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天 遍地开“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3本章字数:5533字

    这是一个令星星盘和冷眼怪期盼又激动的日子。

    昨天,星星盘圆满班师回到蜗牛壳隧洞后,冷眼怪已在里面等候多时。从星星盘喜气洋洋的脸上,冷眼怪就知道今天行动的成果了。它一直在为星星盘暗暗捏着一把汗,现在见到星星盘志得意满的样子,它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它迎上前去,发自内心地说了声:“老兄,你辛苦了。”

    星星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它大大咧咧地一挥手,说:“不辛苦,不辛苦!今儿这事让我高兴。我说,咱算计的路线和时间正正好,你派去接应的人也出现得正是时候。哈哈,一切都顺心顺意,这是老天在助我们啊!”

    冷眼怪也被星星盘的情绪感染了,它拉着星星盘的手走到座位上坐下:“先好好歇一歇。这事已经做成了,我们就等着它遍地开花吧!”

    “哈哈,遍地开花?说得好,说得好!明天,整个网络里就将是花开遍地了!”星星盘的心情好极了。

    “今天的种子数不清,明天的花儿遍地开。我说老兄,这些种子今天粘附在他们身上,为什么要到明天才能见效果?”冷眼怪心情舒畅,它有些等不及到明天才能见到效果。

    “今天网络居民这样穷追我,霹雳勇士联盟一定会生疑。但是,今天又不见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就会放松警惕。这就是我专门设计的,等他们精神松懈之后,再突然爆发,会让他们猝手不及,到时候,杀伤力就会更大。哈哈,我敢肯定,明天,当花儿开遍之时,就是他们死伤遍地之时!”

    两个人就这样对明天充满着无限的憧憬。

    再说穿山甲、洛笛等人 见网络居民散后,一齐回到海淘湾,几人在一起商议,大家都感到今天这事不同寻常,但又都想不明白星星盘为何连续两天跑出来,而且只是跑,引得大家追它,却又什么也不见它做。

    穿山甲说:“虽然没发现它做什么,但也许这事还真的是个什么阴谋,我们还需要在网络居民中多方调查了解,看看是否会因此有什么意外。”

    洛笛说:“我建议,我们需要提醒网络居民,再见到星星盘和冷眼怪时,千万不能再这样紧追不舍了,如果真有什么阴谋,那大家的损失就会很大。我们需要时时小心,加强在网络中的巡察。”

    丹威对冰致极说:“我看我们两方也要做好防备,也许我们需要对付新的病毒。但愿不要出现很坏的事情。”

    冰致极点头同意。

    这天一大早时很平静,整个网络显得祥和而安宁。

    星星盘和冷眼怪坐在大屏幕跟前看着,同时盯着时间。屏幕中的网络世界熙熙攘攘,与昨天,与从前没什么不同。但,这不同只有星星盘和冷眼怪知道,尤其是星星盘,它心中早有一把小时钟在滴滴答答地走着,只要指针走到它心中的那个时刻,昨天的病毒种子就会被唤醒,就要大展身手了,它就可以在这里惬意地观看这遍地的“花”开了。现在,那令它激动的时刻正在一分一秒地临近,它压制着自己狂跳的心,一会儿看看屏幕,一会儿盯着时间,一会儿又转向冷眼怪。它们两个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用说了。

    时间终于走向星星盘心中预期的那个时刻。好,该苏醒了,宝贝们!

    屏幕里的景象什么也没变,街道上的人看起来也是什么都没变。但,又的确是变了……

    QQ企鹅岛里,小不点正与一个叫“风琴”的小企鹅一起走出来,两人并肩边走边聊,小不点正央求着风琴把昨天追赶星星盘的过程讲得详细一些:“还有吗?还有吗?就这些吗?唉,可惜我昨天没有赶上这事。”

    风琴在小不点的追问下绘声绘色地讲着、比划着,小不点听得津津有味。就在这时,风琴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抹暗光,眼神立刻黯淡了下来,随之,整个人也无精打采起来,他不再开口说话了。

    小不点正听着,风琴突然的沉默令他不由得抬眼望了一下,见风琴不说话,也不理会他,脸色铁青着,好像小不点把他招惹得极不高兴了。小不点有些慌乱了,他不知自己哪里让风琴厌烦,急急地问:“风琴姐姐,你生我气了?”

    风琴垂着眼皮,看也不看他,随后又转过身去,像是沉浸在自己深深的心事中,竟不吭一声,静默地走开了!

    “风琴姐姐,你去哪里?”小不点更急了,他紧追了几步,赶上风琴。

    风琴还是不说话。她转过头,狠狠地盯着小不点,然后发出一声毫无感情的声音:“走开。”

    小不点愣住了,他像被钉住一样站在原地,手足无措,不知该何去何从。而风琴,已从他眼前走过,越走越远了。直到风琴走出很远了,小不点才回过神来,有了点主意:“她这是怎么了?我悄悄跟着她看看。”

    于是,小不点小心翼翼地远远地跟着风琴,拐过一条街,又走过一条道,风琴一直没有发现他。最后,风琴站在一处落英口跟前,稍一停顿,进去了。

    小不点远远地看到这一切,急忙加快脚步,快步来到这落英口前,仔细一瞧,原来是风琴姐姐的家呀!真是的,她想回家可以跟我说啊,用不着这样神神秘秘的呀!小不点觉得又可气又可笑,同时,心中还是有个小疙瘩解不开:你要回家为什么就不理我了呢?我没有妨碍你回家呀!我们是好朋友,你怎么突然就这样对我呢?

    小不点站在落英口外面这样闷闷不乐地想着,突然,从落英口里面传来一声凄惨的“啊——”,惊得小不点浑身一哆嗦。这声音他一听就知道是风琴姐姐的,但他却从来没有听到风琴姐姐发出过这样凄厉、绝望的声音,这声音似乎只有死亡突然降临时才有,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这样地喊叫。

    小不点恐惧极了,在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先是连退了几步,呆呆地愣了几秒,然后,好奇心又战胜了恐惧,他又往前伸了伸身子,把头往落英口里面探了探。可是,不等他看清里面有什么,就听到“稀里哗啦”几声响,伴随着这声音,一堆东西从落英口里掉了出来,落在地上。小不点惊得又连退几步,才看清了掉在地上的那堆东西——那哪里是什么东西,分明是风琴姐姐,不,确切地说,是风琴姐姐身体的碎片!

    “啊——”这回是小不点发出了凄惨的叫声。他瞪着惊恐的眼睛,盯着地上的碎片,这些碎片已开始移动,它们要被网络回收站收走了,当小不点意识到这一点时,又“啊——”地又叫出声来。风琴姐姐怎么会死在她自己的家里?这太突然了,小不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更接受不了这个事情。它想去叫住已成碎片的风琴姐姐,想再把她拼合起来,可是他的腿迈不动,就连他的舌头也似乎不会说话了。

    直到风琴姐姐的碎片完全移走了不见踪影之后,小不点才恢复一些思维——不对劲,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我要赶快回到QQ企鹅岛告诉大块头!想毕,他拔腿就跑了。

    宠物沙龙里热热闹闹地,有人从外面进来,有人有事出去,有人在与周围的人谈天说地。哭乐乐正与芭蕾及几个伙伴说着什么,这时,有人说到了最近宠物商店里有一种“许愿板”很有趣,你有什么心愿就写在上面,然后把它藏起来,不要让别人发现。过几天,你的这个心愿就能突然实现,给你带来意外的惊喜。

    “真的吗?它是什么样的?我想见见。”有一个宠物好奇地说。

    “哦,这个我家里有,只不过我还没有使用它。我这就去给你拿来看看。”哭乐乐一听,连忙接话,然后转身出了门。

    哭乐乐一路小跑,兴冲冲地跑到了自家门口,头稍稍一低,进了落英口。但是,这才刚刚进来,还不等他再次迈动双腿,眼前立刻闪过一道刺眼的光,他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再看时,却又不见了刚才那一闪而过的刺眼的光。他以为是自己跑得太累,看花眼了,于是又放松下来,抬腿起步。但是,这一次不仅仅是一道光,而是整整一面光墙,刺得他根本睁不开眼,更甚至,他浑身竟如无数针芒在刺,痛得他连连倒退,直到退出落英口,这痛感才消失。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他内心涌起强烈的不安,巨大的惶恐令他惴惴难宁。“这明明就是我的家,可是,我怎么就进不去了?它为什么不让我进?是妈妈不让我回家了吗?可是,我想回家……”想到这儿,他难过地哭起来,边哭边伸着头看着自家的落英口,想进,但又不敢。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已明白自己是被拦在家门外,他,有家不能回了!悲伤欲绝的眼泪顷刻间哗哗地流淌下来。

    宠物沙龙里依然热闹。门推开了,哭红了双眼的哭乐乐进来了——这回,他是真的伤心的哭,原本哭相的脸此时更是愁苦不堪。芭蕾眼尖,一眼就见到了进门的哭乐乐,见他这副模样,她大惊失色,飞奔过来,停在哭乐乐跟前,关切地注视着他,急急地问:“天哪!刚才你出去时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被好朋友这么一问,哭乐乐满腹的委屈终于喷发出来,他泪雨滂沱,哽咽地回答:“我,我不能回家了!我进不了我的家了!呜……呜……”

    这一下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呼啦啦地围过来,无不惊奇地盯着哭乐乐,七嘴八舌地问他。

    过了许久,哭乐乐才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讲清楚了。大家听明白之后,惊讶得都说不出话来;而芭蕾,则陷入了沉思。她感到这事很蹊跷,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这样呢?莫不是暗箭联盟又有什么破坏行动了?经历过多次的斗争,芭蕾已是很敏锐了,能从一点点蛛丝马迹中捕捉些许线索。她断定这事不寻常,决定马上去找洛笛。

    而QQ企鹅岛这时像是炸开了锅。小不点惊慌失措地赶回来,一下子就扑到大块头身上,紧紧地抱住他,身上在不停地发抖。

    大块头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猛烈地拥抱过,他很是诧异,但是紧接着,他更是诧异于小不点那异常的抖动。身材本来就矮小的小不点,此时死死地抱着他,浑身发抖形成的震颤,像地震的余波一样全都传到了大块头身上,那瑟瑟的神情使得他看起来愈发可怜。大块头虽说心中疑惑,但还是赶紧用手轻拍着小不点的后背,安抚他说:“你怎么了?才出去一会儿就想我了?是有谁欺负你了吗?”

    小不点紧紧靠着大块头,心里稍稍安定下来。他抬起头来,望着大块头:“没有人欺负我。可是,为什么风琴姐姐回到家里就被杀死了呢?”

    “你说什么?”大块头大喊一声,他听了小不点的话,因为过于吃惊,才不由得喊出来。

    小不点松开抱紧大块头的手,抬头望着大块头,大块头看清了他的眼睛里有薄薄的一层泪水。

    “你哭过了?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快给我说说!”大块头着急地说。

    小不点抽噎着断断续续地把刚才风琴姐姐丧命的事讲了一遍,大块头听完,惊得一直瞪着小不点,简直不敢相信。他一把按住小不点的肩膀,摇着,问:“你没看错吗?真没看错吗?”

    小不点的泪眼一眨也不眨,他不说话了,只是使劲点头。大块头不再问了,痛苦地“啊”了一声,松开了小不点,慢慢坐下。他的身旁渐渐围过来几个企鹅,大家刚才都听到了,在震惊之余,心中也隐隐不安,他们都期待着大块头能说句话,给他们吃个定心丸。

    大块头环视着这些对他充满期待的企鹅,突然就有了主意:“我现在就去找霹雳勇士联盟,他们或许有办法保护我们大家。不过,你们先不要出门,我们要先学会保护自己。等我回来!”说完,他大踏步地推门走了。

    当他来到海淘湾的时候,他发现霹雳勇士联盟的人都在屋里,再一看,芭蕾也在一旁。每个人都神情凝重,似乎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问题,而且,看样子,大家似乎要出门。他站在大家面前,焦急地说:“你们要出去吗?先不要走,听我说。”

    他急急地把小不点刚才遇到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知道吗?”

    洛笛听完,心又往下一沉。刚才芭蕾进来讲的哭乐乐的事,已经让他们深感意外了,他问了丹威和冰致极,他们也都摇头,表示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他们才决定去哭乐乐家看看。现在,大块头又来了,说的情况比哭乐乐的遭遇还要糟,他立刻意识到网络里出大问题了。

    丹威气愤地说:“这一定是星星盘搞的鬼!现在暗箭联盟都已快被我们消灭完了,这个时候还能兴风作浪的,除了星星盘还有谁?我看,我们赶紧去寻找星星盘的踪迹,把它杀个片甲不留!”

    洛笛拦住他,说:“先不要冲动!星星盘行踪无定,我们不一定马上就能找到它。我看,我们现在赶快到网络里各处查看一番,看看刚才说的这些情况还有没有在别处再发生。”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对大家,又像是自言自语:“但愿不要比这更坏。”

    大家心情沉重地出了门。洛笛联系了穿山甲,请他过来与大家一道进行网络情况调查。

    可是,不用他们多跑多看,情况已确实是比他们刚才知道的还要糟糕。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一阵一阵的哀哭声,都能遇见想要找他们诉说的人,都能见到有家不能回、在路上焦燥徘徊的人,也都能看到因为刚刚丧失了朋友而掩面哭泣的人;更有许多人惶惶不安,不知何去何从,见到洛笛他们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拉住他们不肯让他们走。

    而此时,网络隧道的中间,那条通往回收站的路正如一道潜流在暗暗地、缓缓地流动,那上面全都是无辜被害的网络居民的已被粉碎的尸骨,一块块,一片片,似无数冤魂随波流逝,又似在无声地控诉。看到这一切,洛笛的心都揪紧了,想到不久之前他们还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有着一张张可爱的面庞,而现在,生命却突然终结了,被无情地运往回收站,这让洛笛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的心像被锯过一样生疼生疼,眼睛红红的,泪不知不觉地淌下。

    其实不止是洛笛,这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惨象,已深深刺瘙了每一个人的心。穿山甲的心都在颤栗,紧握着的拳头也不住地微颤,身上的铠甲发出轻轻的“叮叮”声;周不漏气愤得满脸通红,眼睛也通红,他拿着盾牌举过头顶,从胸腔里发出一声怒吼:“星星盘,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洛笛感到又羞愧又难过。难过的是在他们眼皮底下,这么多无辜的网络居民受到严重伤害,丢了性命,有家不能回;羞愧的是他们身为网络居民的卫士,却没能提前防备和警示,更没能制止这一场杀戮,他甚至感到无颜面对眼前的这些网络居民。

    丹威怒气冲冲地发话了:“我们不能再站在这里了。走,我们去找星星盘!我们该行动了!”

    “是的,找星星盘,去找星星盘!要让它偿还血债!”周围不多的网络居民纷纷跟着呐喊。他们挥着手臂,只等着霹雳勇士联盟一声令下,他们就马上行动。

    但是,洛笛不想让这些无辜的网络居民再去冒这个险了。消灭星星盘是他们自己的责任,不能再让网络居民受到伤害。他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坚定地说:“现在,我们霹雳勇士联盟必须行动!你们,我亲爱的朋友们,请相信我们,也请在这里等待我们的好消息吧!”

    穿山甲等人又对网络居民们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如,暂且不要回家,不要在网络中乱跑,不要单独行走,在固定的地方等待,等等。然后,他们一行人离开了这里,走向那属于他们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