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天 不要命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2本章字数:5611字

    这天一大早,冷眼怪和星星盘就已在蜗牛壳隧洞里准备了。星星盘把复制了的数不清的病毒小颗粒统统往自己的大花盘里装,它用一个针管状的物体像注射一样,把自己的身体装得鼓鼓的、胖胖的,一边装,一边不断摇晃身体,好再腾出些空间多放一些进去。冷眼怪在一旁边静静地看着,什么也没说。表面上没说什么,其实它心里在翻江倒海,它感到今天的星星盘不同一般,像一个壮士即将去慷慨赴死,它心里突然有了一点悲凉感,而且,它还突然预感到也许会失去星星盘这最后一个战友。虽然它很不放心星星盘今天的举动,但它们两个商量此事时,也确实是有把握才决定这么做的。那还在担心什么?究竟是有什么疑问还没有解决?冷眼怪心里反复地想,反复地想,眼睛看着忙碌的星星盘。

    “好了!你瞧瞧,怎么样?够多吧?今天管保给他们一顿大餐。”星星盘摸了摸、又拍了拍自己,问冷眼怪。

    冷眼怪被星星盘的问话回过神来,它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星星盘,说:“你都武装到牙齿了。”

    “那是,我的目标就是把那些该死的网络居民一个也不放过,我还总怕装得不够多呢!”星星盘又拍了拍自己,又跳了跳,看自己的身体是否还灵活。还好,它依然转动轻巧。

    “老兄,这回这事做得可是够狠,几乎见到你的人,人人都要有份了。”

    “那还用说?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星星盘摆了摆脑袋,得意地说,“凡是见到我的人,都会被我染上病毒。哼,只要他们身上有病毒,他们就回不了自己家的电脑,哈哈,他们每个人家里安装的那个‘网行侠’不是很灵敏吗?到时候,测出他们身上携带的病毒,要么把他们当做病毒杀掉,让他们死得不明不白,要么把他们拦截在外面,让他们永远有家难归。哎,人生最得意的,莫过于能有一次如此大的成就啊!”

    对这个主意,当初星星盘提出来时,冷眼怪就是非常欣赏和赞同的。现在,经过了昨天在网络中的实际测试,它也能肯定效果绝对好。听了星星盘刚才那一番话,它也不禁有些憧憬起来。听到星星盘说到了“网行侠”,它心里刚才始终不明晰的疑问终于清楚了,它赶紧问:“这个计划好是好,但是,我想,这个病毒会不会又被霹雳勇士联盟轻易破解掉?他们会不会有办法消灭这个病毒?”

    听到这个问题,星星盘不吭声了。它只是看了看冷眼怪,然后又似乎在想自己的心事。

    “怎么了?快说啊!”冷眼怪今天一直就觉得好像哪里不是太对劲,见星星盘这个样子,它很着急。

    “这个病毒,他们能破解的唯一方法,就是,”星星盘好像不情愿似地从嘴里往外挤,“就是把我消灭掉。我死,病毒就死;我活着,病毒就永远存在。这次这个病毒,是与我共存亡的。”说完,它自己心里也打了个冷战,它更加意识到这事已无法回头了。

    “什么?什么?你事先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一点?”冷眼怪一听,差一点跳起来,“这样做风险太大了,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为什么要把自己与他们捆绑在一起?你太傻了,你不能把自己也搭进去,这样做不划算!”冷眼怪急得大叫。

    星星盘轻轻地摇了摇头:“老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刚才说的只是最坏的结局,也是为了说明这次我这个病毒的顽固性。我怎么会轻易让他们把我消灭呢?我会让他们死伤遍地。但是,如果真到了最后的结局,我,星星盘,愿意与他们决一死战,而绝不吝惜我的生命。”话说得虽轻,但意志已定。

    “你不要命了?你不要命了?”冷眼怪感到心头阵阵发凉,难怪刚才心里一直有种悲凉感呢,这感觉竟这样准!它一时竟不知再如何劝星星盘了。

    “不要担心,老兄,我会保护自己的。不等他们来与我决战,他们那个‘网行侠’就会先把他们清除掉了。没准我还找不到决战的人呢!这回,就让他们自己解决自己吧!”星星盘倒是不担心自己,说出来的话也显得有信心。而且,它也知道,霹雳勇士联盟越来越强大,它与霹雳勇士联盟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一天早晚会到来。

    冷眼怪不再说话,它知道星星盘的决心已定。它默默地看着星星盘,最后它拉起了星星盘的手,用罕见的温柔又关切的声音说:“我亲爱的朋友,我敬佩你。我在这里为你祝福,你一定会凯旋归来,我希望见到一个毫发无损的你。”

    星星盘与冷眼怪重重地握了一下手,然后转身走向门口,边走边说:“按我们的计划,你做好今天的收尾就是了。我会到这里来让你见到我的。”说完,大步流星地跨出了门。冷眼怪不再跟着它,目送着它远去。

    星星盘对今天的这个计划还是很得意的,它感到自己的脑瓜格外适合想点子,出主意,设计与众不同的行动方案,因而越发感到自己智力超凡。它预感到今天的行动会很精彩,也会很成功——事实上,它这次的预感的确是很准的。

    星星盘走在街道上,并不刻意躲闪,一改它往日躲躲藏藏的作风,甚至有点大摇大摆的样子,还到处张望着,似乎唯恐别人不知道它出来了。不过,它也确实是在留心观察着,看经过的地方有没有人。后来,当它快走到中心区时,发现有人了,心里一喜:啊哈,有人了,来吧,来吃我送给你们的这份刚出炉的热面包吧!

    它开始快走,用这种较为明显的动作引起路人的注意。当然,丝毫不出它意料地,它终于被“发现”了!明亮的隧道内本来视线就没有什么障碍,它这故意的快走动作第一时间就被好几个路过的人察觉,这几人定睛一看,不得了,这在眼前的竟是恶首星星盘!几人由于吃惊而立在原地,盯着星星盘,竟有些不敢相信。而星星盘,则也不逃走,隔着一些距离,挑衅似地看着那几人,似乎在说:对了,我就是星星盘,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有本事就过来呀!

    那几人经过短暂的吃惊之后,迎着星星盘恶意的眼神,确定了这就是人人见而诛之的星星盘,“怎么办?怎么办?”虽然近在咫尺,这几人却有点犹豫了:他们手无寸铁,而星星盘的手段他们也都是有所耳闻的,就这样赤手空拳地去抓它吗?

    星星盘知道这几人的犹豫是因为什么,毕竟一般人没机会直接与它打照面,更没机会与它交手,只是听到过它的名声,所以,这几个胆小的人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办这是很正常的。“那就慢慢想着吧,我可不会在这里等你们的。”星星盘心里想着,嘴上却故意用一种惋惜的声音说:“唉,可惜遇见的不是洛笛,不是丹威,对你们这几个小人物,我不感兴趣。”说着,转身迈开脚步向前走了。

    星星盘身后的这几个人吃惊地看着它走开,他们互相看了看,“不能就这样让它走了吧?”一个人小声说。

    “嗯,是的。”其他几人点头。

    “怎么办?”

    “前面的人会越来越多,喊吧!”

    “好!”

    几个人小声商议定,一齐大喊起来:“大家注意了,星星盘来了!星星盘来了!不要让它跑了!”

    已走到前面较远处的星星盘,听到这喊声,心中不仅不惊,反而窃喜:“总算有反应了。喊吧,再使劲点!”想着,它又装出往前快跑的样子,一溜烟地跑到另一条路上去了。

    一见它要跑,后面的这几个人忘记了害怕,开始边追边喊:“前面是星星盘,大家快追啊!”

    其实不用他们再喊,路上早有更多的人看到了跑动的星星盘,人们都开始向着星星盘跑的方向追赶过去。而星星盘呢,似乎对付这样的场面绰绰有余,它一点也不慌张,除了速度不减之外,还不时故意回过头来,冲着后面的人做个鬼脸,或者打个拇指向下的手势,表示了它对后面人们的轻蔑。人们果真被它的这种态度激怒了,呼喊声越来越响,人也越来越多。

    今天要跑的路线都是星星盘事先规划好的,跟昨天预演的路线不一样,正好反过来,它专门往最热闹的地方跑,而且还很张扬地出现。而发现它的人们却以为是它被追得穷途末路了才出现在大庭广众面前,是慌不择路了。后来,当人们发现星星盘竟然快跑到了团锦大厦时,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它慌乱得竟跑错了地方!但事实上,团锦大厦是今天星星盘行动计划的一个必经之路,只有经过这里,才会引起整个互联网足够的重视,也才会把所有重要人物都引出来。它可不想费了这么一次力气,只跟来一些无能之辈,它是想钓大鱼的!

    果真,团锦大厦里的人都听到了外面波浪般涌来的呼喊和杂沓的脚步声,他们急忙起身来到楼外,迎上了跑来的人群,也听清了人们喊的是什么。这时,穿山甲也因听到喊声跑了下来,他拦住了一个人,急问是什么事,这人气喘吁吁地说:“是星星盘,它刚跑过去了。”

    “怎么又是星星盘?它昨天也是这样出现过,今天怎么会又来了?它这是要做什么?两天都是在跑,怎么会这样?昨天洛笛就遇到了它,今天它又来了?为什么要引得大家追它呢?不对,这事情很反常!”穿山甲的头脑一刻不停地在想,心中升起了无数的问号。“不会是什么阴谋吧?不行,不能再让大家这样毫不设防地追赶了!”

    想到这,穿山甲大声疾呼:“停下,停下!大家不要追了!”

    但是,这时他已是冲着人群的后背在喊了,人群如洪水一般早已从他眼前奔涌向前,没有人听到他的喊声。

    “这样下去不妙!我得赶快联系洛笛,让他想办法从人群的前面拦住他们!”穿山甲想着,急忙用意识声纳仪联系了洛笛,告诉了他这里的事情,让他火速截住人群。

    洛笛此时正在海淘湾,丹威几人也在。接到穿山甲的信息后,他急急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旁边几人。大家一听,都急了:“昨天星星盘不是才出现过吗?今天又来了,它这是要做什么?”

    “是的,它的举动很可疑,不知它又有什么阴谋,千万不能让网络居民中了它的计!”洛笛很焦急地说,“走,我们赶快去截住人群!”

    几个人心急火燎地出了门,朝着刚才穿山甲告诉他们的方位赶去。

    就在他们向着人群的方向赶去时,人群这时偏偏又转了方向。好在穿山甲一直在后面追赶着人群,并不时地把他们的方向告诉洛笛,但由此以来,洛笛等人要想截住人群,也颇要费一番周折了。

    星星盘眼看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马上就要全面实现了,不由得心花怒放。它自如地引领着众人,众人与其说在追赶它,倒不如说成是在追随它——这时的场面就像是被无数人追随,后面的人如潮水般,多得令星星盘也始料不及。就这样,星星盘穿街过巷,人群如长龙也在街道中穿梭,场面蔚为壮观。

    眼看时机已成熟,星星盘要开始最重要的行动了。它边跑边让腹部用力起伏和收缩,立刻,它的周身开始散发出缕缕的细烟,起初并不起眼,没人发现这一变化,但这细烟一直在持续地从它身上挤压出来,像丝丝缕缕细细的卷发,随着它前行的身影向后瓢逸而去,到后来,竟像是长发瓢瓢了。

    追赶在前面的人发现了这一景观,尽管心里纳闷,但又因为星星盘就在眼前不远处,如果停止追赶就太可惜了,所以,大家还是忽略了这奇怪的烟状“长发”,并迎着它奔过去。很快,人群就被这诡异的淡烟笼罩了,人们前呼后拥地冲进这烟雾的迷阵。

    这烟雾并不浓,前面的消散了,星星盘接着又释放出来,所以这烟雾瓢瓢悠悠,似乎永远也散不尽。而人们呢,虽然身处薄薄的烟雾中,但并无任何异样感觉,因此就更加由刚才的忽略而变成了忽视,彻底的视而不见。

    穿山甲虽然一直紧跟着人群,但由于人太多,他始终不能跑到前面去,他越跟越着急,最后感到这样跟下去不是个办法,正好前面有个岔路口,他灵机一动,决定从这里绕过去,抄个近路迎上众人进行阻拦。主意一定,他转身就向另一条路跑去了。

    但是,就在他转身跑开之时,星星盘恰好就开始释放烟雾,他没有看到这令人生疑的一幕。

    而那边,洛笛等人不断地在接收穿山甲发来的信息,调整着他们所要去的方向,偌大一个网络隧道,竟总也不能与众人会合。“这个星星盘太可恶了!它跑的是什么路线?变得这么快!”洛笛在心里暗暗在骂着,同时也愈发感到今天这事不同寻常。想到那么多追赶的人,他们的安全很可能受到严重威胁,洛笛心急如焚。

    对今天这阵势,星星盘简直满意极了。它不仅不疲倦,反而还乐在其中,这场马拉松比赛正在如它所愿顺利举行,所有参赛队员也都正在按照它设计的路线奔跑着,整个网络都被它调动起来了,还有谁能有本事让整个网络都在动呢?好了,烟雾放完了,今天这场戏先收场吧,好戏还在明天以后呢!别看星星盘心里乐开了花,但并没有失去理智,它懂得该收手时就收手,而现在,是时候了。

    按照事先计划好的,这时它已跑到另一个岔路口。从它的左前方又跑过一些人来,这些人迎向跑来的人群,几乎横成了一排,似乎很无意地挡住了众人的去路,还好奇地问:“你们这是怎么了?有这么多人,在干什么?”

    涌来的众人急得推这些横在面前的刚过来的人:“你们不要挡道,前面有星星盘,我们正在追它!”

    “啊?星星盘?在哪?我们刚才过来时为什么没有看到呢?”这些人赶紧四下里张望,做出寻找的样子,但腿却没有动,身子还挡在众人前面。

    众人更急了:“别停在这儿!星星盘跑到前面去了,再不追就晚了!”

    挡道的这几人一听,连忙转过身来:“往哪里跑了?是那边吗?走,我们一起去追!”

    于是,宠大的人群又开始向前奔跑。但是,很快地,没跑几步他们就发现根本再也见不到星星盘的身影——星星盘已趁着刚才的空档跑得无影无踪了!而刚才挡道的那些人,也趁机闪到路边,从人群的侧边悄悄隐身退走了。这是冷眼怪派来接应的人,现在,星星盘顺利脱身,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不过,就在众人这短暂的停留中,洛笛等人终于等到一个确切的方位,他们疾疾赶了过来,正好迎在了众人的前面。他们马上挡住人们的去路,大声疾呼:“不要再跑了!不要再追了!小心中了星星盘的诡计!”

    这时,穿山甲也从另一条岔路赶了过来,费了这么长时间,他总算跑到了人群的前头,他也站在洛笛的身旁,大喊:“大家请听我们的,我们不能再追了!星星盘诡计多端,要防止被它暗算!”

    被拦住的所有人都心有不甘,他们纷纷嚷道:“我们刚才明明快追上了!”“星星盘没有实施什么阴谋诡计,我们没有看见它做什么!”“它刚才就是跑到这里才不见了,我们再找找,一定能找到,它肯定还跑不远呢!”

    听着大家这样七嘴八舌地说的话,洛笛耐心地劝道:“寻找星星盘的任务就交给我们吧!你们赤手空拳,这样不仅无法与星星盘斗,还很可能会伤到自己!请大家相信我们霹雳勇士联盟,在这个网络中,我们一定不会给星星盘留下生存的空间!”

    听了这话,人们不再嚷嚷了,是的,他们是绝对相信霹雳勇士联盟的。然后,人群开始松动,向不同的方向散开,渐渐地,庞大的人群消失了。

    穿山甲、洛笛、丹威等人,此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们的神经繃得好紧,现在才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捏着一把汗。

    “我看,这事确实蹊跷,走,我们回海淘湾商议商议。”洛笛说。

    几个人都同意,转身向着海淘湾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