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天 自清门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2本章字数:5575字

    昨晚冷眼怪和星星盘从蜗牛壳隧洞出来后,一起到了冷眼怪的住处。两人坐下之后,又拿出了从黑筋那里抢过来的遥控器,细细琢磨起来。

    星星盘问:“这个东西我们能派上什么用场吗?如果用不上,那不也就是废物一个吗?”

    冷眼怪也有些拿不定主意:“是呀,我们用这个东西能干什么呢?黑筋用它破坏网络运行,我们不能这样做啊,我们自己也需要网络。再想想,再想想。”冷眼怪抓着这个遥控器,反来复去地看着。

    星星说:“我的那些病毒也是需要网络的,没有了网络,没有了信号传送,我的病毒就派不上用场,我也就没什么用了。我看,这个东西对我们好像都没啥用,要不就把它砸了吧!”

    两个人都觉得它对自己没什么用,但它的威力又巨大,一下子把它砸了吧,似乎又太可惜。这个鸡肋一样的东西,让这两个人着实为难。

    “黑筋仗着有这个东西,把我们都不放在眼里。要不,我们也试试它的威力,就当它是个玩具,暂且先玩一把?”星星盘的好奇心上来了,想亲自操作一下,体验一下黑筋的快感。

    冷眼怪觉得可笑:“哎呀,你把它当玩具?亏你想得出!这有什么好玩的?它的威力你不都已领教过了。”

    “我就只玩一次,一会儿就让网络恢复正常,我不会像黑筋那样黑心的。”星星盘愈发想试一试了。

    冷眼怪不再说话,把遥控器递给了星星盘。星星盘接过来,看了看上面的按钮,简单,一个是“开”,一个是“关”,还有一个是“回收”。它伸出一个手指,在“开”钮上点了一下,然后,带着期待的神情等着网络的变化。

    可是,什么变化也没有!这怎么可能?为什么黑筋一点就灵,我点它就不灵?星星盘很纳闷,它看了一眼冷眼怪,殊不知,冷眼怪也在看着它。冷眼怪也发现星星盘点击了一下但没反应。“再按一次,按得重一点。”冷眼怪催促道。

    星星盘又伸出一个手指头,重重地按在“开”钮上,网络里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这下,可把星星盘吓住了。

    “拿来,我按!”冷眼怪一把夺过来,狠狠地在上面按起来,一下,二下,三下,最后成了用手猛砸、猛拍按钮,可依然没有出现在黑筋手里时出现的巨大的变化。冷眼怪愣在那里,手不动了。

    “什么破东西!怎么一到我们手里就不管用了?”星星盘气得骂起来。

    冷眼怪没有说话,大眼珠子转过来,转过去,半晌,它才开口:“你不要骂了,我估计,不是这个遥控器失灵,而是这个新的黑客程序已被霹雳勇士联盟破解并清除了。他们的动作可真快啊!”说完这话,冷眼怪自己都感到透心凉。对手的实力太可怕了!

    星星盘听后,想了想,确实有这个可能。它一把抓过遥控器,狠狠地摔在地上,遥控器被摔得粉碎。“那我们还拿着这么个破东西干什么?就算我们不绑了黑筋,这个东西现在也没用了!就这么一个没用的东西,还让黑筋都快骑在我们头上了!”

    这一提到绑了的黑筋,冷眼怪就又提出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黑筋被我们绑了,你打算拿它怎么办?去放了它吗?”

    这个问题它们在这之前确实不曾多想过,可是,现在,必须要想一想了。

    星星盘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放了它?我们两个把它绑了,扔在那里,现在去把它放出来,它会对我们怎么样?它会恨死我们吧?”

    冷眼怪也想到了这一点,它顺着星星盘的话接下去:“又绑了它,又抢了它的东西,如果放了它,它还会像以前那样对我们吗?它可是有仇必报的啊!这次我们本来没得罪它什么,想跟它协商都不成。现在绑了它,等于彻底得罪了它啊!”

    这下子可真是难坏了这两个人:不放吧,那该拿它怎么办?就一直捆在那里吗?放了吧,它肯定会报仇。这一次攻击互联网是它最得意的行动,却让我们绑了,如果放了它,它一定不会饶过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

    两个人挠着头皮,苦恼地叹着气。最后,冷眼怪有了主意,它说:“黑筋自从有了它的这个破坏程序,把我们谁都不放在眼里。如果这个程序没有被清除,还掌握在黑筋的手里,你以为以后还有我们的活路吗?它是根本不会管我们的!我们是迫不得已才绑了它。现在,它落在了我们手里,今后我们要想在网络里存在下去,就只能……”

    冷眼怪说到这里就停住了,它的大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星星盘。星星盘从它的话里听出了,此时也从它的眼神里看出了杀意。星星盘稍想了一下,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它把心一横,点了点头。

    接下来两个人密谋了好久。

    在互联网总部,穿山甲和霹雳勇士联盟的人守了一夜,再没有发生过意外,大家都感到放心了。早上从这里出来,几个人回到了海淘湾,开始在他们的网站上发布消息,宣告这次黑客对互联网的攻击已被成功击败,网络又恢复了它的正常秩序,居民们可以自由出入网络了。同时,还发布了“网行侠”的使用通知,提醒网络居们都来下载和安装,可以最大程度地确保上网行为的安全。

    不久之后,网络隧道里开始出现人影,渐渐地,人多了起来,各种网络活动又开始了。很快地,人们又见到了往日那个热闹而忙碌的网络。

    把事情都做完之后,洛笛就想到网络隧道中走一走,看一看。他出了门,在隧道中信步走着,看到出来的网络居民个个步履轻松,神情愉悦。“哦,还好,大家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故而产生心理障碍。”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下载雷人组,看到雷音正在里面忙碌着,他站在门边,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雷音感到有人进来,一扭头,看到洛笛,“嗨!”他热情地招呼着。

    洛笛进来后,问:“‘网行侠’装上了没有?”

    “刚才装上了。这个新平台功能太强大了,你们霹雳勇士联盟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我发现,有了这一个东西,以前用的其他的程序和软件都可以不用了,使用起来比以前简单多了,也安全多了,什么病毒、木马都休想找机会侵入电脑。”

    洛笛笑了:“这么快你就了解它了?看来你也是个行家呀!不过,这毕竟是个新平台,大家在使用过程中如果发现了需要改进的地方,可以随时告诉我们,我们会让它逐步变得完善。”

    “这两天黑客程序入侵导致互联网不能运行,也耽误了我们的一些事,你看,现在我们正在工作,争取把这两天停下来的活尽早完成。”雷音指着里面说道。

    洛笛也看到了,里面有许多人都在工作着。他与雷音告辞后,又在隧道里随处看了看,最后来到了宠物沙龙。

    这里没有多少人。他看到了哭乐乐,问:“是不是还有很多宠物没有出来?刚才霹雳勇士联盟的网站都已发布了通知,网络居民们可以放心地出来了,不会再有事了。”

    哭乐乐说:“我们都知道了。刚才有许多人来过这里,大家碰了碰面,说了说话,就都各忙各的去了。这两天不能上网,我们的主人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办,宠物们都去帮主人办事了。”

    “是这样啊。”洛笛说,“那么大家还害怕吗?还敢再上网吗?”

    “我们不害怕了。我们每家的电脑都装上了‘网行侠’,有你们在,我们不用害怕。你看,这次这么大的事情,你们都能很快解决了,我们所有的人都信得过你们。刚才我们还说着,想去感谢你们呢!”

    “对呀,我们非常感谢霹雳勇士联盟,刚才芭蕾还说,等她办完了事,我们一起去谢你们。”这时,旁边又有几个宠物走过来说。

    “不用谢。有你们这样好的网络居民,我们也要感谢呢!”洛笛说。

    看到网络里一切正常,洛笛放心了。

    冷眼怪和星星盘主意已定,行动准备就绪,就在这天将近晚上的时候,两人悄悄出了门,来到了蜗牛壳隧洞。

    黑筋已被捆着扔在这里整整一天了,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它在心里无数遍地咒骂着冷眼怪和星星盘,心中暗暗发誓:如果我能出去,我绝饶不了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没本事的小人,只会暗地里算计我,我黑筋悔不该来这里与你们协商。啊,我的破坏程序!黑筋一想到它的这个无比成功的破坏程序落到那两个人手里,就感到无比的心疼,这心疼远远超出了它的身体被捆绑所带来的不适,它只感觉到心疼和惋惜,在心中一遍一遍地问着:它们会把遥控器扔了吗?它们拿了那个遥控器会做什么?我还能拿到我的遥控器吗?它们今天会来跟我谈判吗?会把我放出去吗?

    黑筋心里很乱很乱,也很烦、很气。它在椅子上呆得很不舒服,用了很大的力扭过来,扭过去,但也没什么变化,事实上,它丝毫都改动不了它现有的姿势。就在它心烦意乱之时,蜗牛壳隧洞的灯突然亮了,随后门打开,冷眼怪和星星盘走了进来。黑筋不去看它们,别过头去。

    “休息得怎么样了?哟,好像心情不佳。”冷眼怪说话的腔调阴阳怪气的。

    黑筋不出声,也不看它们。

    冷眼怪也不在意,它在黑筋对面坐下,慢条斯理地说:“我们想告诉你一个消息,一个关于你的那个破坏程序的坏消息。”它说到这里,停下来一会。

    黑筋一听是“坏消息”,心中想着一定是它的遥控器被扔了或弄坏了。但它还是没有出声,它不想让这两个人因为看到它的失意而得意。

    “这个坏消息嘛,就是,你的这个新的黑客程序已被霹雳勇士联盟清除,现在,互联网正像以前一样运行良好。”冷眼怪慢吞吞地把话说完了。

    “哼,你们不用编这样的谎话,省一省吧!”黑筋很不屑,它觉得这两个人为了从气势上压住它、为了削弱它的心理强势而编出这样蹩脚的谎言,实在是低级之至。

    星星盘见黑筋都已到这个地步了,还对它们有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不由得气冲脑顶,它很不耐烦地大声说:“你不要以为你那个程序有什么大不了,这才两天,就让人家给破解了。你信不信随你,反正我们的手下刚才报告说互联网正是用了霹雳勇士联盟的‘网行侠’应用平台,破解了你的黑客程序。你那个没用的遥控器,已让我扔了,没用了!你醒醒吧,还以为自己是不灭的神啊?”

    “啊——”黑筋发出一声长长的绝望的嘶喊,充满着内心的痛楚。现在,它信了,所以才心如刀绞。它把头甩过来,甩过去,痛苦得不知该如何发泄。

    “为了你那个短命的破坏程序,你跟我们反目成仇,值得吗?”冷眼怪冷冷地看着黑筋的一举一动,冷冷地说,声音已中不带任何曾经是兄弟的情调。“如果不是这件事,我们还不知道你会这样对我们,我们还一直把你当兄弟。唉!只有遇事才知人心啊!”冷眼怪最后故意说得有些伤感。

    “你们不用假惺惺了,说吧,你们想把我怎么样。”黑筋也感到这两人因为昨天的事而不会原谅自己,更不会放过自己了,所以,它干脆自己问出这个问题来。虽然它也这两人不抱什么指望,但内心里还是隐隐希望有点奇迹出现。

    奇迹是出现了,但不是它希望的那种,而是它根本没想到的——星星盘缓缓从背后拿出了一个锤子。黑筋一见这锤子,一见星星盘那毫无表情的脸,它什么都明白了。“再没别的办法了吗?就这样结束吗?”它最后问道。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冷眼怪照样冷冷地说。

    星星盘接下来的动作却不再缓慢了。它迅速走到黑筋身后,举起铁锤,“咚”地一声朝着黑筋的后脑勺狠狠地砸下去,黑筋的脑袋应声歪到一边,它晕了过去。

    然后,冷眼怪走过来,取出一个小钢锯,和星星盘合作着,开始肢解黑筋。黑筋的身体是钢片构成的,所以这两人想用钢锯把黑筋锯成一截一截的,让它再无可能复原——原来,这两人做这事也是心虚得厉害,甚至有点相信亡灵的说法,让黑筋死无完尸,它就不会有灵魂了。

    费了一些时间,两人才搞定。随后,这两人每人抱着一小堆钢片——黑筋身体的某些部分,从蜗牛壳隧洞里走出来,它们不敢把一堆钢片一齐扔掉,还是害怕在另一个世界,这一堆废钢片会重新组合成黑筋。而是先扔一截,看着这一截缓缓地渗透到地面下,又缓缓地像是被传送带带走了后,这才扔第二截。就这样,它们把一堆钢片一截一截分散着送到了网络回收站。最后,它们扔的是黑筋的头,这个扁扁平平的头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想不出为害网络的坏点子,当然,这个头在它活着的时候,也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是这种死法,没想到会死在曾是盟友的手里。它平平稳稳由地面下降到地下,似乎是回到了温暖的家,脸上没有愤怒,没有惊讶,没有失落,只有永恒的平静。然后,像它身体的其它部件一样,开始缓缓向前传送。网络回收站对谁都是公平的,不管他生前是大恶还是大善,统统一视同仁地接收。

    冷眼怪和星星盘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默默地做完了这一切,没有走,它们看着黑筋的头越送越远,直到看不见。忽然间,自己就有了种穷途末路的感觉,它们两人互相看了看,是的,只有两个人了,再也伤不起了!

    然后,两人回到蜗牛壳隧洞,坐了很久很久,在想它们的未来。

    这两个人悄悄地干掉了黑筋,但并不想让网络中的人知道黑筋永远地消失了,这对它俩会很不利。可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黑筋那一截一截的钢片肢体在送往网络回收站的途中,还是有经过的居民看到。起初,少数的几个人看到这陆续前行的黑黑的条状物被缓缓地往网络回收站方向送,这些人就已感到好奇:是谁的生命终结了?站在路边一直看,这些条状物却一直不断,人们就更加奇怪了:为什么是一截子一截子地送?这方式太奇特了!由于有人在路边围观,因此,就又吸引来更多的人,所以,最后,当黑筋的头运送过来时,围观的众人都已沸腾开了,人们惊呼:“这是黑筋吗?这是黑筋!这就是黑筋!我认出来了!这是黑筋的头!天啊,黑筋被消灭了!黑筋死了!这是真的吗?”

    于是好奇又激动的众人跟着传送中的黑筋的头走,直到走到网络回收站,看着它被收进去,彻底不见了,人群中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

    “太好了,又消灭了暗箭联盟的一个人!”

    “霹雳勇士联盟刚刚破解了黑筋的新黑客程序,就把它也消灭了。黑筋能落到这样的下场,让我们好痛快啊!”

    “霹雳勇士联盟太厉害了,他们真是英勇无敌的战士!”

    “走,我们去找他们,向他们表示祝贺!”

    众多网络居民兴奋地向互联网总部走去。穿山甲得知了外面有许多人来找,心中一惊:这么晚了还有人来,难道又出什么乱子了?他连忙跑出去,预备听坏消息,没想到,来的这些人却争先恐后地向他报告了一个特大喜讯:黑筋死了!彻底从网络中消失了!

    “太感谢你们了,你们又为民除了一害!”大家纷纷说出的感谢的话,让穿山甲一时摸不到头脑,“难道是洛笛他们做的?怎么没有给我说呢?”

    他客气地送走了众人后,赶紧联络了洛笛,请他过来。本来这么晚了,洛笛正在回家的路上,得知穿山甲叫他,他也好生奇怪:从来没有这么晚叫我啊,难道发生什么意外了?他心急火燎地赶到团锦大厦,穿山甲已站在门外等他。一问,结果洛笛也莫名其妙,不知黑筋为何会有这个下场。

    “看来,黑筋的确是死了,不管它是怎么死的,毕竟是一个好事,要不明天我们再调查吧!”穿山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