什么时候发挥作用,它就什么时候发挥作用。我一按这个,它就开始破坏;我再一按这个,破坏行动就停止。哈哈,今天看来,试验成果不错啊!”黑筋边说边拿着那个遥控器比划着。

    冷眼怪和星星盘瞪大了眼睛,像是在听天方夜谭。太可怕了,这个东西太可怕了,它不仅遥控着互联网,等于也遥控着我们!不行,得想办法阻止它用这个程序。

    两个人一时没想到怎么对付这个东西。黑筋却是兴致不减:“我说二位老兄,你们先回去吧,一会儿我又要按这个遥控器了,这隧道里一黑,你们就不好走了。”它是打算今晚整个一晚让互联网变成哑网和盲网。

    冷眼怪向星星盘使了个眼色,两人装做同意的样子,赶紧从蜗牛壳隧洞中出来,走了。“走,我们找个地方商议去!”冷眼怪小声说道。

    海淘湾,穿山甲向众人说明了今天事故的原因,他要赶紧拿着拷贝好的“网行侠”赶回团锦大厦,众人也要与他一起去,但是他的一只脚刚踏出门,周围又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