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女人,哭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5本章字数:3270字

    风韵女人吴莲琪急坏了,她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云天翔的面前。

    半袖衫和长裤勾勒出了她婀娜丰腴的线条,从她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种令人陶醉的香味。

    云天翔欣赏了片刻她高耸胸部的轮廓,这才朝她的脸看去,看到了她的娇美,也看到了她的疑惑,从她的双眸之中透出了无尽的担心。

    吴莲琪的确很疑惑,搞不清楚云天翔到底有没有受伤,看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就连他刚才迈出的步子都是那么洒脱。

    如果真如他电话里所说,吐过了血,此时又怎么会迈出如此洒脱的步子?吐血对任何人来说恐怕都是很严重的事。

    “天翔,你……,你刚才果然吐了血?”

    云天翔不想继续骗她,笑道:“刚才没吐血,可你如果不过来看我,我就真要吐血了。”

    吴莲琪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让她风韵的味道更浓郁了,她嗔怒道:“你小子真过分,你敢骗我,害得我为你着急,看我不打你!”

    刚才那么着急,还以为云天翔真受了重伤,没想到只是虚惊一场,这让她很为生气,扑过来的瞬间,两个粉拳头就对着他捶打了起来。

    嘭嘭嘭。

    香气弥散中,她的两个粉拳头不停地和云天翔的身体接触,将胸中的怒气和平时的压抑都释放了出来。

    “打你,打你,打你……”

    从她的红唇之间不断地发出急促的声音,她甚至都开始喘息。

    “哦啊,你……,你快松开我……”

    身体被他抱住了,吴莲琪喘息着喊叫起来,她的声音有点发颤,或许是因为激动,或许是因为害怕。

    品味着她柔软饱满的线条,品味着她的身体散发出的香气,云天翔很是陶醉,又怎么会立刻就松开她?

    紧紧地搂抱着她,如此近距离看着她的脸,发现她真是个很美的女人。

    可惜的是,这么极品的美人,却死了老公,变成了寡妇。

    看到云天翔的脸凑了过来,吴莲琪本能的想躲避,可他的嘴唇还是亲到了她的脸。

    哦啊!

    那温润的一亲,却像是火把将她的整个身体都点燃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片燥热,忍不住叫了一声。

    “天翔,求你了,快点松开我,我是你的房东,我是你的吴姐,你不能这么欺负我,真的求你了哦……”

    吴莲琪开始用颤抖的声音哀求他,而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来自她的湿润。

    毫无疑问,吴莲琪很需要男人,她已经寂寞了很久,她太需要释放了。

    不过,暂且还是松开她吧,否则即便立刻就翻云覆雨满足了她,也会招来她的痛恨,或许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云天翔的双臂张开,哦啊,吴莲琪又是一声喊叫,很慌乱地朝门的方向跑去。

    脚步有点太急了,她的整个身体都撞到了门上,高耸酥软的胸部和门板来了一个亲密的撞击,又是哦啊一声叫,转身过来看到,云天翔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恼羞成怒的她几步走过来,面色清冷,高耸的胸部还在颤抖呢。

    “云天翔!”

    “在!”

    “你这个混蛋,你太过分了,我好心低价把房子租给你,平时对你也不错,可你却这么欺负我,我现在不想把房子租给你了,这个月满了,你就搬走吧。”

    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云天翔也不用和她计较,只是微微笑了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吴莲琪气不过,愤然道:“你小子听到了没有,你表个态吧?”

    吴莲琪坐到了沙发上,点燃一根烟,对着她的方向悠然吐出了一口烟气。

    吴莲琪抬手扇开了烟气,朝他靠近了两步,担心又会被他搂到怀里,没敢太靠近。

    她那修长丰腴的双腿轻轻地颤了颤,哼声道:“你自己来说,你刚才对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云天翔道:“我脱你的衣服了吗?”

    “那倒是没有。”

    云天翔道:“我有没有把手伸进去抚摸你的胸部。”

    “没有。”

    云天翔道:“我有没有揪掉你的小裤?”

    “你……,好你小子,你可真是个坏蛋,你还琢磨着揪掉我的小裤啊!你怎么不去死呢?你!立刻滚蛋,否则我就……,我就报警了!”

    云天翔笑了,此时他的笑看上去非常的愉快:“你打算对警察怎么说,难道你要说,有个男人想揪掉你的小裤,你们快点过来把他抓走吧?”

    “你……,老娘跟你拼了!”

    吴莲琪再次扑了过来,云天翔稍微闪避,让吴莲琪扑倒在了沙发上。

    刚才她高耸酥软的胸部撞到了门板上,而此时她那对高耸酥软的宝贝又撞到了沙发上。

    撞啊撞。

    这个风韵女人的胸部很忙。

    “哦啊哦啊……,你干什么啊,哦啊哦啊,求你啦,别啊,别挠我……”

    当云天翔的手对着她的腰还有她的胳肢窝挠起来,吴莲琪就有点受不了这种刺激,哈哈笑着喊叫起来。

    可见她很怕痒。

    而云天翔一直在挠着她的痒痒肉。

    柔软丰腴的身体来回扭动,让她那对高耸的胸部和沙发的摩擦更强烈了,如果她的扭动速度再快点,恐怕火星子都要起来了。

    啪啪啪!

    云天翔对着她的屁股拍了三下,没怎么用力却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从这种响声就能推断出,这个风韵女人的屁股非常的有弹性。

    吴莲琪已然是羞涩到了极点,已然是愤怒到了极点,赶紧从沙发上爬起,就连她的半袖衫都褶皱起来,胸部显得更大了,脖颈出了香汗,狼狈又惹火。

    她的双眸水汪汪的,眼泪随时都可能像是泉水一样涌出,然后又像是小河一样在她的脸上蜿蜒。

    她哽咽道:“你就没发现吴姐是个可怜的女人?你这样欺负吴姐,就不心疼吗?”

    “心疼你,所以很想多给你点关心。”

    她道:“刚才那……,那就是你给我的关心啊,你都快把我欺负死了,你挠我痒痒,你还打我的屁股,我……”

    呜呜呜。

    她很伤心的哭了起来。

    当云天翔再次把她搂到怀里,她没有反抗,就让她高耸的胸部和他强健的身体紧紧贴到了一起。

    在他的怀里流泪,在他的怀里震颤,就仿佛是她又找到了生活中的依靠。

    十多分钟过去了,吴莲琪还在哭,但她此时并不是因为云天翔欺负了她才流泪,而是因为过去生活的辛酸流泪。

    轰隆隆。

    紫电划过夜空,雷声大作,已然可以听到雨点掉落的声音,这场雨来得很急,恐怕小不了。

    吴莲琪不哭了,双手轻轻地推了云天翔一下,快步走到玻璃窗边看了看,焦急道:“哎呀,怎么这么快就下雨了,好大的雨呀,我怎么走啊?”

    云天翔笑道:“那就不要走了。”

    “你小子混蛋,你还想让我留下来和你一起睡啊?你呀,对我就没安好心,我看,还是不要把房子租给你好!”

    云天翔道:“如果你真不想让我住在这里了,我甚至可以现在就离开。”

    “现在?外边下着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走啊!我可没那么残忍,下着大雨就把你轰出去。再说了,房钱你都给了,你还可以多住一段时间。”

    吴莲琪走过来,坐下了,这次离云天翔的距离明显是远了点,或许刚才的闹剧让她很舒服,可她暂且不敢朝他靠近了。

    雨一直下,一时半会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云天翔抽烟,渐渐地,两个身体都被烟气萦绕,吴莲琪高耸的胸部在起伏,脸颊上的忧郁越发的浓烈。

    云天翔道:“我这里有酒,在电闪雷鸣的深夜喝酒,应该是很有意思的事。”

    “我可不敢这个时候和你喝酒,如果我喝醉了,指不定你会把我欺负成什么样子。”

    吴莲琪心说,如果我醉倒了,恐怕小裤就真让你给揪掉了,那我不是羞死了吗?

    云天翔道:“如果我真想把你怎么样,不管你是喝醉了还是没醉,我都能做到。你认为,如果我想那个你,你有能力反抗吗?我刚才挠了你痒痒,打了你的屁股,可我并没有脱你的衣服啊?”

    “哦……”

    也是啊,如果云天翔想脱她的衣服,恐怕她的身子已经是光着的了。

    吴莲琪开始了沉默,云天翔拿了白酒过来,又从冰箱里把一碟子牛肉拿了过来。

    “吴姐,家里就剩牛肉了,随便吃点,随便喝点?”

    “好吧。”

    吴莲琪同意了,或许她此时也想借酒消愁。

    碰杯后,云天翔笑道:“吴姐,作为你的房客,作为你的朋友,我祝你以后变成幸福的女人。”

    幸福……

    多么让人羡慕的两个字,或许这个世上有很多幸福的人,可她并不是个幸福的人。

    让人吃惊的情景出现,仰头的瞬间,吴莲琪竟然是把酒杯里的白酒都干了。

    酒精的刺激下,她的脸颊腾地一下就红了,就像是烈火猛地窜起来,让她的身体燃烧了起来。

    这种酒红让她的风韵显得更浓郁了,多么娇美多么有味道的女人。

    云天翔自然也干了杯中酒,笑道:“幸福其实很简单,所谓是知足者常乐,善于品味生活的人都能得到幸福,哪怕手里没有多少钱。”

    “可是对我来说,越是品味生活,就越是觉得自己痛苦。我的父母早逝,高中还没毕业,他们就相继离开了我。我没读过大学,高中读完就开始做生意了,一直也没有多大的起色。后来嫁了人,那个男人刚开始对我很好,可慢慢就花天酒地起来,他不会赚钱,只会造钱,赌钱欠了债,后来得了病,又欠了债,他走了,留下来的就是二十多万的债务……”

    吴莲琪泪流满面,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在酒精的刺激下,在云天翔的面前,她把自己内心压抑很久的痛苦都释放了出来。