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天 内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2本章字数:5528字

    昨晚这个夜晚过得很不寻常。黑筋果真如它所说的,让互联网整整一夜无法工作,整个网络死寂一片,这种死寂,除了黑筋,所有人都感到异常地可怕——当然,“所有人”仅指还停留在隧道中的人,有穿山甲和霹雳勇士联盟的人,也有冷眼怪和星星盘。好在昨天黑筋最后一次让互联网运行的时候,所有的网络居民都利用这个空当匆忙赶回了家,所以,当夜晚黑筋再度启动破坏程序控制互联网时,网络隧道里已空无一人,只留下无边的黑暗和寂静。

    穿山甲、洛笛等人本来要一起去互联网总部的,但没等他们从海淘湾出门,互联网就又停滞了。他们只好返回到屋内,焦急地等待。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哪儿也去不了,除了商讨去互联网总部之后应该怎么做,怎样把这个“网行侠”应用平台用到这次的实战当中,再无其他事可做。后来,几个人就在海淘湾休息了。

    整个的互联网有史以来第一次整整一夜因遭受黑客的恶意攻击而无法运行,所有的网络传输信号全部中断,所有联网的电脑无法上网,所有需要借助网络来做的事情全部停止,这一夜,无数人的利益受到损失。

    到了今天早上,互联网还是没有动静,黑筋还没有取消对这个破坏程序的控制。已在隧道中的某个角落停留了整整一夜的冷眼怪和星星盘都已快气炸了肺。昨晚它们两个已商议好,它们绝不能容忍黑筋这样干,黑筋随自己的意自由掌控互联网,那岂不是把我们两个也给操控上了?我们岂不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我们从此以后岂不是事事要听命于黑筋?这怎么能行?!这绝对不可能!它们商议好,今天见到黑筋后,先尽量说服它取消对这个破坏程序的控制,如果无法说服,它们二人就合力抢过那个遥控器,让互联网恢复正常运行。

    可是,它们两人等呀等,网络隧道内还是那个死寂的样子,看来黑筋的玩兴正浓,无意让隧道内亮起来。这两个人在黑暗中也是寸步难行,本想着黑筋会转念,给网络隧道以暂时的光明,但现在看来,黑筋是个铁石心肠,对它不能抱指望了。

    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和等待下去了,冷眼怪说:“我们联系黑筋吧!看来它是不会良心发现了。”

    星星盘也早已等不及了,它迫不及待地向黑筋发射联络信号:“黑筋兄,我们现在有事要去蜗牛壳隧洞,请你取消你那个破坏程序。”

    黑筋收到了,但不想理会:“现在还有心要再去那个地方吗?去了又能做什么?”它想不出去那个地方的理由,所以,它没有动。

    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星星盘又接着催促:“黑筋兄,隧道里这么黑,我们也受不了,我们需要去蜗牛壳隧洞,这点方便你不至于也不给吧?你也来吧,我们需要协商一下。”

    从这两条信息上,黑筋感到了它的地位发生了变化。“噢,原来你们也有求我的时候。不错嘛,我黑筋变得重要了。让我去与你们协商,好,这可以,我有王牌在手,你们与我协商还能占到便宜吗?哼,该我当家作主了!”想到这里,它取出了遥控器,不太情愿地按了一下上面的取消按钮。霎时间,互联网运转了!

    突然而至的光明让海淘湾里的每一个人都惊喜不已,这漫长一夜等得太苦了,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一定要利用好这难得的机会,把互联网总部的不明黑客程序清除掉!大家一跃而起,洛笛首先交代霹雳勇士联盟网站的几个工作人员:“快在网站上发布信息,让网络居民们今天先不要出来,预防网络中的变故。再把‘网行侠’的使用通知发上去,提醒网络居民及时下载安装。”

    交代完毕,几个人飞速奔向团锦大厦。三步并做两步地冲上楼,来到互联网安全防御处。“快,试试这个!”穿山甲急急地说。时间太宝贵了,他们要争取每一分每一秒,在下次破坏开始之前,最好能清除掉。

    几个人扑到主控电脑跟前,开始紧张地操作起来。“网行侠”刚一安装上去,立刻弹出了个警告:发现可疑程序,系统将自动清除。

    “太好了!”几个人兴奋地互相击掌称赞。没想到他们研发的这个新平台在首战中就能如此灵敏、有效。几个人接着紧张地盯着屏幕,看着“网行侠”运行。

    很快,屏幕上出现“已清除可疑程序”字样,众人高兴极了,刚想欢呼,但随即屏幕上又弹出了一行字:“又发现同一可疑程序,系统将启动连续清除功能。”

    这个黑客破坏程序竟然进来了不止一个?众人皆感到吃惊;而更加令他们吃惊的是,屏幕上不断更新着找到这个程序的数字,先开始是十位数,后来上升到百位数,再后来上升到千位数,然后又往万位上升……众人都看得惊呆了:这个黑筋太可怕了,同样的破坏程序,它竟然能闯进无数多!如果有一个没有清除干净,那么它对互联网的破坏就会依旧。鬼知道这里面总共进来了多少个?!快,抓紧时间,趁现在互联网还在运行,赶紧把这里面所有的黑客程序都清除掉!如果一会儿再中断运行,那么下一次能上来清除还不知要等多久。

    守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急得直冒汗,他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上不断闪烁更新的数字,“怎么还有?怎么还没有完?快,快!”人人都在心里这样焦急地催促着。

    再看蜗牛壳隧洞。冷眼怪和星星盘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里,它们坐下之后,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些,不要让自己一见黑筋就显出又气又急的样子。虽然黑筋做的事对它们已很不利,但总不能一见面就争吵吧!它们还是想争取把事情友好协商着解决。

    过了一会黑筋才来。它刚才在网络隧道中随意走走、看看,看到尽管网络运行又恢复了,但街道上并没有人,宽敞通亮的隧道显得是那样的沉寂,往日的活力荡然无存。只有隧道壁上那些五彩的信号光束在不知疲倦地无声地奔流着,显示着一丝丝的生气。

    黑筋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蹓跶了一阵,充分感觉到整个网络成了它的王国,带着巨大的成就感,它不急不忙地来到蜗牛壳隧洞。而那两个人已调整好了心态,迎接它的到来。

    可是,这次几人再见面,不管是谁,心理都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冷眼怪和星星盘感到受制于人,这令它们很不习惯;黑筋领悟到了自己的地位发生变化,一种膨胀的成就感充斥胸间。所以,无论它们谁,都无法再有像以前那样平起平坐的心理。因此,这如何开口竟也费思量。

    冷眼怪思忖、斟酌良久,才尽量以一种平缓的语气慢慢道来:“黑筋老兄,我和星星盘都充分领教了你的本领,我们都为我们暗箭联盟能有你这样一个高手而自豪。你做的这事,说实话,如果能早一段时日实施,我们就不会失去满龙和马花撒了。虽然它们不及你的本领大,但我们毕竟是合在一起做事的,少了谁都是有悖当初我们成立联盟的初衷的。”

    冷眼怪提到了它们的联盟,提到了黑筋的本领,提到它们这个联盟不能少了谁,是想先从情理上压住黑筋,让它能顾及联盟成员的情分。黑筋听了,倒是有些触动,它想到了马花撒的死,脱口说道:“唉,马花撒死得太可惜了!我们兄弟一场,竟然是以那样的方式永别。”

    冷眼怪听后,浑身不自在,它本意不是想说马花撒,但没想到黑筋偏往这上面说。它只好又说:“马花撒已经不在了,我们剩下的人已不多,实力比以前削弱了许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几个人还要更加团结协作啊!有什么事情,有什么行动,最好我们商量着来。”

    黑筋一听,噢,说到我这儿了。他说:“这一次是我自己行动的。你想,星星盘刚受了伤,在养伤;枯叶蝶伤得也重,使你无法行动。而我呢,又有了一个好点子,就有些等不及了,想先试一试。”他说得轻描淡写,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

    星星盘一听,心中就有些气:你等不及?你想先试试?你等了吗?它说:“老兄,你试一试没关系,可是,你这次行动跟我们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它的破坏性实在是太大,大到影响到我们自己人了。这样的行动,还是应该先等一等,先通一下气为好吧?”

    黑筋一听,心中有些不舒服,它说:“这次已经这样了,下次一定先给你们通气,行了吧?”

    下次?你这次的行动都这么大,还能有下次吗?下次还能有我们什么份?冷眼怪不动声色地想着。然后开口道:“黑筋老兄,你这次的行动确实是很成功,但是否也想过给我们带来了不便之处?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在互联网中,如果没有了互联网,或者互联网不能正常运行,那既是在害别人,也是在害自己人。我们以为,这样的行动还是取消为好。你把这个破坏程序消掉吧,我们完全还可以再做别的事。”

    这话黑筋可不爱听。把程序消掉?说得容易,我好不容易把这事做成,而且效果远远超过以往的任何行动,现在你说不要就不要了?它很干脆地回答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以后做事前一定给你们通气,这还不行啊?我现在这个破坏程序是我有生以来最为成功的,我哪能舍得把它白白扔掉?”

    星星盘不由得怒从心起:“你什么最为成功的?不就是害自己人最为成功的吗?我们这样跟你讲道理都讲不通!现在我们请你放弃它,不要再做害自己人的事!”

    黑筋也气了,它吼道:“我哪里害你们了?我还帮了你们大忙!我们以前一直与霹雳勇士联盟势不两立,斗来斗去,结果呢?我们损兵折将。现在,我的这个武器能让他们彻底没办法出现在网络中,我这是在帮大家做好事!”

    “他们是没办法再出现在网络中,可是我们也没办法出现了,我们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你等于把敌人和朋友全部消灭了,只留下你自己!”冷眼怪也毫不客气地厉声说道。“现在,我们请你看在大家曾经是兄弟共事一场的份上,把这个遥控器拿出来,让大家集体保管,除非实在是有必要,其它情况下一概不能用它!”

    “这不可能!这个东西一个人保管就足够了,不需要大家!”黑筋断然拒绝,毫无商量余地。“我看你们叫我来纯粹是不安好心,说什么协商,这哪里是协商?分明是要胁我!既然谈不到一起,那就不用谈了,告辞!”

    黑筋说着,拨脚就要走。

    不能让它走!这次让它走掉,那我们以后再没机会了!冷眼怪一看这情形,不动手不行了,它赶紧向星星盘使了个眼色。

    星星盘也看出只有走动手这一条路了。冷眼怪使了眼色之后,它“忽”地一下起身,从后面死死抱住了正要往外走的黑筋。黑筋一点提防也没有,兔子逼急了眼还咬人,它从来没有想到过暗箭联盟的人也会对它下手。星星盘突然从后面把它的全身牢牢地抱住,它大吃一惊之余本能地想用力甩开星星盘,但没有甩掉。与此同时,冷眼怪拿着一根细细的钢索飞快地跟过来,迅速地往黑筋身上缠绕,黑筋还在用力挣脱之时,这钢索已胡乱地把它缠住了,再加上星星盘一边死死压住它的身体,一边动手帮助冷眼怪,这钢索越缠越紧,黑筋就愈发动弹不得。

    捆绑完毕,两人从黑筋身上拿出了那个遥控器,又把黑筋扔到一个椅子上,用同样的钢索连同椅子又捆绑了一遍,这下,黑筋是彻底跑不掉了。两个人紧接着又把黑筋身上的用来联络的信号发射器取下来,让它彻底与外界隔绝。黑筋气得快要发疯,但它丝毫动弹不得,只能瞪着血红的眼珠怒视着这两人。

    一切都收拾利落了,冷眼怪才发话:“黑筋兄,做事不能太绝,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别怪我们这样,我们也是被你逼的。你呢,就先在这里安心休息吧,至于以后会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

    黑筋破口大骂:“你们两个小人!没本事对付敌人,就有本事对付我!”

    星星盘懒懒地说:“省省力气吧!刚才我们好说歹说,你都不讲情面,现在你已经没有发言权了,没有人会再听你说话。”

    冷眼怪和星星盘不再理会黑筋,两人从黑筋处远远地走开,到了屋里的另一角,然后凑到一起,琢磨起这个遥控器来。遥控器看起来很简单,一看就能明白它的用法。但是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必要保留下来,两人小声嘀咕着,一时无法决定。说实话,这个东西的威力太大,大到它们两人对它也有一种恐惧心理;可是,正因为它巨大的威力,两人又觉得毁了它太可惜。两人千辛万苦地拿到了它,可现在它又像烫手的山芋,不知该如何处置了。

    思来想去,两人决定先把这个东西放一放,等以后有主意了再处置吧。

    今天的事情已经做完,它们大大松了口气。“走吧,我们回去休息吧!今天真够累的!”冷眼怪说。

    “好。可是这个东西放在哪?”星星盘指着遥控器问。

    这确实是个事。肯定不能放在这里,黑筋关在这儿呢。那么放在哪里呢?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到了只能随身拿,可是,由谁来拿呢?冷眼怪知道经历了黑筋这次的事,它们中的任何人之间都很难再有信任,不管放在它这儿,还是星星盘那里,对方一定都会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就共同保管吧!

    冷眼怪说:“老兄,我看,我们两个今天就一起休息吧,我们一起看着这个东西,这样大家都放心。”

    星星盘听到冷眼怪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长出了一口气,说:“这样最好。顺便我们还可以商议下一步的打算。”

    “嗯。”冷眼怪和星星盘一起出门走了,留下黑筋一人在黑黑的蜗牛壳隧洞中。这下,该它享受黑夜了。

    而此时在互联网总部,穿山甲、洛笛等人还焦急地守在电脑前,众人什么也不说,只是用眼睛紧紧盯着,等待着正在快速运行的“网行侠”停止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每一分钟,众人都觉得过得是那么地漫长,他们这次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不,确切地说,是度秒如日。

    但是,让他们最为担心的网络又停止运行这个坏情况并没有出现,“难道黑筋停止操纵了?不可能。”人们在心里这样猜测着。但还是没有人说话,应该是没有人有心情说话。每个人的心都提在嗓子眼,盼望着屏幕上的这个可疑程序的数字突然停下来,不再跳动。

    终于,他们听到了系统发出的“嘀”的一声,屏幕上随即出现一行字:可疑程序全部清除完毕。“清除完了?真的完了吗?”众人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他们细看屏幕,被清除的数字显示是上百万。天哪,竟然清除了上百万个同样的黑客程序!这个黑筋太可恶了,手段又黑又狠。

    “再来复查一次。”洛笛说。其实,何止是他不放心,在场的每个人都还是心有余悸,都想再接着查一查,防止有漏掉的。

    于是,再启动“网行侠”。这下顺畅多了,没几分钟就完毕,显示:无可疑程序。

    “啊!”看到这个结果,每个人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浑身放松下来,那份轻松感,有如背上卸下了千斤的巨石。

    “我们先在这里守一守,看一会儿还会不会出现意外状况。”洛笛说。

    “好。但是,洛笛,你先去补充一下能量吧!昨晚你一直没机会补充。我们在这里等你。”穿山甲提醒道。

    “行。现在网络正常了,我一会就可以回来。”洛笛起身走了。

    从这以后,互联网再没有中断过。人们断定,这个黑客程序是被彻底清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