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天 将计就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3本章字数:5315字

    网络居民的惶恐不安给另外的两个人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在蜗牛壳隧洞里,冷眼怪和星星盘一直坐在里面,它们不需要出来,只需从屏幕上观看病毒发作的效果即可。冷眼怪不断地切换着画面,屏幕上出现了网络中各处的景象,但是明显地,网络中的人不如以前多,甚至可以说比以前要少得多。而所能见到的这有限的人中,有慌乱、悲伤的,有站在家门外不敢进门的,有在街上彷徨无助的……这一切都是它们能想像得到的。虽然事情进展得很是如愿,它们心中也充满成就感,但因为与霹雳勇士联盟较量的次数多了,它们现在已不会为一时的成功沾沾自喜,相反,倒是比以前能沉得住气,静得下心来,所以,此刻,它俩默默地观看着,在享受成功的喜悦的同时,反而不动声色了。

    画面一幅幅地切换着,两人的眼睛泛着异样的亮光。一会儿之后,冷眼怪停止了按键,屏幕黑了。它伸了个懒腰,懒懒地说:“够了,先休息一会吧,伙计。我看,这些应该足够合了你的心意。”

    星星盘显得很平静,虽说刚才的画面令它心动不已,但它并没有因此而得意洋洋,它知道这只是较量中的一步,目前这一步是它胜了,那么再往后呢?它虽然对自己这次的计划很有把握,但它并不会因为这胜利而喜形于色——它,在越来越多的实战中也愈加成熟了。听了冷眼怪的话,它也把目光从黑了的屏幕上收回,应声道:“看来效果是不错。哼哼,虽说他们越来越强大,但我也是有技术进步的,如果他们太小瞧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说,你先不要出现在网络里。你看他们这副惨样,没准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急着找你呢!”冷眼怪想了想,说道。

    “好,这我知道。我坐在这里观赏就足够了,我才不会再跑出去让他们追我呢,哈哈!”一想到前天它在网络中被无数人追赶,它心里就感到乐不可支。但它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露面了,它可不想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不过,我量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病毒的破解方法的。”停了停,它又说。

    听到这句话,冷眼怪反倒忧心忡忡起来。它内心里很不愿意星星盘拿它的命来当破解的“钥匙”,这个它唯一的同伴和同党,它可不想再失去了。

    星星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它既然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什么也不怕了。更何况,还很可能不会出现它把预想过的丧命的这种最坏的情况。“谁能撑到最后,还不知道呢!我看你们能挺多久。”它心里默默地想着,嘴角浮上一丝说不明道不白的笑容。

    洛笛聚合了几家的技术力量来集中研究这个奇异的病毒,他们从昨晚一直工作到今天,每一个人都没有休息。像这次这样惨痛的损失在网络中是从来没有过的,网络居民们那被回收站收走的残肢,那悲伤的眼神,还像电影一样在他们脑中放映,使他们不能有一丝的懈怠,他们只有加快工作进度,尽早破解这个病毒,才能告慰那些冤死的灵魂,抚慰生者的心灵。

    可是,尽管他们心情迫切,但进展却不如人愿,他们无论如何都还没有弄明白这个病毒的原理,更别谈破解它了。但是,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到最后,丹威重重地靠到椅背上,异常惊讶地说:“天哪,竟然是这样!这个星星盘,简直是狠毒又狡猾之极,它,它竟会如此来利用!”

    洛笛和穿山甲闻言,焦急地看着丹威,等着他把话说完。

    周不漏跟着丹威的话在连连点头。他语气沉重地告诉洛笛和穿山甲:“现在,至少我们能肯定,这个病毒是利用了我们霹雳勇士联盟的‘网行侠’平台的阻拦和截杀功能,凡是中了这个病毒的网络居民,只要一回家,就会被自家的‘网行侠’阻止进入,或者直接被截杀。这一招太狠了!”

    这话音一落,屋内立刻出现了片刻的安静。大家愤怒的情绪在瞬间就被激发出来,这怒火由胸中直冲脑顶,火焰猎猎燃烧,胀得头脑“嗡嗡”响。洛笛强压住自己快喷薄而出的怒火,他深深地呼吸,一遍一遍对自己说:“冷静,冷静!千万不要冲动!”

    当他看穿山甲时,穿山甲的眼睛也是在喷火!洛笛又环视了一下大家,看到每个人都气得胸膛鼓鼓的。他一边克制着自己,一边拍了拍穿山甲的肩膀:“敌人的凶残和狡猾再一次出乎我们的意料,各位,”他再一次环顾大家,“气愤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要把这愤怒化为战斗的动力,坚决消灭这最后的顽固之敌!”

    穿山甲此时真的是有些急了,他不假思索地说:“那么该怎么办?我们能不能先把‘网行侠’暂时停止?这样,或许会减少网络居民的伤亡。”

    “这不行!”摆垛也急了,他虽然极度愤怒,但却也很清楚厉害关系,“如果停止‘网行侠’的运行,那就等于给所有的病毒开放了大门,我们不能因为防一个病毒,而让其它病毒乘虚而入。那样,对网络的危害会更大,网络就更将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

    穿山甲被摆垛这一声喝,顿时清醒了不少:“对,是这样。但是,我们怎么样才能有效破解这个新病毒呢?它现在正在严重威胁着网络的健康,很多网络居民正在焦急等待着我们呢!”

    一提到破解的方法,冰致极有些沮丧地说道:“我们的确无法找到它的破解之法,这,才是最令人头痛的。”

    大家又不说话了,每个人都愁眉不展,紧锁着眉头陷入深深的思索。

    洛笛有了主意:“我明白了,前几天星星盘在街上一个劲地跑,引得众多网络居民追它,原来就是为了暗中散播这个病毒。只可恨那天我们没有阻止它!既然现在暂时找不到破解这个病毒的方法,我看,要不我们先集中力量寻找它,把它彻底消灭吧!”

    穿山甲抬起头来,提出了他的意见:“可是,星星盘前几天出来跑,那是有它的意图的。而现在,它的目的已达到,我估计,现在它轻易不会出来,或者说,我们很难有机会遇见它、找到它。如果找不到它,又何谈消灭它呢?”

    其他人听了,都纷纷点头。怎么样找到它呢?大家都赞同尽早消灭星星盘,但那也必须先找到它呀,于是,所有人,都在动脑子。

    丹威突然间有了灵感,他一拍脑袋,大声说:“星星盘释放这个病毒不就是想全部消灭网络居民吗?我们可以将计就计呀!”

    一句话点醒了所有的人,大家一齐面露喜色。各笛也为之一振:“这个主意太好了!星星盘现在一定已知道网络居民死伤惨重,它也一定会愿意看到更大的效果。我们,让所有的网络居民都集中在几个秘密的地点,让整个网络不见一个人影,犹如一座死城。到那时,星星盘一定会非常乐意出来观赏它的战果。”

    “而我们,则分别在暗中密切注意它的动向,只要它一现身,我们立刻采取行动。这次,绝不让它有生还的希望!”穿山甲也兴奋地接上话说道。

    “对,这个方法可行!”所有人都赞同。

    “那么,让我们安排一下吧!来,我们这样分工……”洛笛马上开始安排行动方案。

    很快地,网络中就有了霹雳勇士联盟的人活动的身影,他们按分派的区域走街串巷。网络居民们虽说还处于悲伤和惊恐中,但对霹雳勇士联盟却是依旧信任,他们完全配合这种安排,静静地,默默地,快速地集中到几个指定的地方,等待着。

    一切就绪。整个网络在瞬间就“死”去了,哪里都不见人影,哪里都没有一丝声息;五彩的灯光依然照射在每个角落,但,却显得那样落寞,隧道里一片片地都是蔓延的孤寂,往日喧嚣的网络世界,仿佛在瞬间真的就变成了一座空城和死城。

    但是,还有人,这就是霹雳勇士联盟的人。洛笛等人按照分工,在安顿完网络居民后,每人都隐伏在一个区域。穿山甲拿来了一种新武器——可以测出移动物体的测试仪,只要是在安静的环境中出现移动的物体,这个小仪器上面就会立刻显示出来。现在,全网都安静了,没有一个人在走动,所以,如果有移动的物体,那就只可能是星星盘和冷眼怪了。穿山甲给他们每他们发了一个,自己也带了一个,然后大家就各就各位了。他们都以意识声纳仪为联络工具,一旦发现敌情,就马上召唤其他人赶来,好联手消灭星星盘。如果星星盘一时不出现,他们就一直潜伏等待——他们坚信,星星盘一定会出现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星星盘没有出现。他们做好了长久等待的准备,一个个屏气凝神,观察着周围。时不时地,他们会联络一下同伴:

    “丹威,我是洛笛,我这里没有出现情况。”

    “洛笛,我这里也没发现敌人。”

    “海无忧,我是穿山甲。你那里有什么动静吗?”

    “穿山甲,我这里什么也没发生。”

    “周不漏,我是洛笛,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洛笛,我这里没有事情。”

    “知道了。要提高警惕。”

    这样的联络也是小声进行的。他们互通信息,彼此打气,坚持着。

    这时,星星盘和冷眼怪正在蜗牛壳隧洞里打着盹。在这之前,它们也是忙活了很长时间,高度紧张的精神放松下来之后,都感到了丝丝疲惫。所以,两人靠在椅背上,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这一睡,时间竟过去了不少,刚才网络居民们在霹雳勇士联盟的组织之下有序地转移和隐蔽这一幕就没有机会看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冷眼怪悠悠地醒来了。它一睁眼,看到了还在旁边睡的星星盘,意识到自己刚才也是睡了好一会儿。它拍了拍自己的头顶,又晃了晃自己,好让自己赽清醒过来。它没有叫醒星星盘,而是顺手打开了墙壁上的屏幕,它想看看现在网络中的情况,毕竟,这是它最关心的事。

    屏幕上出现了画面。画面很熟悉,还是以前那个它无数次走过飞过的网络隧道,但是,又不太一样了。今早看画面时的那些不太多的惊慌和不安的人到哪里去了?它心里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出声,接着又切换画面,可是无论它看到哪里,都是只能见到空洞洞的隧道,哪里都不见一个人影了。“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呼”地一下站起身来,把头凑得更近细细地看。不错,的确是这样,网络里完全地空了,再也没有一个人!它心中一阵狂喜,忘了还在打盹的星星盘,情不自禁地大声喊出来:“太棒了!我们完全消灭他们了!”

    星星盘被冷眼怪这突然的一嗓子惊醒。它猛地睁开眼睛,吃惊地看着前面的冷眼怪。冷眼怪正背对着星星盘,没有看到它醒过来。星星盘急忙地,带着些紧张地问:“怎么了?出现什么状况了?”

    冷眼怪这时才知道自己吵醒了星星盘,它掩饰不住喜气,喜滋滋地指着屏幕说:“你快看,老兄,你这回太厉害了,你把他们全部消灭完了!网络里没人了,没人了!哈哈哈!”

    星星盘被这突如其的好消息击蒙了。它不住地揉眼睛,走到离屏幕更近的地方,一帧一帧地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心里激动像有无数小鼓在敲打。它使劲按了按自己的心口,好像生怕心从身体跳出来,同时用变了调的声音说:“天哪!这,这效果,不正是我们最最期待的吗?啊!哈哈!他们也有今天?他们也会有今天!”它激动得竟不知说些什么了。

    说完,它看着冷眼怪:“我怎么感到像是在做梦呢?”

    “哈哈,我说老兄,当美梦成真的时候,你怎么又不信了呢?难道这些屏幕还会骗人吗?只可惜刚才我俩睡了一小觉,没有看到他们一个个倒下的过程。唉,遗憾啊!”冷眼怪虽然嘴上说着“遗憾”,但却是用喜悦的语气说出来的。

    “哎呀,美梦成真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我倒想去实地看一看,看网络回收站装满了没有,也想在空无一人的隧道里散散步。你说,就我们两人的散步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星星盘忍不住开始畅想起来。

    冷眼怪一听,连忙打住了它的话:“我说,你现在就要去看那也太早了吧?虽说我敢肯定他们一定是全部完蛋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先在这里观察一阵更稳妥些,我们再看看屏幕上还会不会有出现的人影。反正这网络已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晚一天去也是你的,它跑不了的。”

    星星盘乐呵呵地同意了:“你倒真能沉得住气。唉,等我们出去看时,该是怎样地孤独啊!”它装模作样地做出发愁的样子,手还捂着胸口。看着它这个模样,冷眼怪和它一起笑起来。

    被聚拢在几处的网络居民们虽然不出来,但都关心着外面。他们记着霹雳勇士联盟的嘱咐,安安静静地,没有人大声喧哗,也没有人好奇地出去探听——只要解除病毒,霹雳勇士联盟会来通知他们的,这是他们聚到这里之后专门交代过的。居民的人数比以前少了很多,几乎每一个躲到这里的人都有失去的亲人和朋友。许多人还没有从悲伤中缓过来,脸上依然有泪痕,依然是黯然神伤,依然是默默不语。但是,他们却没有灰心丧气,表情悲伤,眼神却坚定。此时,他们默默互相握着手,通过手上的温度和力度来表达他们的信心和互相扶持的决心。没有人吵闹,没有人悲嚎,有的只是相互的宽慰和鼓励:

    “我两天没有回家了,你也是吧?相信他们,过不了多久,我们一定能回家!”

    “我看你一直在流泪。昨天我也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坚强些,那些坏蛋绝不会得逞的。”

    “对,我们要给自己打气!没有人能彻底消灭所有的网络居民,我们不是孤独的,我们有坚强的后盾。”

    人们紧紧地挨着,紧紧地握着手,这些暖人的话语悄悄地说着。人们的心连得更紧了。

    隐蔽守候在网络各处的霹雳勇士联盟的人,尽管屏气凝神,静心等候,做好了长时间等待的心理准备,但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眼看已到了晚上,还是不见丝毫动静。每个人都不禁在各自的心里嘀咕开了:

    “今天星星盘是不是不会出来了?都这么晚了。”

    “这样的等待好漫长啊!真希望快点见到敌人,早点把它们收拾掉!”

    “其他人等得急不急呢?我怎么这么着急呢?”

    穿山甲早就猜到大家可能会等得着急。他先与洛笛联系:

    “洛笛,你可要沉得住气啊!也许今晚星星盘并不会出来,我们今夜都要蹲守,千万不要急!”

    洛笛当然明白这些,他回复道:“你放心,我在这里绝不会乱动的。今天等不来,我明天接着等,它们总有出来的一天。兄弟们怎么样?我们给他们打打气吧!”

    他们分别联系了各处的战友,了解了大家的情绪,不住地鼓励他们。这样下来,虽然守候是漫长的、难熬的,但所有人的心是齐的,整整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他们虽然知道这一夜的守候不容易,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守候马上就会迎来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